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0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一章

楚月南轻轻坐了下来,昆仑琴声渐渐响了起来。WwW.XshuOTXt.CoM

琴声很温柔,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楚月南轻声叹息,封玄麟虽然接触不多,可是他的为人,和对自己的恩义,不是万不得已,楚月南是不想放弃的。

可是慕雨林如今在玉面手中,危在旦夕。

楚月南的心很乱,只能用昆仑琴平静自己。

不知不觉之中,楚月南来到了一个绚丽多彩的地方。

远处有一男子,长发轻抚,白衣飘飘。

楚月南皱着眉头,往那看去。

“封玄麟?”

印象中,还是第一次看到封玄麟穿这么一身白衫。

封玄麟转身看着楚月南微微笑了:“此身能与你成为朋友,是我封玄麟之幸!”

封玄麟微微一笑。

一句话让楚月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楚姑娘,慕雨林是的天命侍女,我只能陪伴你一程,而她要伴你身边,选择她,你不要有任何的对我的抱歉!能帮到你,已是我最大的满足!”

楚月南还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一切封玄麟好似都知道了。

“我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虽然我被魔性蒙住眼睛,但是我一直在!我用自己的心守护着你们!”

楚月南深吸一口气,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

她没有想到封玄麟会这么和自己说。

“不要有任何的负担,去做吧!”

渐渐地,楚月南已经感受到不封玄麟,兀地,琴声断了下来。

楚月南睁开眼睛,龙墨邪皱着眉头看着楚月南一脸的泪水。

“怎么了?”

楚月南抬头看着龙墨邪,扑在了他的怀里:“封玄麟让我选择林子,牺牲他。”

龙墨邪皱了皱眉头,拍了拍楚月南的后背,也不去多问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空中传来了冷笑声。

“楚月南啊楚月南,你果然一直在骗我!”

瞬间封玄麟的四周都被火把给照亮了。

楚月南和龙墨邪抬头,就看到玉面来了。

玉面斜着眼睛看着楚月南,这个女人果然不省心!

幸亏今晚他怎么也睡不着了,来此查看!

这女人原来早就知道封玄麟在这里了。

玉面冷眼看着楚月南。

“说吧,咱们坑我呢!你既然已经知道封玄麟在这里,一直不出手,肯定早就在害我吧!”

玉面冷笑着看着楚月南。楚月南了解他,他也十分地了解楚月南。

两个人隔空对视着。

“将慕雨林交出来!”楚月南冷声说道。

玉面缓缓从空中往下落:“楚月南,这一切,咱们就进行了断吧!”

“玉面,我让你活的也太长了!”楚月南也冷冷看着玉面!

最终的对决,终于来了!

“哼!”玉面冷哼一声,一个人被扔了下来,龙墨邪灵敏地一接。

“幺婆。”龙墨邪皱了皱眉头。

玉面冷笑:“你们一直都让这个老太婆在我身上做手脚吧!”

楚月南心中一惊,难道这个玉面一直都知道?

但是楚月南却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个玉面一直都知道,为什么却一直在服药?

玉面冷冷笑了笑:“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一直那么听话吃她的药?”

楚月南心头一个激灵。

“那是因为这个老太婆的药可以提升我的能量!我的身体是被土尊者改造的!你们查看到的只是我的外表,即便有毒,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楚月南走到了龙墨邪的身边,看着幺婆。

幺婆摇了摇头:“不用管我!救回慕雨林,她的伤势很重!”

楚月南剑眉一竖:“交出慕雨林!”

“把封玄麟给我!”

龙墨邪将幺婆递给了楚月南,纵身一跃,就起身。

“想要封玄麟,先过我这一关!”

龙墨邪和玉面在空中对打了起来,玉面的身手变得极好!

但是龙墨邪的灵王之气如今也十分厉害。

两个人在空中打的难解难分。

就在这时,玉面的人都纷拥而上,楚月南将幺婆放在了一边,昆仑琴一出,剑光万丈。

瞬间倒下了一批。

可是玉面的人比想象中的多,死了一批,另一批又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箭射了出来。

无名和金越他们赶来了!

大家纷纷对打起来,紫砚曦走到了楚月南的身边:“慕雨林呢?”

楚月南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扑通一声,有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楚月南心中一惊,望了过去。

就看到龙墨邪一副王者之气站在空中,眼神带着鄙夷看着地上的玉面。

玉面啐了一口血吐沫:“杀死我,慕雨林也就死了!”

“什么!”紫砚曦一个激灵。

“我在慕雨林身上下了我的毒,如果我死,她也死!”

玉面仰头长笑,他倒要看看楚月南怎么杀他!

楚月南冷冷看着玉面,好卑劣的人!

“把封玄麟给我,我给你慕雨林!”玉面看着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肥水不流外人田 1

楚月南,嘴角带着笑容,他相信这一局,自己赢定了!

楚月南捏着手拳,看向了天上的龙墨邪,龙墨邪点了点头。

既然幺婆都让他们救慕雨林,恐怕这丫头伤势很重。

楚月南看着紫砚曦:“将封玄麟给他。”

紫砚曦走到一旁扶起了紫砚曦,楚月南看着玉面。

“把慕雨林给我!”

玉面手中打了一个响指,一旁有人拖出了慕雨林。此刻慕雨林即便没有死,可是离死也只有那么一口气了。

“林子!”楚月南眼睛一瞪。

好一个玉面!竟敢伤害自己的人!

楚月南双手一伸,就看到楚月南体内汩汩的金色能量散发了出来。

整个妖山地动山摇了起来。

众人都看着楚月南,从未见过这样的南儿。

楚月南的长发在空中散开,整个人都要被金色的光芒撑开了。

玉面愣神看着楚月南,这丫头要干什么?

难不成要和自己鱼死网破吗?

就在这个时候,蓝时琳、卢瑞新和凤鸾儿好似都能感受到楚月南的召唤,每个人都开始变身。

金色的光环围绕着这三个女孩,三个女孩飘了起来,飞到了楚月南的周围。

玉面突然害怕了。

他看准了紫砚曦手中的封玄麟,一把抢了过来。

玉面用手抓在了封玄麟的胸膛,黑色的能量汩汩冲着玉面身体里流动。

玉面逐渐双眼变成了全黑色。

如今他已经吸收了万魔之尊的能量,玉面纵身一跃飞向了楚月南。

他要乘着这丫头没有慕雨林杀了她!

楚月南皱着眉头,在空中一个躲闪。

其他三个丫头都躲开了。

如今她们练成了一个整体,正在用自己的力量去就慕雨林。

可是慕雨林一直趴在那里,好似完全没有了动弹。

玉面冷冷一笑:“受死吧!”

玉面冲向了楚月南,而此刻,龙墨邪一个箭步飞了起来。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二章

坐在车上,蓝小布都可以感觉到这车速至少有一百公里每小时往上,驾驶员根本就无视了市区的限速和红绿灯。只是用了十来分钟,车就进入了深莆湖,然后在深莆湖绕了半圈,开始往上。

蓝小布心里暗道,这估计是整个深莆最有钱的人居住地了。整个深莆,深莆湖的是最昂贵的地段,而莆云山又是深莆湖最贵的地方,想要住在莆云山,可不是有钱就行的。这车明显是往莆云山去的。

蓝小布刚刚想到这里,车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眼前是一栋极为雄伟的别墅。别墅外围除了一大片竹园和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之外,还有一片不小的草原。

这是深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肥水不流外人田 1

莆啊,还是在深莆的莆云山上,这要多有钱才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弄出这么大的声势来?

“蓝医生,请跟随我来。”莒飞极为客气的一伸手,然后引着蓝小布进入别墅大门。

大门两侧都有安保人员,此刻都是恭谨的弯腰等候莒飞的进入。

蓝小布微微皱眉,这个地方……

他有些熟悉。

只是还没等蓝小布想出个所以然,莒飞已经将蓝小布带到了三楼的门外,然后停下来恭谨的说道,“家主,蓝医生已经来了。”

“进来。”一个略微沙哑却极为威严的声音响起。

蓝小布一震,脚步都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就算是对方化为灰,这个声音他也不会忘记。

之所以记得这个声音,是因为当时这个声音只说了一句话,“丢到深莆海里去吧。”

当初他没有治好一个重要人物,确切的说是他还没有治疗,只是说治不好而已。结果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被丢入深莆海里去了。

“蓝医生,请随我一起进去吧,在给少爷治病之前,家主要见见你。”乱飞见蓝小布停下来,连忙主动说道。

蓝小布轻吁了一口气,缓步跟着走进了这巨大的客厅。

客厅奢华的布置蓝小布看都懒得看,他的目光落在了坐在客厅主位上的一名白面无须的男子身上。就是这人将他沉海的,而今天他再次来到了这里。

“你就是蓝小布医生?”男子打量了一番蓝小布,皱眉问道。他就是莒家家主莒桀,就是他下令如果蓝小布敢逃,只要留蓝小布一口气能救人就行。

蓝小布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小的让他怀疑之前他获得的那些消息是不是假的。他知道蓝小布年龄不大,可这也太小了点。不过对方是蓝家的人,蓝家都出一些古怪家伙。否则的话,蓝向晨也不会放弃蓝嵩集团,反而买个岛去弄太空飞行器,蓝行也不会头硬的蓝嵩集团只传给蓝向晨。

尽管对方毫无礼貌,蓝小布依然是走到了沙发上坐下,不亢不卑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蓝小布医生。”

仇敌相见,分外眼红啊。

“翟嫚的冻蚕病是你治疗的?”看见蓝小布自己坐下,莒桀微微皱眉。无论是在深莆,还是在华夏别的地方,他莒桀还从未见过有人如蓝小布这样大胆的,敢大咧咧的在他面前坐下,蓝家的人也不行。

如果不是为了孙子的病,他现在就命人将蓝小布拉下去活埋了。蓝家的人,没有必要活着。

“没错,而且我肯定,现在全球能治疗冻蚕病的人只有我一个。”蓝小布淡淡的说道。

莒桀淡淡说道,“有本事的人总是要傲气一点。莒飞,钧儿到了没有?”

“还有一个多小时。”莒飞连忙说道。

在知道蓝小布的那一刻起,莒钧就从昆壶医院离开,直接回深莆。现在蓝小布来到了莒家,莒钧还在飞机上。

“你先去准备吧,一个小时后给钧儿手术。”莒桀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根本就没有说手术失败了会如何,在莒桀眼里,无论手术成功还是失败,蓝小布都必须死。

蓝小布淡淡一笑,“我有一个规矩,手术之前是先给钱的,否则的话我担心我的手会发抖。我手一抖,手术的过程就不敢保证了。”

一道凌厉的杀意直接落在了蓝小布的身上,足足数息时间,莒桀这才嘿嘿一声,“蓝医生,你胆子很大。”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三章

第2539章贪心者诛(三更贺除夕)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4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