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一章

时间是一个概念,同时却也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东西

作为概念,它需要有参照物,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当你身处一片虚无,时间似乎就没了意义。

它却随着空间,朝着那亘古不变的箭头不断远去。

十年了。

苏卫枯坐十年,头发和身体都蒙了一层淡银色星辉。

修为没有丝毫进境,他这十年来,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思考。

终于,他睁开眼,目中的神光飞快隐去,在只有苏卫看得到的面板上,悟性的强化值,飞快下降,跌至19。

狗头仙人负手站在谷神星上空,天空的蓝色已经极深,可以看到太空中被光隐没了的星辰。

他在等人。

来的人不算多,也不少,十数名。

各个都是真仙级以上,甚至还有一名脑后耀着金环的大罗金仙。

他们来赴宴。

狗头仙人广发仙贴,邀相熟同道来他谷神星品鉴神果,这是在开辟谷神星时被人族大乘发现的神奇果实,于普通修仙者有增加寿元之效,于仙人,虽不过明神静气,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仙齐至,狗头仙人迎着,落于谷神星上唯一一座建筑之中。

这是真正的仙宫,是仙宫人族一砖一瓦一语一咒搭建,巍峨宏伟,气势非凡。

众仙称好。

狗头仙人谦逊几句,掩不住眼中自得。

他既然被派出来对付一帮凡人,在仙人中,地位自然算不得高,如今却因这座偶然发现的行星而大涨脸面,自然心中舒畅。

却还有一事未说,那就是尚未等出个结果的神秘宝物,一旦这宝物真的能到手,到时候才是他真正飞黄腾达之时。

因而,即便已经好几次失去耐心,想要杀掉苏卫,依旧生生忍住,无法放弃。

众仙刚刚落座,狗头仙人笑容忽然僵住。

“大胆!”

忽的一声叱喝,将众仙惊得愕然,纷纷看过来,狗头仙人却是什么也顾不得,当众內视小宇宙。

他看到,苏卫竟跨越了千万光年,来到了他小宇宙的核心处。

苏卫对空中出现的巨神视若无睹,贪婪地吸食着核心处的浓郁星辉。

参了十年,苏卫想到了一件事。

宇宙,乃是无中生有,是原本那无极的平衡出现外物干扰而失衡,化作阴阳,化生万物。

这个过程,初时极快,然而,当空间和时间达到一定程度,过程便会被沉坠到极慢。

那初始的阴阳两极,真正化做万物的极少,这原始的宇宙核心,应该存在一碗滚烫的热汤。

那里就是他的生门所在。

苏卫改变的现实,便是他在这个宇宙中的位置。

原本,他穷尽一生也不可能抵达此处,然而,有了逆向推演,只是改变空间位置,甚至都不干扰到时间,显然游刃有余。

于是,苏卫来到了这核心处。

这里,充斥着实质般的星辉能量。

原始的能量,混沌化作万物的第二级状态。

这些东西或许不能说是真仙的法力,苏卫也不理解真仙的能量构成究竟是什么样子,不过,显然,已经超脱了凡人修士理解的范畴。

这些虽然不是法力,但是也是真仙依靠着原本的法力在无极中碰撞出的能量。

换句话说,这便是真仙的一身能力所在。

苏卫无视那忽然出现的狗头巨神,尝试利用这里的能量启动强化机。

之所以有这个灵感,还是因为当初遇到的七彩太阳,当能量浓郁到一定程度,便可以直接作为强化费用。

能量性质不同,但是却和星辉相近,七彩太阳是灵气,这里就是星石。

于是,强化机启动。

“虽然不知道你如何到了此处,但是,你来了又如何!区区蝼蚁,也妄图撼动本仙根……”

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乱乱小说

,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第三章

他们二人返回九州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乱乱小说

以后,并没有回到洛阳,而是直接去了淮河。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应该是慕容禾宁被他救了以后,二人的第一次见面。

赵长青揽在她的腰间,看向波澜壮阔的淮河,笑问道:“你可还记得疯剑仙?”

慕容禾宁皱了皱眉头,思索了好半晌,才想起来那个人,“你是说,当初在淮河上截杀你的那名陆地神仙?”

赵长青点了点头,“没错,当时,他截杀朕的时候,曾说,借助武帝城之势,推算出一些东西,得出,未来的天地大势,王朝崩坏,武者自强。

朕那个时候还险些信以为真,认为,将来肯定会有一场劫难,或者是世界之中,存在一种虚无的意志,能让王朝治理天下的制度崩坏。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可笑,就疯剑仙那样的人,能接触到什么程度的隐秘?”

“那他当初,为何会那样说?我也险些当真。”慕容禾宁好奇起来。

赵长青道:“其实,那都是妖族在我们人间的布局罢了,疯剑仙出自武帝城,而根据曾经的一名陆地神仙九指神丐所言,上任武帝城的城主,已经被强悍的妖蛊惑了心智。

连带着这个疯剑仙,脑子也不好了起来,根据调查得知,是有妖施展了秘境,蛊惑住了他,让他以为,未来会有什么变局,而我就是那个乱数。”

“武帝城的事情,得到解决了吗?”慕容禾宁问道。

赵长青点点头,“在你们被冰封的时候,朕有一次,想对妖族发起进攻,先是解决了国内的一些隐患,顺便就将武帝城的事情解决了。

要不是我们的天下,已经大一统了,没准妖族的布局,还真能成了气候。”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倒是认为,疯剑仙所言是真的。”慕容禾宁开口说道:“你想想看,要是你没有一统天下,是不是人族就要被妖族占领了?当时的妖族,还没有国家的概念,他们是无法和谐统治这一个世界的。

必然会出乱子,到时候,可不就是自立为营的时代?谁也不服谁,王朝制度不在存在,只能逼迫武者自强自立。”

听她出这番话,赵长青觉得,没准,如果没有一统天下,或者,一统天下的速度缓慢了,限制了人族的发展,未来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这种事情很玄妙,一件不经意间做的事情,都极有可能,会影响未来。

“好在事情都过去了,人族也在按照你的想法,一步步变强。”慕容禾宁依偎在他的肩头之上。

“有些时候,是大势所趋,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也做了。其实不瞒你说,朕一直以来,都想做个昏君。”赵长青笑了笑。

禾宁认为他是在开玩笑,便悄悄扭了他腰间的肉。

“嘶。”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赵长青尖叫了一声。

“想做昏君?你是想后宫三千佳丽,从此君王不早朝?还是说,每天沉迷在美人乡里?或者是,随心所欲?”慕容禾宁的一番话,算是提醒他了。

赵长青猛地回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极其郁闷道:“朕当初怎么没有想到。”

这不就是,最简单有效的,做昏君的方法吗?

不过,好在以前想做昏君没有做成。

毕竟,现在系统也已经完全废了,不顶用了。

自从成为天人以后,系统的作用越来越小。

再加上,这是人为创造出来的一种神器,能够牵引自己那个世界的英魂,降临此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