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孔以寒感受到了苏蝶的震颤,忍不住抬头一看,去看到了苏蝶竟然看着眼前的方向,泪流满面!

“孔以寒……我看到了什么?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苏蝶全身一阵颤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我刚才怎么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孔以寒不知道该回答什么,顺着苏蝶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太累了。”孔以寒想了想,再开口说道:“你昨天就没休息好了。”

苏蝶慌乱的将手指从孔以寒的手里抽了出来,抱着纸巾擦眼泪:“我一定是累坏了,我怎么会看到她呢?怎么可能呢?她都已经去世那么久了……怎么会是她呢?”

孔以寒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心上。

在手指抽离的那一刻,他明显的听到了自己心底失落的声音。

失落,他竟然感受到了失落……

因为她而心底震颤,也因为她而心底失落……

陆苏蝶你在我的生命里,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苏蝶擦干净眼角的泪水,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我已经忘记了,你根本不记得她了……所以你就算见到她,你又怎么会记得她呢?”

孔以寒看着苏蝶的泪痕,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人抓过一样,隐隐的泛着疼痛。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冲动,想替她擦干泪水,拥她入怀……

等孔以寒回过神的时候,他竟然已经这样做了。

他下意识的已经将苏蝶拥入了怀中。

这个动作做的如此自然和熟练,仿佛曾经做了无数遍一样。

苏蝶抱着孔以寒的腰身,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孔以寒,我想她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她在天上过的好不好。不知道这么多年,她身边还有没有人欺负她。”苏蝶抱着孔以寒的腰身,将自己的疲惫全部宣泄了出来。

她是一个孕妇,本来承受的负担就很重。

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多的让她几乎承受不了了。

先是送陆小鹿去基地,紧接着回来就发生了涂宁宁事件。

这让苏蝶的神经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如果不是她一直都很坚强,她都要崩溃掉了!

现在心爱的丈夫不记得她,她还要辛辛苦苦重新唤醒他的记忆。

孔以寒,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我好累,好累……

孔以寒仿佛感受到了苏蝶的疲惫,轻轻拍着苏蝶的后背说道:“要不在车里睡会儿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哪里也不去。”

苏蝶轻轻点了点头。

孔以寒替苏蝶调整好了座椅,让她睡的舒服点。

孔以寒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了苏蝶的手。

这样的话,她会不会睡的好一点?

尽管还没有想起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可是孔以寒还是决定握住对方的手,因为孔以寒发现,其实他也喜欢握住对方手指的感觉。

莫名的喜欢。

苏蝶很快就睡着了,就那么握着孔以寒的手指,安然而眠。

孔以寒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蝶的睡容,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苏蝶的五官上。

那眉眼,那鼻子,那耳朵,那嘴唇……

嘴唇……

苏蝶睡梦中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突然让孔以寒的身体猛然一僵。

他突然想起来,今天上午苏蝶突然从外面冲进来的时候,就是抱着自己来了一顿热吻。

热吻……

一想到那个热吻,孔以寒的小腹竟然瞬间紧了起来。

孔以寒不敢再看了,赶紧转移开了视线。

可是眼珠还是忍不住的朝着她的容颜上瞟过去,视线再次落在了她的红唇上……

孔以寒自己心里非常的纳闷。

他自己身处娱乐圈,身边从来不缺美女。各种各样的美女,几乎都是人间绝色。

可是那些女人美则美矣,就是缺少一种令人心动的悸动。

这个女人虽然因为怀孕而略显水肿,可是诡异的是,她就是能牵动住自己的视线。

明明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

明明她现在因为怀孕身材臃肿,完全称不上美感,可是该死的他竟然觉得她很好看!

视线再次落在了苏蝶的唇上,那里红润饱满,如同绽放的花蕾,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诱使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孔以寒的身体慢慢压了过去,本来只是想近距离的看看她的五官,可是看着看着……孔以寒再也忍不住了,低头轻轻覆盖了上去。

在唇齿相接的那一瞬间,脑海中仿佛有道光一闪而过……

啊,头好疼!

孔以寒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等等,刚才什么东西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那个片段里,自己好像是跟一个人求婚?那个人是……是她!

孔以寒猛然转头看着仍旧在睡着的苏蝶,惊骇的样子照在了倒后镜里,半天没有消退下去。

不行,他要印证一下,刚才脑海的那个片段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印证的话就只能……

孔以寒犹豫了一下,再度低头朝着苏蝶的唇亲吻了过去……

十分钟后。

路上的行人纷纷羡慕的看着车里的那对夫妻。

一个大姐用手肘撞击了一下身边的丈夫说道:“你看看人家夫妻,多恩爱啊!丈夫那么帅,妻子睡着了都忍不住亲了又亲!你看她也是孕妇,丈夫还不是喜欢到发疯,妻子睡着了都恋恋不舍的!也没看见你在我怀孕的时候这样对我!”

那个丈夫憋屈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无话可说!

车里两个人的手一直都是紧紧握在一起的!两个人手上的结婚戒指足以证明两个人的关系!

加上女的是个孕妇,肚子已经能看出来了,显然月份不小了。

女人到了这个时候,往往是一生之中最丑的时候。

如果做丈夫的还能不离不弃,恩爱如初,那绝对是真爱了!

而车里的孔以寒压根不知道路人在议论他,他只想一次次的验证自己脑海里闪现的那个片段。

可惜的是,就那么一次。

接下来不管他怎么偷吻苏蝶,脑海里什么都没有了。

苏蝶打了个盹,一睁开眼就看到孔以寒眼神迷茫的朝着自己吻过来!

孔以寒万万没有想到苏蝶说醒就醒,整个人的脸就那么放大出现在苏蝶的眼前,一下子僵住不动了。

苏蝶虽然是一愣,可是她对孔以寒的点点滴滴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孔以寒这是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偷吻自己。

不管他记得不记得,只要他还记得跟自己的亲密关系就好!

“我……”孔以寒一下子傻眼了,现在该怎么办?

苏蝶突然主动凑了上来,吧唧,亲了孔以寒一下,说道:“你是要叫醒我吗?”

“嗯嗯嗯,是是是……”孔以寒整个人都被整慌乱了,压根没发现他被苏蝶反吃了豆腐,赶紧一下子坐直,目不斜视再也不敢乱动了。

苏蝶的心底简直要笑翻了。

记得刚谈恋爱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

重温初恋的感觉,其实也蛮好的。

苏蝶睡了一小会

男友当自己面和闺蜜亲密全文在线阅读

儿,可是精神恢复了不少。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喝杯茶吧。”苏蝶笑着对孔以寒说道:“你有没有觉得饿?”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苏蝶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身为孕妇妈咪,是很容易饿的啦!

尤其是现在肚子里两个小东西张嘴等吃的呢!

“好!”孔以寒看苏蝶主动转移了话题,解除了他的尴尬,心底顿时松了口气。

定了定神,这才开车朝着最近的茶餐厅开了过去。

苏蝶在孔以寒的帮助下,下了车,朝着餐厅的位置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苏蝶刚想往前走的时候,一个女孩子迎面走来。

苏蝶在看到对方的容颜的时候,如同被孙猴子实战了定身术一样,整个人僵立在了原地。

浅姿容!

浅姿容!!

姿容姐姐!!!

苏蝶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一下子冲了过去,抱住了对方的腰身,泪如雨下:“姿容姐姐!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我没有眼花是不是?你告诉我,你还活着!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

被苏蝶一下子抱住的女孩子一下子傻住了!

她想推开苏蝶,可是当她看到苏蝶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的时候,顿时犹豫了。

尤其是找个孕妇还哭的这么惨……

孔以寒站在旁边,一阵尴尬,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对方到是笑了起来:“你妻子是不是有什么委屈?还是认错了人了?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人……”

苏蝶一下子松开了对方的腰身,抬头看着对方的容颜,那分明就是……姿容姐姐!

苏蝶伸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泪如雨下。

苏蝶的样子吓坏了对方,对方完全是手足无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大家的身后轻轻响起:“对不起,我妹妹认错人了!”

苏蝶猛然回头,看到陆子轩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苏蝶一把抓住了陆子轩的手,叫了起来:“哥,你看,姿容姐姐复活了!她回来了!她终于回到我们的身边了!”

陆子轩一阵心疼:“傻丫头,她不是……”

“她是!她就是姿容姐姐!”苏蝶大声的叫了起来:“哥,姿容姐姐回来了!这么多年了,她在天堂也该玩够了,该回来了!”

“苏蝶,你仔细看清楚。她真的不是……只是有点像而已。”陆子轩耐心的解释,看苏蝶就是不听,只能无奈的对对方道歉:“对不起,您长的很像我们的一个去世的朋友。她认错了人了。真是很抱歉。”

对方笑了笑,摆摆手,准备离去。

苏蝶突然一下子拦住了她:“对不起……我,我……我可以请您吃顿饭吗?”

喜欢天降情缘,我和男神当邻居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