3个月前 (03-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一章

@@新书起航,《一念缘仙》

大咖好,我是半生沉浮,我回来咯,新书用我表弟的号首发起点,希望多多支持。

书名如标题。

至于这个号,,,就只能先搁在那儿了。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二章

物部。

白司吏正在清点账目。

废丹劣肉多发少发无所谓,每个人的俸禄必须算清。

监考有功,调任吏部的王侍郎,前些日子上了奏折,要彻查大乾官吏俸禄体系。

甭管王侍郎在民间有多少带味道的风闻,那也是当今的红人,必须予以重视。

白司吏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来人,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呦,这不是周先生?有些日子不见了。”

“出了趟远门,想起今儿发俸,这不就来看看。”

周易在家休息了几日,发现门外女子又有增多的趋势,连忙来物部点卯当值。

大狱的妖魔,能增长道行,比起女子有趣多了。

现在有神牛看家,周易忽然希冀有个大贼去偷东西,然后看看倒霉蛋什么面相。

“这可太正好了,我这刚刚将您的俸禄清点出来。”

白司吏取出精致的盒子,说道:“两个月,钱两贯,废丹四颗,劣肉二十斤。”

熬了数年,周易的基本工资一文钱没涨,福利翻了一倍。

丹药是几百年不变的精气丸,黑不溜秋,直接扔进嘴里。

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

周易觉得这句话耳熟,蓦然间明白,老张才是真的神仙中人。

一路上遇到熟人都打招呼,大家都知道周易脾气好,不会轻易让人挂账,愿意与之结交。

此时已经是午后。

老张躺在椅子上,双腿搭着桌子,吱扭吱扭的晃动声很有韵律。

墙上挂着三幅画,左面是燕赤霄,右面是秦琼,正中最帅的骑牛道人。

陈英扎着马步,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勾勒,已经画出了三分韵味。

周易见到这一幕,莫名的和谐。

“如果能延绵几百年,那就太好了。”

陈英抬头见到周易,面色一喜,小心翼翼将毛笔放在一旁,轻声道:“周哥,你可算回来了,张哥每日念叨你。”

“念叨我什么?”

周易注意到张诚耳朵动了动,断定这厮在偷听。

陈英笑道:“还能有什么,没了您,春风楼的头牌都不理会张哥了。”

周易凝聚阴神之后,神魂滋补肉身。

原本沧桑帅大叔,变成了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又稍稍有些憔悴,兼具故事和气质。

之前与张诚去春风楼,周易只需眼神注视就能酒水打折,让姑娘们心口发热,晕生双颊。

“咳咳咳!”

张诚忍不住咳嗽出声,警告陈英不要乱说,哼哼道:“你小子运气真不错,出个京闹好大的动静。”

“京城都传遍了?”

周易笑道:“回来这几天,发现牛肉价格涨了几倍。”

陈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挤眉弄眼的说:“亲眼见到没,那位……”

指了指正中墙上,挂着的骑牛道人。

周易得意道:“当然见到了,我还上前搭话了。”

张诚这下忍不住了,连忙追问:“真的?你小子还能入了那位的眼?说了什么话?”

“当时我正追杀妖魔,仙人从身边飞过,便躬身施礼说了句:前辈万福。”

“切!马屁精!”

张诚脸上掩饰不住的羡慕,说道:“幸好你没给斩妖司丢人,楚王爷亲口嘉奖,奖励了一万功勋。”

周易在金光寺封闭山门期间,不惧妖仙危险斩杀妖魔,拯救百姓,成了斩妖司内部宣传对象。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坐公共汽车发生的事情

于外部?什么外部?

天下太平,宣传什么宣传?

“张哥,昨天你还说呢。”

陈英学着张诚的语气:“老周这人,不懂得拍马屁,要是我遇上了那位,至少能混个牵牛使。”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三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6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