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3-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一章

慕楚将心中的激荡压下去一些,言语中温和下来,说道:“哦,慕容城主在找我。那好,我跟你回去。”

慕容初明艳的眉眼划过一丝笑意,说道:“好,我们回去。”

慕容初走过来扶他,慕楚趁其不备在她身上下毒,慕容初一时没有察觉,走了没有两步,便感到身体疼痛难忍,整个人仿佛被烈火焚身一般,甚至连灵力运转都不能够了。

慕楚嘴角露出得逞的快意,说道:“慕容初,一盏愁离的滋味如何啊,我可是花了好多功夫才研制出这味毒药,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

慕容初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迟疑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慕楚恨得牙根痒,细长的眼角都凌厉起来,说道:“为什么要杀你?因为嫉妒,因为悲愤,慕容锦要杀我,他竟然要是杀我。我做了他十四年的弟子,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孤身潜入万妖国做奸细。每一刻都在想,还能不能撑下去。为了炼成狂饮刀,我几次重伤在身,差一点送命。想来真是可笑,我竟然如此愚蠢。杀人诛心,要对付慕容锦,自然要先杀你了。”

慕容初努力抓着他的衣角,说道:“大伯不是有意要伤你,你不要,不要······。”

毒发之后,慕容初的咽喉都被火烧伤一般疼痛,难以发声。

慕楚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说道:“看到你也有今日,心里总算是畅快一些。”

白小诺出现在慕楚身后,正好看到他一脚踢开慕容初,不免心中不满,问道:“慕容初长得倾国倾城美艳无双,这一脚踢得,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要杀了你呢。”

慕楚转过身来,不以为意地问道:“怎么,你也是惜花之人。我这里有解药,你可要来抢?”

白小诺眼中含冰,已有威胁之意,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害无辜之人。”

慕楚笑的一脸不屑,问道:“这世上可有无辜之人吗,若是真无辜,自是不必担心。”

白小诺愤然拂袖而去。

在朔月城外的一间破旧的茅草屋中,慕容锦手里握着狂饮刀,一把推开,看到屋外的景象,瞳孔瞬间收紧了,连呼吸都停滞了。

院子里有挣扎过的血迹,还有一个脑袋被吃掉的尸体,从体型衣着来看是个老翁,暗红色的血染红了地面。一个老妇仰面向下,卧倒在里屋的门口,她的身上也都是血迹,仔细看时,一条腿已经被吃掉了。

慕容锦瞳仁剧烈地震动着,眼前的场景让他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回家看到的惨况。

他年迈的父母亲,温柔的妻子,尚在襁褓中的儿子,都死在妖怪的口中。

一个仙门弟子,却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血亲。

真是莫大的讽刺。

他神志有些混乱,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所处何地。慕容锦摇晃着身体走进里屋,看到慕容初的衣服被撕碎,四分五裂地扔在地上,周围一片模糊的血色。

整个人简直愣住了,他无助地跪下去,手捡起慕容初衣服的碎片,紧紧地握着它们,贴在自己的胸膛上,喃喃地说道:“初儿,初儿,你别怕,大伯来救你。”

人妻合集500章 第二章

“夭寿了,先天灵果长腿跑路了!”

孔雀道人心底咯噔一声。

白银大殿的供奉高台上,那朱果高高蹦起,一个起跳,踩在大阵之上。

紧接着,死寂殿内,噼里啪啦电弧翻涌而出。

供奉四圣朱雀的白银殿,燥热起来。

四面八方,泛起无数雷光,连绵成海——

紫凰和孔雀再也顾不得抓取朱果,第一时间向着殿外掠去!

“轰隆隆~~”

为时已晚,阵纹开启之后,整座朱雀供奉大殿,浩瀚雷光,转瞬便至!

一片磅礴雷海,将两位妖圣淹没!

……

……

白银大殿的雷海景象,在静室之中,被看得一清二楚。

宁奕看到孔雀,本想直接踏出门户,但神念扫至朱果后……便按住性子。

他也感受到了。

这枚先天灵果,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灵智!

孔雀想摘灵果,可不会那么简单……不妨先让他在前方探路。

果不其然。

这朱果已经可以口吐人言,而且心智发展到了极高的地步,不仅成功逃窜,而且还开启了白银殿大阵。

太阴险了……这是要将紫凰和孔雀赶尽杀绝。

须知。

龙宫宫主留下的杀阵,每一座威力都奇大无比。

当初青铜殿一角阵纹,便坑杀不知多少涅槃境古生灵……若无奇缘,灵宝,寻常涅槃境修士被杀阵困住,便是九死一生。

这世上,白帝可只有一位!

能像白

人妻合集500章,美女被五六个大汉糟蹋

亘这般,挥舞斩月,轻易自如,劈开龙宫杀阵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磅礴雷海,将白银大殿淹没。

听着殿内响起的怒吼和惨叫,宁奕除了幸灾乐祸,还隐隐觉得心悸。

幸好……自己关键时刻压制住了冲动。

那枚朱果,在雷海中不断穿梭,踩踏阵纹,显然它知晓这座白银大殿的阵纹运转规律。

作为诞生于天地之间的灵物,朱果即便被雷光劈中,最多也只是踉跄一下,并未受到一丝一毫损伤。

“想吃我?想吃我?想吃我!”

朱果面目狰狞,恶狠狠低语咒骂,同时撒丫子狂奔,所过之处,一座座杀阵闪烁银芒,接连苏醒,杀念在白银殿上空凝聚成一层厚厚阴云。

它对于这两位外来者可谓是毫不留情。

唤醒八方阵纹之后,这枚朱果双手叉腰,站在一块倾塌大石之上,目视着雷海中不断被轰击的两道身影,悠长惬意地叹了一口气。

想吃我……那就得付出代价!

只不过,朱果挠了挠“脑袋”,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这二人……好像有点手段……”

孔雀和紫凰,都不是等闲之辈。

二人背靠芥子山、龙皇殿,此次踏入龙宫,均有大造化傍身。

只见雷光之中,孔雀道人长啸一声,抖擞大袍,双手抬起,眉心那缕漆黑杀念悬浮而出,化为一片撕碎虚空的剑痕。

灭字卷杀念,独立于雷海之中。

这缕杀念始一出现,便将四周雷力撕得粉碎,辟开一片无垢空间。

即便如此,孔雀依旧承担了莫大压力!

一道万钧落雷砸下,隔着灭字卷杀念,直接将其道冠炸得粉碎。

另外一边,紫凰妖圣同样狼狈。

她先是祭出本命凰火,试图引动朱雀大殿的感召,终止阵法……但万万没有想到,同为鸟雀一族,紫凰凰火出现,非但没有裨益,反倒引起了位列四圣之一的朱雀反感。

原本冰冷死寂的地面,涌出滚滚虚炎。

上有天雷,下有地火!

见此一幕,紫凰只能祭出“覆海印”,她将先前汲取的倒悬海水,一股脑释放而出,围绕自身,化为一片三尺清净领域,天雷地火,焚烧无边海水,不得侵入自身。

这一举,可就害惨了孔雀。

孔雀道人,原本祭出灭字卷杀念,尚可在天雷之下自保,他原本准备顶着雷力,一步一步向白银大殿外挪步……可这朱雀虚炎一出,直接断去了这条退路!

这缕杀念,不能二用。

要么,对抗天雷,要么,压制地火!

孔雀愤怒嘶吼一声,努力向着空中掠去,硬生生扛着雷劫,悬离地面三丈,每一丈拔升都使得他面色涨红一分,三丈之后,他喷出一口鲜血,低头一看,道袍已经焚着……涅槃之后,自己视若珍宝的七彩翎羽,被朱雀虚炎,烧得一片焦黑!

这还跑什么?

“紫凰,今日我与你势分生死!”

孔雀双眸猩红,向着覆海印撞去——

他有一缕魂念,寄托在芥子山中,即便今日陨落龙宫,陛下亦会将自己复活!

他得不了造化,这紫凰也休想得到!

女子妖圣本就狼狈,忙于应付……当她注意到,那扛着灭字卷杀念,以玉石俱焚之姿,狠狠撞向覆海印结界的孔雀,一切都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无垢海水的平衡领域瞬间倾塌——

天雷地火,同时起爆!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三章

“干掉我这个世界破坏者?”

瓦尔德身形微低,对着库洛道:“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莫莫·百倍!”

嗖!

当!!

战斗,继续。

刀与拳在这空间之下交织出剧烈的响声。

百倍速度可不仅是移动速度,瓦尔德的出拳速度自然也很快。

虽然他现在受伤了,比起之前的速度要慢了半拍,但是打起来,依旧是和库洛有来有回。

二人几乎都没有位移了,就这么站在那,一个拳头化为残影,一个刀刃转为流光,不断在空间当中碰撞。

双方,用上的只是普通的武装色。

毕竟那种将霸气阶段统合为一的最高级霸气,可是非常耗体力的,只有关键性的一击时候,瓦尔德才会用出来。

饶是这样,瓦尔德也逐渐有点撑不住了。

他在战斗之前,已经用了好几次‘百倍’级别的能力来发射炮击,再加上受伤...

受伤?

砰!!

瓦尔德肩膀上多出了一道伤口,他硬顶了库洛一刀,咬着牙一拳砸了过去,锤在了库洛胸口上,但除了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之外,好像没什么反应。

体力的极快耗费,让瓦尔德也逐渐转为了清醒,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点异常。

从之前开始,虽然自己的攻击都打在了这个海军小鬼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势,不...准确说,连个淤青都没有!

而且,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不,不是变慢,而是有一点不顺畅,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这个海军小鬼之前那道像乌龟的幻兽剑术所袭击一样的感觉。

当!!

瓦尔德的拳头再次攻击,砸在了库洛的刀刃上,拳背破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鲜血。

他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审视着库洛,“你这小鬼,为什么没有受伤?!”

“受伤?!”

看着瓦尔德周身的霸气在逐渐瓦解,库洛露出了笑意:“老子怎么可能会受伤,挨打了那么久,总要开发点别的招式啊!”

说着,他将秋水往身侧一摆,另一只手撑在了握刀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十字。

一道玄武虚影,自他体内震荡到体表,又瞬间消失。

他吐出口气,气如箭矢,一下子喷射到地面,将地面的灰尘给吹开。

“奥义,一气混元·霸体玄武刀。”

自很早以前和凯多一战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躯体和这些怪物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有霸气存在,也无法和那些怪物的身躯相比。

尤其是上次和夏洛特·玲玲一战之后,让他更是痛定思痛,发誓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不会被打的太惨。

不然就算他造成伤害了,那自己也被伤得差不多了,太特么划不来了。

回去之后,他就在想办法修炼,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招。

无明神风流奥义之中的‘玄武’,被他开发出来了。

玄武是奥义当中唯一没有杀伤力的招式,但重在防御,以及可以让人麻痹的剑招。

库洛将这招,彻底的融入了自身。

玄武的防御力不再是那个被强大攻击就能破开的龟壳,而是融入了自身,将身躯加持住了那种防御力,其防御能力虽然比不上‘玄武’的一次性防御,但胜在持久,不管怎么打,他的防御都不会被破碎。

等于就是加强了身躯素质一样。

并且在他被打的时候,对方也会遭受到类似蛇瞳的凝视一样的效果,会逐渐变得麻痹。

这才是他的底气!

瓦尔德打他当然疼了!

但换在以前,这么以伤换伤的话,他现在不比瓦尔德差哪里去。

这老必登虽然看起来老了,但霸气砸人依旧很疼,真要跟以前一样,他还没那么傻和瓦尔德这么持久的硬碰硬。

和这货打这么久,也完全是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新招。

效果,不错。

现在他老有底气能跟人打硬碰硬的持久战了!

但这一招,是需要换气的,他挨打那么久,纯靠一口气吊着,气没了就要换,重新再来一口,继续保持男人雄风。

但作为大奥义,这一招也蛮费体力的。

幸好,对面这个老货,连霸气都要维持不住了。

呲呲...

库洛将秋水一甩,刀刃上再次浮现了金电之芒。

“老必登,你该上路了!”库洛对着他狞笑着。

“你这小鬼!”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6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