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一章

柳青辰伸手虚握,原本蕴养在袖里乾坤之中的长剑也凭空出现,落入掌中。

却见陈明义身与剑合,进入到人剑合一的境界,连人带剑直接化作了一柄萦绕着青光的虚幻宝剑,以无双之势,懈怠澎湃剑意,萦绕在剑身之策的呼啸剑气犹如泄闸的河水一般,转瞬便已经到了柳青辰的面前。

卫允隔绝的千丈方圆的空间之内的元气也收到了感召,纷纷化作银白剑气,不断的环绕再陈明义化作的巨剑周身,铺天盖地的朝着柳青辰呼啸而去。

扑面而来的浩然剑意让柳青辰看的眼睛不由得愈发明亮,抑制不住的大叫一声:“好!”

然后提剑,抬手,挥出!

一横一竖!

这是柳青辰自己领悟而出的十字符,正所谓君子端方,横平竖直,有理有据,无弯无绕。

澎湃的符意之中,同样蕴含着一股让陈明义也颇为熟悉的意。

和他的浩然剑意相差无几的意。

随着柳青辰长剑挥出,一横一数两道银白的湍流也随着剑尖跃然于身前虚空之中。

磅礴天地之意在与浑厚的法力交错之下,一横一竖银白色的十字湍流之上隐隐有流光流转,似是生出了某种神异的变化。

就连千丈方圆之内被卫允的封印禁制加固过的空间也随之泛起了道道涟漪。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浩然剑气,十字湍流变得愈发璀璨,一股近乎透明的屏障随着十字湍流徐徐出现在虚空之中。

呼啸着的漫天剑气在这屏障的面前,就像是遇上了一堵难以穿透的铜墙铁壁,剑气呼啸而去,却只能纷纷溃散在十字湍流面前。

这还没玩。

十字符的威力可远远不止于此,虽不似卫允的剑字符能够轻而易举的撕裂空间,却也同样具备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卫允看的欣慰一笑,青鸾的目光之中带着审视,李三河和李四水这两个稍微小一点,修为差一点的师弟倒是纷纷看的眼中异彩连连。

不论是二师兄陈明义展现出来的高超剑道修为,还是大师兄柳青辰所施展的神奇符道,都让这两个师兄弟为此感到震惊。

十字符确实强大,可陈明义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绝望,那双明亮的眸子当中反倒是绽放出了更加璀璨的光芒,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人忍不住激动雀跃的东西一样。

陈明义持剑的身形已然显化而出,手中长剑的剑尖正正好抵在十字符横纵交错的点上,精钢锻造而成的铁剑和蕴含着强大符意的十字符相触,二人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涌出,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股能量湍流。

强大的气浪一波接着一波以剑符交错的位置为中心朝着四周激荡而去,卷起地面的无数枯叶碎石。

若是只以法力相比,仍旧还处于地仙巅峰的陈明义是万万比不上天仙巅峰的柳青辰的,二者之间的差距,可是整整一个大境界。

可二人修炼的都是卫允修撰过的浩然气,体内的法力在精纯程度上基本上差不了太多,柳青辰的十字符固然强大,可陈明义的浩然剑诀在攻伐一道之上却显然要更占优势。

此差彼赶之下,就成了现在这幅僵持不下的情形。

可这样的局面注定不会长久。

方才的较量,不过是师兄弟二人彼此之间的试探罢了。

只见天地气机骤然一遍,呼啸的剑气宛若巨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朝着十字符拍打而去。

剑气的质量虽然比不上十字符,但耐不住量多,虽无法摧毁这道十字符,却能够阻止它一个片刻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女人春叫的声音

而对一个剑客而言,半刻的时间都不需要,只要那么一瞬间,便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只见陈明义手腕几不可查的微微一转,身形一动,便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持剑的身影已然冲天而起。

本身就是游侠剑客出身的陈明义行走江湖多年,对于战斗之道有着自己的体悟,远不是柳青辰这个从未经历过生死大战的酸腐书生能够相提并论的。

呼啸的剑气拍打在十字符之上,陈明义已然持剑冲天而起,宛若垂天之鹰,飞至柳青辰的头顶,身形与半空之中反转,剑随身走,剑气于剑身之上凝而不发,却随着长剑的挥动而搅动天地元气,发出璀璨的青光,而陈明义的身形已然俯冲而下。

不可瞬间的功夫,陈明义的长剑已经到了柳青辰的头顶。

“大师兄!”

一旁观战的李三河和李四水忍不住掩嘴惊呼。

却见柳青辰的嘴巴却忽然动了一下。

隐约间好似吐出了一个“禁”字!

一瞬之间,方圆千丈之内的天地之息骤然而至,强大的神魂念力化作了成千上万的无形触手,朝着头顶上空的陈明义而去。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二章

走进军械整备室,凌白敏锐地发现里面的气氛有些不正常,猎荒者们或坐在单杠上,靠着擂台围绳,姿态各异,也不训练,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马克出事对猎荒者部队的打击相当大。

“抓捕分队过来,有行动。”凌白突然扯开嗓子喊道。

猎荒者们吓了一跳,眼睛齐刷刷看向凌白。飞雪、艾丽卡九人纷纷站起身,快步走过来。

凌白冲米娜问道:“米娜,让你独自驾驶空投装甲车有没有问题?”

米娜愣了一下,大声应道:“没有问题。”

“很好。这次地面任务你是主驾驶员,一会再给你配备一个副驾驶员。原来的主驾驶员瓦伦留在灯塔。”

瓦伦大急,“队长……”

“下次也不用去了。”

“队长,我错了……”

“下下次也不用去了。”

瓦伦赶忙用手捂着嘴巴,生怕冒出一个字以后连去地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都到物资分配室领取武器装备,二十分钟后出发。”

“凌白,出什么事了?”冉冰匆匆赶来。

“我觉得昨天抓捕蛇狗的地方有些异常,打算再去探查一下。冉冰,你把能熟练使用枪械但还没去过地面的猎荒者都叫过来,和我们一起行动。”

冉冰担忧道:“他们训练不够,又没有任何的战斗经验,贸然带去地面会不会太冒险了?还是让我、墨城、杰夫和你去吧。”

墨城、杰夫正向这边走过来。

凌白摇头道:“谁也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女人春叫的声音

不是生下来就会战斗。抓捕任务的危险性相对较低,是一次练兵的好机会。最近两次任务,随着雪峰、高格他们这一批作战经验丰富的猎荒者精英牺牲,猎荒者看起来快要垮了,已经没有真正的精英了。再不培养新人,以后谁去执行地面任务啊。”

墨城反驳道:“谁说猎荒者没有精英了,我们就是。”

“你们是吗?”

“我们当然……”

“那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我们……”墨城欲言又止。

杰夫插话道:“马克牺牲了,大家心里不舒服。”

“亲如手足的兄弟不在了,伤心难过很正常。我理解。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你们的做法,马克不在了,难道猎荒者也就不存在了吗?不训练,死气沉沉的给谁看?不要忘了,你们是猎荒者,马克也是猎荒者。他曾经为猎荒者付出过多少心血,你们这样子对得起他的期望吗?”

“他的心愿,他没做完的事情,只有我们能帮他完成。你们打算放弃了吗?”

凌白的目光扫过冉冰、墨城、杰夫等人,掷地有声道:“我不会放弃。”

“记住,马克没有死,他一直活在我们心里,默默注视着我们。除非你们遗忘了他。”

说完,凌白不管沉默的杰夫、墨城他们,转身走出军械整备室。刚走出门口,身后突然传来杰夫的怒吼声。

“都愣着干什么,不用训练了吗?”

“每人两百个引体向上,做不完就去厨房把自己炖了。”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第三章

早上,艳阳高照之时。

高宁生了个懒腰,带着第五十二次新生慢慢走出船舱,肆意吸取着新鲜空气。

高宁秉承着不惧艰难,不怕牺牲的精神试了十几次,确定了现在的月份,以及了要人命的危险究竟是什么。

九月,雷烟。

按照不会和尚的说法,下级梦境属于个人的梦境,千奇百怪,毫无逻辑可言。

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奇怪,但有些梦境也是很写实的,几乎完美的对应了上级梦境的一切。

以前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经历过这个梦境之后,高明对生南王的梦境多了几分敬畏。

梦境简直太危险了,一不留神就能把小命丢掉。

从昨天夜里到现在,高宁几乎没睡,一直在研究棚顶上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直到天快亮时,才按照对应的办法,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

失败了十几次,所以也令高宁有了几十个小时来研究。

经过分析,老霍书写的东西可以分为三部分。

一部分是各种灾难的简单介绍,积极应对办法。

一部分是随手记录的心情或是各种事件。

这一部分很少,而且语言不详。

在重叠的纸张当中,有很多这部分的内容被特意覆盖了。

高宁摆弄了很久,小心翼翼的揭开一部分,才从各种杂乱的文字中整理了一些信息。

而最后一部分,令高宁意外的记录了一门邪术。

变驴术!

又叫造畜术,魇昧之术。

这是一种能够将人变成畜生的邪恶妖术。

在人不如畜生的乱世,会有妖道将孩童或是成人变成各式各样的牲畜。

如牛马驴一类的大牲口,不但可以跟踪干活,还可以宰了吃肉,通常情况下都比人值钱得多。

而买主花了银子就牲口买下,宰杀下锅是驴马,吃的却是人肉,这谁受得了?

因此在邪道江湖之中使用魇昧之术家伙,也是最上不得台面的。

一旦暴露行踪,就会被正邪两道追杀。

这门法术记载的并不详细,但是在口诀之后,却总会添加几行小字注解。

即便通过字,高宁依旧能够感觉到老霍的惋惜。

似乎在可惜这门术法落得如此下场。

高宁摸摸自己的肚子,心中多少有些纳闷,将近半天时间过去,水米未进,只是跟老乔喝了半碗酒。

就直至现在,也没有饥饿的感觉。

难道在梦中根本就不会饿?

胡思乱想了一阵,高宁就钻进了船舱,继续研究写的那些东西去了。

不是因为对法术感兴趣,而是在研究造畜术时,【靶向缩放】这个标签,竟然隐隐有所感应。

像是接受不了的灯泡似的,时不时的闪一下。

这么明显的信号,高宁怎么能怠慢?

这可是自己化为人性的希望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日上三竿。

老乔口中的母子二人,终于出现了。

这两个人打扮的有些奇怪。

孕妇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云鬓高耸,不但皮肤白皙,而且穿着也很华丽。

跟大户人家的小姐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身边跟着那个孩子却如同泥猴一般,穿的粗布短褂,皮肤晒的黑黝黝。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