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一章

第二天,清晨。

苏羽来到泽村英梨梨的住宅时,一来到客厅,就看到她一脸幽怨的眼神。

“怎么样?游戏愉快吗?”苏羽笑着问了一句。

“你…你是不是把我们的游戏旅程全部都录了下来?”泽村英梨梨羞得握着小拳头道。

“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苏羽一脸无辜的表情。

“苏羽大人,昨天记录的视频都在这个硬盘里。”女仆走了过来道。

“嗯,麻烦你了。”苏羽收起硬盘,对女仆说了一句。

女仆行了一礼,离开了。

“……”泽村英梨梨。

“别误会,我只是想要收藏你们宝贵的旅程,等到以后,可以拿出来看看你们。”苏羽一本正经道。

“你…你这个坏家伙!”泽村英梨梨羞恼的给了苏羽一记粉拳。

苏羽轻松的躲开攻击,顺势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将她抱在了怀里。

“放开我!你这个笨蛋!”泽村英梨梨挣扎了一下道。

“英梨梨才是笨蛋,是我最可爱的小笨蛋。”苏羽抱紧了她。

“我…我才不是笨蛋!”泽村英梨梨一脸委屈的抬头看着苏羽。

“好了,不要哭了。今天上午,我会一直陪着你,你想去什么地方,我都带你去。”苏羽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道。

“真…真的吗?”泽村英梨梨的委屈稍微消散了一些。

“当然是真的。”苏羽微微一笑。

“那你…你陪我回家一趟,我想要回家里。”泽村英梨梨想了一下道。

“回家吗?”苏羽一愣,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怎么了?不可以吗?”泽村英梨梨鼓着小脸道。

“当然可以,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要回家?”苏羽看着泽村英梨梨。

“我…我就是想回家看看。”泽村英梨梨眼神闪躲道。

“你是不是害怕我对泽村小百合夫人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苏羽感

有多少人跟儿子那个过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知到了她的想法,并且,还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幕后人是谁。

他看了一眼霞之丘诗羽的房门。

为了报复他昨天的恶作剧,霞之丘诗羽提醒了泽村英梨梨,让她小心苏羽。

泽村英梨梨想到了泽村小百合。

最近,泽村小百合一直都没有和她联系过。

这让她有些担心,要是苏羽真的对泽村小百合下手的话,那她该怎么办?

到底应该原谅苏羽,接受泽村小百合的存在,还是对苏羽发脾气?

要是对苏羽发脾气的话。

万一,苏羽对泽村小百合更加的过分,那该怎么办?

在她的脑海里,泽村小百合恐怕已经被苏羽欺负了很多次,要不是她还有一点良心,都想把脑海里的画面给画出来了。

苏羽看着泽村英梨梨,表情变得逐渐怪异。

对于泽村英梨梨的想法。

他直呼好家伙!

自己都没有那样的想法,泽村英梨梨是连剧情都想的清清楚楚,安排的明明白白。

如果,苏羽按照她想的剧情那么走的话,现在,泽村小百合恐怕都要去休假了。

幸好,苏羽还是个人,没有那么可怕的想法。

“我…我只是单纯的想家了。”泽村英梨梨低着头,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好吧,我们去你家。”苏羽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

泽村英梨梨眼睛一跳。

她想的事情,难道是真的?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二章

“夭寿了,先天灵果长腿跑路了!”

孔雀道人心底咯噔一声。

白银大殿的供奉高台上,那朱果高高蹦起,一个起跳,踩在大阵之上。

紧接着,死寂殿内,噼里啪啦电弧翻涌而出。

供奉四圣朱雀的白银殿,燥热起来。

四面八方,泛起无数雷光,连绵成海——

紫凰和孔雀再也顾不得抓取朱果,第一时间向着殿外掠去!

“轰隆隆~~”

为时已晚,阵纹开启之后,整座朱雀供奉大殿,浩瀚雷光,转瞬便至!

一片磅礴雷海,将两位妖圣淹没!

……

……

白银大殿的雷海景象,在静室之中,被看得一清二楚。

宁奕看到孔雀,本想直接踏出门户,但神念扫至朱果后……便按住性子。

他也感受到了。

这枚先天灵果,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灵智!

孔雀想摘灵果,可不会那么简单……不妨先让他在前方探路。

果不其然。

这朱果已经可以口吐人言,而且心智发展到了极高的地步,不仅成功逃窜,而且还开启了白银殿大阵。

太阴险了……这是要将紫凰和孔雀赶尽杀绝。

须知。

龙宫宫主留下的杀阵,每一座威力都奇大无比。

当初青铜殿一角阵纹,便坑杀不知多少涅槃境古生灵……若无奇缘,灵宝,寻常涅槃境修士被杀阵困住,便是九死一生。

这世上,白帝可只有一位!

能像白亘这般,挥舞斩月,轻易自如,劈开龙宫杀阵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磅礴雷海,将白银大殿淹没。

听着殿内响起的怒吼和惨叫,宁奕除了幸灾乐祸,还隐隐觉得心悸。

幸好……自己关键时刻压制住了冲动。

那枚朱果,在雷海中不断穿梭,踩踏阵纹,显然它知晓这座白银大殿的阵纹运转规律。

作为诞生于天地之间的灵物,朱果即便被雷光劈中,最多也只是踉跄一下,并未受到一丝一毫损伤。

“想吃我?想吃我?想吃我!”

朱果面目狰狞,恶狠狠低语咒骂,同时撒丫子狂奔,所过之处,一座座杀阵闪烁银芒,接连苏醒,杀念在白银殿上空凝聚成一层厚厚阴云。

它对于这两位外来者可谓是毫不留情。

唤醒八方阵纹之后,这枚朱果双手叉腰,站在一块倾塌大石之上,目视着雷海中不断被轰击的两道身影,悠长惬意地叹了一口气。

想吃我……那就得付出代价!

只不过,朱果挠了挠“脑袋”,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这二人……好像有点手段……”

孔雀和紫凰,都不是等闲之辈。

二人背靠芥子山、龙皇殿,此次踏入龙宫,均有大造化傍身。

只见雷光之中,孔雀道人长啸一声,抖擞大袍,双手抬起,眉心那缕漆黑杀念悬浮而出,化为一片撕碎虚空的剑痕。

灭字卷杀念,独立于雷海之中。

这缕杀念始一出现,便将四周雷力撕得粉碎,辟开一片无垢空间。

即便如此,孔雀依旧承担了莫大压力!

一道万钧落雷砸下,隔着灭字卷杀念,直接将其道冠炸得粉碎。

另外一边,紫凰妖圣同样狼狈。

她先是祭出本命凰火,试图引动朱雀大殿的感召,终止阵法……但万万没有想到,同为鸟雀一族,紫凰凰火出现,非但没有裨益,反倒引起了位列四圣之一的朱雀反感。

原本冰冷死寂的地面,涌出滚滚虚炎。

上有天雷,下有地火!

见此一幕,紫凰只能祭出“覆海印”,她将先前汲取的倒悬海水,一股脑释放而出,围绕自身,化为一片三尺清净领域,天雷地火,焚烧无边海水,不得侵入自身。

这一举,可就害惨了孔雀。

孔雀道人,原本祭出灭字卷杀念,尚可在天雷之下自保,他原本准备顶着雷力,一步一步向白银大殿外挪步……可这朱雀虚炎一出,直接断去了这条退路!

这缕杀念,不能二用。

要么,对抗天雷,要么,压制地火!

孔雀愤怒嘶吼一声,努力向着空中掠去,硬生生扛着雷劫,悬离地面三丈,每一丈拔升都使得他面色涨红一分,三丈之后,他喷出一口鲜血,低头一看,道袍已经焚着……涅槃之后,自己视若珍宝的七彩翎羽,被朱雀虚炎,烧得一片焦黑!

这还跑什么?

“紫凰,今日我与你势分生死!”

孔雀双眸猩红,向着覆海印撞去——

他有一缕魂念,寄托在芥子山中,即便今日陨落龙宫,陛下亦会将自己复活!

他得不了造化,这紫凰也休想得到!

女子妖圣本就狼狈,忙于应付……当她注意到,那扛着灭字卷杀念,以玉石俱焚之姿,狠狠撞向覆海印结界的孔雀,一切都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无垢海水的平衡领域瞬间倾塌——

天雷地火,同时起爆!

有多少人儿子那个过 第三章

玫兰妮之前委实装得太像,这次兔起鹘落般的攻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众人瞠目结舌地打量着她时,威廉则默默地开始计算她的战斗力,并借以评估玫兰妮伤势的恢复速度。

【血腕束足】+【血影突袭】+【猩红之手】+【燃血术】

控制+突进+附伤+特效,刺杀形法系吸血鬼的标准起手。

玫兰妮这一套虽然比起正常版弱了不少,但已经足够压着四阶职业者打了,那些脆皮的法系职业者要是大意的话,搞不好会被打破护盾直接连死。

所以……还得找机会安排她一下,不然再过上几个月,没准自己就要控制不住她了。

想到这里时,威廉瞥了玫兰妮一眼,正好对上了她饶有深意的目光。

他顿时心下明了,女吸血鬼估计对此也心中有数,所以哪怕痒得直翻白眼甚至差点笑死,依旧不肯发誓加入自己的麾下。

“别忘了你说的话哦!”

玫兰妮看着威廉笑嘻嘻地道:“虽然不是冥河誓言,但你好歹也是个领主,应该不会随便赖账吧?”

威廉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随后抬起眼睛看着她的身后,语气幽幽地道:

“当然不会,不过……那也要你能做得到才行啊。”

嗯?难道那个人类还没昏过去?这不可能!

女吸血鬼惊疑不定地回过了头,打量着倒在地上的伊织。

此时的兜帽骑士早没了趾高气昂的模样,翻着白眼倒在地上抽搐着,虽然身体还在抖动,但明显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不是已经……”

“碰!”

一根缭绕着自然气息的棍子猛地敲在了她的后脑勺上,巨大的力量砸得玫兰妮眼前一黑。

她头晕目眩地转过身来,满脸震惊地道:

“你还要不要点儿脸……”

“碰!”

威廉哆嗦着胳膊,再次一棒子敲在了她脑门儿上。

两次重击之下,女吸血鬼翻着白眼栽倒在地,玉雪可爱的小脸上满是不甘的神色。

与此同时,威廉也被灵魂中万针攒刺般的剧痛搅得头晕眼花,他脸色发白地闷哼一声,捂着脑袋向后踉跄了好几步,险些直接坐倒在地。

艹!第一下劲儿小了!

……

“我……我这是在哪儿?”

伊织坐起了浑身酸痛的身子,发现入目之处一片漆黑,只有身侧的一扇小窗在向屋内洒着稀疏的月光。

“唔……好疼……”

随着身体上的疼痛逐渐强烈,他的记忆重新变得清晰了起来。

我……我被那个小女孩儿一巴掌放倒了?

回想起那张满是无辜的小脸,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那小丫头居然真的是一只高阶吸血鬼?

虽然那下有偷袭的成分,但自己不仅是四阶的【灰牧师】,而且还兼修了三阶的【号角刺剑士】,在体质上并没有短板,被瞬间放倒也太夸张了吧?

“你们不要被她的外表蒙蔽了……”

“她是一只极度危险的高阶吸血鬼,曾经带着两千名部下袭击……”

“她虽然受了点儿伤……”

那些信誓旦旦的“谎言”历历在目,明明之前还对这些离谱的话嗤之以鼻,但此时的伊织却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现在看来,她八成真的是个吸血鬼,而且没准也真的受了伤。

问题是……她受伤了还能秒杀我,那能按着她挠脚心的家伙,又该是个什么鬼东西?

想到这里时,伊织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3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