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师昧 第一章

当天傍晚,队伍回到咸阳。

子婴给郦食其安排住所,派人看守,继续软禁。

之后,子婴在咸阳宫匆匆吃过晚饭,前往丞相府,向尉缭了解最新情况。

“大王,近几日来,关中各级官吏、各军器作坊匠人,大部分已下田协助秋收,估计不会耽误收成。”

目前,兵器库中的武器铠甲尚有一定存量,才能让兵器作坊工匠们腾出手来,到农田中帮助秋收。

“二世皇帝遇害、新王即位、诛杀赵高、朝廷新政,已派人前往巴蜀,通知各郡县。”

“今日午后接到函谷关传来军情,项羽已抵达函谷关外,尚未发动进攻。”

“臣已命人赶往龙门渡、风陵渡、蒲津渡,筹划建造防御设施。”

“各地十六七岁男丁,陆续被征召加入军中,即将开始操练。”

尉缭把这几天来的事务,逐一向秦王汇报,君臣两人秉烛夜谈。

汇报完毕后,尉缭一脸欣慰,他捋捋山羊胡子,说道:“大王,大秦终于重回正轨了!”

现在,子婴感觉到的尉缭,比第一次见面时更有精神,尉缭担任丞相,能把工作做好,遇上了明君,看到了大秦的希望,心情好了很多。

子婴何尝不是如此,他魂穿到这个时空,最为紧急的事情已处理好了,心情比刚穿越时好了很多。项羽对关中虎视眈眈,恨不得杀尽秦国宗室官吏,形势仍然严峻,对于这个最大威胁,子婴有信心去面对,去迎接挑战。

君臣两人交谈到深夜,子婴才起驾回宫。

十月初一,麒麟殿,这里举行朝会。

这天,是新的一年开始。

秦朝至西汉汉武帝时期,采用的历法是颛顼历,又称为“秦历”。

秦历规定,每年的十月为岁首,依次是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九月为年末。在秦始皇统一天下后颁布实施,西汉沿用秦历,直至汉武帝后期才改用太初历。

在昨天,还属于二世皇帝三年。

今天,已进入秦王婴元年。

今天的朝会多了一副陌生面孔,那就是骆甲,子婴即将对他正式任命,让骆甲有幸参加朝会。

在朝会上,子婴并未让臣子们站着,而是每人都有着一张席子跪坐着。

昨天晚上,尉缭只是大概性汇报近期政事,今天,再由各个官员详细汇报。

首先,由丞相长史卢德汇报工作。

征召十六岁和十七岁男丁入伍训练,命令要送达到各郡县,根据距离远近、道路是否好走,送达所需时间不同。

同样,各地郡县向中央朝廷汇报工作,同样需要时间。

根据估算,巴蜀地区应该是刚知道新王即位、赵高被诛一事,只有部分地区接到了最新命令。

在咸阳周边地区,十六七岁男丁已陆续到位。

按照户籍来计算,十六岁和十七岁男丁人数为十五万三千、十五岁男丁数量为七万七千人。

新征召的十六七岁男丁,都是完全没有参加过训练的新兵蛋子,最少需操练两个月才能上战场,如果战事不是很紧急,计划操练四至六个月,训练成精锐之兵。

卢德汇报完毕后,少府郭佟出列,汇报情况。

少府为九卿之一,机构庞大,职责众多,掌管专供皇室需用、照料皇帝日常生活起居、官府手工业、兵器铸造、工程建筑,跟治粟内史共管赋税,其职能涵盖了后来的内务府、工部,以及部分的户部、兵部职能。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师昧 第二章

乱军嘈杂之中,一身白甲银刀的白耳军穿过人群,来到了高顺和周亚夫的战场上,正在和高顺对战的周亚夫顿时心头一沉,他是真没有想到韩军之中,竟然还有人参与两人的对决。

三千白耳军加入了这场战争,顿时发起了群狼战术,拼命的撕咬着周亚夫露出的破绽,孔青在这细柳营中,是除周亚夫之外,官职最大的人,此刻的孔青当即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剑,虎目瞩目着陈到,神色渐冷道:“将士们!杀!”

陈到却是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宵小,将手中的青铜剑倒插在地上,取下背后的长弓,在箭壶上抽出一支冷箭,神色淡漠的瞩目着孔青的方向,面色渐冷,仿佛在看一个活的箭靶。

“嗖!”

长箭破风而去,如夜间划过的流星,看的人心惊胆颤,孔青刚刚解决一个无关紧要的士兵,却是被陈到这飞射出来的冷箭,正中了咽喉,鲜血顺着孔青的咽喉流淌而出,一箭解决了孔青,陈到并未太过的在意,当即拔出怀中的青铜剑,率领三千的白耳兵扑杀到这万军之中。

此刻的周亚夫被高顺牵制,无法动身,而细柳营没了指挥,顿时溃不成军,陈到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杀伐的场景。

周亚夫看在眼里,心中酣然,看着面前和自己酣战的高顺,怒骂道:“你这等卑鄙小人!以多欺少!”

“卑鄙小人!以多欺少!”高顺正在喝周亚夫酣战!背后却是传来一声质疑的轻声呵斥,之间此人身穿白甲,手中提着一柄提炉银枪,大骂道:“赵章背信弃义!撕毁韩赵二十多年之合约!此不是卑鄙小人!秦!赵!燕举三国之力伐韩!以一国对三国!此不是以多欺少!似尔等这班道貌岸然!满嘴仁义之辈!还敢在这里叫嚣,真是恬不知耻!”

“你………!”周亚夫被此人怼的是有口难言,不由自主的心血来潮枪法偏章!高顺当即抓住机会!一剑刺在了周亚夫的小腹之上,身受重伤的周亚夫,连退数步,看着气势不凡的高顺,以及咄咄逼人的陈到,周亚夫知道自己若在不退走,恐怕细柳营就要覆灭在这里了。

周亚夫当即收枪回了军阵,面露不甘之色,当即大喝道:“盾牌防御!快!”

“将军!咱们在这样下去!细柳营的兄弟们可就死光了!要不咱们撤吧!在不撤真的要全军覆没了!细柳营中的一员副将,黑色的面颊上流淌着血液!神色显得凝重道。

周亚夫取出怀中的药瓶,随口咬下了瓶盖,在自己的小腹上撒了几道白色的粉末,随后撕下背后的披风的布条,周亚夫当即捆绑在自己小腹,开始包扎了起来。

“性命可抛!军心不能灭!我军一但退却,我军的士气将会全线崩溃!今日说什么也不能撤!给我顶住!死死的顶住啊!”周亚夫额头上满是冷汗,但是避无可避道他,只能转身挑起了这军中的大梁。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师昧,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廉颇和高宠酣战!这才挡住了韩擒虎的进攻,两边各是有不少的损伤,正在指挥士兵作战的李牧,此刻眉头紧缩。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师昧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1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