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0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室内安静。

苏大为坐在床边,握住聂苏的一只手。

透过皮肤,能感觉到这只手下,藏着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

聂苏没有醒。

她就像是很多年前,苏大为初识她时那样,口鼻呼吸断绝。

若非能感觉到她体内澎湃的生命力,几乎要让人怀疑她是否活着。

胎息。

聂苏这是进入胎息的入定。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

突然到苏大为根本没有准备。

才搬到李治赐下的开国县公府邸,聂苏便陷入昏迷。

为此,柳娘子急火攻心,直骂苏大为不该急着搬家,许是这边的风水有问题。

但苏大为找李淳风来看过,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硬要说风水,这里比原来的地方要好太多了。

目前的情况,就连李淳风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只说继续观察,有问题随时找他。

这种样子,找医生也没用。

苏大为很清楚,聂苏这不是病。

不是病,却又是什么呢?

修炼到某种关口?

自动进入胎息?

或许是吧。

但这一切,在聂苏醒来前,都是未知之数。

苏大为连日来,既要照顾昏迷的聂苏,又要伺候因聂苏昏迷,再度病倒的柳娘子,当真是没有精力管别的。

也幸好是之前通过牙行买了些使唤婢女,又有李贤送来的一批人,再加上李治和武媚娘赐下一批犯官的子女做府中下人使唤,混乱了几天后,才算找到头绪。

府中的事,下人各司其职,倒也慢慢安定下来。

柳娘子,有几名老实且细心的婢女照料,今日又请了医生来看过。

说是年老体衰,惊恐忧思伤了心脾,开了几副方子,嘱咐慢慢调理。

柳娘子的身体还算能调理。

但聂苏这情况,就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现在能做的,只有陪伴,只有等。

白头蹲在床上,看看聂苏,再看看沉默不语的苏大为,一双卡姿兰大眼睛里,写满了困惑。

幻灵智商极高,但也弄不明白眼前出了什么事。

苏大为握着聂苏的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屋角的炉香断了。

窗外透进来的光线也渐渐变得晦暗。

有婢女在门外小声问需不需要掌灯。

被苏大为拒绝了。

就算是昏暗中,他依然能看清小

李莲英死亡之谜在线全文

苏的脸庞。

握着她的手,凝视着小苏苍白的玉靥,苏大为心神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

“小苏,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相遇,在昏暗的地窖中躲藏……彼时彼刻,正如此时此刻。”

苏大为喃喃自语的说着,说着与聂苏相识的一幕幕,从初相遇。

到结为兄妹,到接受小苏到家里。

到出征突厥。

到小苏千里迢迢的到军中找自己。

再后来是与小苏分开。

自己在抓到了西突厥沙钵罗可汗,不惜留信离开军营,去吐蕃找寻聂苏的下落。

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小苏的呢?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时间太久,有些记不清了。

现在回想起来,唯一清晰的是一种感觉。

那种不见便牵肠挂肚思念的感觉。

缘份?

人与人的相识相遇,或许都是缘份注定。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小苏……

苏大为喃喃低语着,忽然察觉有异。

他张开眼睛看去,黑暗中,恰好看到一双晶亮的眸子,看向自己。

“猴头。”

苏大为低声道:“不用管我。”

幻灵身上伴身的金蝮向着苏大为微微点头,仿佛听懂了。

它们俩向后一闪,不知钻去了哪里。

苏大为的目光重新回到小苏身上,蓦地一震。

小苏的眼睛张开了。

那双眼睛里,带着许多情愫。

有依赖,有羞涩,有眷恋,有欢喜。

“小苏你醒了多久了?”

苏大为握紧她的手,因为急

李莲英死亡之谜在线全文

迫,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现在感觉怎么样?为何会突然昏迷?是修炼出了问题吗?”

“阿兄……”

聂苏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脸上现出一抹无奈的笑:“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不知怎么回答了。”

“不急不急,一个个来答我,慢一点无妨。”

苏大为握着她的手,顺手又摸她的脉门,感觉她的脉博忽快忽慢,并不像是恢复正常的样子,心中不由一沉:“你的脉象怎么变得这么古怪?”

聂苏的胸膛微微起伏,长长吐了口气才道:“我也不清楚,我人虽醒了,但身体还像是睡着,手脚都不听我的……”

“醒了就好,不着急,慢慢来,一定会恢复的。”

苏大为关切的握紧她的手:“还有别的不舒服吗?”

“就是身体还动不了。”

聂苏道:“阿兄,我不想躺着了,你帮我坐起来。”

聂苏的脉象古怪,似乎体内有某种力量失控了。

苏大为不敢说出心中的想法,只求聂苏平安。

哪怕过去修炼的能力,全都没有了,只要人平安,比什么都强。

或许这便是……走火入魔?

但聂苏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不能太心急,先确保聂苏平安,再慢慢找答案。

苏大为轻手轻脚的把聂苏抱起来,搂在自己的怀里。

两人虽已成婚许久,但平日里也少有这样的耳鬓厮磨。

聂苏的小脸微红。

这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朵上。

她的气息吹动着发丝拂动,触碰着苏大为的脸颊。

像是孩子顽皮的手指。

“阿兄,我昏迷过去有多久了?”

“从我们搬到这新宅,有七日了。”

“有这么久了?”聂苏惊讶道。

“还好你醒来了,不然阿娘还不知急成什么样子。”

“阿兄,我刚才似梦似醒,听到你在我耳边说了好多话,还听你说起以前,阿兄,刚才你是不是哭了?”

聂苏气息有些不匀,一口气说了许多,微微喘息。

苏大为心疼的把她紧抱在怀里,口里依然倔强:“我没哭,我只是想你了。”

“阿兄……”

聂苏的声音微微颤抖:“我也好怕再也见不到阿兄了。”

“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我认识很多宗师,找茅山天师叶法正,找李淳风、袁守诚,找郡公,一定能医好你。”

“阿兄,我方才好像听到你讲了个故事,但我没听清,能再讲一遍吗?”

“好,只要是小苏愿意听,阿兄就是讲一千遍,一万遍也是愿意的。”

“嘻,阿兄又乱说,哪里需要讲那么多遍。”

“嘘~听我说。”

苏大为的手指,轻轻按在聂苏柔软的唇上。

“我方才在你耳边说的是一段沙门故事……传说阿难尊者是提婆达多的亲弟弟,同时也是佛陀的堂弟,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

这一日,阿难对佛祖说:我喜欢上了一名女子。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名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佛说:阿难,某日等那女子从桥上经过,那也便是经过了,此刻你已化身石桥,注定只有与风雨厮守。

阿难,你究竟有多喜欢那从桥上经过的女子,令你舍身弃道,甘受情劫之苦。”

故事讲完,两人紧紧相拥,相互依偎。

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聂苏长长的吸了口气:“会有多喜欢?可是一见钟情便倾心一世?可是不问回报而付出等待?”

苏大为没有回答,只是用手,轻抚聂苏的背。

“阿兄,你有多喜欢我?”聂苏喃喃道。

“我愿化成一座石桥,经受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日晒,五百年的雨打,只求你从桥上走过。”

“五百年太久啦,我怕等不到。”

“是太久了……光阴转,天地迫,五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苏大为拥着聂苏,在她发红滚烫的耳珠旁,轻声道:“这一世,我陪你,不离不弃。”

“阿兄……”

聂苏的脸更红了。

昏暗的房间里,传出唇齿相依之声。

还有微弱的喘息哼声。

守在窗口的幻灵还睁着大眼睛偷看,冷不防被黑猫从旁一爪拍飞。

……

天,一点一点的亮了。

苏大为拥着小苏,仿佛拥抱着世上最珍贵的宝贝,生怕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

她的睡姿好像婴儿。

蜷曲着身子,依偎在苏大为的怀里。

她的肌肤白皙如玉,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气息均匀。

比昨夜又好了许多。

这让苏大为稍稍放心。

凝视着怀里的妻子,他悄悄将手从小苏的肩下抽出。

小苏身子微动了一下,眉头微蹙。

苏大为忙替她掖好被子,又拥抱了会,才悄然起身。

走出屋,吩咐守在外间的婢女好好照料,有情况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他则是走出屋,来到院中。

一眼就看到站在院中的高大龙。

清晨的薄雾里,高大龙的神情诡异,摸着下巴,眼中红芒微闪。

他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手臂处隐隐看到黝黑如鳞甲般的臂盾。

腰上悬挂着乌黑色的横刀。

整个人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煞气。

“大龙,你怎么来了?”

他急着起身,就是听到外面高大龙的脚步声。

“阿弥,别怪我打搅你的好梦,实在是有事找你。”

高大龙嘿嘿笑着,声音嘶哑,如毒蛇吐息。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8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