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贝拉工作起来,是废寝忘食的。

其他人的状态也都差不多。

他们忙起来,有可能就会忘记吃饭,或者忘记休息。

日以继夜的不停的工作着。

森迪放在庄西别院,贝拉也是很放心的。

这些天,秦六月把孩子们照顾的有多好,贝拉也是看在眼底的。

而且森迪跟宗漓宗樾在一起玩的特别开心,贝拉也是看在眼底的。

所以解决了后顾之忧,贝拉也就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之中了。

严琛这些天,基本上没事都在庄南别院呆着,他不会打搅贝拉的工作,可是只要贝拉一放松下来,严琛就会马上过去跟她打招呼,给她倒杯水之类的。

时间久了,所有人都看出严琛的意思了。

其他人一看到严琛过来,都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尽量的撮合他们在一起。

当地的文物局也发现了这个事情,自然是不会得罪严家的继任当家人,因此也都故意给严琛安排了一些可以跟贝拉有工作上接触的事情。

严琛简直是喜出望外。

于是,严琛抱着一个木盒子就朝着贝拉的工作间过来了。

“拿的什么?”贝拉刚刚休息,手里捧着一杯热茶。

好像很多外国人,自从来到了Z国,都慢慢的喜欢上喝热水热茶了。三餐饮食习惯和作息习惯都跟着改变了。

贝拉也不例外。

严琛将箱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是一个待修复的陶俑,是西汉年间的。这个陶俑不是属于文物局,是我个人的一个私藏。我原本打算捐献给国家博物院的,可是昨天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陶俑竟然有了损伤,你看看,能不能修复一下。不然的话,真的太可惜了。这个陶俑可是我从海外的买家花了一千万美金买来的,极其的精良精美,如果不能面世,那就太遗憾了。”

贝拉马上放下了手里的水杯,走了过来:“我先看看。”

说完,贝拉拿出了手套,穿戴好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

严琛也戴上了手套,将里面的一个大概一尺多高的陶俑,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放在了贝拉的工作台上。

打开灯光,陶俑的每个边边角角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贝拉一见陶俑,顿时眼前一亮,说道:“这是一套的,怎么只有一个?其他的呢?”

“其他的都在我的家里。”严琛回答说道:“只不过只有这一个有损伤,其他的都完好无损。”

贝拉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真的吗?那我可以去看一下吗?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严琛微笑:“当然可以。”

贝拉生怕严琛会误会,赶紧解释说道;:“我看过了其他的系列,才能调好配色。这个陶俑线条流畅,色彩艳丽,不能出错,不然就毁了这个陶俑了。“

严琛当即说道:“好啊,没问题啊!正好这两天你一直都在这里忙的脚不沾地,总这样,会累坏身体的。不如今晚就去我家里看看那一组的陶俑,随便你看,看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我相信你。额,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家,请你放心。”

贝拉风情万种一笑:“我可没有说不放心。好吧,我们这就走吧。哦,等一下,我先收拾一下这里。”

贝拉马上转身将自己的工作台收拾了一番,也将严琛带来的陶俑重新装了回去,准备拿到严家进行一下比对。

严琛带着贝拉离开庄南别院,直接开车往严家走。

贝拉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严琛回头一看,不动声色的降低了车速。

此时天气炎热,严琛将车顶合上,然后默默的开了空调,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

贝拉调整了一下姿势,睡的越发熟了。

到了家门口,严琛并没有进去,而是静静的等着。

太阳逐渐落山,星光开始璀璨。

不知道过了多久,贝拉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贝拉一睁眼,就看到了漫天的星光。

“啊,抱歉,我这是睡了多久?”贝拉赶紧坐直了身体,打了个哈欠说道:“你怎么不叫我一下,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其实在这里欣赏一下月色也很好。”严琛幽默的回答说道:“你知道我们古代的四大美人吗?其中有个美人号称闭月。”

贝拉随即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可是研究历史的!如果历史都学不好,我怎么给你们修复文物?你就别考我了!”

严琛叹息一声。

他哪里是想考贝拉,他是想赞美贝拉啊!

唉。

也不知道是贝拉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她总是能曲解他的意思。

贝拉拉开了车门,深呼吸一口气,一回头就看到了严家的大门,忍不住惊叹的说道:“琛,原来你家里是这么的豪华啊!以前就知道你有钱,却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有钱。”

严琛马上说道:“没有啊,这房子是我爸妈的,又不是我的,是我爸妈有钱,又不是我。”

“跟我还这么客气?你们Z国人就是这么有趣。总是喜欢谦虚。我以前还以为你们都是说真的没钱,后来才知道,这是你们的语言文化。明明很富有,还要虚伪的说,很穷很穷。”贝拉一针见血的拆穿了严琛:“我又不跟你借钱。”

“如果你要跟我借钱,多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在线全文

少我都肯的。”严琛接上了这一句。

正常的女孩子听到这么情深意切的话,早就心花怒放了。

然而贝拉的脑回路是不同于正常女孩子的,贝拉一本正经的说道:“算了,我还是不跟你借了,我怕我付不起利息。”

严琛苦笑一声。

这个时候,管家从里面恭恭敬敬的走了出来:“二少您回来了!大少问您,要一起用餐吗?”

严琛看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

没想到大哥还没吃饭,大概是在等他了。

严琛转头对贝拉说道:“我们Z国人还有句话叫做,相请不如偶遇。大哥想请你共进晚餐。哦,对了,这一套陶俑,我是跟大哥借钱买的。所以,她也知道你是来看陶俑的。”

贝拉无奈的笑了笑:“知道了。你们这么热情好客,我怎么好拒绝?那也借用你们的一句话: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你们了!”

喜欢总裁,你家老婆超凶的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2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