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第一章

“那么……”我看着她,心情有点不一样了,有点明白小丫头之前所说的她是可怜人是什么意思了,语气也不像刚刚那样冷了,说道:“你是想帮助我发挥幽冥鬼眼的作用之后干什么?替你妹妹报仇?”

虽然听她这样说让我感觉那凌家确实很恶心,连自己的亲人都能下的去手,但是白衣女毕竟也是凌家的人啊!

她要是真的想报复凌家的话,总让我心里感觉有点别扭。她这种情况似乎和中年店长有点类似。中年店长杀上汪家的时候,我感觉到很痛快很刺激,那是因为我对汪家一点好感都没有。

我和凌家之间没什么瓜葛,除了认识凌玄子之外,对于凌家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凌芊芊真的是想利用我这双眼睛去对付凌家的话,说实话,我心中肯定是不愿意的。

现在只是她的一面之词,真实情况我并不了解。最重要的是,我不是那种心狠手辣滥杀无辜的人,无法做出这么冷血的事情。

她大概也看出了我脸上的些许不情愿之色,温声说道:“放心,凌家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不会牵扯你下水的。其实我帮你的原因很简单,我妹妹是唯一一个能完全施展幽冥鬼眼能力的人,我带你去天师道的那座宝藏,里面有一定的几率让你成为第二个完全开启鬼眼的人,到时候依靠鬼眼的那种能力,有很大的几率能找到我妹妹在什么地方……”

“嗯?”我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她,疑惑说道:“你不是说你妹妹已经不在了吗?怎么……”

“确实不在了!不止我找不到她,凌家的人也没有找到她!”凌芊芊点点头,眼神黯淡的温声说道:“被自家人偷袭之后,重伤垂死,妹妹发动鬼眼的所有能力,凭空消失了,是生是死不得而知。各种寻魂之类的方法都试过了,没有任何线索,凌家的人都认为她已经魂飞魄散了,但是我有种直觉,我妹妹还在世上,只不过我这么多年寻找,始终都没有找到她在什么地方……”

说着,她看着我,悠悠说道:“这些年,那些人都知道我在寻找一双奇异的眼睛,能沟通阴阳的眼睛,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我一直都在寻找幽冥鬼眼的拥有者。鬼市的主宰和这家酒吧前任店长是仅存于世的两个鬼眼拥有者,不过他们自身受到一定的约束,鬼眼已经不能完全开启了!”

“汪耀能把这双眼睛交给你。让我感到很意外!”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道:“你的这双眼睛就像是得到重生一样,现在处于鬼眼的最初形态,只要到达天师道宝藏那里。就会消除反噬,有很大的几率能完全开启……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她说了这么多,基本上我确实没有什么好问的了!

她没有逼着我一定要去,但是那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不去还不行了!

这双鬼眼的反噬实在太过厉害了,就算明知道去了那汪家老宅之后我很可能有回不来的风险,但是我必须得去。我可不想等以后鬼眼的反噬加深让一群鬼围着我,弄到最后魂飞魄散那死得多憋屈啊!

连夹克男和中年店长都扛不住鬼眼的反噬,一个委身酒吧之中,一个掌控鬼市,看起来风光。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身上就像是捆了一层铁链,那感觉很别扭。

“你确定到了那天师道宝藏之中后能消除我这双眼睛的反噬?”虽然她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的问了一句。

她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我妹妹的鬼眼觉醒,就是我在一旁协助的,天师道那座宝藏中有需要完全开启鬼眼的地方。只要能打开天师道的宝藏,我就能带你走到那个地方!”

我不知道她曾经在天师道中的地位如何。但是听她说的这么肯定,我还是稍稍安心了一些。

“最后一个问题!”我看着凌芊芊,有点好奇的说道:“这个酒吧的幕后老板是谁?”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第二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肥水不流外田第8

。”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第三章

李承泽紧握双拳,眼睁睁看着李承乾走进李易的院子。

他笑得很开心,就好像在嘲讽自己。

行至院门前转过身,“那二哥我就先进去了。”说完大笑两声迈进屋子。

李承泽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先来的,为什么他先进去。

当初在诗会上见他也好,拉拢他也罢,都是自己先来的。

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李承泽平日里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可这一刻他差点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幸好他还有着充足的理智,知道凭借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些家丁护卫的对手。

而自己也不可能直接硬闯进去,所以只能在此恭候。很显然,虽然坐在一边准备好的椅子上,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很好看。

李承乾走进屋子就看见李易坐在那里,似乎是特地在等待自己。

他很开心,是真的相当开心,本身自己便身为太子。若是能拉拢到李易,那么可以想象。

皇帝的这个位置,自己肯定是做的板上钉钉。再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因此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欣喜。

“坐。”李易伸手摇摇一指,李承乾乖乖做下。

他知道对方不仅实力高,势力也很大,更重要的是谋算天下无双。

让自己进来肯定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自己不要做太多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听着就好。

“太子殿下今日特地来拜访,所谓何事啊?”李易朗声开口,似乎并不着急说话。

李承乾仔细想想,自己今天来拜访李易,主要原因是知道自己的二哥来到这里,所以着急忙慌的赶过来。

“我望先生能够助我登上皇位。”李承乾话说的很直白。

现在长公主被赶出京都,内库是不可能再帮自己了,自己一定要赢得李易的帮助。

原本跟在自己身边一些骑墙派的官员,这个时候也人心散乱,左右观望起来。

“你是太子,而当今陛下正值壮年之际,年富而力强。”

说完后指了指自己,“而我身为天下宗师最强者,琅琊阁阁主,武州李氏掌权人。”

他说完没有再继续说,反而是一种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承乾。

和他们这样的人聊天说话一定不能说的太过直白。

最好说一半藏一半,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脑补,他们自己会补充的很精彩。

当然前提是一定要和李承乾或者是李承泽这样的人说话。

如果对方是李逵,李易一定把话讲的要多简单有多简单,要多直白有多直。

果不其然,听完李易的话,再加上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承乾陷入沉思,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位置代表着这个国家最为正统的继承人。

之前他也说过,只要让自己老老实实的待在太子的位置上,应该就没有人能和自己相争。

而他先让自己进来,意思也很明显,非常看好自己。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和自己说这种话,一定是有其他的意思。

李承乾皱着眉头沉思,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李易说过当今陛下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依旧是年富力强,身体健壮。

而自己在这个时候却忙着结交他,他又是天下最强的大宗师。

而且身后势力极大,一旦结交成功,还有许多官员都会倒向自己。

而自己身为太子,太子的势力如果过大……

李承乾很快就想通了,太子的势力如果太大。必然会引得皇帝忌惮,这是历朝历代都有过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自己都不应该让自己的势力发展得过大,只需要维持现状,或许便最好不过。

如果自己真的拉拢到李易,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想明白这一点后,他急忙站起身,“承乾险些酿下大错,多谢先生指点。”

他说的是真话,如果没有李易告诉自己这一点。

他自己绝不可能注意到这一点,那么自己虽然是太子,但毫无疑问会被陛下忌惮。

太子的势力过大,甚至有可能隐隐约约超过皇帝的实力,这在历朝历代都不是什么好事。

李易不说,李承乾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还望先生教我如何做。”他急忙起身行礼,希望李易能够多少指点一下。

既然他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指出问题,发现问题,那么肯定能给自己一些指点。

很多事情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太子殿下终归还是太子,我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话,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太子。

只要做好太子的本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管。

二殿下发展势力也好,结交官员也罢。你不要与他争斗便是。”

李易说完,起身看向远处,“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等。陛下终归是陛下。”

李承乾点点头,也算听明白他的意思。无论自己再怎么结交官员,再想要发展势力都没有用。

自己父亲的一道圣旨就能决定究竟是谁继承皇位。

“您出去的时候最好气冲冲的抓紧离开,接下来我会让二殿下进来。”说完后他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李承乾顿时明白,李易这是假意和李承泽结交,实际上帮助自己分散自己父亲的注意。

这样自己的父亲只有可能会忌惮自己的二哥,反而不会多么在意自己,渐渐的会逐渐打压他。

而李易从始至终都是站在自己这边,那么当自己的父亲有了打压自己二哥的想法,他就再也不可能继承皇位,皇位终归还是自己的。

“多谢先生指教,那承乾便先走一步。”李承乾说完话满脸高兴的大步迈出。

快要来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挎起个批脸,脸色变得很僵硬和难看。

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快起来,似乎非常生气和愤怒。

李承泽在外面看到他这副模样,顿时感觉心中的火气消了不少。

“太子殿下为何如此慌张……”他的话没说完,李承乾似乎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气冲冲的离开。

“二殿下,我们主公请您进去。”叶武并没有在意,怒气冲冲离开的李承乾。

李承泽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他倒想看看李易究竟要做什么,晾了自己这么久。

太子来了,先让太子进去,让自己在外面等着,结果太子怒气冲冲的走了。

“二殿下,我已经等你很长时间。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今天才来。”。

李易脸上带着笑,李承泽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叫他等自己很长时间,明明是自己等他很长时间。

刚刚一直在外面晾着自己,怎么从他嘴里一说好像自己晾他很长时间。

“先生这话说的,应该是我等了你很长时间才对。我来的这么早,结果你却让太子先进来。”

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听着似乎还有几分幽怨。

“二殿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李易说完递过去一杯茶。

“你只不过在外面等了我一会,你可知道我在这个院子里等你来拜访我,等了多久?”

李承泽本来想要喝茶,听到他的话突然顿住,缓缓放下茶杯,眼神很是惊异。

他是什么意思!莫非他早早的就等待自己来拜访,可自己今天才来。

“那怪我!实在是前段时间被父皇责罚,一直在家中禁足,直到上次宴会上才能出来。”

他不清楚李易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不真的一直在等自己。可既然是自己拉拢人家,姿态还是放得低一些。

“你也知道我已经突破至大宗师境界,凭借我的实力。我其实可以哪一边都不选。”

李承泽听完沉默的点点头,他其实能够理解,如果换成他是李易也肯定是这样。

他和太子无论哪个人成为皇帝还是要拉拢李易。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在现在就开始站队。

等到他们两人分出胜负再选择岂不是更好。

可李承乾刚刚一脸愤怒的离开,李易又说等待了自己很长时间,那么他究竟要做什么。

李承泽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没有看透过李易,他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利益为第一标准判断。

久而久之便觉得他人应该和自己一样,这世上的事应该都一样,都是以利益判断。

所以根据自己对利益的判断和本能的直觉,他感觉李易要么谁都不选,要么选太子。

选自己的概率不大,他今天来这里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可刚刚看着太子又怒气冲冲的从这里离开。

李承泽想不明白,所以

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肥水不流外田第8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看着李易,示意他继续接着说。

“所以我应该选太子,因为如果选您可能还有些风险,但选他没有任何风险。

他的位置加上我的实力势力,登上皇位绝对是轻而易举。”

李承泽默默点头,他能理解李易所做出的决定。

可他不理解的是,既然李易选了李承乾,为什么他刚刚如此愤怒的跑出去。

还是说李易什么都没选,就算他什么都没选李承乾也不至于如此生气。

怒气冲冲的跑出去,自己喊他都没搭理自己。

“可是我想选你,二殿下。”李易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

“为什么?”李承泽不理解,李易选谁不好,为什么要选自己。

虽然他很想让李易选自己,但这很明显不符合他的利益。

“我感觉我们很像,我就是看中你了就是想帮你。信不信随你。”

李易说着坐到他身旁,“反正王八瞅绿豆,我算瞅你瞅对眼了,就是准备要帮你。”

他就这么一说,李承泽信不信,他也没有办法。

反正只是忽悠忽悠他,他要是信了那最好不过,他要是不信李易也不在乎。

“真的?”李承泽还是不敢相信,他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轻而易举的相信别人。

面具戴的多了,就容易忘记自己摘下面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总是以己度人,渐渐的便会觉得整个世界和自己都是一样的虚伪。

“这是你的事情,你可以信,你也可以不信。

但我绝对没有骗你。”李易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功法。

“这是我自己编写的功法,你可以让谢必安拿去修炼。

你手下还有没有别的武者我可以帮你训练他们。

我这有些护卫,要不待会你带走两个放在身边保护你。

不过叶武不能借给你,其他的你可以挑几个。”

李承泽听完他的话站起身来围绕着他看了好几圈,“你真的想帮我。”语气难免带上几分相信和认真。

“所以我说你就是和当初的我一样,无论对方怎么,死活都不愿意相信别人。

总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和自己一样戴着面具生活,做什么事情只看利益。”

李易说完默默轻叹,语气似乎很是落寞。

“无论你信或者不信,只要你愿意,过上几天整个京都都会知道我已经投靠你这件事情。”

他说完转过头去,似乎对于李承泽的不相信很不开心。

“那多谢先生。”李承泽很开心笑得很高兴,不知道是真的很开心,还是装的。

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自己,可没有想到今天就碰见一个。

对方不仅愿意理解自己,还愿意不惜一切代价的支持自己。

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事比这能能更让他高兴。

李承泽想要笑,想要开怀大笑。于是他便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开心。

真的是很高兴,有了李易的支持,自己再也不用担心。

凭他的实力,哪怕自己登不上皇位,也肯定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危。

更重要的是自己母亲的安危,李承泽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可他不能不在乎自己母亲。

“谢谢你。”李承泽紧紧抱住李易,脸上的笑容已经控制不住了。

“先松手,先松手。”李易略带些恶寒的将李承泽推开。

要说单纯的拥抱也就算了,抱的这么紧,他眼睛中还闪烁着泪光,这属实有些不正常。

更重要的是他自认为和李承泽的关系还没这么亲密,所以对于和他的零距离接触有些不习惯。

要是换成石昊他倒是无所谓,两个人别说搂搂抱抱,躺在一张床上都睡过好几回。

“既然如此,那我有些事情先走了。明天再来。”李承泽很兴奋,他想把这件事情和自己的母亲分享。

不是和自己的母亲分享以投靠这件事情,只是和她单纯的分享喜悦,分享自己找到一个知己这件事。

李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李承泽蹦蹦跳跳地离开,直到走到院门前略带些嚣张的甩了一下脑袋。

回头遥望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笑容,然后离开。

李易看着他,陷入沉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多,将这个孩子给忽悠傻了。

他并不知道李承泽前些年的人生是怎样,每天活在压抑与孤独中,心中有什么话也不能和别人诉说。

整天都很不安,担心自己或许哪一天就会死掉,不仅是自己连自己的母亲都要和自己一起死。

而现在确定,李易真的可能想要帮他。

于是身上的重担全部卸掉,整个人陡然轻松起来。

这种轻松的感觉,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和习惯,所以显得过于兴奋。

许多年的担子,这个时候猛然轻松一些,就足够他狂喜和开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活下去,自己母亲和自己都能活下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是整个京都的所有人都知道。

李易投靠了当今的二殿下,一时间原本不少在骑墙的文武官员心思也都活络起来。

李易投靠谁对于他们来说起了一个风向标的作用,毕竟大宗师既然选择了李承泽。

那么李承泽虽然不是太子,但未来登上皇位的概率都要大大提升。

李承乾在这段时间则没有什么太过于出挑的表现,只是单纯履行自己的职责。

似乎不急不慢,没有任何意外。

也是因为他这样的不作为,反而使得原本就是在观望的人投向李承泽。

李承泽则是没有任何顾忌的在朝堂建立自己的势力,拉拢官员。

庆帝自然也注意到这个迹象,心中对于李易更加不喜。

不过他并没有表态,本身李承泽就是他给李承乾设置的磨刀石,这个磨刀石越结实越好。

如果李承乾能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解决李承泽。

那么说明他就应该登上皇位,同样的道理,如果李承泽能够解决李承乾,他也能登上皇位。

庆帝不在乎登上皇位的是谁,他只在乎接任皇帝位置的人一定是一个优秀的皇帝。

在这段时间内,庄墨韩失踪的余波也逐渐发酵起来。

南京和北齐的距离虽然远,可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情报传递出去。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很难遮掩,庄墨韩的许多学生在北齐也是位高权重。

他在南庆失踪这件事情自然瞒不了他们,于是乎,整个北齐大多数士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顿时间民情激愤,无数士子官员请战。

当然大多数都是一些文官,让他们嘴上喊喊还行,真的要说去打仗,他们根本不会去。

因此在北齐皇帝太后和武官一派的联合压制下,战争的苗头还能制止住。

就算是这样,人心也已经散乱不少。

和谈依旧进行,北齐用言冰云换回肖恩和司理理。

范闲则被委派出使,带着肖恩和司理理到北齐,然后换回言冰云。

………………

秋风萧瑟之际,李易驾着马车,在城外等待。

这一趟虽然没有任何人委派他一同去出使北齐,李易就是决定自己去。

庆帝就算知道也没有用,他又管不了自己。

而且对于自己的离开,他或许还会很高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3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