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敲钟?”韩正宇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

王长青笑呵呵的点头:“那当然了,论持股数量,你们海菲资本是除了京国投,中金基金,中信证券之后的第四大股东,韩总,你说这明天的敲钟能少得了你们?”

韩正宇愕然,他所带领的海菲资本竟然成了昔日老东家中信建投的第四大股东了,这让他神情有些恍惚。

“韩总,韩总…”王长青看着韩正宇一直没回应,呼喊声就加重了几分。

瞧着这位昔日手底下的潜力员工,短短时间内就成长为了和同等的存在,甚至他的未来比自己还要辉煌和精彩,王长青内心里也很复杂。

陈静姝拽了拽韩正宇的衣服,让他回过神来:“那王董最后定了明天敲钟的其他人?”

王长青说:“我,中金基金的老林,中信证券的老王,鼎辉的吴董,再就是你们海菲资本这边了,另外京国投那边也会出一个字,最后再加上我们中信建投这边选出来的四位优秀员工。。”

说到这里,他又问了一句:“尚老板真不来了?”

韩正宇撇嘴:“王董,实不相瞒,我们老板被家里的事给耽搁住了,出了点小意外,这回真来不了了,他还让我给王董说声抱歉。”

新娘当众囗交全文在线阅读

韩正宇这当面瞎扯的本事也是深得尚富海的几分功力了,大家都是老狐狸了,自然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也不多说,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

“既然这样,那就这么定了,韩总,咱们今天晚上就去魔都,明天在魔都证券交易所敲钟,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吗?”王长青又问了他一声。

韩正宇知道这个,他也就是等会儿给他老婆宋雨彤打个电话交代一声,免得她以为自己偷偷的跑了,其他的事还真没有。

刘启明在这个小会议室里的资格不够,他也自觉的出去等待去了。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坐下后,韩正宇小声问她:“明天敲钟,你有没有兴趣?”

“没兴趣,什么时候宝菲集团上市了,我再考虑一下敲钟的事。”陈静姝直接就摇头拒绝了。

“那行吧,到时候我上去敲两下爽一爽,毕竟是老东家了。”韩正宇心里还是有点恶趣味。

陈静姝都懒得搭理他。

王长青、王明君、林鑫浩还有鼎辉的吴振他们几个人还在商量着明天的一些细节,已经今天晚上去魔都的安排。

这玩意讨论了就属于提前预防,避免到时候有意外发生,他们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韩正宇觉得根本不用担心这个,就算是有点小错误,可明天又没有外人,谁会拉下脸来给你指正?

什么情商和智商都不在线的人才能做这个坏人。

王长青明显有点多虑了。

……

博城,尚富海并不是真的就没心没肺的,什么都不管了。

今天早上把死活不愿意提前请假休息的闺女送到幼儿园之后,尚富海给他母亲说了一声,就直接坐车去了公司。

拍客短视频的剥离顺利完工了,但是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的融合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主要就是源于易购网这边个别投资方对宝菲便利店的整体估值存在质疑。

有人觉得宝菲便利店的估值虚高了,不大认同这个价格。

他们认为宝菲便利店按照这个估价置入到易购网中,会严重拉低了他们手里的股份价值。

安晓辉正在做两方的工作,可关系到切身利益的事,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主动退一步。

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的融合工作就卡在这一步了,进退不得,没有办法了,安晓辉给尚富海打电话汇报了一下这个情况。

尚富海来到宝菲集团办公大厦以后,他并没有直接上16楼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来到了4楼安晓辉的办公室里。

安晓辉现在碰上了难题,正在苦思解决办法,听到开门声,抬头就看到老板尚富海进来了,他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喊了一声:“老板!”

“嗯,老安,我看你愁眉不展的样,还没有想出解决办法来?”尚富海看了他一眼,问道。

安晓辉摇头:“暂时还没有。”

“那你给我说说,第三方对宝菲便利店的估值是多少?”尚富海问他。

安晓辉说道:“我找了两家第三方评估机构,他们对宝菲便利店最后的综合评估估值是338亿人民币,这里边包括了宝菲便利店的品牌价值。”

尚富海点了点头,没说对这个估值是认可还是不认可,他继续问:“那易购网那边的投资方,有几家认可,几家不认可?”

听到尚富海的问题,安晓辉马上说道:“红杉、海纳、建银他们都同意了,建宏信托那边也同意了,但达晨创投和华联控股有异议。”

“哦,就他们俩呀,为什么有异议?”尚富海一脸不太在意的表情,他继续问:“他们是嫌弃这个第三方估价高了?”

安晓辉点头:“嗯,觉得高了。”

尚富海心里有数了,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既然这样,那问问他们还远愿不愿意跟着易购网混,如果不愿意的话,问问其他几家谁愿意接手他们手里的股份?”

“如果剩下的几家都不愿意接手,就从市场上找找有没有人愿意接手的?”

“如果还是没有,那我自己回购,让达晨创投和华联控股他们直接给我滚出易购网!”

尚富海目光平视着安晓辉,云淡风轻的吐出一句:“老子不欢迎他们!”

“是!”安晓辉应道,都不敢多说一个字。

尚富海继续说道:“安总,你是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总的主事人,当拿出一点魄力来,再有谁不认可的,直接让他走人。”

“是!”安晓辉第二次干脆利落的回应了一声。

“另外,我觉得338亿这个价格低了点,你刚才说还要再加上宝菲便利店的品牌价值,这是哪家的狗屁第三方给估的价,我不认同,还是低了。”

说到这里,他手指头上翘,挠了挠头皮,说:“再重新找一家第三方评估机构,我觉得宝菲便利店的品牌价值就不应低于20亿人民币。”

尚富海这意思是在原来估值的基础上最少再加上20亿,至于其他资方同不同意,他们只能同意。

安晓辉心里汗颜,这才叫老板的霸气!

“是!”安晓辉大声回应,底气从来没有这么足。

“去吧,告诉他们,愿意就跟着玩,不愿意就提前出局,外边还有很多人在排队呐,我给他们机会。”尚富海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安晓辉的办公室。

安晓辉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干劲,但他知道这是错觉,真的要按照老板刚才说的,原话奉还给达晨创投和华联控股两家,甚至可能还得罪了红杉和海纳他们另外几家资方,这个事也得讲究个谋略。

驱虎吞狼!

想到这里,安晓辉开始联络红杉的沈南鹏和海纳亚洲的王琼,这是易购网的资本方里综合实力最强的两家。

同时也没忘了联系一下建银国际的柳影,建宏信托的宫家昭,问问他们有谁愿意继续增持一点易购网股份的。

对于安晓辉的这个电话,红杉的老沈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他就一句话,甭管易购网放出多少股份来,红杉都接着了。

海纳亚洲的王琼也说有多少股份就接着多少股份,她还在疑惑怎么没接到易购网第三轮融资的消息?

安晓辉正有意震慑一下这些资本方,就委婉的给他们说了一下前因后果。

得知达晨创投和华联控股竟然是因为对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的融合提出了质疑,就要被尚富海给踢出局,达晨创投手里3%的股份和华联控股手里1.7%的股份就没人要了。

“竟然是因为这个?”沈老板有些失神。

但他到底经历的事情多了,接着就回过神来,足足将近百分之五的股份,红杉不介意全部吃掉它

和他同样想法的王琼也想着全部拿下这些股份,但这是盘外交易,安晓辉也不能许诺这些股份必须由谁拿去。

他给沈南鹏和王琼说直接去和达晨创投、华联控股两方谈就可以了。

建银国际的柳影和建宏信托的宫家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以后,很无语,尚老板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

赞同就一块混,不赞同就滚蛋,合着还不能有第二个声音了。

想是这么想,可易购网现在真的赚钱,其本身的估值蹭蹭的往上涨,盘外市场交易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把自己手里的老股给卖出去。

哪怕收购方溢价百分之三十都不行。

达晨创投的刘佳明和华联控股的李洪江听到这个结果以后,心里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滋味,但很心塞,感情你尚老板是天啊!

虽然这么想,可达晨创投的刘佳明和华联控股的李洪江并没有真的想过现在就退出易购网,他们心里也知道易购网未来的钱景差不了。

就算不去对标如日中天的阿里淘宝和京东,在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易购网总不会太差,在现有估值的基础上,再翻几倍是很轻松的事情。

心里想到这一点,再想想他们要被踢出局了,二人心里都很肉疼,觉得这么走就太亏了,他们二人私下里联络了一番之后,决定共同奔赴博城,当面和尚老板聊一聊,看看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

在他们决定动身来博城找尚富海当面沟通的时候,王长青也带着这一回敲钟的一行人去了魔都。

6月20号!

这一天对于打新中标了‘中信建投’新股的36.34万线上、现下的股民来说,是个让他们激动异常的日子。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是等到这一天了。

炒股这么多年,头一次中了新股,还是‘中信建投’这样的近乎于头部券商的新股,并且其上市发行股价才5.5元,太低了。

根据市场上当前的炒新股就低不就高的原则,相当一部分股民都相信中信建投这么低的发行价肯定有搞头。

很多中签的股民心里盘算着,也不用多了,到时候翻个五六倍就知足了,这么算下来,5500块钱的投入就能赚个两三万块钱,这也符合这两年新股打新的平均收益预期,很满足了。

在他们盘算的时候,市场上也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想着看看中信建投这么大的体量,会不会有可能提前开板,要是开得早,他们就抢上一批,鱼头鱼肚子吃不着,吃点鱼尾巴总行了吧?

此时,各怀心思的人都在等待着9点15分的到来。

在这之前,王长青带着王明君、林鑫浩、韩正宇、吴振等20多人已经赶到了魔都证券交易所。

魔都证券交易所中心大厅里,也已经提前布置好了现场。

地面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大厅中心位置上垂挂着一口披着红绸布的铜钟,铜钟旁边是一张黑色木头的桌子,桌面上也铺着红绸布,在红绸布上边放着10把黑漆漆的锤头。

王长青他们已经围着铜钟站好了,提前定好的敲钟人员和过来见证‘中信建投上市’的人都聚在了这里,他们在也等待着最终的那一刻。

大厅正中央挂着一条红色横幅,上书:热烈庆祝‘中信建投’公司挂牌敲钟。

下边还有两行小字,分别写着中信建投的股票交易代码和中信建投的公司全称。

“王董,恭喜恭喜,未来的日子里,我衷心的希望中信建投涨不停。”王明君笑着送上了祝福。

王长青哈哈大笑,林鑫浩在关键时刻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今朝完事之后,他们大约也就到了调岗二线或者退休的日子了,这是他们最后的荣光,或许也是他们人生的巅峰!

再不放肆一把,以后真的就没机会了。

韩正宇在这个时候同样送上了海菲资本的祝福。

这一幕也通过现场媒体的相机传到了全国各地的每一个证券交易所,网络上也期待着。

所有中签了‘中信建投’的股民朋友们也都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祝福着,此时此刻,将近40万‘股东’齐心协力,发出了同样的一个信念,大涨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到了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在现场司仪的引导下,王长青他们这些人和4名优秀员工手拿木锤,围在了铜钟周围,早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一个信号了。

“吉时已到!”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韩了一嗓子,已经围在了铜钟周围的10个人,各自扬起了手里拿着的小木锤,伴随着王长青一声‘敲’的呐喊!

“当、当当、当…”

钟声此起彼伏,极有韵律。

紧接着就是现场众人的欢呼声,以及现场‘咔咔’连绵成一片的相机快门声混杂在了一块,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声音了。

9点15分,当天刚刚上市的新股‘中信建投’的股价毫无悬念的停留在了6.6元的涨停板价格上,集合竞价涨幅20%,纹丝不动。

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魔都证券交易所里又是一阵足以掀翻房顶的欢呼声响起,这个时候,就连韩正宇都跟着激动起来。

海菲资本持有中信建投百分之十的股份,按照其上市之前的389.95亿元的总价计算,海菲资本的持有股份总值38.995亿元人民币。

但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46.794亿元人民币,眨眼的功夫就赚了将近8个亿,可这还不是

新娘当众囗交全文在线阅读

今天的终点。

等9点30分钟正式开始证券交易的时候,中信建投的股价又一次迅速封停在了7.92元上。

其总体市值首日上涨44%,达到了561.528亿元人民币。

同样海菲资本持有的股份市值也达到了56.15亿元人民币,15分钟内狂赚17个亿。这是一个疯狂造富的开始,资本运作的魅力就在这里,但它远远不是结束。

魔都证券交易所里的欢呼声更大了,欢呼的人声嘶力竭,嗓子都喊哑了。

所有打新中了这只股票的股民同样兴奋的不知道东西南北。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投资5500元,就净赚了2400元了,还有比这个更让人迷醉的吗?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中信建投翻五六倍往上疯涨的那一幕了。

当股价定格在了7.92元上的时候,韩正宇忍不住心里的兴奋,给远在博城的尚富海打过去了电话。

“老板,中信建投封涨停了,涨幅44%,咱们赚大了!”韩正宇在电话里声嘶力竭的大声呐喊。

仿佛喊的声音小了都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兴奋。

“嗯,很好!”尚富海就这么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让的韩正宇还没发泄完的兴奋劲立马就戛然而止了。

韩正宇这会儿有种使不上力气的感觉,总觉得憋在心里,特别的难受。

“老板,你不高兴吗?”他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尚富海继续冷静的说道:“Kevin,现在高兴还太早了,咱们的股票还在锁定期,解禁不了,也卖不了,涨得再多都是账面财富,随时都能怎么涨的再给你怎么跌回去……”

“Kevin,你得知道这才仅仅只是开始,后边的时间还长着呐,这才哪到哪儿!”尚富海句句问心,他问道:“你现在已经骄傲了吗?”

“……”

韩正宇的那一颗躁动的心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他莫名的有些羞愧。

每逢大事必有静气,他又高兴过头了。

可是老板也真的很扫兴,这么高兴的事情,偏偏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真没劲!

喜欢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