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0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僧要取得谁的同意呢?”戒忍揉了揉小光头。

“当然是郭大管家呀。”肖绛理所当然的道,“他不是你的师父吗?”

事实上,老郭成日里把这么个粉雕玉镯的小和尚带在身边,颇为疼爱,连高闯也爱屋及乌。鉴于老郭那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野和尚样子,肖绛甚至暗搓搓想过这小和尚难不成是老郭的私生子吗?

可没想到戒忍的话却让她大吃一惊,“小僧是奴心的师叔呀,可是刚才王妃娘娘说是长辈的许可,他不是我的长辈。”

肖绛抚额。

奴心是谁?哦,老郭,郭大管家,很多人都忘记他的本名。不,僧号了。

可现在戒忍连王妃娘娘这种字眼都出来了,听起来她好像自己穿越了西游记似的,变成了妖精洞主,想把这个小和尚煮了吃了。

“在学堂里,要叫肖教习。”高钰“好心眼的”纠正。

事实上,他是听见王妃两个字觉得很刺耳。

这个女人配吗?他和姐姐还没认可!

“而且郭大管家是你的师侄吗?”高瑜的心思拐到别处,非常惊讶。

在看那一双双同样惊讶的眼睛,就知道这个事实今天是第一次爆出来。

戒忍却很坦然,“没有人问过,小僧也没必要特意解释吧。他那么老了,我年纪虽然很小,但是这个辈分……确实挺大的。”

“是啊,所有人都陷入了习惯的想法,以为年纪大的辈分一定就大。”肖绛简直哭笑不得。

但是从另一方面可以验证一个问题:老郭真是个出家人!虽然他不像个出家人,但也绝不对绝不是因为头发没了才冒充和尚的。

想一想,出家人辅佐帝王的也不是没有,比如明朝的开国元勋刘伯温,比如著名的黑衣宰相姚广孝……

不过怎么都是明朝的?现在这个异时空,跟大明的风俗习惯乃至制度有点相似呢。

“小僧去让王上做主吧。”戒忍眼睛一亮说,自己的难题自己解决了。

然后又问,“那么今天的故事,什么时候讲呢?”

话音才落,刷刷刷刷,各种期待的眼神一起向肖绛射来。

“我先问你,你以后是天天跟着来上课呢,顺便听听故事,还是只来听故事?”

“王上让我一起来读书,说不能只会读佛经。”戒忍正正经经的回答。

“王上英明。”肖绛例行吹捧了句,然后认真地说,“回头我来测试一下你的水平,看你跟得上哪阶段的课。至于故事……因为正好到了一段很长的情节,今天讲不完,干脆就不讲了。”

啊!

怎么可以这样!

教习说话不算!

说到一半不理会了,不如把人活埋。

嗡嗡嗡嗡,堂下顿时炸了锅似的,各种失望的叹息和不满的抗议声此起彼伏。

肖绛伸出双手向下按,表示让他们安静一下,又接着说,“不要着急,我不是那种挖坑不埋的人。不过改天找个时间,一次性讲完这一段内容,不是比一天讲一点更痛快些吗?”

虽然存起来听会更痛快,但是今天听不到还是有点抓耳挠腮。看着这样的孩子们,肖绛突然想起自己在现代时看网文追更的感觉。

我们可以晚点走的。或者占用一点讲课的时间就可以呀。

有人在底下嚷嚷一句。

肖绛正了脸色,“讲艺堂是读书习武的地方,讲故事讲书,只是一种调剂的娱乐。娱乐很必须,但是正事却绝不能耽误也不能被忘记。不然,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她环视着下面,一字一句的说,“你们要学会忍耐,等待,直到最后的结果出现。 焦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试者静下心吧。而且,绝对不能忘记你们来讲艺堂的真正目标!”说完,麻利的收拾了自己的书案,转身就走了。

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听到后面传来争吵声。

“你们说,孙悟空会怎么办呢?”莫依依细声细气的问,带着一种猜测而不得的惆怅。

“若我是那孙猴子,必然就反了!”高瑜的清亮爽利声音响起,“被天庭招上去却又不被重用,还被各种看不起,换我也不服气!”

“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谁能上来做高官,坐重要的位置呢?那样的话,岂能服众?万一他不能胜任,岂不祸乱苍生?”廖章睿立即反驳。

“孙猴子那么能打,怎么会不能胜任?!”高瑜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她是世女,备受高闯的宠爱,为人又有点嚣张跋扈的,平常这样的时候,别人就会退避三分。可廖章睿偏偏是个硬骨头,不能同意的就不会虚与委蛇。

于是反问,“能打的就有本事吗?”

“我父王就能打!是百战不败的战神!难道说我父王没有本事吗?”高瑜哼了一声。

肖绛顿住脚步:哎哟,这招儿偷换概念,玩儿的真是熟练呀。要论取胡搅蛮缠,高世女确实有点本事。

廖章睿果然被问得噎了一噎,但很快又反驳,“王上当然是最了不起的!我们燕北军也是最了不起的!但是军队最讲究纪律,朝堂上也有法度,就连王府里难道没有规矩吗?如果人人都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不肯守规矩,那岂不是乱了套?这和那些游侠儿以武乱法有什么区别?再说我没说孙猴子不好,但是他有做错的地方啊!”

少年人心中,孙悟空那种反对权威

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全文在线阅读

的人物就是英雄!

“他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果然,高瑜的声音又大了些,听起来有点像吵架了,“而且我们王府哪里没有规矩啦?!”

“姐,好好说话……”高钰在旁边劝,“廖章睿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好好说着孙悟空,又说到咱们王府!说,你到底是跟谁站在一边的?”高瑜气得连弟弟也骂了,“他就是仗着自己功课好,成天在那里胡说八道,好像多有学问似的。”

得,又上升成人

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全文在线阅读

身攻击。

“我没有!”廖章睿生气地反驳,“就事论事,孙悟空在天河放马,没有经过允许,本来就是不对啊。”

“莫吵莫吵,动气就会犯嗔戒的。”小和尚借人也在旁边劝。

喜欢绛都春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8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