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一章

<!--go-->林阳本不想掺和这浑水,但大尊长已经惦记起他的武神躯,恐怕落灵血也不会放过,倘若林阳就这般离开长生天宫,大尊长派人追到了江城,那林阳必然不得安宁,江城也将因此遭殃。

既然如此,还是在这把事情都解决掉比较稳妥。

约莫十来分钟,林阳终于是来到了无欲宫。

此刻的无欲宫十分嘈杂。

还未走进去,便能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吵闹声。

“大尊长!你欺人太甚!我已按照你所说的打发掉江香书阁的人,你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二尊长!江香书阁之事,本就由你一人引起,你不是说过一人做事一人当吗?我让你解决,是按照你的本意行事啊。”

“我的确说过一人做事一人当,但江香书阁之事可非我一人之事!当初我奉宗门之命前去夺药,是你们要求我对夺药之人下死手!如此我才误杀了江香书阁那位的儿子!我都是为了天宫方才如此,而你们为避免与江香书阁发生战争,便将我推出对付!大尊长!我听说这可都是你的主意,是也不是?”

“这并非我的主意,而是我的建议,采不采纳皆由上面决定,我也无可奈何!二尊长,你这是来问罪吗?”

“江香书阁人已经离开!我问你罪作甚?此番能够打发走江香书阁保我一命,皆是林阳之功!你今日要逼林阳,便是逼我!我绝不答应!”

“二尊长!!!你什么意思?是跟本尊叫板?”

“大尊长!这是我的原则!你了解我的脾气!”

“好!好!很好!看样子我长生天宫,是容不下你们上清宫一众了!来人!给我把他们统统请去天牢!待我去面见宫主!亲审二尊长!”

“是!”

“大尊长,你没权关押我!”

“宫主闭关,天宫大小事务由我全权负责,我如何没权?”

“你....”

雷霆般的交谈声从里头传出。

林阳眉头一皱,倒没想到形势已如此严峻。

他立刻加快步伐。

才看到上清宫的弟子们已经被五宫十殿的弟子们团团围住。

二尊长立在无欲宫的台阶下,仰望着上面一行人,愤怒驳斥。

无欲宫前,大尊长、三尊长及几位殿主都在,众人居高临下,俯瞰着二尊长,那股傲慢之意尽显无疑。

林阳见状,快步上前。

“林阳来了!”

这时,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

沸腾的现场立刻安静了不少。

无数双眼齐刷刷的朝林阳这抛来。

“嗯?”

无欲宫前的身影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边。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二章

高志伟把从陆峰那学来骂人的话全说了一遍,虽然有些不太文明,但是真的爽,尤其是有压力的时候,骂出来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今天已经是一月二十号,二十二号就是除夕,家里的饭菜也都准备好了,陆峰一家子吃着饭,谢恒、江富桥、江富路几人不断的给陆峰敬酒。

孩子们吃饱了跑下楼去玩耍,虽然搬到了城里,不过现在的县城也并不繁华,大片的野地农田,成群结队的孩子兜里揣着炮仗到处放炮。

女人们吃完了饭开始收拾东西,几个男人围着陆峰还在喝酒,饭桌上讨论的全是大事儿,国内的,国际的,偶尔跟陆峰请教一下生意上的事儿,有时候会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从佳美食品拿到订单啥的。

不仅江富路兄弟俩盯着佳美食品原材料供应厂的事儿,连谢恒也在抱怨沙场不好干,手里有点钱,话里话外希望陆峰帮忙开一口,让他把原材料供应给做了。

陆峰也直截了当的说了,佳美食品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具体的经营是由董事会投票后决定的,而自己只有投票权。

这顿酒喝到了下午三点多,陆峰的寻呼机不断的响,前面还只是言语讥讽,后面的消息全是破口大骂,看的陆峰直皱眉头。

香江,冯家。

冯志耀昨天就回来了,临走前他去了佳峰电子的厂区看了看,跟朱立东、张凤霞几个高管聊了很多。

冯家院子内已经是张灯结彩,他们家的人口不少,冯志耀上面有两个哥哥,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一个在米国当新鸿基的海外负责人,另一个则是在新加坡,开拓新的金融市场。

过年的时候都会回来,三兄弟之中,只有冯志耀除了一腔热血外,什么都没有。

书房内,冯先生看着自己写的对联直点头,心里很是满意,用余光看到冯志耀走了进来,说道:“把这幅对联贴在书房门口吧,你去拿凳子。”

冯志耀拿来了凳子,父子俩人贴着春联,冯先生站在一旁看着,开口问道:“去了一段时间,觉得怎么样?”

“很震撼!”冯志耀说出了心里话。

“震撼?”冯先生纳闷道:“什么震撼?”

“大陆的发展,我以前一直以为那边穷苦的连饭都吃不上,深圳很新,很繁华,我去了苏州,虽然比深圳差了点,但是比我心中的大陆,强太多了。”冯志耀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苏杭二地自古繁华,怎么可能差呢,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外国的东西,但凡读过两句诗,也不至于瞧不起苏杭。”冯先生叹了口气道:“算是长见识吧,陆峰这人相处的如何?”

“这人身上有优点!”冯志耀认真道。

冯先生看到他那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消退不少,脸上露出了笑容,能够发现别人优点,这就是进步,问道:“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优点啊?”

“脸皮厚!!”

“啊?”冯先生愣住了,好一会儿道:“这算什么优点?”

“可我觉得这是他最大的优点,还有就是贪财、心狠,他为了捆绑自己的经销商,让自己的副总去道歉,他自己道歉,他能在台上哭出来,装弱者,博同情,您知道嘛,产品销量下降,他们给经销商压货,然后告诉他们什么梦想,拿未来引诱这些人。”

冯志耀想了想道:“这个人为了目的不折手段,一旦佳峰电子垮台,那些经销商家破人亡啊!”

“那你就没发现他积极向上正能量的优点嘛?”冯先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生问道。

冯志耀很仔细的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人就不是个正能量的人,我跟他的高管聊过,这人身上有点东西,我过完年还想去看看。”

冯先生有些无奈,陆峰身上是有些混子气,可是他最重要的是大局观,他是个有所追求的人,并且对于识人、产业布局、市场等方面都独特的眼光。

光靠狠、骗人这些手段,哪儿能成事儿啊,就算是成事儿,也是个街头混子头。

“你自己看吧,想去就去。”冯先生双手放在后背,迈步进了屋子。

冯志耀所看到的陆峰,只不过是最表层的,一切的手段都是为了最终目的,手段虽然不太干净,但是目的却很光明伟正。

已经是傍晚五点了,陆峰喝的略有上头,寻呼机响的更欢快,几乎隔几分钟就会有一条消息,内容不用问,全是咒骂他的。

“滴滴滴!”

陆峰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是:你有种就打电话过来,看我骂不死你,吹那么多干啥,有种市场上来啊,谁怂谁孙子,我他妈为了你全厂都不停工,你就会骂人是吧?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三章

“陈轩,我们现在该怎么应对?”风玥站出来问道。她这句话也是在场所有人想问的。“当然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先进殿说话。”陈轩说着,率领众人走进人皇殿,然后请一位位大夏重要人物落座。刚坐下去,鬼仙阴如魅便问出一个让她十分好奇的问题:“陈轩,你以鬼道秘法渡劫,最后没有另寻他法突破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你到底是如何成仙的?”“我第三次渡劫,渡的是非常特殊的尘世劫,最后我以剑意武意破掉劫数,应该就算斩断了九劫到地仙之间的桎梏,无需寻求任何成仙功法也能成就地仙了。”据八部浮屠第一层的神秘大叔所说,尘世劫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天劫,神秘大叔认为这种天劫取代了原本陈轩要渡的雷劫,让陈轩直接突破瓶颈,这正是尘世劫的妙处所在。如果陈轩像之前那样渡天劫,的确还需要另寻一门成仙功法。坐在左边座位的唐秋灵好奇问道:“那陈轩你现在算是什么仙?”“我们山海界修士对高等界域一无所知,以为塑元境九阶就是大道尽头,所以命名为地仙,又分出武仙、剑仙、儒仙等等,这些境界划分都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山海界自己定的,其实突破地仙之后,分为什么仙什么仙根本不用那么明确,我修炼多种法门,岂能用单纯的武仙或者剑仙来分类?”陈轩说到这里,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众人听得一脸讶然。“先不说这个,当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佛门在东方修行界铺设六道轮回法界,我们必须尽快聚集顶尖高手”话说到这里,陈轩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外面速度尽快的窜进来一柄飞剑,在陈轩身前停住。陈轩一眼就认出这是传讯飞剑,接住后当即注入神识,发现飞剑里有女剑仙素吟留下的气息,还有一段灵字和一个道标。“当年我与你师尊古尘霄同游东州边境某无名奇谷,我一时兴起要求他将唯一真本《九阴颠鸾吞阳真经》埋于谷中,并且不许再口头传授给任何人,以此作为只有我和他之间知道的秘密,现我感应到你师尊陷入险境,望你能前往道标所在取出真经,凭此真经速速提升修为,飞升到高等界域帮他解围,素吟不吝感激。”陈轩读完这段灵字后,不由微微一呆。他并不知道素吟的至真灵婴出现问题,也就意味着古尘霄出现问题,所以素吟才会用传讯飞剑发来请求。至于为什么梵秀冰没有带素吟过来,那是因为梵秀冰被虚真和一众佛门高手截住了。陈轩就这样得到了《九阴颠鸾吞阳真经》的下落,却没有感到欣喜,因为他不知道师尊古尘霄到底陷入了什么险境。那就必须找素吟问清楚。就在陈轩凝眉思索的时候,外面传来禀报声:“邪帝大人,翩舟剑仙求见!”“快请进来!”陈轩此话一出,殿外遁入一道剑光,现出翩舟剑仙的身形。“人皇邪帝,钟师兄命我来请你帮忙对付醉月夫人和佛门势力!”听翩舟剑仙说出这句话,大殿里瞬间一片哗然。陈轩眼神彻底冷了下去:“醉月和邪道高手果然与佛门勾结了!”“没错,醉月他们暗算钟师兄时提到了佛门!”翩舟语带愤怒,将当晚东华山变故细节跟陈轩说了一遍。陈轩听完后亦是怒从心起,重重拍了一下座椅扶手,站起身来冷然道:“看来大概率是虚真许给醉月他们什么好处,让醉月利用钟大剑仙的师妹进行暗算,如此东方修行界没了钟大剑仙坐镇,佛门又不把我这个方兴未艾的大夏皇朝放在眼里,现在就想一举取代道门地位,完成铺设六道轮回法界的千年图谋!”“邪帝,现在钟师兄重伤,我那远溪师兄去了东海请三位纵情剑宗的剑仙,恐怕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不足以对抗六位佛陀和邪道高手!”翩舟一脸忧色。陈轩却十分淡定的安抚道:“翩舟剑仙,请放心,本邪帝可以治好钟大剑仙的伤。”“真的?”翩舟听得眼前一亮,旋即眼中的光芒又暗了下去。他可不认为那种毁损根基的伤势,凭陈轩的邪医手段能治得好。即便翩舟看得出陈轩已经晋升地仙。但是他完全想错了,陈轩想帮钟南天治伤,用的是另一种手段。正当翩舟想问问陈轩什么时候治疗时,外面慌慌忙忙跑进来几个大夏武修侍卫,跪在殿中向陈轩禀报:“邪帝大人,不好了!虚真带着一大帮佛门高手还有各方势力修士进入皇城,醉月夫人等邪道高手也来了,我们的守卫完全拦不住!”陈轩和大殿中所有人听得面色一变。谁也没想到虚真居然来得这么快,而且还是挟天下大势而来!经过无劫杀剑危害苍生之事,佛门又趁机引导各方舆论,现在支持佛门掌管东方修行界的势力肯定不在少数!这些势力一开始支持道门,后来支持大夏皇朝,现在又支持佛门,都是不折不扣的墙头草。当然,现在陈轩没心思管这些墙头草了,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虚真!虽然陈轩自己已经晋升地仙,但是大夏皇宫里的顶级高手没几个,如果虚真想一举覆灭大夏皇朝的话,恐怕没什么人能阻止得了他。“出去看看!”陈轩镇定自若的带头飞出大殿。刚刚率一众大夏高手飞上半空,要往城门方向飞去,就看到前方出现一大片遁光,气势宏大,浩浩荡荡,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当这片遁光停下时,现出数千个修士的身影。当先数百个修士,都是佛门高手!而转世灵童虚真,赫然与另外五位佛陀屹立在最前头,醉月夫人和四大邪道地仙则在后面。忘尘师太梵秀冰与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

素吟也在群修之中,后面更有多位东方修行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邪帝陈轩,百年不见,仿佛昨日,恭喜你晋升地仙、成为大夏皇朝新人皇。”虚真双手合十,面带微笑,和当年高傲气盛的他完全不是一个人,而且看上去对陈轩半分怨恨都没有,俨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但陈轩非常清楚,虚真这副姿态都是装出来给东方修行界看的。“虚真,本邪帝还以为你当年被独孤先生废掉根基,回去极西佛国后不敢再来东方修行界,看来你佛门始终不想放过东方修行界亿万修士生灵,想把整个东方修行界都纳入你们佛门轮回体系之中。”陈轩一句话道出了佛门的真正图谋。他这番回应,也是说给天下人听的。虚真听陈轩这么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以慈悲为怀、悲天悯人的神态念诵佛号:“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为苍生。陈施主,你对我们佛门偏见太深了;今天本大师便是为消除偏见而来,相信最终陈施主你和全部大夏武修都会心甘情愿的皈依佛门,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