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第一章

第二章小三儿来挑事

这样想着,她便挺直了腰板,怒目圆瞪地看着楚辞凶狠得脸,来了气势,“我就喊你名字怎么了?你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这王府里,谁把你当王妃看,我们宝夫人,才是王妃!”

红笺仗着自己的主子在王爷面前得宠,便开始大放厥词了起来,眼中的得意以及对楚辞的不屑,全部表现在了脸上。

闻言,楚辞只是勾起了一抹冷笑,上下将红笺打量了一遍之后,唇角一勾,道:“果然是狗仗人势,这腰板挺得可真够直的。”

上一秒,还面露微笑,下一秒,却凶光乍现,“既然大家都没认清谁才是这王府的正王妃,那我今天还真得花点时间,好好教教他们。”

话音落下,她眸光一冷,脚快、狠、准地往红笺的膝盖上一踹,轻而易举地让红笺往地上跪了下来。

视线,投向负责把守王府各个位子的其中几名侍卫,大声喝道:“给我看着她,跪不满两个时辰,不准起来。”

在场的人,再度倒抽了一口凉气,心里不禁暗叹:王妃娘娘真准备反抗了呀。

红笺一听,顿时暴怒,“你要我跪两个时辰?你做梦!”

她一边说着,一边黑着脸欲从地上起来,可速度始终不及楚辞,才站起半步,又被楚辞给踹了回去。

看着她气得通红的双眼,楚辞唇角得意地一勾,故意误解了红笺的话,“两个时辰还嫌少吗?那行。”

楚辞用手,挠了挠耳朵,掐着手指,看着天空,算了算,道:“那就一直跪着,跪到本宫允许你站起来为止。”

说着,又将视线投向那几名侍卫,吩咐道:“好好看着她,要是让我知道她中途走了的话,你们看着办。”

侍卫们有些为难,毕竟红笺是宝夫人身边的红人,可王妃毕竟是王妃,虽然不受王爷待见,也是堂堂一朝公主,论身份,可不是宝夫人可比的。

王妃真发怒了,还真是不好惹呢。

这可怎么办呢?两边都不好惹呀。

眼下,起止是那些是侍卫为难,楚辞身后刚刚挨打的银杏,也已经吓白了脸。

她家主子从嫁给容亲王到现在,哪怕是被宝夫人推到荷花池,她都没发这么大的火。

今天要是因为她而惹怒了宝夫人的话,她可担待不起。

这样想着,银杏立即走到楚辞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袖,想要息事宁人,“公主,奴婢没事,算了吧,我们回去好了,万一宝夫人追究起来,我们不好交代。”

银杏的声音虽然低,可红笺却听得清清楚楚。

刚刚才有些害怕的情绪,再一次被心中的有恃无恐给取代了。

这一次,她反倒是不急着起来了,跪在地上,腰板挺得直直的,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楚辞,冷哼了一声,道:“既然王妃娘娘要奴婢跪,奴婢就跪着好了,到时候,宝夫人要是有事找奴婢,还请王妃娘娘替奴婢说一声。”

楚辞一听,低敛的眸子划过一丝从容的浅笑,也看不出喜怒,指尖随意地捻起身边的一朵花瓣,薄唇勾起。

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第二章

“我也很奇怪。”薛云柔似笑非笑的将酒与花生放在了桌上,随后又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两碟菜:“表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什么叫做被轩郎他骗了身子?在表姐眼中,我薛云柔就这么不知检点?该不会——”

薛云柔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表姐该不会是担心轩郎他被我抢了,所以尾随跟踪至此吧?啧啧,这可就有趣了。”

江含韵面色更加臊红,她本能的就往之前立足的方向看过去,却不见那只死狗的踪影。

江含韵一阵气结,心想改天她一定撕了听天獒的狗嘴!

而就在她一阵尴尬,不知该怎么应对才好的时候。江含韵蓦然又神色一动,看向了玄武湖的南面。

李轩也听到了动静,那是从朱雀堂方向传来的钟鸣声,隐隐间还有着爆震声响。

再当他睁开护道天眼,也看向了城南,赫然只见那位于几十里外的朱雀堂上空,竟有一股巨大的妖气冲起,直贯云霄。

“镇妖塔?”江含韵心绪凛然的同时也暗松了口气,她眼珠一转,就开始信口雌黄:“云柔你在乱说什么?什么尾随跟踪?胡言乱语!我是来找李轩的,朱雀堂那边出了状况,我们得尽快回去看看。”

她想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信了:“事况紧急,我先走一步,李轩你随后跟过来。”

江含韵都不等二人回话,就直接凌空飞起,雷光电闪一样直往朱雀堂的方向飞去。

李轩看着她逃一样的往南面飞离,却是哭笑不得。可他随后也振衣而起:“这是朱雀堂的警钟,那边的镇妖塔应该是出了点变故,我得回去看看。”

薛云柔有些不情不愿,可她却更知轻重。当即将一件梭形法器,招引了出来:“那我陪轩郎一起去。乘坐我的‘玄冥至阳梭’,速度更快。”

李轩看了飞梭一眼,就微微颔首。

这法器他乘坐过,确实是如雷似光,几十里路须臾可至,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它除了法力消耗较大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这样的代步工具,也是李轩下一步想要谋求的。他已修成了浩然正气,理论来说,也是走上了术武双修的路。

而‘法力’这东西,说到底还是元神力量的外溢。

半刻之后,薛云柔携带着李轩,还有他的‘断后金刚’,赶在江含韵之前,来到了朱雀堂。当两人从‘玄冥至阳梭’出来,面色都沉凝如冰。

远远可见那镇妖塔的东侧一角,第四层处破了一个较大的孔洞,内中妖气澎拜,直冲天际。

那爆震声响,则来自于镇妖塔的内部,持续不绝,这时候就连地面,也在持续的震颤。

江含韵紧随在他们之后凌空降落,她的脸色青沉似水,直接就从那孔洞穿入了进去。

李轩则寻了一个在外围警戒的同僚:“这里是怎么回事?”

“都尉大人!”那人认得李轩,当即躬身应答:“据说是塔内的‘封魔阵’与‘镇魂柱’出了问题,以至于塔内封镇的几头大妖恶灵失控,从内部打破了外壁,走了不少妖魔。如今总管与仇副总管,还有诸位大人,正在塔内镇压妖魔。”

李轩一阵发愣,他大概知道这镇妖塔之所以能够镇妖,就是依靠‘真武封魔阵’与‘镇魂柱’。

前者是由千年前几名天位术师联手布置的法阵,专用于封镇妖魔,隔绝血煞。更可借真武神力,北斗星光,斩妖除魔。

‘镇魂柱’则是取自于南海海底之下的奇物,只要有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此物就能拥有强大的镇压神魄之能。

所以任是天位大妖,一旦入了镇妖塔,也会变成一团软泥,任由宰割。

他想的是仇千秋近日三令五申,要加强镇妖塔的警戒,又请来了包括张副天师在内的几位第四门术师,修缮补完塔内的阵法,怎么还是出了这种状况?

李轩无暇细思,随后也带着他的‘伏魔金刚’,从东面的缺口处纵身入内。

才刚进入,李轩就望见一个黑影,正试图从缺口穿出。

薛云柔的反应,则比李轩更快一筹,周围一瞬间生出数十上百条的雷霆锁链,将那黑影环绕困束。

李轩的‘伏魔金刚’,则紧随其后。它以‘伏魔’为名,自有降妖伏魔之力,一剑轰落,周身也隐隐滋生出电流,将那黑影轰到残缺不全。

这个时候,李轩才看清楚那是一头第三门的百骨魔。而此时他的怀义刀,已经浩气勃发,将后者的残躯炸成了粉碎。

——可能是被封镇太久,这头百骨魔虽有着第三门的修为,给李轩的感觉,却是羸弱不堪,竟不比那些第二门的妖魔强上多少。

“你是李轩?”

在缺口的中央处,一位三旬左右,满面虬须的中年男子看了过来:“你身后这位,可是天师府的人?”

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第三章

距离那场震动整个人间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一周。

整个人间一片清朗。

人们依旧在狂欢。

即便他们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那种莫名的轻松感觉,让每一个人都情不自禁的感觉到欢快。

白家庄里,一片热闹景象。

很多知情者全都聚集在这里,跟小白这些人欢聚一堂。

尼古拉斯大鹅带着厨师帽,挂着可爱的红烧鹅围巾,在给一群来宾演示最正宗的铁锅炖大鹅做法。

“看好了,真正的铁锅炖大鹅,必须要用最原始的铁锅,要用最好的松木,劈成大小均匀的木条。然后这个鹅的处理方式也非常讲究……”

大青狼趴在草坪上晒太阳,充分享受着人间的美好。

血色大蚊子王没在,据说是静极思动,想要回去看看那些徒子徒孙。

同时也想去找啸月老狼聊聊天,毕竟是昔日的对手,如今它境界都这么高深了,总要找人炫耀一下。

那头老狼正适合。

大白虫子蝉爷依然在实验室里面忙碌着,也不知是不是吹牛逼,它说自己根据域外天魔的负能量,已经快要研制出可以毒死红尘仙的毒药。

孙岳琳和孙岳峰难得露面,生意上的事情实在太忙了。

当然,以他们如今的身份地位,也用不着凡事亲力亲为。只是两人都说自己是给小白打工的。

龙傲天那群人也难得露面,他们依然在管理着巨人城试炼场。

跟黑域经常吵得不可开交。

但其实如今黑域也是龙傲天这些人在管理。

自己跟自己吵架,据龙傲天说非常好玩。

夏侯家夏侯明和夏侯紫月也从外地赶回来。

夏侯家在如今的祖龙帝国也相当了不得,生意已经开展到其他文明中去。

所以夏侯明特别忙。

夏侯紫月倒是选择留在飞大当了一名教授。

说起来,于秀秀这群从三仙岛走出来的人,如今也都在飞大当教授。

这所早年不起眼的大学,如今早已成了整个帝国最顶级的学府。

没有之一。

尤其其他文明的年轻人,如果能考到飞大这里,所在的城市都会激动得跟什么似的,不但会给出高额奖金,还会大力宣传。

赵璐如今跟孙岳琳一起,成了孙岳琳的左膀右臂。

在很多方面,她甚至比孙岳琳还要优秀!

但没办法,孙岳琳是小白的姐姐。

所以孙岳琳是老大。

昔年的同学,打比赛的过程中认识的那些朋友,很多都从各地被邀请过来。

老段也从天湖星那边赶过来,嚷嚷着要跟小白单挑喝水。

米线店的郭姐和光哥坐在这群人中间,同样早已成为大人物的他们却有种手都不知往哪放的感觉。

偏偏所有人见到他们,都相当客气!

谁会不客气?

这可是符龙战队崛起之前的老人啊!

那一身资历老的吓死个人!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一百几十年的光阴,一个多世纪,对世间凡人来说,已经算是一段漫长岁月。

但对小白这群岁月都无可奈何的人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

一群人觥筹交错中,小白也来了兴致,端起酒杯,敬了所有来宾一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被林子衿搀扶着,回到房间。

“不能喝就不喝嘛,你这一杯倒的量……”林子衿有点心疼的埋怨着,“还有,你如今精神力都高到这种地步了,化解一点酒……还不是跟玩一样?”

“我要突然千杯不醉,他们会被吓到的。”白牧野笑着将林子衿揽在怀里。

低调的白家庄,在世人眼中无比神秘的一片区域,迎来它最热闹的一天。

外面一片喧嚣,房间里一片静谧。

林子衿靠在白牧野怀里,柔声道:“哥哥,我们终于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里,对吗?”

白牧野点点头。

“其实并没有,是吧?”林子衿抬起头,有些痴迷的看了一眼白牧野的侧脸。

这张脸,怎么都看不够。

永远看不够。

“怎么说呢……”白牧野轻声道:“从人间层面上来说,的确是可以了。我们成功干掉了那些祸害人间的域外天魔,又成功的建起了六道轮回。经过这几天的运行,一切安好。甚至就连咱们在高维世界中见到的那些生灵,也都成功轮回了。我应该算是完成了师父留给我的任务。”

“是啊,你看明哥,带着俩老婆,毫不犹豫的就跑了!说要去实现当年的梦想,去周游宇宙了!我都有点羡慕了。哥哥,你什么时候也带着我们周游世界去?”林子衿问道。

“要不,咱们这就去?”白牧野笑着问。

“我、问君、司音、冉冉姐,就咱们几个,好不好?”林子衿眼睛眨呀眨,想了想,又道:“要不把你那女徒弟秦彩凤也叫着吧!”

白牧野宠溺的揉了揉林子衿依旧精致的短发:“一天天的,别胡说八道。”

“唉,我就知道,你还是想去那看看是吧?”林子衿撇撇嘴。

“我是说,以后别乱点鸳鸯谱!”白牧野瞪了她一眼。

“但还是想要去那看看,对吧?”林子衿追问。

白牧野沉默起来。

“哥哥,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最了解我的人呢,是你。所以,你如果真想去那看看,那就去吧。”林子衿柔声说着,然后眼圈有些微红,道:“就是千万记得要回来!还有小野,还有那么多老婆要养!”

白牧野:“……”

白家庄内,人声鼎沸。

但因为结界的存在,这里跟外面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其实今天也不仅仅是为了聚一下。

符龙战队这群人昔日在高维世界里面得到了大量修行资源,这些东西,对问君、彩衣这群人几乎都已经失去了效用。

既然如此,肯定要先可着自己人来。

即便是郭姐和光哥这种没有天赋的,哪怕用资源拼命的砸,也要砸一个至尊出来。

谁让他们幸运呢?

太上皇李英带着皇太后,正跟老刘在那掰扯着天下大势。

如今的李英喜欢别人叫他顾老师。

虽然不当皇帝了,但对天下大势还是比较关心的。

老刘认为目前这种状态下,祖龙帝国几十亿年都没问题。

顾老师并不这么看——

“总有一天,我们这群人就算不成红尘仙,也终究是要退出这历史舞台的。后辈的事情,谁愿意去管太多?说不定用不了多少年,这偌大帝国就会分崩离析。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就是天下大势。到时候,我肯定不管!”

然后老刘骂他混账,好好一个帝国为什么要让它分崩离析?

顾老师说小白连天DìDū不当,我就算没那么大胸襟,但也没把这帝国放在眼里!

彩衣一群人只笑吟吟的在一边看着,享受着这份只属于人间的热闹。

单谷则跟一群人在那讨论着开宗立派的可能性。

他想成立一个箭神教,想要当个教主玩玩。

司音躲在问君身边吃瓜,一双大眼睛,萌如当年,像个不谙【零零看书00ks】世事的小姑娘。

林子衿出来的时候,看见一群朋友都喝得东倒西歪。

就连问君和寒冰雪这种都喝得小脸红扑扑的。

“来,子衿,咱们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喝过呢,今天不醉不归!事先说好呀,谁都不准用法力解酒,喝不动就自己认输!”彩衣看着子衿顿时大声叫嚣起来。

“嘿,谁怕谁呀?来来来,上最好的酒!”林子衿大马金刀坐在彩衣对面。

新一轮拼酒大战,正式展开。

一群熟悉的人迅速围过来,一开始旁观,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加入进来。

就连吃瓜的司音都没逃掉。

喝着喝着,问君突然看着有些微醺的子衿问道:“他还是去了?”

林子衿撇撇嘴,有点委屈的道:“你知道他那人,看起来什么都不是很在乎,可实际上那一身热血,没几个人比得

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

上。”

问君沉默着喝了一大口酒,道:“是啊,这人间太平了,但他的师父却还在受苦,他忍不了的。”

同样微醺的彩衣笑了笑:“你们呀,别操那么多心了,没意义的,我们都知道,他肯定会去。我们也知道,我们肯定没办法去!相信他……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回来!”

……

紫云星,郭姐米线不知道第多少家分店里。

几个小屁孩坐在那,正大口大口,狼吞虎咽的吃着米线。

“咱家的米线就是好吃!”单飞拿起一张餐巾纸,摸了摸嘴巴,一脸满足的揉了揉肚皮。

“哎?小野姐,今天按说是长辈们的大日子,你怎么偏偏把我们拉到这里来了?你是在寻找白叔叔他们那群人当年的感觉吗?那也应该去百花城才对吧?”刘鹏看着吃相文静的白小野问道。

“嘿,跟一群老家伙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他们那群人凑到一起,除了大吃二喝外加吹牛之外,你还能听到什么?”精致得如同一个瓷娃娃般漂亮的小姑娘大眼睛转了转,道:“我来这儿,其实就是一个缓兵之计!”

“缓兵之计?”

单飞和刘鹏两个小家伙一脸不明觉厉的表情看着白小野。

“对呀,要是直接就跑了,肯定有无数人会在第一时间把咱们抓回来!”白小野嘿嘿笑道:“但如果我们在这里,他们肯定不会担心,帝星嘛,帝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所以我打算,就在这里,开启我们的探险历程!”

“去哪?”

“咱们又要上哪?”

两个小家伙顿时一脸兴奋。

“嗯,还没想好呢,之前听说前站很大,物种繁多,应该挺好玩,天河那里好像也不错,要不咱们就去那边玩去吧!”白小野提议道。

“好呀好呀!”

单飞跟刘鹏两个跟屁虫没有半点原则,当场就小鸡啄米似的用力点头。

“事先说好,这次决不能让他们抓到我们!”白小野一脸认真,神神秘秘的道:“我把身上还有这里……所有漂亮阿姨他们给的高科技产物,全都屏蔽掉啦!”

“姐姐厉害!”

“威武!”

两个小家伙继续一脸兴奋。

这时候,白小野脸上突然露出怪异之色,整个人瞬间变得极为乖巧。

刘鹏跟单飞都还一点感觉没有似的,在那畅想着这次逃出去,要怎么玩个过瘾。

下一刻,俩熊孩子抬头,看着对面白小野一脸乖巧的望向两人身后。

俩孩子一回头,顿时被吓了一跳。

“白……白叔叔……”

白牧野微笑着看着三个小家伙:“你们又要偷跑?”

白小野低着头在那对着两根食指的指尖儿。

刘鹏站起身,认真给白牧野行礼:“白叔叔,这件事和我姐没关系,都是我的错,是我提议……”

白牧野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道:“叔叔没怪你。”

说着看向白小野:“爸爸要出一趟远门,可能很久才能回来。”

“啊?”

白小野顿时一脸惊讶的抬起头:“爸,您又要去哪?”

“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那地方只有我才能去。”白牧野没有隐瞒,却也没有全都说出来。

他从身上掏出一枚符篆,交给白小野:“这个你拿好,但不要用它,如果过了很久很久爸爸都没有回来,你就去找妈妈,把这个交给她,让她激活这张符,爸爸可能就会回来。”

“爸爸,你……”白小野眼圈瞬间红了。

刘鹏和单飞两个熊孩子也都一脸茫然。

不是说人间都已经彻底太平了吗?

现在不是应该在白家庄开庆功宴吗?

白叔叔为什么还要走?

他这是要去哪?

“放心吧,爸爸不会有事的,别忘了,爸爸是这人间最强大的人呢!”白牧野笑眯眯说着,身形渐渐变淡。

“爸!”白小野大声喊了一句。

却只看见那变淡的身影,跟她挥了挥手。

白小野抿着嘴唇,泪水差点掉落下来。

良久,刘鹏才小心翼翼问道:“姐,咱们……要回家么?”

白小野轻轻摇摇头:“不回家。”

“啊?白叔叔他……”

“现在回家,妈妈看见我会难过的。”白小野摸了一把眼角,然后笑嘻嘻的道:“走,咱们这就出发,去前站,去天河!爸爸既然来了,肯定没人会拦我们了!”

……

地球。

东海。

白牧野平静的站在海面之上。

浑身大道气息弥漫。

双眼射出两道符文凝结的神光。

渐渐的,一个古老遗迹,出现在海面之上。

那遗迹无边无际!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79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