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第一章

——AD.2159.6.2——

依历山,总督府。

金固和西杜丽正在放映厅观看视频回放。

“【我是钢铁侠。】”画面中的金固刚刚灭杀大量蜘蛛,酷酷地说道。

正在观影的金固摆出一副“我做的太棒了快来夸我”的表情,而西杜丽则以手扶额无可奈何。

“怎么?我做的不好吗?”金固暂停画面偏头看她。

“单看这个是没什么问题,但您接下来又做了什么?”西杜丽让画面继续播放。

一名刚刚在总结会议上领到星币卡的工人在小巷中遭遇抢劫,劫匪一把抢了他的红包就跑,然后被一发几乎贴着脸的光炮轰击拦下,劫匪看看着旁边被轰出一个大洞后轰然倒塌的建筑,又看看从天而降的金黄战衣,老老实实地举手投降,工人对它进行感谢时,黄金战衣说道:

“【我是钢铁侠】。”

由于变异蜘蛛事件封路,附近一处路口严重拥堵,司机们无论怎么调整都无法顺利通行,这时黄金战衣疾驰而至,将其中一条路连同地面区块凭空举起并固定,制造出了一个临时立交桥,附近负责调度的人员一脸菜色询问他接下来怎么办时,黄金战衣说道:

“【我是钢铁侠】。”

一名漂亮的女士拉着行李箱走出星港,正一边看地图一边招手试图打车,黄金战衣飞驰而至,拎着她的领子和行李箱,在一分钟之内把她送到了目的地,然后在她吵嚷着声称要去投诉的时候,摆了个帅气的姿势说道:

“【我是钢铁侠】。”

接下来的一连串事件中,黄金战衣全都以非常直接的办法解决了某些麻烦,但造成的后果看起来似乎更加严重,而他无一例外地全都留下了一句:“我是钢铁侠。”

“我得恭喜您,显然您的新身份在诞生的第一天就已经家喻户晓了,”西杜丽一边翻看着万用工具一边说道:“但不知道为什么,与此相关的投诉几乎没有——不是您压下去了吧?”

“我为什么要做那种事?”金固挑挑眉:“没有投诉的原因是,根本没有投诉的必要。”

“哦?”西杜丽表示不信。

金固把视频倒退:“那个劫匪是其他星球跑来碰运气的,我直接制止,没有让犯罪率上升,治安官得感谢我,而那栋楼本身是预定要拆除的,施工队得感谢我,而被抢了红包的工人更得感谢我。”

“修改道路呢?”

“那里的规划原本就有问题,几乎没有车辆会在那个路口选择拐弯,与其继续让它维持十字路口的模样,还不如改成立交桥,有我前期定型,施工队不偷懒的话,大约明天就能完成。”

“这位女士?”

“她是商业间谍,来自另外一个生产矿物的星球,除了调查依历山矿物产值的任务之外,似乎还有制造谣言的工作,我直接把她丢到那个星球的办事处门口,就是要警告她‘我在看着你’。”

“怪不得没有公主抱……不符合你的风格……”西杜丽嘀咕了一句。

“嗯?”金固似乎没听到。

“我是说,格温博士的事被你压下来了,然后准备怎么处理?”西杜丽直接快进到底,显示出自己同正常装束的格温博士走出生物研究所的画面。

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第二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

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男主用各种工具女主

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

啊老师用力小雪好棒 第三章

“唰!”

随着竹窗帘被一只纤巧的手掀开。

刺热的阳光将正在沉睡的男人从睡梦中拉扯出来。

陆天穹下意识将胳膊拉到眼前,遮住了烫热的光线,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纤细的身影:“特么的,大白天的干什么,有病吗?”

“我数三声,如果你不起来,我——”

陆舞衣话还没说完,床榻上的男人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望着眼前的妹妹,男人嘿嘿笑道:

“我不知道是你,抱歉抱歉,对了,你这么早找我有事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去打他。”

说着,男人捋起袖子。

此时的陆舞衣是以一副道姑模样的打扮。

手持拂尘。

尽管穿着道服,却也难以掩饰天生丽质的美艳。

闻着哥哥身上的酒气,陆舞衣退后了两步,小手轻轻扇了扇,柳眉皱起,俏脸浮现几分无奈。

本打算昨晚商议事情,没曾想对方喝的酩酊大醉。

“要醒酒汤吗?”

陆舞衣淡淡问道。

陆天穹端起桌上冷了的茶杯喝了几口,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用,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本来昨晚我也没怎么醉。”

陆舞衣撇了撇粉唇,淡淡道:“打了个败仗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男人没有说话。

那张粗犷的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眼神里的落寞还是无法掩盖。

陆舞衣轻抚着拂尘,说道:“虽然太后和陛下没有说什么,但朝中弹劾你的折子可不少,倒不是因为你打了败仗,而是你以前那种作风让一些人忍了很久,现在正好可以找你的茬。”

陆天穹打了个哈欠,干脆又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无所谓的口吻:“让他们弹劾去吧,关我屁事。”

“爷爷究竟有没有对你嘱咐什么?”

陆舞衣蹙眉。

她很讨厌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总觉得对方做事吊儿郎当的,而且当年若不是他,父亲也不会……

女人暗暗一叹,玉白的脸颊上染着黯然。

“嘱咐?”

陆天穹唇角扯出一道自嘲,“屁个嘱咐,直接踹了我两脚,我屁股到现在还疼的厉害。”

陆舞衣沉默片刻,轻声道:“陛下应该会召见你,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还能怎么说?陛下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呗。”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

“明白,我又不是傻子。”陆天穹呵呵一笑。“无非就是说些好话想要拉拢我,这陛下始终就玩老一套。”

陆舞衣冷声道:“总之你别说错话。”

望着妹妹身上的道袍,男人眼神一动,笑道。“你当了道姑之后,那小皇帝没说什么吧,再找过你没?”

陆舞衣美眸投向窗外:“我从青玉县离开后,他便一直没找过我,而且当天就发了澄清谣言的公告。”

人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也没必要虚情假意了。

以往年轻陛下还会偶尔召进宫聊天,但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压根理都没理过她。

陆天穹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随即却是满脸冰寒:“虽说陛下哑巴吃了黄连,但那个叫陈牧的小子也该教训教训,毕竟你被迫成为道姑,有他的功劳,占了便宜岂能那么容易放过。”

“你脑子进水了吧!”

听到哥哥的话语,陆舞衣面露不善。“若不是他,当时我命都没了,你还在乎那些?”

“呃……他真的救了你的命?”

陆天穹认真看着女人。

陆舞衣轻点螓首,红唇微启:“我确实有些鲁莽了,差点把命丢在青玉县。总之我们陆家欠了他很大的人情,当时我也利用了他……”

回想起陈牧冷淡的态度,女人内心涩然:“不管如何,你别胡来便是。”

“找个机会见见他。”

陆天穹嘴角弯起,见妹妹目光浮动着冷意,他忙说道。“你放心,我不可能乱来的。”

陆舞衣收回目光:“昨晚你跟什么人起冲突了。”

“不知道,脑子里嗡嗡的乱成一团,反正我被打惨了。”陆天穹捂着小腹道。“下手真特么狠啊。”

陆舞衣道:“最近京城不太平,尤其是帝皇星出现后更是龙蛇混杂,你别整天就想着闹事,你现在还是戴罪之身,被很多人盯着,若闹出事来,到时候可别把爷爷牵扯进来!”

“行了,行了,我明白。”

“另外,那个叫薛采青的你别闲的没事去调戏人家,能短短数日内成为京城第一花魁,霁月楼的老板可不简单。”

“嗯,好的。”

陆天穹老老实实的点着脑袋。

在妹妹面前的他一向都很听话,倒不是因为怕对方,而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就是这位孙女。

他但凡敢有半点欺负对方,不脱层皮才怪。

见妹妹神色怅然,陆天穹莫名感慨了一句:“你说咱们陆家究竟是在给谁效力,可千万别说什么为了天下黎民百姓之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