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一章

众人虽说是想到了,可每个人的眼中,都是透出了骇然的神情,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

就连方才还带着一脸的笑意开着玩笑的紫萱,听到赵玥说到了这里的时候,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这等事情,我还以为只

是历史之上才会有的,没想到到了现在,居然还有人这般!着实是没想到!没想到!”

她连说了几个“没想到”,看来的确是相当吃惊的。

薛瑞亦是面色有些发白的道:“怎么会有这等事?”

上官和纪宁的脸上,也是写满了震惊。

他们平常的时候,对这等寻常人的事情,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如今听来,居然发生了如此可怖之事,都是有些冒冷汗。

林梦佳更是一双美目之中,充满了又是惊又是恐的神情,张着嘴,呆了半晌,才缓缓的道:“吃人?她,她,她竟然是吃人!她

杀了那些人,是为了吃人治病?”

虽说是仿佛向着在场的其他人询问着,可是口吻之中,已经是确定了这一点,并且正是因着这等确定,而让她的身体,都在微

微的颤抖着。

赵玥似乎很是艰难的点了点头,道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是,就是如此,柳瑛认为动物的内脏,并不能给自己治病,是因着药效不够,而人则是天

地之间的万物之灵,只有人的身体,才能最大可能的对人本身,进行治疗,所以,她选择了杀人。”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紫萱已经回过神来,眉梢微微一挑,面露了几分疑色,道:“这以形补形的说法,乃是华夏国古医术里面所

提及的,柳瑛是土生土长的华夏国人,她应该早就知晓,怎么还是从异国人处得来的?”

赵玥没想到紫萱的关注点会在这里,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才道:“当时我并未在意这个,查看案卷的时候,只是寻找和如今这

案件相关的部分,至于她这消息来源,只是一带而过,现在也是想不起来,待到我回去的时候,再去细细查找一下,不过,我

并不确定,关于这一点,究竟有所解释。”

这案卷,已经是十三年前的,若是在当时并无人在意这一点,怕是如今,已经完全不可查了。

紫萱所说的这问题,在其他人看来,都觉得不过是旁枝末节,并不怎么在意,即便是赵玥没有回答上来,也并未有什么追问的

想法。

薛瑞脸上也是流露出几分不解的神情,道:“就算是柳瑛觉得吃人可以治病,她也有这等杀人的动机,可她的确是已经上了年纪

的,并且还得了癌症,想来身体状况不佳,这体力么自然也是逊色的,怎么就能杀了那么多的人?”

这一次,赵玥回答的是相当迅速,她立时就道:“柳瑛是个老年人,她这等身份,虽说是对实施犯罪活动在体力上不占优势,可

也有另外一个优点,那就是会令人不设防,试想,一个看起来老态龙钟的妇人,在路上向人求助,说自己发病无法回家,情人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二章

第771章意想不到的援兵(W字)

“已确定坐标!”

“正在校准···”

“正在扫描附近一光年内所有天体···”

“扫描完成,校准成功,随时可以开始行动。”

他们接连开口,同时,飞船内部,尽皆是可操作虚拟投影,且无比真实,仿佛将星辰牧野都扫描了一大片,并且具显化在眼前。

“舰长。”

一行人看向最上方的舰长,后者微微点头:“行动!”

“记得小心一些,不要惊扰到那些仙,否则我们将全都葬身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是!”

宇宙飞船激射出一片奇特波动,在这种波动下,仿佛它所在之处,一切都被模糊了。

而伴随着飞船启动,有人找到舰长,不解的问:“舰长,我们为什么要执行这种任务?”

“诸天万界是神秘侧生灵的地盘,我们贸然闯入,一旦被发现,不但自己会死,甚至有可能为帝国带去灾祸!”

“你问我为什么?”

舰长长叹:“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我只知道,这是我们帝国代代相传之事,让我们在此时,此刻、前来此地执行任务。”

“这我知道,可是舰长,诺大一个帝国,只有我们一队人马前来,其他人都不管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不顾,这···我们到底是对,还是错?”

“陈辉,你不懂!”

舰长长叹:“虽然这事,很多人都有流传,甚至记录成了文案、乃至与法典!”

“可时间真的太久远了,知道这事的人很多,可人心善变。正如你所说,其他人都不来了。”

“那我为什么来?”

舰长摇头苦笑:“因为我非来不可。”

“为什么?”

陈辉更不解:“大家都不来,就证明不来也是可以的吧?”

“要说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我们这一脉的记载,比其他人更加完整一些吧?”

“记载?”

“是啊,那时候,我们帝国还不在墨兰星,而是在一个,名为地球的美丽星球···”

“地球?!”陈辉满脸茫然。

舰长却并不奇怪,只是笑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我啊···有非来不可的理由。”

他胸口有者‘铭牌’,其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与编号。

N197-吴念乡。

“地球,根据我家里那些上古时代的数据来看,那可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啊。”

“比我们现在居住的星球,比我们公开记载中移居过的所有星球、世界、地区,都要美丽的多。”

“那里一片蔚蓝、那里风景秀丽、那里有着美好的人与物,更有令无数人难以割舍的往事。”

“只不过···有些人忘却了。”

“但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我父亲、爷爷对我的教诲,却让我无法忘怀!”

陈辉闻言,沉默许久:“如果地球真的那么美,我们的先祖为什么要离开?”

“被人攻占了么?”

“还是能量被消耗殆尽,无法继续维持先祖们的生活?”

“这个啊?”

吴念乡呵呵一笑:“因为危机当前,有人逃了呀。”

“而我那位先祖啊,却还想着护送他们远去,结果这一去,却时候再也回不去了。”

“但,当年的事,不敢忘啊!”

“啊?”

陈辉错愕。

吴念乡却不再多言。

他只是以幽幽目光,看着飞船内显化而出的各种色彩,心中自语:“这一次的任务,一定可以完成。”

“先祖···你曾经无法忘怀之事,就由我来···替你终结吧。”

“哪怕是,付出生命!”

和平联盟-内部条例。

从此刻起,一亿三千七百八十二万六千零四十八年后,四月二十八日,潜入诸天万界,追寻当时最大能量波动为坐标,救下两名···女子!

这是自和平联盟创建之初便存在的条例,带带相传,已经接近一亿四千万年了。

如今,正是条例中所写的时刻。

可来的人,却并非整个和平联盟,而只有吴念乡及其手下这一艘宇宙飞船。

“捕捉到巨大的能量波动!”

“是我们可观测范围内最大的,远超其他能量波动!”

“舰长,我们?”

“潜行过去,速度要快!”

吴念乡低喝。

“是,舰长!”

众人立刻开始操控。

陈辉却不由再度开口询问:“舰长,您一直主导‘双修’,屡次被联盟高层驳回也在不断尝试,难道就是因为···”

“对。”

吴念乡并未隐瞒:“科技的确很厉害,尤其是这些年来,我们东奔西走、遭遇无数危险,却也在不但发展。”

“我们曾经积弱,遇到谁都打不过,只能苟延残喘。”

“我们曾经被无数族群耻笑,活的还不如野兽。”

“但我们扛过来了,踏破一切危机和阻拦,走到现在,终于可以挺直脊梁。”

“但根据我家族中的记载,原本,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可是,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那些神秘侧生灵,虽然强,却也扛不住我们的科技吧?”

“扛不住?”

吴念乡呵呵一笑,想到了自己在先祖传下来的那些记载中所看到的画面:“那是因为,你没能见过。”

“不见过,不代表不存在。”

“比如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存在,便会超出你的认知。”

陈辉呼吸一窒。

“比···他们所谓的红尘仙还要厉害?”

“陈队长,如果我们的检测仪器没出错···”这时,一旁操控某个神秘仪器的人嘴角抽搐道:“我们现在正在追踪的目标,其能量波动比红尘仙强出百倍。”

“什么?!”

陈辉大惊。

“这???”

“红尘仙的确很厉害。”

“足以碾压无数科技族群。”吴念乡轻叹:“但你又怎会知晓,在当初那一场大战中,红尘仙···”

“多如狗。”

“这?!”

陈辉面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

“不好。”

季初彤面色发白,她背着齐紫霄在,一声道则催动到了极致,一边寻找‘生机’所在的方向,一边抹除她所路过的痕迹。

但此刻,她知道大事不妙。

“追上来了,他的速度太快,我们跑不过。”

“放我下来。”

齐紫霄当即中断悟道,蹦了下来:“你离远一些。”

“不可!”

季初彤急道:“你我二人联手,或许还可挡下一招半式,若是只剩下你一人,必然···”

“让你走就走,莫要打扰老娘!”

齐紫霄怒喝:“有你在,老娘反而不好发挥!”

她呵斥,让季初彤一阵发懵。

“走!”

“你···”

“让你走!”

季初彤无语,只能退去,但却未曾离的太远,而是将自身仙元催动到记住,时刻准备出手。

“当真好胆!”

冷喝声从星辰牧野中传来,恐怖的波动席卷诸多大星,似乎连宇宙之中的风暴都停歇了。

“竟敢诓骗我老夫,取死有道!”

斯拉!

一道神光破空,恐怖无边,哪怕是相隔极为遥远的距离,齐紫霄也是瞬间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阿无姐!”

她面色凝重。

嗡!

观天镜绽放神辉,碧绿铜锈在蔓延,同时,玄黄功德之气席卷,将齐紫霄彻底笼罩。

接着,观天镜挡在最前方,阻拦傅千秋的攻势。

轰!!!

观天镜巨震,周遭上百个大星彻底炸裂,更有恐怖的法则从天空中落下。

那是被傅千秋凝聚而出,巨大无比的法则星辰!

“果然是后天功德灵宝!”

傅千秋急速靠近,目中不由闪过一丝贪婪,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自然不会再去隐藏什么。

“但你以为有后天功德灵宝便可阻拦老夫?”

“未免太小瞧老夫了。”

“你可知,老夫乃是玄仙,已到掌缘生灭之境?!”

“不知道,那是什么?”

齐紫霄啐了一口,咳出大口殷红血液,整个人在飞退,观天镜也震荡不已。

不过,她还扛得住,观天镜将绝大部分攻势消弭于无形,虽然仍然受伤,但并不严重。

“你这老不死的,要出手就出手,何必废话?”

同理。

既然已经暴露,又何必在假装?

大家心里都有数,一切假装都是徒劳。

傅千秋闻言,不由一阵沉默。

这他妈就尴尬了!

他原本只是道出一个事实,说自己已经到掌缘生灭之境,顺便装个**,你看我厉害吧?

结果人家根本不知道掌缘生灭是什么玩意儿?!

卧槽,装个逼都装不明白,难受。

傅千秋不再开口,挥手间,上方那巨大的法则星辰轰然坠落,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似乎永远不会停歇。

与此同时,他再度取出了自己的本命天刀。

傅千秋冷哼:“功德灵宝的确不错,但以你区区红尘仙的修为,也想挡住老夫?”

“且看老夫一刀破之!”

撕拉!

刀罡漫天,弥漫开来,横扫天上地下,周遭极为庞大的范围内,所有无人星球尽皆被一分为二了!

仿佛这一刀,劈开了一切,连星辰牧野都被其撕裂!

“挡不住!!!”

阿无姐急促提醒。

季初彤面色大变,疯狂奔袭而来。

但,她再快又如何能快的过傅千秋的刀罡?

“等的就是现在!”

然而,齐紫霄却并不惊慌,她目中精光闪烁,几乎同时,取出了一把羽扇!

羽扇不大,也就比成年男人的巴掌大些,只有五根羽毛,但却颜色各不相同···

有红色、绿色、蓝色、褐色以及赤金之色!

五色羽扇在这一刻腾空,竟是刹那间化作五色匹链,好似一道彩虹,迎着那恐怖的刀罡而去!

“这是什么?!”

突然间,傅千秋心头猛跳。

“不好!!!”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感到心悸,本能察觉到不对劲,在千钧一发之际,自行收刀···

但就算如此仍然晚了一步。

嗡!

五色彩虹‘唰’的一声便到了近前,而且直接将其手中天刀包裹,而后···

“该死!”

傅千秋怒吼,施展一身仙力,疯狂争夺,然而,无用!!!

在齐紫霄浑身紫气暴涨之后,那五色彩虹顿时璀璨到极致,接着‘唰’一下,竟是将傅千秋的本命天刀都给夺走了。

傅千秋怒吼,奋力催动,想要将本命天刀夺回,可结果,这一刻他的本命天刀却没有半点反应,好似被人抹去了一切印记,与他彻底断绝了联系。

“怎会如此?!”

他不解,呲目欲裂:“这又是何宝物?”

当!!!

刀罡余威命中观天镜,凶猛的震荡传出极为恐怖的冲击波,近乎横扫一切。

观天镜巨震,而后猛的缩回齐紫霄体内。

齐紫霄在这一刻疯狂出手,将自己的最强攻势尽皆打出,但依旧无用。

撕拉!!!

她肩头,炸起一片血雾,鲜血淋漓,伤口深可见骨。

季初彤在这一刻终于赶到,挡在齐紫霄身前,为其疗伤的同时万分警惕观望着远方。

“还好吧?”

“死不了。”

齐紫霄面色苍白如纸,体内有惊人的刀意在肆虐。

她面色凝重,施展时间法则,将时间倒退到片刻前,在从那一片区域走出。

噗!

她肩头的伤口痊愈,体内的刀意也尽数消散,可却猛的喷出一大口精血,气息都萎靡了不少。

“时间法则虽然厉害,但你们的修为差距太大,你不可再用。”

季初彤咬牙,就要去拼命,却被齐紫霄拉住。

“走!”

她一指已经归来的五色神光,其内有一把天刀在疯狂挣扎,但却无法冲出。

五色神光。

原本是齐紫霄化身寄托神识之物,但如今,她却将其一同带了出来。

因为没必要了。

一旦被那些天宫击杀,必然会顺着因果连同化身一同斩杀,留下化身也是无用。

还不如将自身战力最大化,五色神光可刷一切五行之内的法宝,只要不是后天功德至宝之上的层次,尽皆可刷!

傅千秋的本命天刀极为厉害,被他蕴养了许多年,但也只是在后天灵宝层次,连后天功德灵宝都不如,自然更比不过至宝!

因此,哪怕有着巨大的修为差距,齐紫霄全力以赴之下,也能给其收走。

而结果便是···

她挨了一刀!

虽然逆转时间抹除了伤势,但那巨大的反噬之力也让她受了不轻的伤势。

好在,傅千秋本命天刀被夺,此刻的状态也并不好,急的接连咳血,气息都萎靡了不少。

“快走!”

她再度开口。

季初彤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法宝,可却也知道这是齐紫霄几乎用命换来的机会。

她当即将齐紫霄背上,疯狂逃窜。

“该死。”

“你们都该死!”

傅千秋须发皆张,好感?还有个锤子的好感。

他此刻,只想追上去,将她们砍断手脚,彻底封禁而后带回日月乾坤宫宰杀。

“哪里跑,给我死来!”

再一次追逐之战爆发。

然而,没了本命天刀,遭受反噬之伤,虽然他速度快,却也很难轻松拿下有观天镜守护的齐紫霄。

不过就算如此,齐紫霄所受的伤,也是越来越重了···

好在是季初彤背着她在跑路,因此逃离的速度倒是不会慢上多少,甚至偶尔还会在巨大的反震之力下加速。

不过,两人心中都明白,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观天镜并非无敌。

关键原因是齐紫霄的修为境界不够,无法将其彻底发挥出来,导致自己的伤势越来越重···

而傅千秋的伤势却会逐渐恢复,此消彼长···

再逃下去,也不过只是拖延一些时间而已。

同时,这一场大战,已经逐渐引起一些人的关注,若是当那些人确定自己两人的身份···

齐紫霄面色越发苍白,心中大感不妙。

但就在此刻,季初彤却是突然转向。

“嗯?”

面对齐紫霄的疑惑,季初彤低语:“我寻到一线生机,虽然不知为何,但生机在那一方世界显现。”

“生机?”

“还有生机么?”

齐紫霄打起精神,深吸一口气。

又拼着挨了两次傅千秋的狂攻之后,她们发现端倪。

前方,一艘被奇特波动所包裹的漆黑‘怪物’浮现,其上方,还有一团惊人的能量在酝酿。

“那是什么?”

季初彤错愕不解。

齐紫霄却是目露精光:“宇宙飞船!怎么会是宇宙飞船?”

“什么?”季初彤更是不解,脚下的速度都放慢了。

齐紫霄微微摇头,未曾做过多解释:“总是,绕过去,去它后面!”

她也没见过这种宇宙飞船,但作为在地球混迹过的人,要认出来,却并不难。

不过,此刻齐紫霄心中的震惊却比季初彤更甚。

宇宙飞船!

为什么会有宇宙飞船?!

虽然按理说,地球那边就有科技世界,如果地球在古,那么诸天万界时代有科技侧的生灵、种族,也很正常。

但这些年来,哪怕是从第一序列那里得知的消息,也从没听过诸天万界有科技势力。

甚至齐紫霄都以为科技势力早已经被终结、消失在历史尘埃中了。

可结果,却又冒出来了?

哪里出来的?

为何会这般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甚至,还有些许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与那宇宙飞船,有一缕微弱因果?

季初彤朝那宇宙飞船赶去的同时,也是道:“奇怪,你所谓的宇宙飞船,与你有一缕因果。”

“但这一缕因果却像是被干扰了,若非离的如此之近,就连我也察觉不到?!”

“···”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三章

戒毒前,四爷被解放军抓了,前面戏园子经理说,袁四爷无论在什么朝代,永远是爷,可红党建立的国家,确是与历朝历代都不同。

“袁四爷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被押解下去,还迈着老生方步,刚好走七步。”杨鑫鑫不由小声说道。

旁边上官虎一怔,是刚好七步吗?剧情都过去,他也注意不到了,不过杨鑫鑫的眼光他相信,这样说袁四爷这角色的确有意思。

段小楼帮助程蝶衣戒鸦片,鸦片危害不言而喻,而危害的其中一项就是非常难戒,程蝶衣唯一一次口吐脏话“操你大爷”,止不住地挣扎,歇斯底里地摔东西。

段小楼待程蝶衣劲儿使得差不多,然后出门,说到弄点药,毕竟戒毒才起了个头。

沈括亥此段是一遍过,这场也是倒数的几场,当时演员完全进入状态,完完全全演出癫狂劲儿。

镜头并没有直接拍摄程蝶衣癫狂的模样,可肢体语言完全能够表达,加上再次出现的金鱼意象,观众们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戒毒困难。

说一件霸王别姬的秘事,《霸王别姬》当初有配音,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凯子特意和杨立新商量,不署名。

其原因是霸王别姬要角逐戛纳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那时叫坎城影展,影展要求演员必须用原音,因为声音也是演技的一部分,所以就把杨立新老师的名字隐藏,可惜最后还是输给了休里斯,也就是后来哈利波特中的卢平教授。

回到荧幕,段小楼让菊仙看着程蝶衣,别让其离开房间,后者听房间内没动静,然后小心翼翼的进去——

满地碎相框,地上还有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程蝶衣,似狂风暴雨后的山谷,断枝旧叶,残花败柳。

程蝶衣此刻意识已恍惚,他仿佛回到儿时被斩断六指,被卖入戏班。

导演拍摄得真很聪明,百分之九十九的此处就应该插入回忆,或者用配乐煽情,可此处只是程蝶衣口中喃喃:“我冷。”

“娘,水都冻冰了。”

“我冷。”

菊仙先睡给蝶衣盖上披风以及毯子,然后抱住,想安慰自家孩子,轻拍后背。

程蝶衣自小失去母亲,而菊仙失去了孩子,这一刻菊仙是感受到程蝶衣的痛苦。

也不知道为何,这一幕让现场观众有些心疼,甚至于感性的几位被邀请的女制片眼中都有点泪光。

小豆子和程蝶衣,无论在儿时还是成年,这角色都太可怜,本来以为自己拥有很多,但后来发现一无所有。

本以为师哥能够理解他,可最理解他的却是袁四爷和菊仙。

在菊仙和段小楼的帮助下,毒也戒了,在医院休养身体,戏园子老板说要赶快好起来,现如今劳动人民都等着看程蝶衣唱戏。

在戏园子讨论,准备把京戏改为现代戏,而程蝶衣则认为服装太怪,并且布景太实,丢掉京剧韵味。

小四发言“为什么古时候的英雄美人上了台是京戏,现在劳动人民上台就不是京戏”。

为什么小四作为徒弟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参加了不少运动,甚至于“地位”比程蝶衣更高。

程所表达是京戏有唱和舞,而戏服是根据舞美设计,改动了戏服京戏自然丢失一部分韵味。

可以说作为徒弟的小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曲解师傅程蝶衣的话,直接把程蝶衣打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好像在说程蝶衣看不起现在的劳动人民。

最关键的来了,段小楼和戏园子经理,都知道程蝶衣是对戏不对人的性子,也能听明白刚才话语没这样的意思,可都赞同小四的说法。

段小楼回答,只要唱西皮二黄都是京戏。言下之意,布景和戏服可以改,西皮和二黄是京戏的两种唱腔。

戏园子经理诠释了什么叫墙头草,他表示现代戏也是一种新京戏,应该爱护。

“还是小豆子时,就是太倔,我猜想成真了,小四这孽种,真要成为劫难了。”杨鑫鑫并不想自己猜中剧情发展,很明显他情绪也有代入。

程蝶衣惩罚小四跪着顶水盆,可徒弟不听师傅的话,直接反出师傅家,他和程的对话,总结出来就是“时代变了”。

杨鑫鑫内心忍不住感叹剧情安排得巧妙,程蝶衣是有心栽培小四,但他是旧时代的思维,师傅可以对学徒任打任骂,甚至于打死都不会有人言语一声。

可现如今不是这时候,影评人们都知道,旧社会是畸形,可程蝶衣作为旧社会的人,逃不出旧社会的束缚。

程蝶衣告诉小四,你这样走了只有演一辈子龙套,小四却说如果在旧社会这话他信,可新社会这话不管用。

电影剧情冷峻,小四和程蝶衣到底谁跑龙套,有定论,在后台。

此处布景有意思,后台距离前面戏台只有一层幕布,甚至于后面能够看见戏台剪影,很热闹。

程蝶衣做完妆容等出场,可走到后台却见到另一位虞姬,只有一个段小楼扮演的霸王,还有一个是小四扮相。

原来昨天开会,早就知会要换角儿,只是没有人告诉程蝶衣,甚至于能说是小四刻意为之,就是要让程蝶衣在所有人面前当不成虞姬,上不了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3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