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一章

沈晞怔了一下,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是九州医生?”

天哪,这还真有人想要冒名顶替她啊,是以为她淡泊名利,不出席公众场合,不会拿刀欺负她吗?

男人冷笑一声:“我不是?难道你是?”

沈晞还没说话。

傅清玄就站了起来,以守护的姿势挡在了她面前:“我家小妹就是九州医生,你敢在本尊的面前冒充她,你脑子有病嚎。”

这都是什么人啊,他家小妹就是九州医生,现在怎么阿猫阿狗冒出来,都敢冒充一下。

“你又是什么人?”男人态度很是强硬,一副不跟小辈一般见识的模样:“你们两个年纪还小,我作为前辈,不会跟你们晚辈一般见识,你还是带着你的小妹离开这里吧,免得大家都难堪,我不会追究她冒充我的事。”

四周的人,幸灾乐祸,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很多人都嘲笑出声,露出了果真如此的神色。

就说沈晞不可能是九州医生,果真不是,傅家的小姐这么不要脸,冒名顶替人家九州医生,就不怕坏了傅家的名声?

“你不追究我,我可是要追究你的责任。”沈晞只觉的好笑。

她也就出手过那么几次,名声都是别人传出来的,竟然还真有不怕死的过来冒充她。

这人是料定了没有人见过九州医生,没有人能认出她来给她作证,这么嚣张的就敢出现在这里,跟她这个本尊对峙。

男人不屑的笑出声来:“小姑娘,我就是九州,你要追究谁的责任?”

沈晞眉梢微挑,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你是九州医生,你怎么证明你就是九州医生呢?”

男人这下子,似乎是被她的态度给激怒了:“我就是九州医生,不需要任何证明。”

旁边看热闹的人,本来就对沈晞意见很大,刚刚就已经跟她吵过一轮了,现在哪里能放过这么好的打压她的机会。

“沈小姐,既然真正的九州医生已经来了,你就不要死撑着了。”

“就是,丢人现眼,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以为家里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有人站起来嘲笑,反转来的太快,简直就是大快人心,看她这次还怎么狡辩,为了参加这场交流会,她是脸都不要了,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男人见识到会场上这些人的态度,心里越发的认定了沈晞就是个假货,暗自开心,自己的这个计划,还真是完美无缺。

现在,只要把面前的这个冒牌货给赶走,他就成功了。

“既然你说你是九州医生,我也说我是九州医生,不如我们自证一下。”沈晞依旧是不慌不忙的笑着道。

“我就是九州,我凭什么要跟着你去证明什么,跟着你胡闹。”男人生气了,眼底神色变了一下。

他是听人说,九州医生一定不会出席交流会,才准备过来碰一下运气的,没想到面前的黄毛丫头,竟然说她自己是九州医生。

九州医生这个名字,就可值钱了,只要他能顶替成功,用不了几天,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数钱数到手抽筋。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二章

天空正在荡出辉煌的金波浪,一层层地宛如浸泡开来的宣纸,不多时就染遍了雪山的头顶,苍茫的雪顶皑皑于云巅,雄鹰盘旋着狼戾,宣告天将降大事。

“将军,盛京城的人到了,”一个看不清面容,身体都隐在鳞甲下的将兵,只露出一双警惕的眼睛,双手抱拳施礼,恭敬地单膝下跪。

宣霁没有抬头,只是说道:“下去吧,到了营门好生检查。”

“是,”露出来的眼睛锐利冷漠,自带利剑出鞘的杀气。

随元良不一会儿就进来了,人还没进来,话已经传到宣霁这里了,“盛京的人怎么快就到了?”

宣霁轻酌一口碧绿的茶水,眼神停留在书页间,修长的食指慢慢翻过一页,“是吧。”

“这,前几日才收到消息,今天就到,这是在防谁啊?”随元良确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些打点、刺探都还没来得及做,来得怎么快,可是他们不可能走得太过匆忙啊。

“中间一来二去,消息耽搁了吧。”宣霁确实不急,其实对于这次归京,他还是挺有兴趣的,好戏已经开锣了,总得有看客。

随元良看到宣霁都不急,心里也跟着放松下来,宣霁都不急他跟着急什么,脚尖一勾,人已经稳稳坐到凳子,“姜斋答应跟我们回去了?”

这次宣霁有了动作,身姿缓动,放下手中的古籍,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正色道:“姜斋当然会答应,她还愁着怎么归京呢。”

随元良不是很了解姜斋,姜斋也用不着他关心多嘴,“那……都会一起走吗?我说姜家二嫂和姜家五姑娘。”

“会,”宣霁点头到,这两个人不跟着走,他还怕姜斋跟他耍心眼子呢,“这也是姜斋希望的。”

“那你就答应了?”姜斋难不成是不知道这一路上有多危险吗,虎豹豺狼层出不穷,牛鬼蛇神蜂拥而至,让两个弱女子跟着奔波,中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宣霁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随元良,又若无其事移开视线,“为什么不?两个女人罢了,而且姜斋这个请求又不过分。”

“不是,你没跟姜斋说这一路上会有多危险吗?”

宣霁脸色一下就有些不好看了,显然是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理解错了随元良的意思,“我说不说,她都得跟我走。”

随元良没有注意到宣霁已然变化的脸色,急切着想要说到:“姜斋是……”不用担心,但是姜五姑娘和姜家二嫂没有她那么强的战斗力啊。

没等随元良活说完,宣霁已经凉凉打断了他,重新把书放在手里,摆了摆手道:“行了,不必多言,下去准备迎接京督府的人吧。”

京督府不属于盛京官府任何一个下部,直接隶属于皇帝,每一任接班人都是皇帝亲自挑选,只忠诚于皇帝,不得参与皇位争夺势力中。

昭景帝每次都是直接派京督府的人和宣霁交涉,以保证安全和严密。

随元良这时候又感觉到宣霁身上莫名其妙的怒气,心下一想每次都是因为姜斋,想到姜容可能会受伤,随元良也不客气了,“不是,为什么每次提到姜斋你情绪转变得就怎么快啊,我还没说什么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 第三章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集市,远远的就看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嘈杂的声音。

待走近之后,就能看到四排摊位沿着宽大的街道排出去,几乎看不到尽头。

“哇,好多人!”毛慧竹道,“比咱们家那儿的市集大多了。”

小枫也睁大眼睛看着,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识过这些呢,不过他谨记着夏文月的叮嘱,遇到人多的时候自觉的跑回来牵住夏眠的手。

琛琛已经被最外面的棉花糖吸引,“妈妈,舅舅,棉花糖!”

宁韶韵带着他往棉花糖摊子那边走。

夏文月他们今天来是有正事的,按照商量好的,夏眠和宁韶韵宁韶白带着小枫和琛琛慢慢逛,顺便买些零碎小东西;大件的都交给夏文月一家人去买。

宁韶白几乎是苦大仇深的望着棉花糖的摊子,吓得人家老板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

夏眠碰了碰他,“哎,出来玩开心点儿,干嘛呢?”

宁韶韵显然知道原因,捂嘴笑道,“洁癖犯了,在他们医生眼中,估计除了手术室,没有哪里是干净的吧,最害怕的就是人流量大的路边摊。”

夏眠想起了自己的医生姑姑,一个激灵,劝道,“宁医生,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人体需要一些细菌来增加抗体,身体才能更健康的。”

宁韶白挑了挑眉,“这你都知道。”

夏眠抬起下巴,“我都说了,本仙女无所不知。”

宁韶白面无表情的道,“那你知不知道怎么能避开这么多人。”

宁韶韵失笑,“他从小就不爱凑热闹,就赶过一次集,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我不知道怎么避开这么多人,”夏眠拽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里走,“我只知道怎么融入这么多人,遇到问题就要勇敢的迎难而上,就跟细菌一样,接触过后才能产生抗体,等你适应了就没感觉了。”

宁韶白:……

感觉浑身更痒了,“你还是别说话了,求你。”

夏眠哈哈大笑。

不过后来夏眠确实也顾不上和他斗嘴了。

摊子上真的是琳琅满目,关键是这些摊位排起来也没什么规则,你永远不知道下个摊位会卖什么。

他们套了圈圈、飞镖扎了气球,扎气球是夏眠要玩的,她自己一个人没意思,还拉了宁韶白跟她比赛。

结果这家伙玩之前满脸不屑,上手的时候却毫不留情,好险这摊子对于两人来说难度都不算大,两人打了个平手。

小枫和琛琛每人得了一个毛绒玩具,可把两个小家伙高兴坏了。

之后又碰到了吹糖人的,小枫和琛琛又一人吹了个糖人,小枫的是龙,琛琛的是老虎,对于这个他们亲自参与的作品,两人都十分稀罕,小心翼翼的举在手里怕人碰着了。

夏眠看小枫举着小胳膊小心护着的样子,干脆把人抱起起来,琛琛见状也转头朝着宁韶白伸出胳膊。

一行人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远远看到围了一群人,不时传来兴高采烈的喝彩声。

原来是耍猴的,夏眠抱着小枫挤进去,就见中间的空地上有个男人牵着两只小猴子发出各种指令,小猴子朝着人群翻跟头作揖,模仿人走路、跷二郎腿,还和耍猴人打架,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小枫和琛琛

和外国人做的真实感受,青春的味道李铁军

两个人完全没见过,伸长脖子看的目不转睛,不时跟着人群拍手大笑。

宁韶白偶尔才看一眼猴子,大部分的时候目光都扫向四周,忽然,他的目光一定,不动神色的将琛琛递给宁韶韵抱着,将看的出神的夏眠和小枫往身边拽了拽。

夏眠不明所以的侧头看了一眼,见是宁韶白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回头看那猴子骑独轮车。

没一会儿,宁韶白猛的伸手钳住了一只伸向小枫的胳膊,胳膊的主人愣了一下,看着宁韶白眼底发出狠戾的光芒。

宁韶白没什么表情,然而却动作利落的把对方手里的手帕抢过来一把按在对方口鼻上。

那男人猛地瞪大眼睛,然后很快就软了下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倒是夏眠察觉到了一点动静回头,就见宁韶白扶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那男人一副要昏倒的样子。

夏眠愣了一下,就见宁韶白给她使了个眼色,给她看他手中拿着的手帕。

夏眠反应过来,出来之前,夏文月刚跟他们科普过,拍花子之所以叫拍花子,就是那些人拿着手帕往小孩儿或者女人面前一挥就会让人失去意识。

手帕上有迷药。

夏眠瞪大眼睛,宁韶白见她看懂了自己的意思,又看了宁韶韵一眼,阻止夏眠叫破。

夏眠眨了眨眼,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宁韶韵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阴影带着琛琛出来,若是知道出来又碰上了拐卖儿童的,以后怕是都要不敢出门了。

她点点头,然后回头对宁韶韵道,“宁姐姐,我有点累了,咱们走吧。”

小枫一听夏眠累了,立刻挣扎着要下来,夏眠抱紧他道,“这里人太多了,咱们出去再说。”

小枫于是自觉的揽紧夏眠的脖子,琛琛虽然有依依不舍,但见状也不说什么。

宁韶韵回头看到宁韶白扶着个男人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宁韶白道,“可能是人群里太挤,呼吸有些困难,你们先走,我给他散散就好了。”

宁韶韵不疑有他,宁韶白到底是个医生,虽然平时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但遇到病人还是会管。

集会上热闹的事情很多,又到处都是拥挤的人群,路过的人们并不会注意这种小事。

夏眠跟在宁韶韵身后离开的时候,一脚踩在那个拍花子的脚上狠狠的碾了碾。

那男人昏迷中shen吟一声,把夏眠吓了一跳。

宁韶白连忙用手帕再次捂住他的口鼻,无语的瞪了夏眠一眼。

夏眠见宁韶韵和小枫都要看过来,赶紧抱着小枫跑出去了,“走吧走吧,好饿,咱们吃饭去。”

宁韶韵回头道,“小白,我们在那个珠玉巷的逸香阁等你。”

因为遇到了这件事,夏眠也没有心思看稀奇了,警惕的警戒着周围,这种人一般都有同伙,宁韶白不在,她不敢掉以轻心。

好在他们很快就走到了珠玉巷。

珠玉巷是这条大集街道旁边的一个小巷子,没有人摆摊,也就没有外面那么热闹,只有一些从这里抄近路的行人。

逸香阁就在这条街的街尾,是个古香古色的饭馆,座位之间用梅兰竹菊或春夏秋冬之类的屏风摆开,很有韵味。

这会儿饭馆里人不多,宁韶韵和夏眠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

夏眠从窗口望着这条充满古风的巷子,每个铺子门口都摆着各色珠串和玉石,“这是条古玩街啊。”

宁韶韵道,“是的,别看这巷子不大,是燕市最有口碑的古玩市场之一。不少人都到这里来淘古董。”

正在和琛琛两个人玩糖人的小枫听见古董两个字,立刻仰头看过去。

宁韶韵被他看了一愣,还是夏眠先反应过来,失笑的把小孩儿揽进怀里揉了揉,“乖,咱买古董捡漏那就跟买彩票一样,得误打误撞,在这里不行,不是咱捡漏,是人家掏咱的钱包。”

宁韶韵这会儿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哭笑不得的道,“小枫记得这么牢呢。”

琛琛忽然开口道,“妈妈,我也知道,古董捡漏、股票涨停,还有老房子拆迁……”

夏眠惊讶的看向小枫。

小枫抿着嘴巴,笑得纯良无辜。

夏眠不由抹了把脸,好嘛,他不仅自己记得牢,还教别人?!

宁韶韵也忍不住笑起来。

“呵呵,所以啊,越是穷鬼越喜欢做梦。”

这令人讨厌的声音……

夏眠回头,果然是周倩倩。

她跟在两个年轻人身后,朝着他们的座位走过来,一副狗仗人势的得意表情。

“宁二少,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夏眠。”周倩倩殷勤的给为首的年轻男子介绍,“仗着救了琛琛一命,便自以为扒上了宁家,嚣张的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