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0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一章

原身跟霍景尊是完全没有过交集的,只在某次高端酒宴上,对这个男人惊鸿一瞥。

印象中是个极为俊美,又气场森寒的男人。

一看便是商场中的成功人士,一般人亲近不得。

……

不过么……是人,就总会有喜欢的东西。

拉别人下神坛这种事,她可是最喜欢做了。

苏清欢想到霍景尊、曲承泽、顾初白三个人对原主做的恶事,心中一种浓重的厌恶之情浮起。

“哎,原主也真是傻,其实就算是俘获这样三个人的好感又有什么用?”

“要我说,原主若是真的想得开,有这个心思,还不如好好提升自己,希望自己过得开开心心呢。”

“她也是为了执念所迷,可能就只是单纯地希望那些对凌仙儿好的男人,最后都倒戈向自己,以这种方式标榜对凌仙儿的胜利吧。”

“……”

苏清欢闻言便是一阵恶寒。

在她看来,顾初白是渣,曲承泽是坏,而霍景尊这个人么,就是助纣为虐了。

没有一个是干干净净的。

只是苏清欢有些把握不好霍景尊对凌仙儿的感情。

这两人虽然好像有未婚夫妻这个名头,但是在原主和系统233给予的剧情里,又似乎只是当年霍景尊爷爷随意的一句乱点鸳鸯谱,较不得真。

“统儿,你说霍景尊到底喜不喜欢凌仙儿呢?”

“……宿主,你问我一个人工智能感情问题,这个合适吗?”

“……咳,我只是觉得,霍景尊对凌仙儿是护短,或者说,是维护他爷爷的遗言,倒不是真要娶凌仙儿为妻的样子。”

“不然他看起来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又是大众眼中完美的高富帅夫婿人选,你说凌仙儿能放过他?”

“宿主,你分析的是有道理,可是光这样不够啊,霍景尊不喜欢凌仙儿难道不是好事吗?这样你可能还更容易获得霍景尊的好感。”

“噗……人家凌仙儿那么一个绿茶大师,都没能俘获他的心,你觉得我要靠什么?投怀送抱?自荐枕席?”

这两个当然都不会是苏清欢会主动做出来的事情。

“宿主,你长得这么漂亮,恃靓行凶也不是不行嘛。”

“得了吧,统儿,你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揶揄我,我已经想好接近霍景尊的路线了。”

不过……倒不是为了让霍景尊对她产生好感,而是为了自己的娱乐圈事业。

……

苏清欢正这般想着,手机就很快收到了原身经纪人王姐的微信。

——清欢,公司的解聘合同已经下来了,哎,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呢?

——王姐,如果我找到更好的下家,你会跟我一起来吗?

——???清欢,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到时候再说吧。

苏清欢打出这一行字,几乎能联想得到王姐那惊诧的眼神,她微微地笑了一下,她在医院也呆了两周了。

手腕上的伤也快好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得这周去霍氏集团一趟。

系统233很快猜到了苏清欢的想法。

“宿主,你该不是想到霍氏集团旗下的华明娱乐公司就职吧?”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二章

清早的避难所里,陈新已经做好了早餐,看到秦岚从房间里出来,很自然向她询问着:“阿岚,你的手用着还习惯吗?”

听到陈新的问题,秦岚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眼神有些复杂。

她的右手已经不是原装,而是一只用碳纤维制成、有着大块的黑色与红色线条作为点缀的义肢,一只与义肢配套的红色金属手套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有点不习惯,不过比之前好多了。”秦岚活动了一下手指,向陈新回答着:“义肢的触觉,还是有点奇怪。”

对于陈新为自己加装的这只义肢,秦岚的观感是复杂且有些小情绪的,尤其是这其实是陈新回来之后,给她做的第二只手。

事实上当时陈新刚回来的时候听说秦岚因为失去了自己右手的事情而心生死志确实是对她非常担心的。

不过为了唤起秦岚求生的欲望,陈新故意用一种很无所谓的态度对着当时因为等到了陈新回来,而已经准备告别这个世界的秦岚说了一句:“不就是只手吗?我给你做一只不就完了!”

这样的话语,再搭配上陈新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态度,顿时让秦岚生气起来。

她为了能够最后再见陈新一面才支撑着自己等到他回来,但陈新却对她毫不在意,这对于秦岚来说无疑是一种非常大的羞辱,这甚至让她忘记了自己要自杀的事情。

老娘为了你要死要活,结果你就是这样一副不在乎的态度?还一句“不就是只手吗”,难道你以为做只义肢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秦岚带着怒气,想要看看陈新到底是怎么做一只手出来的,结果对于陈新而言,这还真就只是做一只就完事了的事情。

用卷尺测量了一下秦岚完好无损的左手,记录下尺寸、建模、翻转、构图、设计,然后输入工作台,投入材料,一只崭新的金属义肢就这么被做了出来,然后在手术室里被莫卿馨花了大概半个小时就装到了秦岚的身上。

“这只手只是临时做出来的,你先凑合用一下,等过段时间我弄点碳纤维材料给你做一只更好的。”

秦岚还记得陈新看着装好义肢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自己所说的话,这让她觉得对于陈新而言,这真的似乎不算什么。

而在适应着明显比以前要重许多的右手时,秦岚原本的死志同样也因为怒气而被冲淡了。

在冷静下来,打消了死志之后,秦岚也终于反应过来,陈新是故意激怒她,让她因为生气而不去想着自杀。

因为对秦岚的性格陈新十分的了解,直到她很要强,如果陈新表现出一副怜悯和同情的样子,只会刺痛秦岚的自尊,让她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个拖累,想要去自杀。

但如果陈新对她表现的不在意,觉得她为了这点事就要死要活,反而能够刺激秦岚的求生欲望。

在这之后陈新也很快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为她重新打造了一只碳纤维材料制造的义肢,还为她的这只右手专门打造了一只红色的动力手套作为专属装备。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 第三章

听过了荣陶陶对上次战斗情况的汇报,老者点了点头,他那眼神,也在荣陶陶和高凌薇之间来回打量着。

“徐风华的儿子,高庆臣的女儿。”说着,老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目光也定格在了高凌薇的身上,“听说你的父亲又搬回了雪境,他一切还好吧。”

“报告,家父很好。”高凌薇目不斜视,的确很有一名士兵的样子,“虽然行动有些不便,但心态和生活状态都很好。”

“嗯。”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他也曾是青山军的一员虎将,这么多年过去了,到你们上场的时候了。”

高凌薇身体站的笔直,却是没有在回应。

老者转眼看向了荣陶陶,说出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语:“你能锁定你母亲的位置。”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报告,可以!但我只知道大概方向,也只能通过多瓣莲花的气息浓郁程度对比,确定莲花瓣之间的距离远近。

具体锁定某一瓣莲花的位置,需要我亲自前往。”

老者似乎和荣陶陶不在一个频道上,开口道:“柏灵树女一族的村落,倒是距离龙河畔很近。”

说着,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荣陶陶似乎也听懂了什么,因为距离近,所以我妈才能及时赶到战场,解救我的性命么?

可是她为什么只是短暂的现身,随后便离去了呢?

根据之前高凌薇的描述,在徐风华化身的霜雪巨人出现之后不久,北方便传来了一道甚是苍凉的嘶吼声音。

高凌薇形容那声音的时候,甚至有些词穷,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那样气势雄浑、让人感到惊悚的声音。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那嘶吼声响起过后,徐风华便离去了......

二者之间应该是有关系的。

荣陶陶正在思索间,老者突然开启了一个话题:“其他的莲花瓣,你也只知晓大概方位。”

荣陶陶细细体验了一下,回应道:“是的,一瓣在南边,我确定那是松江魂武教师·斯华年的莲花瓣。

还有四瓣在北面,除龙河畔一瓣之外,其他三瓣均在俄联邦境内。

三瓣莲花之间的跨度很远,一瓣在西北,一瓣在东北。这两瓣已经在该区域驻留了有一阵了,通过气息浓郁程度来判断,大方向和大方位几乎没怎么变过。

至于剩下的那一瓣,是在黑夜降临之前突然出现的,我推测,它应该是刚刚从雪境旋涡中出来。

而且这一瓣莲花似乎距离龙河畔比较近,比较活跃,方向改变相对频繁,我认为可能是在某人或某魂兽的身上。”

听着荣陶陶详细的回应,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次遭遇战,你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莲花瓣功不可没。”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接话道:“是的,长官,我深刻知晓莲花瓣对我们雪燃军、甚至是对我们华夏的意义。

我也梦想着有一天,能通过体内莲花的特殊功效,去获得更多的莲花瓣,让雪境魂兽大军不敢来犯。”

闻言,老者似乎是来了兴致,他抬起眼帘看向了荣陶陶,轻声道:“梦想。”

“是的,梦想。”荣陶陶抿了抿嘴唇,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有很多梦想,它们都在一一实现的过程中......”

一旁,付天策已经懵逼了!

这小子是真的没见过正儿八经的上级!是真的没有做过汇报!

用东北方言来说,这小子竟然...竟然跟雪燃军最高指挥官唠起嗑来了?

这里是百团关,不是松江魂武大学!眼前的是你的上级,不是你的人生导师,也不是你谈理想的地方......

而老者那严肃的面庞上,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敏锐的察觉到了付天策那急切的模样,老者伸出手,对着付天策的方向轻轻的压了压。

付天策当即昂首挺胸、目视前方,不再妄图给荣陶陶打眼色、使小动作了。

老者看着荣陶陶,轻声道:“继续。”

荣陶陶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眼前这位身份地位顶天的老者,虽然面色严肃,但对荣陶陶的态度比较和蔼,以至于,面前老者给荣陶陶的压迫感,尚不及梅

好大不可以坐不下去;地铁吸奶门

鸿玉老校长......

荣陶陶开口说着:“我未曾见过徐风华女士,从小到大却是一直听闻她的故事。

所以我来到了雪境,考入了松江魂武大学,现在,我也加入了雪燃军,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从一墙走到了三墙。

我希望我能快些变强,再快一些,有朝一日,能有资格前往龙河畔,去见见徐风华女士。

我当然也希望能拥有更多的莲花瓣,拥有更多的资本,与青山军一起去探索雪境旋涡,去探索那里的奥秘。

数十年来,北方雪境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其承受的所有的苦痛,皆来自于龙河畔上的雪境旋涡,我梦想着能有一天,参破旋涡奥秘,甚至是关闭雪境,一劳永逸。

让这北方的冰天雪地,重现数十年前的春夏秋冬。”

一番话语,称得上是条理清晰,也算是掷地有声。

年龄,是荣陶陶的保护色,身份亦是如此。

对于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能在雪燃军最高指挥官面前侃侃而谈,荣陶陶已经是不得了的任务了。

而对于荣陶陶而言,他也向这位掌控实权的指挥官,传递了他最真实的渴望。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能有资格让荣陶陶去往龙河畔,那眼前沙发上坐着的老人,必然是其中之一。

三个梦想:徐风华,莲花瓣,雪境旋涡。

而且,在“雪境旋涡”这一项中,荣陶陶还特意提了一下“青山军”。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6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