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同一时间,就在车厢中3名新人互相打气之际,视野穿过房门进入客厅。

客厅中央沙发,何飞神情微变,逐渐流露出些许诧异之色。

“你的意思是,让我提防着那名叫黄天祥的香港人?”

没有错,消息来自于彭虎,信息拉源于彭虎,大学生之所以面露异色,种种一切统统来自于对面光头男的刻意告知。

不否认彭虎曾答应过赵平,答应不将此事说出,可答应归答应,事实上他却唯独不可能不告诉何飞,理由简单至极,就算排除彭虎与何飞之间个人私交,作为团队领导者,青年也有必要获知此事从而方便于未来掌控全局。

结果可以预料,新人刚一离开,光头男亦当即知无不言言不不尽,将早前发生于4号车厢的一幕都原原本本告知何飞。

此刻,注视着对面青年若有所思,彭虎手端茶水喝了一口,旋即面露杀气继续道:“那姓黄的香港佬居然敢当着我彭虎的面行凶杀人?真他吗胆子够肥!要不是赵平拦着,老子早就弄死他了,真不知不赵平那小子脑子里咋想的,居然不让我动手?不单阻止我弄死此人还让李天恒拖着那货去5号车厢治愈,当然了,由于我知道赵平为人,所以这也是我为何没有弄死那香港佬的主要原因。”

言至此处,或许是期间突然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嘴唇,彭虎面露怀疑,继而朝对面青年说出心里猜想:“喂,兄弟,赵平那小子该不会又打算私下搞事吧?”

终于,随着光头男陈述怀疑,这一次何飞倒没有继续保持沉默,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微点头随口回应道:“彭哥,听赵平的,这件事你不要在对其他人说了,另外以我对赵平的了解,我猜今晚他十有八九就会主动找黄天祥谈些事情。”

撂下一段个人猜测,何飞转移话题,当先话锋一转展开吩咐:“对了,今天是任务休息期第9天,估计明天诅咒就将发布新一轮灵异任务,通过队长权限,我现已获知下一场任务大体信息,现在我将信息告知于你,你一会出去后顺便通知下众人,好让大伙儿今晚提前准备下。”

见光头男了解点头,何飞直言相告:

“刚刚查了下,下一场任务依旧为普通级灵异任务,任务名称为……亡灵追击!”

………

夜晚20点45分,地狱列车3号车厢,某个人房间内。

哗啦啦。

水流轻微响彻,隐约回荡周遭,在这间仅有初始配置全无个人装饰的房间里,待流水响动结束后,一名男子从雾气缭绕洗浴间走出。

重返卧室的他没有在穿之前那套中山装,而是在卧室衣柜里按照个人想象拿出一件灰色睡衣套在身上,穿过睡衣,未等男人下一步动作,原本寂静的客厅却被一阵突兀敲门声打破。

咚咚咚。

许是本能反应又可能是现实世界所带习惯,一听门外传来敲击,男子最先反应不是赶往客厅而是下意识手伸后腰,可惜摸了个空,直到回想起武器现已不在身上,男人才神情警惕抵门前,迟疑数秒,最后用试探性语气询问道:“谁?”

门外传来一声淡定回答:“几小时前曾差点被你杀死的人。”

言罢,不等回答,门外声音再度响起:“放心,外面只有我一人,开门吧,我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聊聊。”

………

该来的终究要来,躲不掉逃不了,而在诅咒那堪称无敌的绝对掌控下,执行者唯一能做的只有挣扎,继而在规则体系内尽可能保住性命勉强前进,在那几乎永无止境的灵异任务中一点靠近目标一点点接近真相。

或许你会在过程中不幸死去,但至少你曾存在过,不屈过,而你所留下的遗憾亦必将被你所信赖的伙伴们最终弥补!

任务休息期第10天,早晨7点30分。

不出何飞昨日所料,今日一早,就在大学生置身厨房解决早餐时,衣兜内那张代表其执行者身份的骷髅车票冷不丁开始震动,当然,对于这种事,身为资深者的何飞早已处变不惊,离座起身掏出车票,就见车票正面果然多出一行信息通知:

灵异任务开始发布,请所有执行者前往1号车厢查询任务详情,30分钟内不去者视为放弃任务,放弃任务者抹杀。

浏览眼前已看过多次的熟悉通知,不知怎么的,何飞没有如以往那样加快吃饭速度,反而在将车票重新塞回裤兜后仰头闭目陷入寂静,一时间他就这样一个人站立原地仿若凝固,足足半分钟过去,一段低沉自语才从青年口缓缓冒出:

“很久了啊,来此时间不短了,我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表面上看大学生貌似在喃喃自语独自感慨,甚至神情间都曾隐隐带有一丝悲观成分,但是,悲观仅仅维持数秒,凝固仅仅维持数秒,随着自语结束,下一刻,何飞神情转变,早先的迷茫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宛如初到诅咒空间时那样坚毅不屈!

同时一段与早先语气截然相反的话亦随之脱口而出口:

“不过,我不会死,我仍旧会活下去,我,一定可以坚持到最后!”

言罢,早已穿戴整齐的何飞放弃了现已仅剩一半的早餐,只是在喝光杯中饮水后径直走向客厅房门,很快,随着推开房门,青年步入走廊。

因诅咒每次任务通知皆属同一时间对所有人发布,所以对于置身列车的执行者来说大伙儿行动速度也基本相差无几,果然,正如上面所言,何飞刚一走踏足走廊,位于隔壁右侧的一扇房门则也巧合般随之推开,接着同样穿戴整齐的程樱亦就此来到现场置身走廊。

发现何飞,又见现场仅有二人,许是突然心血来潮,经常在众人面前维持一副高冷模样的程樱先是一滞,旋即做了动作,一个极度不符合其个人性格的动作,趁周遭暂无旁人,女生竟闪电回头朝大学生做了个俏皮螝脸!

“啊……”

何飞愣住了。

由于事发突然加之反差太大,目睹完对方举动,何飞竟当场两眼圆睁愣于当场,至于程樱……

做过螝脸,女生有所动作,携带着诡异微笑径直朝何飞走来,貌似仍打算继续做其他事那样,可惜天遂不人愿,就在高冷美女有意戏耍青年之际,或者说就在她刚刚抵达青年身前正即将伸手做些什么的时候,响动发出,附近另一扇房门突兀开启。

然后,令何飞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说时迟,那时快,房门响动刚一发出,程樱骤然停止动作,停止戏耍,其后就这么重新恢复为早先冰冷模样,就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话归正题,随着房门开启,一身休闲装扮的钱学玲径直抵达车厢,见何程二人似乎也刚刚出来,美女御姐本能与两人互相点了点头,看似平平常常,不过,待注意到两人因太过仓促而稍显不太自然的细微表情后,不知为何,钱学玲微微一笑,看向二人的目光中亦多了丝了然韵味。

吱嘎。

常言道有一有二便有三,受诅咒那避无可避的任务逼迫,钱学玲刚一出门,附近另外两扇房门则在如说好办一前一后随之推开,旋即一名身穿黑色背心光头大汉与一名身穿屎黄色外套痞气青年纷纷走出,又过了数秒,一名金丝眼镜男抵达现场,不错,此时此刻所有资深者皆汇聚于3号列车厢,但也仅仅只是资深者而并非全部成员,至少那精灵古怪的少女空灵与昨日登车新人统统未曾现身。

对于新人的集体迟到,严格来讲不难理解,首先要明白那些人终究只是新人,和现场因长期相处而产生默契的资深者不同,才经历过一场任务的空灵与从未经历过任务的新人任谁都不可能与资深者保持默契维持同步,加之事发突然,不说别说,单单对灵异任务的恐惧就足以让新人踌躇上一段时间,果不其然,待想通以上论点后,作为团队公认的逗比兼活跃份子,陈逍遥动了,当即自告奋勇跳了出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对何飞等人咧嘴大笑道:“好了好了,大家没必要在这里等那群墨迹新人,那个,何飞你带大伙儿先去1号车厢,这喊人的活就交给贫道来做吧!”

………

维持着满脸笑意,大拍着自身胸脯,待目送众人统统消失与前方舱门后,不知为何,刚刚还微笑满满的陈道士顷刻间表情突变,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赫然是紧张,其后更是三步并做两步窜至某一门前伸出狂敲,一边狂敲一边放声大呼:“喂喂喂!开门,空灵妹子快开门啊!”

没有人知道青年为何会神情紧张急切敲房门,唯一知道的是狂敲产生效果,伴随着一连串敲击呼喊,不消片刻,房门开启,携带着一丝睡眼惺忪,一名可爱少女映入眼帘。

正如以往曾多番提及的那样,人与人不同,而人与人间的交流亦往往

一受三攻太涨了小说全文完整版

受限于印象性格,如果说陈道士很会看人下菜,那么少女看人下菜本领则进一步炉火纯青,打着哈欠拉开房门,一见门外是陈逍遥,少女先是一怔,旋即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丝狡黠笑意:

“呦,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陈痞子你呀。”

口吻满含调侃,神情尽是鄙夷,见少女态度如此不敬,如果换成几天前……不,哪怕是昨天空灵以此刻口吻对其说话陈道士都必然会火冒三丈当场反击,然,奇怪的是……

面对调侃,青年既无生气反应亦无回骂征兆,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对方言语调侃般从始至终神态和善,末尾更进一步显露出讨好笑容,一边搓着双手一边用类似汉奸面对太君时的语气回应道:“哎呀,空灵妹妹出来了,那个,那个……”

后面的话陈逍遥虽然没说,可空灵却如同了解般两眼一眯继而替对方补充了语句末尾:“如所料不错,你是不想问我你在这场任务里会不会死对吧?”

答案就此揭晓,真相就此公布,正如少女所言,今日陈逍遥之所以态度恭敬宛如汉奸,根源恰恰来自于对灵异任务的不安!

他不知道那即将到来的任务会有何结果,面对未知,纵使身负道法武艺非常,可陈逍遥终究害怕终究不安。

其实也不怪青年如此担忧,毕竟上一场迷宫任务给陈逍遥所带影响实在太大,他差一丁点死!要不是空灵紧要关头救他一命想必自己就当真如任务开始前空灵所预言那样殒命当场,陈逍遥不是普通人,他是名道士,对于种种在常人看来虚无缥缈的玄学灵异之事很有研究,毫无疑问,如果说起初针对空灵预言他还仅限于半信半疑,那么,在经过一系列观察试探乃至基本确定少女眼睛很有可能是传说天眼后,对于少女的某些话陈道士便不得不认真对待,当然了,认真归认真,讨好归讨好,种种服软讨好也仅限于任务开始之前那一小会……

“对对对!空灵妹妹果然冰雪聪明,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额,比如贫道在这场任务里生存几率大不大?”

如今陈道士就这样用一副讨好语气询问着少女,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听过询问,少女转身就走,理不都理转身返回个人房间,介于有求于人,无奈之下,陈道士也只好耐着性子原地等待,直至少女穿戴完整再次出现。

可惜,对方仍旧没搭理他。

背着个卡通背包,空灵蹦蹦跳跳离开房间,径直赶往1号车厢,全程没有搭理门口那一直保持微笑的陈逍遥。

直到少女身影彻底消失,早先还满脸微笑的陈道士才彻底抹去笑容,旋即脸露不爽低声嘟囔道:“草!装什么装,看把你嘚瑟的,下次一定找机会狠狠整整你这小妮子!”

吱嘎。

就在陈道士满心不爽暗自腹诽之际,轻响入耳,右侧房门随之开启,两秒后,李天恒神情凝重走出房间,同时亦第一时间发现了仍置身现场的陈逍遥。

“啊,你是,陈,陈……陈啥来者?”

“卧了个槽!陈你大爷啊,我叫陈逍遥!你妹的有健忘症是吧?这才一天就忘了?没想到你身为一名初来乍到的新人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告诉你,我可是你得罪不起的资深者!”

“额,啊!原来是陈哥,陈哥你好,我错了!”

“哼,看你还算识时务,这次就放过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敲门去把另外三个墨迹货喊出来啊!”

同一时间,正当陈逍遥因遭遇无视从而将一肚子火全撒在李天恒这名倒霉蛋身上时,1号车厢内。

“嗨,何飞哥哥好,程樱姐姐好,学玲姐姐好,彭虎叔叔好,眼镜叔叔好!”

待不厌其烦的挨个与一众资深者打过招呼后,少名则也众人的点头回应下越过前排径直坐于后方第三排,只是……

只是……

画面切换为后排少女视角,此时此刻,只见在空灵视野中,入目所及,就见前排资深者们纷纷出现异常,无论是队长何飞亦或是程樱、彭虎、钱学玲以及赵平,所有人脑袋皆冒红光,统统被一层暗淡红光所笼罩!!!

………

10分钟后,早晨7点40分,地狱列车1号车厢。

偌大车厢开始热闹,不管是提前到场资深者还是稍晚到达新人,执行者集体汇聚,中央四排座位亦基本座无虚席,表面虽说热闹,实则热闹背后所隐藏的却是不安,是众人那良久不松的坎坷不安。

和以往类似,自打进入1号车厢起,资深者一方集体保持沉默,至于姗姗来迟的4名新人则在陈逍遥无比嘚瑟的指挥下纷纷坐于末尾第四排,可想而知,对于陈道士这种类似高年级欺负低年级般的幼稚举动,资深者个个无语,程樱则更是用鄙夷目光瞥了第三排正大呼过瘾的陈逍遥一眼。

当然了,纵使面对鄙夷,对于向来脸皮极厚的陈逍遥而言此举已然免疫,刚一坐定,青年亦随即在空灵那同样满含鄙夷的注视下回头扫视起后排新人,许是被早先车票通知所吓到又或是对即将到来任务心怀畏惧,几人状态颇差,整体都不咋样,回头看去,就见那名为黄天祥的香港黑帮份子依旧如昨日般维持着表面平静,对,仅仅只是表面平静,之所以如此形容则恰恰来自于对方神情阴郁眉头紧锁,毫无疑问,香港人此刻的内心必定紧张无比,待粗略扫了眼黄天祥后,目光继续转移,然后看到了不安,明显至极的仓惶无措。

不错,如果说黄天祥还仅限于内心不安,那么中年人蒋继河与矮个女陈艳则毫不掩饰的将畏惧明显印刻于各自脸上,是的,凭借5号车厢神奇功能,蒋继河昨晚便治愈了其个人癌症,按理说摆脱病魔值得振奋,可就目前来看,中年人却无一丝振奋之色,和本就胆量不大的陈艳一样双双维持着高度紧张!

或许4人里唯一状态良好的就只有那疑似小偷的毛刺青年了。

李天恒基本镇定。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对于即将

一受三攻太涨了小说全文完整版

到来的灵异任务,毛刺头青年并没流露出多少畏惧,相反好奇居多,久经转动的眼睛亦仍如昨日般不停打量着,打量着1号车厢,甚至还时不时用不易被人察觉的目光扫向前排,不经意间扫向众资深者口袋衣兜……

等待任务发布一向属于煎熬,过程中往往焦躁,感觉像极了犯人在等待法官宣判般难受坎坷,不否认何飞以开启任务提前预览功能,但也仅仅只能提前获知任务名称与难度等级,至于具体信息则仍要借助车厢屏幕以及视频预览,伴随着时间分秒流逝,众人压力顿增,纷纷沉浸于任务发布前的诡异寂静。

呲啦,呲啦啦!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两分钟,前方,原本经久漆黑的大屏幕突然发出了一道刺啦响动,响动发出之余上方灯光亦顷刻间集体熄灭,整个车厢就这么瞬间陷入黑暗,而这突如其来的断电则也让首次经历任务预览的新人不觉一惊,当然,惊愕归惊愕,待察觉到前排资深者统统都毫无反应后,新人原本绷紧的神经才略微平复,至于资深者则集体将目光乃至注意力集中于前方大屏幕,很明显……

灵异任务开始发布了!

………

见此情景,所有人屏气凝神目光延伸,一时间,现场格外安静。

呲啦,呲啦。

混合着杂音笼罩,搭配着黑暗环境,不消片刻,杂音消失,屏幕缓缓亮起,亮过后屏幕在度转被雪花充斥,搭配着死寂气氛,给人一种难以言喻压抑诡异感,直到半分钟后雪花褪去,直至屏幕彻底显露出影像画面。

定睛细看,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为一幕阳光明媚都市场景,属于典型城市高空鸟览图,果然,目睹此景,资深者心中皆无一例外当先确认了一件事,即,城市题材!

不错,与上一场灵异任务不同,这次任务俨然以空间宽阔的城市为背景,先不谈别的,至少在部分经验较高资深者脑海里就已经将其定义为跑路型灵异任务,一场极有可能需不断逃亡接连躲避而进行的灵异任务,理由很简单,单从‘亡灵追击’这四个字中即可明显察觉。

言归正传,注视着前方屏幕,最先出现的城市鸟览图没有维持太久,过了大概十几秒,画面隐去,在一阵雪花干扰下逐步消失不见,接下来,一段动态视频逐步映射于众人眼帘……

……………

PS:啊,只记得劳动节,却把紧挨劳动节的青年节忽略掉了,虽然稍晚了些,但我依旧要在此祝读者兄弟们五四青年快乐!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0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