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二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三章

圆明园的瑰丽也不能中和掉乾隆心中的怒火。当然,更多的还有他心里的不甘和怨恨!

康麻子废了半生的心血才搞出了御稻种,从生长周期到品质和产量,御稻种都能称得上是一种很不错的水稻。而这也一直以来都是大青果对外宣扬的光点之一,是他们爱新觉罗家爱民爱农的一再好不过的表证。

可现在随着所谓的‘金种子’出世,御稻种还算个屁啊?

甚至乾隆宁愿这世间没有什么御稻种,因为这样就也省略了这组对比了。

现在世间有了金种子,那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必然会有许多人把金种子与御稻种拿来对比,

最后的结论是怎样的,如此的结论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乾隆想想就心底发冷。

而且他内心中更多的还有不忿和怨恨。

作为一个‘博学’的皇帝,乾隆虽然不是农业上的专家,可对改良粮种的难度还是十分清楚的。以康麻子的身份,都要历经半生之功才能拿出一个御稻,区区赵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拿出一如此优秀的粮种呢?

亩产五石上下,这是完完全全的吊打和碾压。

乾隆一开始根本不相信赵家良种的,以为是无稽之谈,以为是赵家在忽悠人玩的,直到越来越多的消息送到他手中,直到穆哈托‘舍身保国’的消息送到了京城,他这才明白原来高产小麦乃是真的。

那个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亩产五石的数据已经在中原传扬开了。

乾隆才不相信什么上天赐福庇佑,上天便是真要降福那也只会降落到他的头上。乾隆他只觉得内里必有大量的机巧,那赵亮本身就是一个极赋机巧的人么。

所以他心中尤其的愤怒。

自己最崇拜的爷爷,半生之功才搞出了一个御稻种,赵家又才发迹几天?

他们能调动多大资源?

结果就已然搞出了亩产五石的金种子了,这叫乾隆怎么可能不去羡慕嫉妒恨?

但木已成舟,事已至此,再多的怨恨也只是败犬之吠,是无能狂怒。

乾隆虽然后世落的名声毁誉参半,但就本人的政治素养而言,那也是皇帝中的第一流人物。

你可以抨击他的很多施政方针,很多政治行为,以及个人的奢靡爱好等等,但你并不能借此就全面的否定这么个人。

乾隆在意识到亩产五石的金种子是真的这一事实后,就立刻想到了后果。

随后粘杆处送来的密报也验证了他的担忧。

赵家各地的征兵站里人满为患。

数以万计的青壮劳力等着参军,等着为老赵家拼死卖命,如此才好叫家中尽早的得到金种子。

而民间百姓都如此反应了,逆贼军中会是如何情况,乾隆想都能想得到。

那些逆贼的战力本就比官军强,现在岂不是更强了?

这要再跟朝廷大打出手,官军岂不是更加不是对手?

“新军,新军!”

这种情况下乾隆发现自己最有成算的法子似就是新军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