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沈飞万万没有想到,去见络腮胡子的老板,还要乘坐直升机,他本想拒绝,但对方已经盯上他了,那他现在即使能走,也将要面临彻底暴露的风险。

综合以上原因,沈飞也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在盯着他,所以还是决定跟络腮胡子去看一看。

……

深夜。

直升机抵达,三大区中央位置的许州生活镇。

一辆普通民用越野车停滞,络腮胡子带着沈飞上车,一路南行,来到了生活镇南平路78号一间名为故人茶楼的地方。

“走吧!”

络腮胡子下车招呼了一句,带着沈飞一块进了茶楼。

这个茶楼明显是新开的,屋内的甲醛味道还没有消散,沈飞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发现这个茶楼没有大厅,几乎全是私密性比较高的包厢。

来到三层,两名男子给沈飞搜了个身,把他腰间的枪拿走了。

“进去吧!”络腮胡子,指着最里侧的包厢说了一句。

沈飞来到包厢门口,动作果断的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一股檀香的味道在弥漫着,光线很昏暗,沈飞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见到窗口处站着一名男人:“你就是老板?”

男人回头,漏出了正脸。

沈飞看清他的面容,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还真是你!”

“呵呵,你猜出来是我了?”男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区外活动的吴局。

“沈沙系的人不会用这种方式找我。”沈飞坐在木椅上,话语平淡的说道:“选择在这么远的地方见面,也不像是冯系,贺系的人,那除了他们……就只剩一下,一直盯着沈沙系的吴远山了。”

“你很聪明,比沈寅强一万倍。”吴局掏出烟盒话语平淡的说道:“你干死了这个废物,其实挺不值的。”

“你不用套我,沈寅的死,跟我没有关系,我虽然跟他不和,但也没到了要杀他的地步。”沈飞话语平淡的解释道。

“人不是你杀的,你跑什么啊?”吴局笑着问道。

“我在沈沙系内得罪了不少人,我觉得不安全,才想走的。”沈飞淡淡的回道。

“沈寅死了,你是沈家唯一一个嫡系男丁了。”吴局吸了口烟,轻声说道:“沈万洲没儿子培养,那肯定会重用你的,这机会就在眼前,你却要离开……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慌了,你觉得那个朱长官,已经抓住了真相的尾巴。”

“你不用炸我。”沈飞似乎懒得解释:“这对我没用。”

“如果你不跑,我还不能肯定沈寅是你杀的,但你跑了,就说明那个朱长官查对方向了。”吴局指着沈飞说道:“我干军情的时候,你爸还活着呢,跟我演,你嫩点。”

沈飞脸上依旧没啥表情,但心里却慌的一批。

“很好奇,我是怎么盯上你的吧?”吴局笑着问道。

沈飞没有吭声。

“沈寅突然死了,还TM不是我干的,这就让我很好奇。”吴局淡淡的说道:“我在奉北城内还有内线,知道沈万洲把这个案子交给了那个老朱,所以我就让人盯上了他,本来想跟一跟这个案子的真相,但却没想到……这个老朱暗中却在调查你!”

沈飞怔住。

“看来你在沈系的朋友很少啊,老朱让人去医院查你,你都不知道吗?”吴局笑着说道。

“我本来也没什么朋友。”

“老朱查你,我刚开始还觉得他挺缺心眼的。”吴局淡淡的说道:“沈寅和你没啥直接矛盾,你又依赖着沈系父子生存,那怎么可能会把自己亲大哥干掉呢,这根本不合理啊。”

“我没有依靠着任何人生存,走到今天,是我有能力胜任一些事情。”沈飞极为敏感的强调了一句。

吴局没有理会这个回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全文完整版

答,而是指着他继续说道:“直到今天晚上你想跑,我才敢断定,这个老朱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的感觉是对的,沈寅就是你杀的。”

沈飞咬了咬牙,这回没有在故意解释。

“呵呵,你害怕了,怕事情漏了,沈万洲会杀你,给儿子报仇?!”吴局皱眉问道:“但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造反投敌呢?去其他地方,你还有操作的空间啊,何必跑了呢?”

沈飞没有回应。

“你怕别人卸磨杀驴吗?”吴局走到沈飞面前,背手看着他说道:“那你跟我合作吧?我不会卸磨杀驴!”

“吴远山,你也是军情届的旗帜性人物了,你说这话,不感觉有点幼稚吗?”沈飞冷冷的回道:“我得多傻,才能跟你合作啊?”

“沈万洲不倒台,不死,你杀他儿子这事儿,就永远过不去。即使朱长官牺牲了,那也还有李长官,刘长官查案。”吴局淡淡的说道:“你觉得你跑了,就可以抹平一切吗?!他妈的,谁要杀了我儿子,我追到天涯海角,也得找到他,弄死他!”

沈飞听到这话,额头冒气细密的汗珠。

“所以啊,我觉得你想跑,其实是挺幼稚的。”吴局淡淡的说道:“杀父杀子之仇,这是一辈子的事儿,沈万洲是掌权者,他还有能力找你……你即使躲到那个犄角旮旯,也不见得能睡着觉吧?”

“你不用给我洗脑……!”

“跟我合作,推到沈沙系,甚至搞死沈万洲,你就能永远解放!!就再也没有人压着你了。”吴局目光如炬的看着沈飞,右手手指点着他的胸口,字正腔圆的说道:“你要直视自己内心的想法!你不光想杀沈寅,你还早都想杀沈万洲!因为你怀疑,你父亲的死,跟他有关系……!”

沈飞皱着眉头,情绪瞬间略有些激动的打断道“闭嘴,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我从来没有想过……!”

“你想过,只是你不敢承认而已!你怕沈万洲,也恨他,因为同样是沈家子弟,他却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你!”

“你TM不要说这些没用的!”

“你一直认为,沈万洲是整合了你父亲的军事势力,窃取了你父亲半辈子积攒下来的成果,才当上战区司令的,你认为,那个司令

缘之空一共做了几次全文完整版

的位置本该属于你父亲的,属于你沈飞的!但却被人抢走了,更可恨的是,沈万洲把所有头部资源全都给了自己的儿子,所以你想杀他!早都想了!!”吴局用力点着沈飞的胸口:“你不需要对我隐藏任何东西,因为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放屁!”

“沈寅死了,你心里有久违的痛快感!!现在你只需要冲着四面漏风的沈系,补上一刀,你就能替你爸报仇!”

“不要说了!”

“你想杀沈万洲,早都想了!”

“是的,没错,我是恨他!!”沈飞猛然站起,攥着拳头回了一句。

……

北风口。

之前集结的俄六区自由谠部队,突然全线挺进西伯无人区,开始向北风口移动。 

喜欢第九特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