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冼天佐并未否认,程双就知道事儿大了,两人结婚以来,严格来讲,自打谈恋爱开始,冼天佐就一直顺着她,没发过脾气,更没生过气。

心里莫名的发虚,程双哄着道:“哎呀,不要生气嘛,今天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会聊到这么晚,也不知道你一直在门外等我,我的锅…”

冼天佐目视前方,没有丝毫回应,仿佛不曾听到。

程双狐疑更甚,试探性的问:“是因为我工作太晚生气吗?”

冼天佐淡淡:“没有。”

程双迅速问:“那是因为什么?”

冼天佐又不说话,程双主动交代:“因为我跟周川一起出来谈生意谈到这么晚?”

前面红灯,冼天佐缓缓降速,不轻不重的说:“忙了一天,休息一会。”

程双当即蹙眉,嗔怒道:“干嘛,嫌我话多让我闭嘴?”

冼天佐没看她,语气很淡,但是温和:“没有。”

程双:“那你什么意思?”

冼天佐被逼角落,沉默片刻:“…你说了一天话,现在下班可以休息一下。”

程双很快接道:“我不想休息,我也不累,我就要跟你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就算说了一天话,也没跟你说上几句,我跟外面人都能耗时间,干嘛在你这儿能省就省,我还想你呢。”

其实冼天佐的心一下就软了,只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已,恰好红灯转绿,他把注意力放在开车上,程双一腔热情无人回应,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尴尬,安静几秒,重新开口:“我知道我最近一直很忙,都没很多时间陪你,你要是不开心或者觉得不舒服,可以跟我说嘛,不要跟我摆脸色,我会很想哭。”

她低着头,噘着嘴,该撒娇撒娇,该委屈委屈,真心话是真心话,但套路也是套路,对付冼天佐这种闷葫芦,硬上肯定是不行的。

果然,听到程双明显低落的声音,冼天佐道:“我没有因为你工作忙不高兴。”

程双紧着问:“那你是因为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我哪儿做得不好,我改还不行吗?”

冼天佐顿了片刻:“……今天过节。”

四个字,差点给程双整蒙了,她慢半拍抬起头看向驾驶位,可怜巴巴的说:“你等了我这么久,是想跟我一起过圣诞节吧,对不起欧巴,我错了,我真的没看时间,也不知道过得这么快,不然我一定给你打电话……”

冼天佐道:“他是故意的。”

程双:“嗯?什么故意的?”

冼天佐:“明知道今天过节,还约你和他哥见面。”

程双闻言,惊讶于冼天佐竟然在吃周川的醋,赶忙解释:“周川没有约我跟他哥见面,他今天本来约了乾城另外一个人,对方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他哥才决定过来的,而且我们聊得都是公事,乾城有意跟我们公司做一个三年的战略合作,我们今晚一直在聊这个,这对我们公司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他哥刚开始提的时候,我都没敢当真,深入一聊才发现他是认真的,也很有想法,不是那种玩票性质的,我这一激动,聊着聊着就过点儿了,周川在饭桌上都没怎么说话。”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风筝飞走时,许问的心跟着剧震了一下,猛地站起,向前迈步,险些一脚摔出走廊。

这时,他正站在刚刚修好的走廊上,旁边是围栏,围栏另一边是园景,上方则是空无一物的空气。

他所看到的画面是凭空浮现在这空气里的,就像此处拉开了一块幕布,开始放映起来了一样。

风筝越飞越高,他的头也越抬越高,那一刻,他仿佛真的身临其境,看见了风筝断线,飞上了云层深处。

而同样在那一刻,他突然理解了这位将要临终的中年匠人,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也许他这一生之中,曾经无数次地想要这么做吧。

只是在这特殊的时刻,终于做出了决定而已。

画面渐渐消失,这一幕却长久地映在了许问的心中,留了很久很久。

良久之后,他的目光从眼前空无一物的空气中移开,望向许宅深处。

他想,这几千年以来,这华夏大地上曾经存在过的无数工匠,曾经发生过多少次这样的故事?

许宅是想通过这一次次成功的修复,把它们传达给他看吗?

那么接下来他将看到的,还有什么?

果然,这样的事情不断重复着,他还是看到了几位天工,处于明显不属于他们的时代,或为全新的科技感到震惊,或者直接融入,开始学习新的东西。

但呈现在他眼前的更多的还是普通工匠,他们终其一生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在他们的生命中,“物”与“人”,情感与艺术完全地融在了一起。

其实他们展现的技术、做出的成品许问很多都没有见过,显然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者所存在的,根本不是现在这个世界。

但许问清楚地知道——他能感受到。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东西留存了下来,代代传承,直至如今。

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在想一个问题。

旧技术会被新技术取代,旧的审美也会渐渐变化,与当时的环境结合,变成全新的概念。

那么,这些老的、经常可以称得上是过时的东西,留存下来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对此,他之前只有一些模糊不定的想法,但现在,它好像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

“呀,今天是许宅开工两周年的纪念日啊。”

宋继开翻着墙上的日历,有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小说

些惊讶地说。

“是吗?”许问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突然也有些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不知不觉就两年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次我会在一线呆这么久。”宋继开走到他旁边看他工作,摇摇头说道,“其实在这之前,我很少接触实际工作了,一年里一半的时间都在跑各种会展。”他摸摸自己的脸,笑着说,“好好一个老粗,都快变成小白脸了。”

“那也不至于。”许问跟他已经很熟了,随口开玩笑,“你长得就不是老粗样子,当然跟小白脸更不沾边。”

“嘿!可别乱说,我年轻时候,也是校草一根!……你这手艺,又精进了啊。”宋继开跟着他一起胡扯,扯到一半,突然换了话题。

以两人的熟悉程度,他当然用不着拍什么马屁,这时这句话,完全是发自真心。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第974章边诗诗和王梓博之间的“派系斗争”(求月票)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性细节描述大尺度小说

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8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