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 第一章

朱温的声音在节堂中回荡着,听得在场一众将官心中仍不由有些发颤。毕竟这些年来,他们效命的帝君不但行迹愈发荒唐,这次出征用兵,愠怒时动辄杀人的

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现象也是愈发严重。

而陛下的心腹谋臣敬翔,以往几乎也不会随军征讨,他更善于处理政事,毕竟本国治下尚需要有重臣主持稳定局势...那么除了那敬翔之外,谁眼下要是稍惹得朱温不快,那么朱温喝令斩落的屠刀,随时也将会落到他的脖颈上。

“李天衢占我中原,方今魏国兵强马壮,是以我军东出潼关,他亲自统领大军前来全无顾忌。而分兵袭扰,该派出的军旅都已派出,朕如今据弘农力抗李天衢敌军主力,想必李克用那厮不出数日光景,也将抵至此处,而我军再无援手,若要克敌制胜,也唯有兵行险着了......”

朱温一面说着,一面又眯着双眼,打量在场众人脸上神情:

“所以朕意已决,趁着这几日交锋观望,既大致能确定李天衢行营大帐的位置...我军当趁夜袭营,在魏国军寨内到处制造混乱,再趁机袭杀李天衢!”

而朱温此言一出,节堂当中大多将领神情立变。既然是魏国帝君御驾亲至,守备必然十分森严,而且对方倘若早就有所防备,夜袭无法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那么担负袭营重任的将官,只怕要往龙潭虎穴里面跳相比也没什么区别。

陛下这些时日愈发偏执,趁夜袭营之举也未免有欠妥当,也不知是谁要领受这般差遣,只怕是凶多吉少......

在场有些将领正心下腹诽之时,朱温忽的把脸一沉,厉声喝问,语气中已带着几分杀意:

“怎么?当日出兵之时,你们口口声声的说誓要夺回失地,与魏国决一死战。也情愿死战到底,以报答朕浩荡皇恩,眼下却要反悔不成!?”

不少军将闻言,惊得身上登时渗出一层冷汗,不觉面色也有些发白,更无一人敢出言质疑朱温,也只得大表忠心,连称陛下旨意,臣等自然不敢违背。

而朱温打量面前众将的目光虽然已然阴冷,他语气略微放缓,继而又道:

“你们也无须顾虑,到底是谁又会被朕勒令要身赴险地。今日趁夜袭营,朕要派出的不止是一拨军旅。除了留两万兵马把守弘农城关,其余诸部各按朕旨意行事。

先行部曲,杀入魏军连营各处制造混乱。再派一拨精锐骑军,直捣敌营大帐,务必尽快搜寻李天衢踪迹取其项上人头。就算一拨骑军失利,由朕亲自督军,还会派出第二拨、第三拨...直至统领全军掩杀,兵锋所向,只顾袭杀李天衢这个朕的毕生之敌!”

发动夜袭,意图直取敌国君主性命古往今来的战例固然不少,但是通常趁夜袭营的军队规模往往不会很大。毕竟袭营若要成功,不但要兼备熟识地形、辨明道路、军队的执行力与组织性,部队夜间战事演练是否足够...等诸多因素,最为很重要的一点则是敌方会不会有所防备。

然而按朱温的打算,他不但准备派遣奇兵袭营,更是已经做好将七八万兵力都投入进夜袭战的准备。而能歼灭多少敌军,又将付出多大的代价,朱温不在乎,他如此谋划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取李天衢的性命。

因为朱温也意识到,自己不得以只能尽快与李天衢进行决战的最重要因由,就是因为这个死敌更为年轻,而自己的子嗣,只怕更不是他的对手...然而只要李天衢一死,魏国后继无人的隐患,也将会比他梁国更为严重。

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 第二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 第三章

船在海上航行,有海图,宫女和太监,还有羽林飞骑对照着海图在格子表上画。

海图属于游艇自带,如果有卫星,现在就连卫星了。

游艇一边有声纳探测海中的情况,一边自己航行。

遇到礁石会躲避、减速,反正不会直接撞上。

李易根本不看操作手册,他以前乘坐过这个游艇好多次,所以才想买,又舍不得钱。

这个纬度在此时节

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时的温度有点低,永穆公主、小兰和青黛在二层的船舱中隔着玻璃看外面。

“海是这个样子哦,在海边时还不觉得怎样呢。”

小丫头第一次看到大海,有种特殊的感觉。

其实除了李易,整个船上的七十一个人俱是第一次看到大海。

四十个羽林飞骑、十个护士、六个官员、四个工匠、八个宫女太监,加上永穆公主、小兰、小丫头。

最让人担心的保证是六个官员,就他们弱。

永穆公主至少懂得许多规矩,小兰能陪伴在永穆公主身边活到现在,没点本事可能吗?

小丫头逆天的存在,故此老天爷要收她。

宫女太监们是一号,第一次在李家庄子的人。

工匠每一个都是全精的,不然凭什么选你?

护士属于学习学得最好的十个人,羽林飞骑就是顽强。

“师父!到外面的岛子,当地人欺负我们,我要不要下毒?”小丫头也有恶魔的一面。

她会下毒,医学世家的孩子果然不一样。

李易揉揉大弟子的脑袋:“不用,为师有可以横着发射的高射机炮。哦,叫平射,可好用了。”

此时此刻,李易最不担心的就是战争,来吧,谁想打都行。

要是敢乘船打我,信不信我让你见识啥叫鱼雷?

一想到鱼雷,李易又希望别人别攻击自己,不然鱼雷打木头船,鱼雷心情一定不好。

“师父,是重机枪吗?我知道重机枪。”小丫头兴奋了,她始终没啥安全感,直到遇见李易。

“在高射机炮面前,重机枪只是个孩子。”李易笑了。

随即李易又补充:“咱们真打敌人,用不着高射机炮,七八里远,咱们重机枪就把他们的船给打没了。”

李易想起了现在海战的射程,重机枪一打就是四五千米,口抬高一点,落下去就可以了。

拿望远镜看着,如果落点不好,马上调整。

有效射程和子弹在某一个距离上的杀伤力不一样,有效没效的,子弹打到人身体上才最后发言权。

“东主,晚上吃什么?”桃红一号跑过来,她努力学习做菜,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吃鱼,早着呢,你先把米泡上,到时候用电饭锅煮,大的那个,煮四锅,一锅够正常二十个人吃的。”

李易不想动用蔬菜,大家刚出来,吃鱼比较有新鲜感。

游艇能撒网,要是停下,还可以钓鱼与潜水,有平台。

开声纳,找到水下生物多的位置,撒一网,够众人吃了。

太大的鱼他不原因网,指那种可以长得大的鱼。

比如金枪鱼,不管是鱼鳍的颜色如何,都不喜欢。

李易知道别人吃金枪鱼的目的,当成肉来吃。

比如牛肉、猪肉、羊肉,还有鱼肉。

国人吃鱼,不追求肉,追求的是味道。

胖头鱼大不?可以有好几十斤,然后爱吃的是鱼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1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