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4-1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一章

赵壮还未等王姥姥说完,立刻喝止道:“娘,你胡说什么呢,幼仪不是这种人,1现在的情况

季幼仪脸色刷的一下变的黑沉,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维持着施针的动作没有抬头,紧凝着眉头,凌厉的余光扫了两人一眼,虽未开口,整个人却透着不悦。

王姥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脸尴尬的看着季幼仪,心虚的断断续续说道:“幼仪,是……是我不会说话,元哥儿,元哥儿他到底怎么了?”

季幼仪可以体谅病人家属心急的心情,但不能原谅他们的口无遮拦。

“赵哥,带着你娘出去等消息吧,我需要安心治疗。”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情绪缓和下来,头都没抬的赶人离开。行医最忌讳带着个人情绪,容易判断失误。

王姥姥被拉着,却似脚底生了根一般,不肯离开。赵壮无奈,只能使了力气,将人拉走。

“大壮,大壮我不能离开啊,我要看着元哥儿。”

王姥姥哀求,哭诉,让人心生不忍。赵壮看了眼季幼仪,见她虽然情绪有所缓和,却没有开口,也知道此刻不宜久留。

“娘,咱们先出去等消息,让幼仪安安静静的治疗,别打扰她,大夫看病,最忌讳的就是吵闹了。”

事关自己的宝贝孙子,王姥姥纵然有再多的不放心,也将大壮的话听了进去。

两人离开屋子守在紧闭的门外,焦心的等着消息。

半个时辰后,毫无动静的房门总算被打开了,季幼仪苍白着脸色走出来,脚步虚浮,整个人显得虚弱无比。

“幼仪,怎么样了。”

赵壮伸出手想要扶着她,却被她闪过。

她愁容不改,犹豫了会儿,说道:“元哥儿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估计今天晚上就会醒来,我回去给他配些内服外敷的药。只是……”

王姥姥跟赵壮刚松下的额一口气,因为她这犹豫的样子,又重新吊了起来。

“只是什么?元哥儿到底怎么了?”王姥姥焦急的问道。

季幼仪为难的看了两人一眼,咬咬牙,说道:“元哥儿挨到的时候应该是被伤了下体,以后子嗣方面不好说了。”

晴天霹雳!

王姥姥只觉得一道闪电在脑海中炸开,白花花的一片,眼前一黑,顿时没了知觉。

赵壮见状,立刻扶着她蹲坐了下来,“娘,娘你怎么了?”

季幼仪上前把脉后松了口气,从药箱中拿出个瓶子在她鼻下晃了晃,“她没事,只是情绪过于激动,晕厥了。你带她回屋休息会儿就会醒,之后再来拿药吧。”

“好,多谢你了。”赵壮抱起王姥姥回屋,“幼仪,我家这个事情,希望你不要对外说去。”

“你放心,我不是多嘴的人。”季幼仪点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事关元哥儿的未来,她肯定不会多嘴。

临行前,她想了想,嘱咐道:“关于元哥儿的事情,我建议你们先不要跟孩子说。目前的情况只是暂时的,说不定孩子后面慢慢长大就没事了,你们不用太过忧心。”

赵壮深叹口气,没有回答。

季幼仪也是惋惜,元哥儿是个可爱的孩子,她也挺喜欢的,没想到会经历这样的事情。那几个孩子,年纪小小居然懂得下黑手伤害人,未来也绝对不是好东西。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二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杂乱小说2第400部 第三章

江扶月看向窗外,语气平淡:“没什么,随口问问。”

韩恪也没多想,开车驶入别墅。

……

F洲,干别塔沙漠西北方。

烈日当空,炙烤大地,金黄的细沙腾起一阵热浪。

厚实的军靴踩在滚烫的砂砾上,散发出一股胶臭。

二十人的小队正艰难前进。

“谢教授,”一道身穿迷彩的身影快步行至男人面前,哑声汇报:“向西

杂乱小说2第400部 家族内互换

没有找到水源。”

接着,第二个人回来,同样穿着迷彩服:“向北没有。”

然后第三个人:“向南没有。”

而他们本就是从东面过来的,也没看到水源。

换句话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没水。

队伍瞬间骚动起来。

这里面有一半是研究人员,还有一半是医务工作者。

而身着迷彩的三人则被驻地临时抽调护送他们前往苏威坦军事基地的维和士兵。

原本从机场到苏威坦只需要两小时车程,但他们运气不好,中途遇到当地武装,抢走了车和水,以及干粮。

为了避免再遇到其他武装势力,造成人员伤亡,谢定渊当即决定带领队伍穿越干别塔沙漠西北部。

眼下,队伍已持续行进十二小时,水尽粮绝,疲惫不堪。

沉默中,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并非不知道说什么,而是能保存一点体力是一点,谁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三个士兵低下头,汗水挂在他们脸上,与黄沙混在一起,留下一道道乌黑的痕迹。

谢定渊:“所有人,原地休息二十分钟。”

说完,他把身上的水壶取下来,递给其中一个士兵。

“你们三个拿去分。”

“教授?!”士兵惶恐地瞪大眼,非但没有伸手去接,还后退半步,语气坚决:“这绝对不可以!”

病毒已经蔓延到整个F洲北部,每天数以千计的平民因为感染死去,而这支医研队伍是整个F洲的希望。

所以,这最后一口水无论给谁,都比给他们有价值!

谢定渊却说:“拿着。喝了继续寻找水源。”

三人还在犹豫。

谢定渊眼神一厉:“二十分钟是大家能够支撑的极限,你们多浪费一秒,找到水源的可能性就小一分。”

三人这才分着把最后一口水喝完。

其他人见状,下意识舔了舔干裂的唇,却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反对。

很快,谢定渊和三人出发,前往寻找水源。

“谢教授也去?!”一个士兵惊道,“这……合适吗?”

另一个士兵朝谢定渊离开的方向看了眼:“谢教授不是第一次来F洲了,五年前我还是新兵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带着团队徒步穿行热扎比沙漠,并且全员幸存,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

“别可是了,立即出发!”说完,士兵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这个士兵愣了两秒,随即踏上属于自己的方向,一路寻找。

其实他刚才想说,谢教授已经连续十几个钟头滴水未沾,情况可能比他们更糟糕。

十九分钟后,两名士兵一前一后回来,神情沮丧。

他们身上挂着的水壶依然是空的。

队伍里已经陆续有人晕倒。

现场急救之后,情况暂时稳定下来,可做急救的那名医务人员自己却体力不支倒下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谢教授呢?已经二十分钟了!”

两名士兵目露焦躁。

又过了三分钟,还是不见谢定渊回来。

“你留在原地,我去找——”

话还没说完,便见烈日黄沙之中,一个身影逐渐靠近。

即使烈日令他满头大汗,风沙沾染原本英俊的眉眼,也依旧折不断男人挺拔的脊背。

仿佛坚毅灌注其中,撑起了他傲然不屈的骨架。

“是谢教授!”两位士兵惊喜地迎上前。

却见谢定渊从身上取下三个水壶,“拿给大家。”

找到水了!

一个士兵当即拔开瓶塞,准备先让谢定渊喝。

后者摆手,又重复一遍:“拿给大家。”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