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知道里面会冲出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的陈宗忍不住摇头轻叹:“你这话什么意思?打开了神魔之门后,冲出的难道不是你们的秦祖,我们华夏的千古第一帝吗?”

秦阳:“你忘记了吗?我和你说过了啊,秦帝正被神奴阻挡着,所以,神魔之门打开之后,我们第一时间面对的会是神奴,而非我的秦祖。”

“神奴……听起来很不好对付。”

秦阳:“那是自然,否则也不可能挡住秦帝这样的狠角色啊。”

闻言,陈宗又是叹了一口气,神魔之门……太危险了!

“你刚才说还差定水珠?”

秦阳点头:“没错,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在翻阅了大量的典籍之后,我们锁定了一个由唐代炼器大师仿照炼制的定水珠。”

“仿照?”

“是啊仿照,真正的定水珠传闻是上古江海之主共工的宝器,是真是假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关于神话故事里的宝器,之后的许多炼器大师都会去仿照,你可以说是追求,也可以说是妄想。”

“唐代的一位炼器大师技艺精湛,炼出的定水珠据说就有分江定海之能,而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这家伙最后消失的地方就是在昆仑山脉里。”

陈宗:“我算是听明白了,感情你信誓旦旦的说定水珠在昆仑山脉里,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实际证据的猜测。”

“呐,你说那个炼器大师最后消失的地方是昆仑山脉,那要是对方神出鬼没,离开了昆仑山脉而世人都不知道呢?”

“又或者,他确实在昆仑山脉里,但却没有带着定水珠?什么可能都有吧?”

秦阳笑了:“没错,你说的都对,但眼下我们还有的选吗?只要有一点可能,我们都需要去尝试一下,不是吗?”

陈宗语塞,而后点头:“这话倒也没错,行吧,什么时候去昆仑山脉?”

“看你,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陈宗点头:“好,我回去和朋友们交代一下。”

秦阳在此刻露出一抹‘我懂你’的笑意:“没事,不要着急,我们已经筹备了这么久了,不差一两天,你要和两个女人告别,怎么也得两天吧,呵呵。”

“滚!”

陈宗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里,迅速消失。

……

在秦阳看不见的地方,夏秋眉坐在一座长满青藤的石桥前等着他。

“秋眉。”

听到声音的夏秋眉扭头看着陈宗,露出一个其他男人都无法看到的温柔笑容:“这么快就谈好了?”

“嗯。”

夏秋眉看着陈宗有些闷闷不乐的模样,问道:“怎么,看你这样子是没有得到想要的解答?”

陈宗摇头:“有了大致方向,但很麻烦。”

“怎么说?”

陈宗想了想,也不将这事瞒着对方:“这两天我需要和秦阳一同前往昆仑山脉,之后就要去神魔之门了。”

“神魔之门!”

夏秋眉下意识的就想对他说不要去,却被陈宗的眼神挡下了,他顺势坐到对方身边,双脚悬空。

“秋眉,经历了这么多,你我都明白,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

闻言,夏秋眉也是露出了几分无奈之色,而后点头:“嗯,我明白。”

说话间,夏秋眉也是将脑袋轻轻的抵在了陈宗的肩膀上。

夕阳斜下,远处山间一片橙红。

巍峨山脉,苍穹,红云,不知名的飞禽黑影……所有的元素构成了一幅令人倦懒的黄昏美景图。

“陈宗……”夏秋眉抱紧了陈宗的手臂,修长的美腿在桥面下的悬空处不断晃荡,宛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

半响。

“怎么不说了?”

“嗯,我觉得莹莹好像察觉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嗯,就算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一定已经有所怀疑了,记得几天前你从昏迷中苏醒之后叫我‘秋眉’的事吗?在人前你什么时候有叫过我秋眉了?”

听到这话的陈宗又觉更烦了:“哎,怪我怪我……”

夏秋眉抬起脑袋,精致的面容上浮现一抹微笑:“其实我觉得也好,华夏取消一夫一妻制度已经有些年头了,人们从最初的抵制到现在的习惯,我相信莹莹的思想也应该发生了一些变化。”

“是吗?你的意思,找个时间我们三个人坐下来好好聊聊,摊牌?”

“嗯,等你这次回来吧,怎么样?”

陈宗低头看着下方水流,许久,深吸了一口气,抬头说道:“好,听你的,走吧,先飞回去吧。”

“回去?”

感受到肩膀上的气力,陈宗低头看向近在咫尺的面容:“怎么了?”

“难得单独出来,要这么早回去吗?”

“你想去城市安全区?”陈宗反道。

“为什么要去城市?”

“不去城市?难不成逛山林?”

夏秋眉指着周围的山林,说道:“嗯啊,这看这野外多美啊……再说了,你不是喜欢在这些地方做一些刺激的事吗?”

陈宗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秋眉,你也太大胆了吧,我只是说说而已。”

“你想的,我都愿意去尝试,大胆?嘻嘻,我可是华夏女战神,胆子不大怎么行?嗯~你说是吧,亲—爱—的~”

话语声逐渐变低,鼻息交织,不知不觉间,夏秋眉已经反转身子,扑入陈宗的怀里,在美妙的夕阳下,化作一团足以彻底融化陈宗的热情之火。

期间,陈宗展开神念,扫视了方圆一里内的位置。

帅气的外套披在夏秋眉身上,遮挡住了无限春光。

忽然,她趴在陈宗耳边腻歪道:“宗,下面的溪水很清澈啊,有没有藏着什么生物?”

“没有!”

哗啦啦~

清澈山溪自秦岭深处蜿蜒而出,在荒废石桥下汇聚成一个小型河潭,水深不过七八米,清澈见底。

此时,富有节奏的涟漪在水面上缓缓荡开,婉转而美妙的声音亦是在溪间散开,时高时低,与水流融为一体,令人神往。

“宗。”

“嗯?”

“不要控制,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夜晚,明月洒落在山间,虽寂寥清冷,但也别有一番韵味。

夏秋眉披着外套,抱着陈宗的手

挺身扶腰缓缓坐下小说全文

臂,披肩散发的与之漫步在林间,脸色红润,娇艳动人。

“陈宗,你说这场进化战争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结束?

陈宗抬头望着天上明月,想着在五色祭坛空间里看到的巨神尸体,不知该怎么回答夏秋眉这个问题。

喜欢我真的不是奶妈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7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