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可如今拜的是三皇,是人类共祖!陈义山不觉有丝毫的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小说完整版

勉强,感激之情,那是溢于言表的。

但农皇见他磕头如捣蒜,反而不忍,说道:“罢了,罢了!孩子,你的心意我们都明白啦!你实在是用不着磕这么多啊!”

陈义山一边叩头不停,一边说道:“那帮毛神穷凶极恶,连番的散布瘟毒,不论是颍川的凡夫俗子还是神祇真仙,全都遭了他们的毒手!至今都是人事不省,个个危在旦夕!偏偏弟子毫无用处,虽然修成了仙道,却也救不了他们。如果不是两位皇爷大发慈悲,肯施援手,那弟子便是死,也死的窝囊,死的憋屈!所以,这头不但是弟子替自己磕的,也是弟子替颍川郡的百姓,替家父家母,替左右朋友,替门下弟子磕的,该磕成千上万个!”

“哈哈哈~~~”羲皇大乐,笑道:“孩子,我们两个精力不济,你要是再这么磕下去,用不着成千上万,我们就得沉睡过去了。等下次再醒来,怕是得十几天之后了。”

陈义山闻言,这才慌忙止住,抬起脑袋来,眼巴巴的看向农皇。

农皇道:“孩子,不必看我,且闭上你的眼睛,摊开你的手掌,平放在胸前,不要乱动。”

陈义山依言照做,立时把双目紧闭了,把两手给摊开了。

但觉一股暖意忽落入掌心中,继而缓缓流动,痒痒的,酥酥的,隐隐约约还有笔有划,就像是有一道光在手心里描摹写字似的,那感觉甚是奇异!

过不多时,只听农皇说道:“可以了。”

陈义山精神一震,迫不及待的睁开了双目,低头定睛一看,但见左手掌心里写着一个漆黑如墨的“药”字,右手掌心中则写着一个明晃晃白生生的“医”字,他不由得一呆,仰面问道:“农皇爷,恕弟子愚钝,不大明白这,这是什么意思?”

农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明镜壁里窸窸窣窣的动,但见他伸手从袖子里摸出来一根青叶环生的树枝似的东西来,往前一伸,说道:“孩子,来拿。”

陈义山心里很是狐疑,但是也不敢多问,便伸手去摸那明镜壁里“树枝”的影子。

不料,他刚刚触碰到那影子,便骤觉浑身一麻,心跳骤急,胸前沉闷,头晕目眩如遭雷击!

他大吃了一惊,慌忙把手缩了回来,喘息急促道:“农皇爷,弟子,弟子无能,不敢触碰……”

“呵呵~~莫怕。”农皇笑道:“阿烛说你身负先天元炁,能绽放虹状神光,怎的不见你调动出来?我要送给你的东西,可是先天宝贝,不以先天元炁来接,如何能得手?”

陈义山恍然大悟,赶紧将体内的先天元炁激发出来,但听“嗡”的一声,周身环绕虹状神光,弧度圆满,几乎成圈,看的羲皇、农皇以及中岳神君都是眼前一亮,暗自颔首不已。

有了这神光护持,陈义山手掌心里的“医”、“药”二字也起了幻化,都熠熠闪耀,放起璀璨的光芒来!

他再次伸手去触碰那“树枝”,只是稍稍挨了一下,便觉手中骤然一沉,那宝贝不知怎的,就落入他掌中了!

他拿着呆呆的看,只听农皇说道:“这宝贝唤作‘扫毒神木’,可以祛除天下一应的剧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小说完整版

毒之物,当然也能祛瘟除疫!你持此宝回去,可以击败那几个小东西了。至于我所赐给你的‘医’、‘药’两字,那是帮你救人用的。”

陈义山大喜,道:“请教农皇爷,这扫毒神木如何祭用?”

农皇说道:“那几个小东西行凶所依仗的,无非是散瘟神器,你跟他们对阵的时候,不必怕他们祭出神器,只管手持这神木,运转先天元炁去扫就是了。他们绝没有一战之力!”

陈义山激动难耐,又问道:“还要请教农皇爷,那‘医’、‘药’二字又怎么救人?”

农皇道:“你会行云布雨的法术么?”

陈义山脸色一红,摇了摇头,呐呐说道:“弟子不会,但是弟子的门人有会的。”

农皇笑道:“也是奇事,师父不会,徒弟反而会。也罢,你只管回去,将自己的手心抵着你那弟子的手心,轻轻揉搓,把‘医’、‘药’两字度在他手心里,而后叫他施展法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须在颍川郡下一场甘霖,便能叫城中的瘟毒尽数消解,所有的百姓均可活命!”

陈义山喜不自胜,连忙说道:“弟子明白了!”

农皇长吁了一口气,神色显得十分疲惫,道:“好了,你回去吧,我们也累了,该歇一歇了。”

言罢,羲皇、农皇的身影一起消失在明镜壁上,不见了踪影。

陈义山又拜了几拜,这才跟着中岳神君离开了三皇洞。

出了洞穴,陈义山说道:“老大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吞了瘟神丹,遭了那帮恶神的毒手,而后及时瞬移,救了我的?”

中岳神君说道:“替身玉像有老夫的魂念,他所看到听到的一切,老夫也都如同亲见亲闻。你也忒傻,居然相信那老瘟所言!”

陈义山苦笑道:“小弟也是无法可施,他们手捏着那么多人的性命,小弟便是明知他们言语中有诈,也得跟着跳进去他们布下的陷阱啊。所以,还是要多谢老大哥!若不是老大哥抬举小弟,两位皇爷识得小弟是谁?哪里会出手相救?”

中岳神君道:“你我之间就不必客气啦!”

陈义山又说道:“老大哥,小弟很是好奇,先天大神不是因为频繁内斗,惹得盘古震怒,全都陨落了么?怎么——”

中岳神君沉吟道:“此事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讲清楚的,以后再对你说吧。”

陈义山点了点头,道:“那就劳烦老大哥再动用瞬移之术,将小弟送回颍川郡吧。”

中岳神君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小老弟,老夫可没有那个本事,只能是你自己飞回去。”

陈义山愕然道:“那来的时候——”

中岳神君道:“来的时候是因为替身玉像在颍川,老夫可以与之勾连,以此作为瞬移之枢。现如今,替身玉像就在嵩岳,你叫老夫如何帮你瞬移?”

陈义山笑道:“小弟明白了。老大哥,回见!”

中岳神君道:“预祝小老弟此去一路顺风,旗开得胜!”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