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一章

“这倒不怕。那些姑娘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便是真被盘问了,也问不出什么花样来。”老金淡淡地说道。

“可至少那云姬是知道实情的。”刘大娘皱着眉头说道。

“她身份特殊,咱们的事情本来也没瞒着她。而且这么多年下来,她还是帮了咱们许多的。”

刘大娘却不依不饶道:“老金,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帮咱们?她爹死后,她本就是被卖入青楼的。要不是咱们少主出手,她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虽说身在凌欢阁,可好歹是个清倌人,每日里穿金戴银,十指不沾阳春水,跟个大小姐似的,以后找个靠谱点的好人家,嫁去也一辈子不愁吃喝,比起青楼里的其他姑娘,已经好上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太多了。”

“唉,可云姬未必会这么想啊,姑娘大了,总有自己的心事。”老金如此这般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瞥向了杨天宁。

可杨天宁似乎并未发觉,他面露沉吟之色,指骨依然在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桌面。半晌后,方才慢悠悠地说道:“云姬向来有分寸,这次就算盘查到她头上,想必她也能应付过去,关于这一点,我并不担心。

只不过当初为明月那丫头造势,我们凌欢阁和云舞坊确实出了不少力气。想必有心人不久之后也会查到这件事,虽说我们背后有东厂撑腰,但不过是狐假虎威。

所以,最好还是让一些听话的姑娘们,尽量将当初听到有关明月乃女仙转世这则传闻的源头外引,毕竟咱们这种地方,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消息哪里听来的,想要彻查难如登天。

另外,最近这些日子,大家最好都先避一避风头。”

“那夏姑娘怎么办?”钉子忍不住问了一声。

“她?”杨天宁玩味地瞥了他一眼,笑道:“只要咱们没被人抓住把柄,她自然就会没事。钉子,你对那小丫头倒是异常关心啊!”

“哪有?!这不是夏姑娘进宫,事关少主您的大计么!小的自然要关心了。”钉子嘴里连忙辩解道,心里却暗道:也不知道是谁,这些日子老派人往宫里偷递消息给蓝道长,嘱咐他好生照顾夏姑娘。明明自己是代少主紧张与关心,少主却偏偏面上装作毫不在乎!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二章

谢五郎没说法,当时的情形,换做任何人,他都会去救。

“韩四夫人特地让大嫂澄清我与韩七小姐无关,她并不愿意让韩七小姐与我有任何的瓜葛。”谢五郎挟一条银鱼放在谢母碗里:“三哥要成亲,您给他张罗婚礼。”

谢母盯着碗里的银鱼,又看向沉默吃饭的谢五郎,心里深深叹一口气。

算了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一家人用完晚饭,全都各自回房。

谢三郎送喻晚回厢房,折身去谢五郎的屋子。

谢五郎坐在窗台上,屈起一条腿,手肘随意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拎着酒壶浅酌。清冷的月光柔和的漫洒在他的身上,陡增一室冷寂。

“五弟。”谢三郎夺走他手里的酒壶,搁在一旁的桌子上:“借酒浇愁愁更愁,我们是一家人,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说。”

谢五郎抿唇不语。

谢三郎看着越来越沉默的弟弟,拍一拍他的肩膀:“娘和大嫂会尊重你的意见,若是实在放不下,你便去找她。”他把一张信纸放在谢三郎手里:“这是大嫂让我给你的。”

交代完这句话,谢三郎走出院子,瞧见沈明棠等在不远处。

“大嫂,我给五弟了。”谢三郎挠一挠头:“江小姐不愿意你把她的事告诉五弟,他找过去两个人能好吗?”

沈明棠带着一点深意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结果?”

谢三郎有一种预感,五弟只怕不能达成所愿。

“你早些休息。”沈明棠叮嘱谢三郎一句,折身回院子,一旁候着的安夏,凑到她耳边说道:“殷兰姐传来消息,傅太傅跳崖了。”

沈明棠目光一凛,点了点头,吩咐她去备马车,出府去探望丽娘。

谢三郎站在门口,盯着院子看了好一会儿,迈开步子回屋。

门前清寂。

不知过去多久,谢五郎无声无息的离开谢府,策马南下。

历时一个多月,谢五郎到达目的地。

他牵着一匹骏马,站在江南小镇,小镇中间一条小河贯穿,两边建造宅邸,一座石板桥边栽种一棵枝繁叶茂的桂花树。

如今正是中秋佳节,霏霏细雨,青石板凹凸不平留有积水,清雅馥郁的桂花香蔓延整条街巷。

谢五郎循着地址上而去,骏马举蹄踏进水坑里,水花飞溅而出。

“呀。”

一道清丽婉约的声音响起。

谢五郎浑身一僵,陡然转头望去,入目一把粉色油纸伞,上面描绘落梅,遮挡住女子的容貌,她的手拎起裙摆抖落。似乎觉察到有视线盯着她,微微仰头望来,油纸伞举高,她那张绝艳脱俗的容貌映入谢五郎瞳孔中,比她容颜更夺目的是她那一头如雪的头发,几乎与她身上雪白的长裙融为一体,清风徐徐吹来,裙摆飘飞,仿若仙姿玉色。

江泠月歪一歪头,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男子,他那双寂冷的黑眸,盯着她时渐渐红了。

“公子,你认识我?”江泠月眼睛里布满迷茫,实在想不起见过他。

谢五郎仿若万箭穿心,一路走来,他想过很多种可能,独独没有想过她会白了发,将他从记忆里剔除。

他喉咙干涩,动了动唇角,他想说什么。

“月儿。”

男子清越的声音响起。

江泠月偏头望去,瞧见站在石板桥边,桂花树下,一袭青衣的男子,清隽如松。唇角上扬,露出纯净烂漫的笑容:“凤无梵。”

她顾不上谢五郎,朝凤无梵小跑而去。

束在发间的丝带被伞架勾落,一头白发飞旋,脚步轻盈欢快,似怀春的少女奔向她的情郎。

凤无梵扶住江泠月,接过她手里的伞。

江泠月躲过,举起右手腕,皓白的手腕上系着一条丝带。

“我头发散了,你帮我系。”

“好。”

凤无梵无奈又纵容,取下她晚间的丝带。

江泠月抿唇一笑,背对着凤无梵,将伞收拢。

凤无梵从袖中取出梳子,为她将白发梳拢,不紧不慢地系上丝带。

江泠月转过身来,将伞塞进他手里,看见凤无梵同样雪白的头发上落了桂花,她踮起脚尖:“你低头。”

凤无梵顺从的低头。

江泠月取下桂花,闻一闻:“你头发染上桂花香气,我们等下采摘桂花,你做桂花糕给我吃?”

“好,现在去山里采摘。”

“我们在山里住两日,我想看云海。”

“回家收拾包袱。”

江泠月心愿被满足,朝凤无梵明媚一笑,两颊浅浮的梨涡似有霞光荡漾,手指攥着他宽大的袖子,朝他们的小院走去。

凤无梵打起油纸伞,回头望向谢五郎。

四目相对,刀光剑影。

凤无梵收回视线,与江泠月回了家。

江泠月去收拾包袱。

凤无梵将油纸伞立在墙角,从院子里出来,便见谢五郎站在马边。

“你放弃她四年,就不该再找来。”凤无梵目光平和,似乎经过岁月的洗涤,变得格外深沉包容,低声说道:“她之前容貌早衰,在白云观等见你最后一面,与你做一个道别,方才接受我的治疗,过往对她而言痛苦的记忆,全都已经忘记,如今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子。”

“她比你年长几岁,一直是她心里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她认识你时,你只是一个孩子,即便你们互通心意,在你面前她始终承担起照顾你的责任,你可见过如今轻松自在,烂漫无忧的她?”

谢五郎痛苦的握紧拳头。

“谢五郎,这些都是你无法给她的。她为你做得够多,你若心中有她,就该放手,这也是她唯一的心愿。”凤无梵最后一句话,彻底击溃谢五郎。

“吱呀——”

院门打开。

两个人停止谈话,齐齐望去。

江泠月从院子里出来,惊慌不定的眼睛触及凤无梵时,顿时亮了起来,朝他走过来,又好奇的盯着谢五郎:“凤无梵,我以前认识他吗?”

“认识,一个故友。”凤无梵拂去她发间的雨雾,“他途经这里,顺便来拜访我们一下。不过我们要出门,不能够招待他。你跟他道别,谢公子。”

江泠月眼中闪过讶异,想起他们居无定所,凤无梵答应要带她游历山川,能够遇见故友实属难得。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 第三章

“娘子娘子,我好像闻到饼子的面香啦。”。

“大白天的,相公你怕不是做白日梦呢吧?还闻到饼子的面香,我还闻到炖肉的肉香呢……”,可惜,那全都是幻觉!。

“不是的娘子,我真的闻到啦!”,男人坚持己见。

女人却听的不耐烦,早就被接连的逃荒磨平了棱角的女人,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很是随意的打发自家的男人,“是是是,你闻到了,你闻到了……”,那语气神态,说不出的敷衍。

男人挫败,面对曾经温柔似水,如今猛如母虎般的媳妇,他堂堂一个读书人也只得缴械投降,莫可奈何,最终只能小小声的,不满的,在坚持己见的嘟囔着。

“真是的,娘子你怎能不信自家的相公呢,我真的闻到了,真的闻到了!还是灰面烙饼子的香味,焦香焦香的,热乎乎的…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就跟曾经他们家在安稳的年月时,自己每月都能吃上一顿的,灰面烙饼子的味道是一样一样的……

海面上,那无处安放的海风中,从前头的甲板上带来的这对小夫妻的对话,立刻引起了肖雨栖与纪允的重视。

都怪这该死的风,不就偷偷吃了个饼子么,她都辣么小心,动作都辣么隐蔽了,结果就因为被这无处安放的风骚操作的,给传到了别的地方而引起了暴露,肖雨栖也是醉醉哒。

也幸亏嗅到味道的人就那么一个,他家那小媳妇还不信,这让肖雨栖与纪允松了口气的同时,俩人接下来也的行动也越发谨慎,特别是在吃东西的时候,他们的动作都极快且隐蔽。

两人偷偷摸摸的填饱肚子喝完水,在纪允不动声色暗自挪动位置,把身边的小姑娘挡到身后时,被遮挡住的肖雨栖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快速的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点饼子给消灭掉。

俩人就这样窝在船尾的角落,被不远不近的房跟心暗中保护着,坐在这艘半大不小的渔船上,随着风浪一路南下的时候,他们身后,那刚刚离开不久的海城,此刻也迎来了肖雨栖万万没想到的人。

被素云一路引领来到海城外的肖羽楼一行人等,看着海城敞开的大门,看着城门内外熙熙散散,三五不时出现,见了他们就躲的远远的,只在暗中关注他们一行人的落魄灾民,面对着已然不见北鑫狗贼踪迹的偌大海城,肖羽楼的神情有些严肃。

“金大丫。”。

纵马骑行在肖羽楼身后,只落后他一个马身的金大丫,早在刚才他们家大少勒停身下马儿的时候,也跟着停了下来。

人跟在身后,金大丫虽然看不到自家大少的表情,不过遥望着眼前的海城,金大丫的心也沉沉的,坠坠的。

听到肖羽楼唤她,金大丫急忙双腿一夹马腹,驱马走到肖羽楼身边,落后半个马头的样子,抱拳拱手,“大少有何吩咐?”。

得到金大丫回应的肖羽楼,也没回头看金大丫,目光依旧定定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海城,声音带着郑重与期盼的再度响起。

“你且问问那位素云姑娘,她确定,我家小栖就在这城里?”,或者是说,他家那小丫头来过这里?

一路追踪到现在,他们从西边的神都郊外追到东边最沿海,再过去,便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7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