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面对失控的局面,李萱儿只能选择妥协。

她知道崔公子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对自己下什么情蛊。可郑颢还需要他,她也不愿意让任何一个天朝人,无谓的死在南诏这片土地上。

“我就说嘛,姐姐最善良了。以后世隆会好好照顾姐姐,姐姐就不会想家了。杨乐过来。”

杨乐波罗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下,世隆摘下他的帽子,从里面摸出一颗药丸,递到李萱儿手上:

“姐姐,我说话算话,这粒解药,崔巫师吃下去就不疼了。不过他要听话,下次发作前,我才会给他解药。还有,你也要听话。”

李萱儿顾不得那么多,将解药放到李雪晴的手里,药丸下肚,抓心挠肺的疼痛感瞬间就消失了。

看到解药暂时起了效,李萱儿既高兴又难过。

她挤出一丝笑脸看着大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全文在线阅读

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杨乐波罗,你也把王子送回屋去,闹了一通大家都乏了。”

回了房间,张直方掏出酒囊道:“这下好了,他们俩一个做了节度的上门女婿,一个做了王子妃,咱俩算是护了个寂寞。

过两天接到了那几百个人,大家举手表个态,愿意回去的,跟咱们走。老谷已经出发去探路了,我就不信,南诏人还拦得住咱们回家?”

杨怀信抢过他手里的酒囊喝了两大口,瞪着眼睛说:“公主不会留下来的,要走大家一起走,一切见机行事。”

“善阐府到天朝江南道只有八百里,但是边境多山,除非老谷能找到当地向导。哎!哎!......我酒囊里装的可是南诏酒,比咱们长安的酒烈多了,你这么喝可要倒下了......”

话音未落,杨怀信已经趴在桌上没了动静。

莫安、郭淮整晚上守在公主的窗户底下没敢睡,好在世隆王子一觉睡到天亮,没有再过来骚扰。

曲轭的清晨,有种湿润的清新,随之而来的闷热,让风也变得粘稠。

李萱儿好像整晚都在做梦,一会儿梦到前世郑颢对自己冷冷淡淡,他出发去洛阳任留守,自己送他到通化门,回头却看见卢敏坐着马车追了过去。

一会儿又梦见他,坐在冒着热气的药桶里,身子无力的倒下去。

“三郎!”

她猛的坐起来,抬头看看,窗纸才刚刚泛白。木蓝从外面走进来,端着洗漱的热水,她笑着说:

“娘子,张小娘子和丁嘎到外面买了乳饼、乳扇,好多咱们没见过的小吃。您不是最喜欢尝鲜的?我已经让他们拿些到咱们屋里了。”

李萱儿笑笑,坐到镜子前,看了看模模糊糊的自己:“替我找那条天青色丝萝裙出来......”

“穿女装?”

“说不定,今天就能见到他,但愿他......没有忘记我。”

木蓝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信誓旦旦道:“不会的,您和驸马两情相悦,他连命都给您,任什么女人、情蛊都不能迷惑他!”

李萱儿苦笑:“我自己这边不知怎么就招惹了世隆,我只当他是个孩子,他不知道抽什么风......”

“崔公子也被下了蛊......他们俩......”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愿世隆只是小孩子一时新鲜,过段时间就忘了。呀,你给我梳的是高髻......”

“对吖!驸马不是最喜欢您梳高髻吗?”

主仆俩梳着头,张绾绾皱着眉进来:“娘子,真是讨厌得很!世隆王子要走了,又来了一堆送女人、送礼物的!看来,南诏官员腐败,不必天朝少!”

她看了一眼萱儿意识到说错了,赶紧说:“不,我说错了,不应该跟天朝比......”

“你说得没错,天朝也同样经不起这样的腐蚀。这还是在善阐府相邻的小城,阳苴咩城还不知会怎样。对王子来说,这事有利有弊,甚至利大于弊。

推翻一个带动朝廷上下贪腐的权臣,会得到更多人的拥护......”李萱儿还没说完,听到“啪啪”两下拍手声,世隆走了进来:

“我真没看错你,姐姐,你就是我身后最大的助力......姐姐?你今天......好美!这才应该是我南诏国的王后……”

李萱儿站起来淡淡道:“既然世隆王子已经脱身,那我们就尽快赶路吧。希望你没有忘记要给我的天朝士兵。”

“不不不,姐姐,我的心里已经着了火,没有人比我更急于释放他们,好让你兑现承诺嫁给我。只要你静静陪在我身边,我的身体里就充满了长大力量……”

他虽然只比李萱儿高那么小半个头,刚刚抽条长高的身形还很瘦弱,但他逼近萱儿时身体散发出的热烈,仍让她感觉窘迫和不适。

他凑到她的耳边说:

“姐姐,洞房花烛夜,我不会让你失望。”

“你当然不会让我失望。”萱儿避开他,朝门外走去:没有希望,何来失望。

曲轭到善阐府的路宽敞平坦,道路两边在田里干活的农人,见到车队经过,虽不知是谁,都赶紧停下来双手合十行礼。

在南诏,只有王公贵族、达官贵人才能坐马车,行礼慢了,说不定还会被车队的护卫甩鞭子。

萱儿透过车窗,看到有些衣不蔽体的人,甚至要匍匐在地,对马车行大礼。

“丁嘎,那些站着行礼和跪着行礼的人有什么不同?”

“尊敬的娘子,您真是心细,他们确实不同。站着的人相当于是天朝的平民,跪着的被称做’娃子’,是不计入人口的奴隶。我们半神族没有奴隶,就是个普通人也比这些平民高贵,因为我们是神的仆人。”

丁嘎经过这半个月的接触,他已经相信这些天朝人不是来祸害南诏人的。路上没事,他也会教她们几位小娘子讲南诏话,张绾绾有基础,她说得最好,若不是很不常用的话,基本都难不倒她。

“前面是不是善阐府?”坐在车头的张绾绾,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城墙问。

“不,那是拓东城,进了城才能看得见善阐府。”

车里的李萱儿心里忽上忽下,相见他又怕见他,不论怎样,到底是要面对。

城门早就等了一行人,待他们与世隆见了礼,车队便缓缓入了拓东城。

让人意外的是,进了城之后,就看见到处披红挂绿,来往的人们透着喜悦,像是在过什么节日,连丁嘎也搞不清状况。他跳下车去,很快就神色怪异的回来。他挠了挠头,仿佛不知怎么表达才好:

“后天是拓东节度招女婿的日子,不但要大赦拓东,还要大宴官员三天,所有的商家免税三天……”

后天!

李萱儿攥紧

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全文在线阅读

拳头放在心口上:郑颢,你敢抗旨娶别的女人,信不信我杀了你,一起重生!

喜欢凤啼长安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6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