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5-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周虞从杭城的灯火里走进那个世界,

终于又从那个世界走回杭城的灯火。

霓光照亮每一个流浪人的脸,

忧郁或平静。

杭城的夜的天空还算通透,有星子和月亮。

周虞立在人潮和车龙间,仰着头,眯起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气流拂上天空,将少许的云吹散,把高层的污浊也扫尽,于是一天灿烂。

大概有千千万万人在这一刻抬头望天,

为这忽然间的一天清澈而喜悦。

有一些流光升起,是察觉异常的修行者们,在飞剑和法宝的光华中飞天,想探求缘故,但注定只能沐浴在星海的光里,于茫然中渐渐安宁。

周虞就这样看着夜天,

看着那些星,

它们一颗一颗,因为大气层的折射而忽闪忽闪,像无数不知名的生物的眼睛,在辽远的宇宙深空中,深情注视着这颗行星。

随着他的目力集中,这些星的光一点一点地恍惚起来,开始摇荡,像树上结的果子,随着树干被摇动,于是枝叶纷纷,果子一颗颗跌落人间。

那些星

女友主动在男友身上蹭全文完整版

光,颗颗摇荡而下,

都落向他眼睛里。

直到他被手机震动声惊醒,

电话那头传来冰冷清脆的声音:“来。”

“不去。”

“你确定?”

“嗯。”

“你知道我在哪里吗?”

“我知道,应该是在九山之间?”周虞笑了笑,“再不睦的父女,也该抽空说说话,谈一谈彼此的想法,或许有可能求同存异?”

“我不知道你为何能得到,但是我知道,你得到了……一只鬼。不要否认,我能感知得很清楚,我有这种能力。”

“哦?”周虞微露讶色,“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

“因为我很特别。”

“哪里特别?”

“你猜——”

“让我猜猜——”

他们异口同声。

于是周虞接着说道:“我猜,你的特别在于,你确实既是祂的女儿,又不是祂的女儿,对吗?”

“对。”

“跟你说个事。”

“说。”

“我啊,闲着无趣,给另一个小姑娘取名叫做‘凉凉’,你觉得怎样?”

“怎样?”周虞听着这语气,仿佛能看见电磁信号彼端那个绝色女孩子微嘲耸肩的样子,“关我什么事?我叫赵暖暖。”

“你爹为什么让你姓赵啊?”

“这你要问祂。”

“哎,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没好意思给那个小姑娘取名叫‘赵凉凉’。”

“再说一次,这关我什么事?”

“再见。”

“你真得不来见我?”

“我还有事。”

“去见你的两个女朋友?”

“我要去月亮一趟。”周虞答非所问。

“不去见你的两个女朋友?”

“既然你再次提醒,那么我就

女友主动在男友身上蹭全文完整版

先去见一下,再去月亮一趟。再见。”

“好。那我去见你。”

杭城的车龙灯火中,

周虞转过身,看着静静站在一旁的“人”。

她穿着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裤子,踩着一双黑色漆皮小靴,披着浓密的黑发,有着一张平平无奇的五官,眸子里没有顾盼神飞的光彩,实在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二十来岁女子,

是那种去流白文化面试一定会被陈芥末毙掉的类型。

“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嘛,”周虞随手一抓,从不远处的便利店抓来香烟和火柴,点上一支,吐息一口,淡淡说道,“甚至都不黑。”

对方回应以默然。

“能说话吗?”

默然。

“人有人言,鸟有鸟语,你们鬼蜮的没有鬼话?”

默然。

“还是你其实不是来自鬼蜮?”

默然。

“那你是什么鬼?”

默然。

所以周虞只得换一个人问:“这是什么鬼?”

他眼前的烟雾凝成文字——

“奖励你的一只鬼。”

“它能干什么?”

“能打。”

“多能打?”

“只要九山之间那两位不出手,它谁都能打。”

周虞虎躯一震:“好家伙,这么能打?那你早不给我?”

“它之前被人用残了,修修补补,废了很久功夫……”

“谁干的?”

“你猜。”

“猜不到,没兴趣。”周虞猜到了,但是没必要说。

想必狗系统也知道他猜到了。

“它是哪来的?”

“它是鬼,你说哪来的?”

“鬼蜮?”周虞得到确认之后,再次震撼,“你从鬼蜮抓来的?”

“你看我像是有这个本事的样子吗?”

“哦,是别人抓的。”

“是。”

“然后被你偷来的?”

“谈不上偷,彼此彼此吧。付出和收取总是对等的。”

周虞来了点兴致,问道:“那么,你最终想从我这里收取到什么?”

“你猜。”

“我猜你妈。”

周虞不再多言,漫步向钱江畔。

那只鬼仍是默然,只是跟着他。

他走过层楼,走过江波,走过矮山和林子,

来到听潮山庄,

并没有多想,径直走进一个院子,推开门,走了进去。

有个女孩子正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巨屏电视上在播放电影,是那部《Leon》,玛蒂尔达正躺着,用明媚的眸子看着镜头,迷梦般却认真笃定地说道——

“Leon,Ithinkimkindaoffallinginlovewithyou.”

她沉默地看着,

看着电影微笑,看着电影流泪,直到一部片子看完,她伸了个懒腰,却仍不想上楼去睡,于是在沙发靠枕下一阵翻找,翻出来一本书,倚下来随便翻到一页,静静地阅读起来。

周虞就站在门关处,半倚着墙,沉默着陪她看完电影,看着她读那本书,看到封皮上的书名,禁不住嘴角牵起一点笑意。

女孩子读着书,读着读着,竟轻声念了出来:“……两只大手抓起泥土,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

他双眼一瞬不瞬的瞧着阿朱,只要几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话声,约定到雁门关外骑马打猎、牧牛放羊,要陪他一辈子……”

她的泪珠子便同这一个字一个字一起,落了下来,啪嗒啪嗒打在书页上。

“你怎么读这个书?”周虞缓缓走过去,低声开口说道,“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虽然是小说家言,但大抵人世的离合也就是如此,你看一个便哭,怎么哭得过来?”

女孩子抬头看见了他,便把《天龙八部》放到一边,从沙发上直起身,也不问他一句“你来啦”,径直张开双臂,哭腔着嚷道:“狗渣男,快抱抱我。”

“好。”

周虞便走到沙发前,将她抱住。

吴清清将涂着泪的脸在他胸口用力蹭了蹭,长长地发出一声悲伤的叹息,说道:“你若是哪一日不想要我了,就也这样一掌把我打死吧。”

喜欢高阳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