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依然大章,依然求月票~】

·

第一百九十九章【干水产的】

收徒这种事情,老蒋觉得自己又被陈诺这条小狗给套路了。

本能的就要拒绝,但……

看着跪在面前的这个朱大志——这个年轻的后生,这两天接触不多,但也感觉是一个头脑简单憨直的孩子。

更何况,这是陈诺带来拜师的!

陈诺和张林生这趟大老远跑来HK跟着自己,昨天擂台上又出面帮自己比武——好吧,出手的主要是张林生。

但老蒋敢断定,主意肯定是陈诺出的!

这样的话,这个情面就不好驳了。

心中叹了口气,老蒋横了陈诺一眼,看着跪在面前的朱大志。

忽然心中一动。

咦?

这场面有点似曾相识啊!

当初张林生被陈诺叫来对自己拜师,不也是这么个场景嘛!

眼熟的很!

·

东京。

中学的画室里,西城薰坐在画板前,手里捏着一根素描用的铅笔头。

少女黑长直的秀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眼神定定的落在面前的画板上。

画中,是一个清秀的年轻人的脸。

狗里狗气的笑……

呸!

是善良正义的笑容!!

缓缓放下铅笔,少女伸出手指,指尖轻轻触碰在了画板上的那个年轻人的脸庞位置,在眼眸的地方细细摩梭。

几秒钟后,女孩嗤嗤的眼神变成了恼恨,低声嘟囔了一句:

“可恶啊,离开的时候也不和我告别!就这么把我扔在了医院里就再也不回来了……”

身边传来脚步声,西城薰立刻放下了手。扭过头,就看见画室的老师已经背着双手踱步到了自己的身后。

老师是一个中年大叔,脑袋上还顶着一定鸭舌帽——仿佛画家不戴个鸭舌帽就不像画家一样。

“薰酱,你的进步很快。这幅肖像图画的很传神。”老师仔细打量了会儿:“只是有些地方的阴影处理的不好……”

说着,老师顺手就拿起了铅笔,仿佛要帮西城薰将肖像做些改动。

“啊!请不要!”

西城薰一把抢过了铅笔,牢牢捏住了,然后才匆忙道:“老师,请让我自己完成我的作品吧!”

老师愣了一下,虽然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

画画的人有些奇怪的习惯也很正常,很多学画的孩子都不喜欢别人修改自己的画作的。

“那么,你继续努力好了。”老师笑道:“薰酱,你的绘画很有天赋,这才多少日子,你的人物肖像画就已经不错了。以后你继续努力,在绘画这条道路上应该有前途的。”

西城薰深吸了口气,却站了起来,对老师鞠躬。

“老师,谢谢您的美意。不过,从明天开始我就不会再来学习画画了。”

“啊?为什么?你很有天赋的啊……”

“……很抱歉。”

西城薰默默的转身,把肖像画卷了起来,塞进自己的画筒里小心翼翼的背在了身上,然后再次对老师弯腰鞠躬告辞。

老师脸上表情惋惜:“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西城薰正要离开,忽然忍不住看了老师一眼。

“那个……老师,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不知道是否可以问您。”

“你想问什么?”

“您的帽子。”西城薰看着老师脑袋上的鸭舌帽:“现在是夏季。这么热的天,戴着它不热么?”

“……”

·

走出画室后,西城薰踩着午后的阳光下地上的树木影子,沿着路边缓缓离开了学校。

嗯,自己……好像说话也变得越来越没礼貌了——都是和那个可恶的家伙学的啊!

再认识他之前,自己可是出了名的品学兼优的温柔乖乖女呢!

暑假要到九月份,还有一段时间。这几天西城薰就选择了学习绘画。

不过么,明天就可以不用再学了。

反正,自己学习绘画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画出那个家伙的肖像。

毕竟……没有照片留下。

背着画筒一路往家走,路过江川道场的时候,西城薰还小心翼翼的往里看了一眼。果然人很少了。

那个馆长,被阿秀打成猪头后,颜面扫地,应该很多学员都退出了吧。

只是,走到路口的那家便利店的时候,西城薰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那天,揍完馆长后,自己在这里请阿秀吃雪糕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西城薰心中又有些酸楚。

身后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然后是一个好听的少女嗓音。

“薰酱!”

西城薰回头,看着来人,一个骑着脚踏车的少女,穿着夏装。略胖,圆脸,但是容貌很可爱,齐耳短发。

“悠酱?”西城薰笑了。

这是自己在学校里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

“薰酱,我正要去你家找你呢。”

“有什么事情么?”

“修学旅行的事情啊!”圆脸女停下脚踏车站在路边,笑道:“我们正在组织人一起计划呢。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京都?”

西城薰想了想,摇头道:“京都没什么兴趣啊。”

“也对啊。”圆脸女孩叹息:“京都我都去过两次了,确实没有什么意思的。”

想了想,圆脸女孩忽然眼睛一亮:“要不然,我们去国外吧!”

“哈?”

“学校还有一个修学旅行的项目,是去华夏,而且费用不高呢。听说是华夏哪里的友好学校负责了一半的费用。”

西城薰心里猛的一跳!!

虽然并没有被对方承认,但是……西城薰根据两人之间的交谈,还是大概判断了出来:他,应该是华夏人吧!

去……他的国度么……

心中升腾起来的火热,就再也无法按捺下去了。

看着西城薰表情奇怪,圆脸女孩却是误会了,略带歉意道:“啊,很抱歉啊薰酱,我忘记了你家的情况了。哪怕是费用降低了一半,对你来说也是很沉重的负担吧。

要不然,我们还是去一个近一点的地方吧。

我仔细研究过学校公布的修学旅行的项目表了,有几个国内的地方是很便宜的,我们可以去名古屋啊……”

“不!就去华夏吧!”西城薰忽然大声道。

圆脸女孩吓了一跳:“啊?那……费用的问题……”

“没关系的,我有钱的。”西城薰毫不犹豫的点头。

钱么,现在对西城薰来说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

在阿秀离开后没几天,她的银行账户就收到了几千万日元。

这些钱,足够覆盖掉她将来的大学学费,以及生活到大学毕业的生活费了。

“去华夏的修学旅行,是去哪些地方?”

“只有华夏的首都和沪市这两个城市。”圆脸女孩笑道:“不过已经很不错啦。”

“确实不错了,这是华夏最大的两个城市了。”

嗯,最大的两个城市了……没准,阿秀也会在吧?

·

李颖婉最近觉得非常烦躁!

暑假期间,她和母亲一起回了南高丽家中休息了一些日子。

然后就被纠缠上了。

哥哥李宇哲今年就要考大学了,暑假的时候,带了两个关系好的同学来家里玩。

结果其中一个男孩子就盯上了自己!

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家伙,讲话又夸张又幼稚,还成天对自己说一些装逼的话!

嗯,装逼这个词还是在华夏跟陈诺学的呢。

明明是一个没多少阅历的家伙,却偏偏成天在自己面前想装成很厉害很成熟的样子。

还买了演唱会的门票来邀请自己一起去看。

谁要跟他去!!

最可恶的是,哥哥那个白痴,居然也好像乐见其成的样子。

因为那个蠢货是哥哥最好的朋友。

天知道,哥哥那个蠢货没准在背后,还鼓励过那个家伙吧!

那个家伙老是来家里找哥哥玩,还总趁机跟自己搭话。

讲的都是那些幼稚到极点的事情。

无非就是在学校里,身为前辈学长如何有威风,如何欺负后辈学弟,怎么变着法子来体罚人家……

幼稚!

直到昨天,李颖婉才终于忍耐不住了。

在对方送来演唱会门票的时候,李颖婉直接就把门票还给了对方。

并且直接说出了杀人诛心的话。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前辈你总是这么对我说那些很失礼的话,会给我造成很大负担的!”

哎呀呀,真想赶紧回到华夏金陵去呢!

只是让人沮丧的是,陈诺欧巴最近总是很难联系上的。

之前好些天,电话也都打不通,打上十次,才偶尔能打通一次。

每次说话也都是聊不了太久。

不过呢……

好消息也有!

陈诺欧巴没有时间和自己讲电话,但是根据李颖婉的线报得知,他这个暑假也并没有一直陪着孙胖子那个可恶的家伙!

而是好像去了外地出差了好久。

嗯……李颖婉怎么会得知这些消息的呢……

很简单!小叶子!

长腿妹子毕竟还是足够聪明的,在放暑假离开华夏之前,就买通了一个眼线。

她上个学期的同桌,真·工具人·木有姓名·班长!

毕竟是同桌的关系摆在那里,还是有点用处的。

班长虽然提供不了什么太过隐蔽的消息,但是也大体打听到了一些。

班长跟孙胖子是一起上补习班的,偶尔一起补习的时候,会问候孙胖子,也会假装问一问陈诺的近况。

而根据班长的说法,孙胖子好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太好,因为陈诺不在金陵,不知道跑去哪里出差去了。

这就好!

若是陈诺欧巴一个夏天都和孙胖子待在一起的话,那么开学后自己回去,还能有机会么?!

不过,今晚的消息又不太好了。

刚和班长在QQ上聊了几句,得知陈诺欧巴前些天已经回了金陵了,而且孙胖子还生了一场病,好些天都没回去补课。

直到昨晚才又在补课的老师家里遇到了班长。这才有了最新的消息。

“可恶啊!不行,我必须要立刻回金陵才行啊!”

关掉了QQ,根本没理会QQ那头,班长发来的消息,询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给他介绍漂亮的南高丽女同学认识……

哼!

李颖婉立刻拿起电话来打给了母亲姜英子。

“妈妈,我要回金陵!明天就走!你给我订机票吧!”

“这么着急么?”电话那头姜英子应该是刚忙完工作:“要不要再等几天?我还打算忙完最近的会议,趁着暑假的时间,带你和你哥哥去济州岛玩几天的。”

“不要!!”

李颖婉恼火的大声道:“哥哥那个蠢货,最近正鼓励他的一个朋友追求我,这个事情你还不知道吧!!如果这件事情让陈诺欧巴知道的话,你难道就不担心你的那个傻儿子,被打断腿吗!”

“……我立刻让秘书订机票。”

·

孙可可提着满满一塑料袋东西爬上了五楼。少女累的有些气喘,额头沁出几粒细细的汗珠。

用陈诺给的钥匙打开门,光明正大的走进了陈家的房子。

先把塑料袋里的那些冰激淋雪糕什么的都放进了冰箱里。

想了想,拿出了一根花脸雪人雪糕,撕开包装纸,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

同时飞快的把昨天自己来的时候晾在阳台上的被单收了回来。

女孩儿心情其实非常好。

尤其是最近,自己再来陈诺家里,心态都和从前不同了。

之前虽然也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总觉得自己来到陈诺家里,还是客人的心态。

现在嘛……

自从陈诺那次到家里来,跟老孙和杨晓艺谈完那一场后。家里老孙不说,他的态度从来都是默认的。

可就连之前反对态度最明显的杨晓艺也承认了女儿跟陈诺的恋爱关系。

甚至陈诺再上门的时候,杨晓艺明显对陈诺的态度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大转变!

在孙可可的心里,想法和心思就很简单了。

一段感情,都已经得到了父母的认可和赞同了……

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了呀!

若是在乡下的话,这种连父母长辈都已经点头的关系,加上自己的年纪……怕是都可以订婚了!

结婚的都有不少!

如今,孙可可再来陈诺家里,隐隐的,心中就有了一点类似于“女主人”的心态了。

这不,昨天来的时候,一时兴起,还买了一盆花来放在了阳台上。

从前孙可可并不会这么做。

从前她虽然也会来帮陈诺打扫一下房间什么的,但从来不会自作主张给家里添买什么东西。

可是现在么……好像,就可以小小的做一些决定了……吧?

钱,孙可可现在有的。

陈诺给孙可可塞了一点零花钱。

不多,一千块。

多了怕老孙就要担心了。

这点钱,是给孙可可买零食啊,买衣服啊,买些女孩喜欢的小玩意儿啊之类的。

孙可可没乱花。

只是兜里有了钱,在陈诺家的时候,看看这里,摸摸那边,忍不住就多了一些从前没有了想法。

顶灯的样子太老气了,或许可以换个新的。

床单的颜色也很古板,改天可以拉着陈诺去商场看看新款。

啊还有还有,沙发上,或许可以买几个可爱的抱枕——看电视里,很多电视剧里有,样子很洋气的。

对了,还有阳台上可以多摆上几盆花的。

哎呀呀……女孩每次想到这些事情,就忍不住脸上发红。

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日子吧?

吃完了花脸雪糕,把雪糕棍儿放在了桌上,孙可可抱着晒好的被单进了屋子,重新铺在了床上。

闻了闻,一股子阳光的味道。

咦对了,看电视上演的,现在好像很流行一种熏香蜡烛,好像很多言情剧里都有,点起来也很浪漫呀。

到时候可以买几根的。

收拾好了家里——对,没错,就是家里!

就是这个词儿!

孙可可心情雀跃,然后临走之前,却还没忘记把桌上的雪糕棍儿拿了起来带出了门。

下楼的时候可以扔到外面的垃圾桶去。

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孙可可还回头看了一眼陈诺家的那栋楼。

忽然心中又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现在家里的热水器有点老了,还是烧燃气的。

听说很不安全的,很容易煤气中毒。

现在听说很流行用电热水器了,那个东西安全,就是多费点电。

嗯,等陈诺回来,跟他商量一下,要不要换一个。

对了对了,昨天逛街的时候,看到有卖厨房的围兜的,还是情侣款的,看着就很可爱。下次去看到了,也可以买一对儿回来。

也不贵的。

到时候,和陈诺一起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一起穿着情侣款的围兜。

自己切菜,他炒菜……

小叶在客厅里写作业……

美滋滋!

·

孙可可站在小区门口,盯着陈诺家的那栋楼五楼的窗口,发了会儿呆,然后才红着脸,压下了心中的那些念头和想法。

转过身,从路边推了自行车,骑上去准备回家。

而孙可可并没有注意的是,就在她的身边,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车里,一个身材和模样都美到近乎妖孽的女人缓缓了走了出来,站在路边,笑眯眯的看着出租车司机下车来,从后备厢里搬出了一个最大号的银色行李箱来。

鹿细细随手掏出了一张百元钞票给了司机:“不用找了。”

然后拉着行李箱就朝着小区内走去。

走到了门口,却忽然又回过头来,皱眉看着路边坐在一辆自行车上发呆的漂亮女孩。

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鹿细细很快就认了出来。

自己其实是见过她的!在一个家具商场里,洗手间……

当时还交换过电话号码的。

嗯,那个时候自己是“失忆”状态!

不过么,后来自己恢复记忆后,仔仔细细的把陈诺的身边的人暗中都探查了一遍。

什么南高丽妹子李颖婉啊,当然……还有这个孙可可!

尤其是这个孙可可!

老实说,当自己暗中查到孙可可后,发现这个女孩就是自己当初在洗手间里偶遇的那个女孩后……

鹿细细回想了一遍当天的情景,很快就把那只可恶的陈小狗那天种种古怪的表现都想明白了!

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想捏死那个陈小狗的念头,鹿细细拉着行李箱缓缓走了过去。

轻轻在孙可可的背上拍了一下。

“你好。”

“?”孙可可回头,第一眼先是被眼前的这个大美人惊艳了一下,然后瞬间就想了起来:“啊!你,你是……我们见过的,我记得你。”

孙可可对鹿细细的印象自然深刻了——现实中,她很少遇到相貌身材都比自己还要好的女性了。

孙可可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就露出了一丝欣喜来:“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好巧啊!”

鹿细细笑着眯着眼:“是啊,好巧。”

孙可可直接下了车,把车支楞好,看了一眼鹿细细手里的行李箱:“咦?你是住在这里附近嘛?”

“对啊。我就住在附近。”鹿细细笑容和善。

“太巧了!我也……”孙可可说到这里,忽然脸一红,改口道:“那个……嗯,我男朋友也住在附近的,就在这个小区里。”

“哦,这么巧么,我家也在这个小区里。”

“这也太巧了吧??”

孙可可瞪大了眼睛看着鹿细细。

“我记得……你叫孙可可对吧?我们短信聊过。”鹿细细笑道。

“嗯,是,我叫孙可可。嗯……你是姓鹿对吧,小姐姐?”

“对,我姓鹿,我叫鹿依依。”星空女皇笑道。

“可是后来,我给你发短信就没有再回了呢,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孙可可笑道。

“呃……”鹿细细眼角跳了跳。

那个小混蛋,把自己的手机扔到洗衣机里去了!

而那天晚上之后,就是巫师找上门来,一番大战,自己恢复记忆……

之前在陈诺家用的那个手机号,自然也就不再用了。

“我的手机换了号码。”鹿细细笑着,主动拿出手机来,然后发了一个短信给孙可可:“我记得你的号码,我给你发了短信,这是我的新号。”

“好。”孙可可立刻也掏出手机保存了号码。

鹿细细仔细的打量孙可可,心中也叹了口气。

这么娇憨可爱,又漂亮身材又好的妹子……

不过……仔细说来,貌似根据自己调查的结果,陈诺和人家是先认识的。

自己才是后来者吧。

嗯,对了,还有那个李颖婉!

陈诺那个王八蛋!!

又想揍人了,怎么办?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鹿细细忽然心中一动:“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

“啊?”孙可可其实有点犹豫,不过……看看时间还早,天也还亮着。

而且,就在一个小区……鹿细细长得又这么好看,倒也没有什么警惕防备的心思。

“……好啊。”

于是,推着车,跟着鹿细细重新进了小区。

走了几步,发现鹿细细领着她就走到了陈诺住的那栋楼……

“咦?”

再走两步,到了陈诺住的那个单元楼洞了!

“啊?!”

孙可可一脸激动,拉住了鹿细细:“小鹿姐,你……你就住在这个单元?”

“对啊。”鹿细细面色镇定。

“天啊!!”孙可可尖叫一声:“我,我,我男朋友也是!”

心中叹了口气,鹿细细面不改色:“哦,这么巧的么?”

两人先后上楼,孙可可还主动帮鹿细细搬行李箱。

两个女人一先一后,搭着手抬着行李箱上楼。

鹿细细故意没用力气,倒是一半的分量让孙可可承担了。少女没有察觉,只是努力的帮忙。

只是一路走到了四楼,眼看这位小鹿姐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孙可可的眼睛瞪圆了!

上面可就是五楼了!

陈诺就住在五楼的!

来到了四楼到五楼中间的那个位置,孙可可喘了口气:“小,小鹿姐……你,你住五楼?”

鹿细细转过身来,仔细的看着孙可可。

女孩脸上单纯善良的笑容,让鹿细细终究心中一软!

罢了……

我堂堂星空女皇,欺负一个小女孩做什么。

其实鹿细细若是心狠一点,啥都不用说!直接拉着孙可可就去开陈诺家的门!

钥匙虽然没有,但是鹿女皇有异能啊!

开了门往里一走,然后摆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势来!

都不用多说太多的话,三言两语就能让这个单纯可爱的女孩,伤心欲绝,然后愤然离去!

一刀就能扎在心窝子上,让她彻底诛心!

可眼看着孙可可脸上那毫无防备的单纯的笑容,和那惊喜的表情……

鹿细细终究还是心中叹了口气。

两人上了五楼后,鹿细细终于还是没有朝着陈诺的家门走,而是停在了陈诺的对门!

假装拿出钥匙来捅了两下,然后异能施展,房门就开了!!

别误会,这房,已经归鹿细细了!

准确的说,是鹿细细托金陵的一个熟人帮忙租下的!

本来是打算给陈诺的一个惊喜。

嗯,那个熟人,名字叫:李青山。

李青山帮忙办这件事情,其实堂主大人是觉得自己是提着头干的这个差事!

心肝儿胆颤啊!

这特么的……

浩南哥的老婆,委托自己,秘密的在浩南哥的师弟的对门,租了个房子!

这……这特么的不是奸情是什么啊!!!

李堂主敢拒绝么?

他不敢啊!!

他敢说么?

他更不敢啊!!

哪怕是当着陈诺的面,他连提都不敢提啊!!!

·

进了房里,鹿细细不动声色的飞快打量了一眼。

房子的格局和陈诺家的完全一样。

不过,明显李青山派人仔细收拾过了,家里干干净净,家具家电什么的都是一应俱全。

而且有些还是新的,应该是把之前一些老旧的淘换掉了。

这房子,听说李青山租下来的时候,才空出来没几天。

之前住的是一个女租客,已经搬走了。

而且,房东很头疼的是,这个房子不好租!

听说这里死过人。

不过么,死过人这种事情,普通老百姓或许忌惮……

鹿女皇只是随意笑了笑。

悄悄用眼神扫了一圈,对这个房子大体还算满意。

扭头招呼孙可可进来坐下。

“坐吧,我出差好久没回来了,家里有点灰。”

鹿细细去冰箱里看了看,还好,李青山做事靠谱,冰箱里有矿泉水。

拧开一瓶递给了孙可可。

孙可可脸一红:“那个,小鹿姐,我这两天不能喝凉的。”

鹿细细脸色一怔,随即笑着收了回来。

“小鹿姐,你说这也太巧了吧!!你居然就住在我男朋友家的对门啊!!!我的天,这是什么缘分啊!!”

孙可可开心雀跃,压根是一丁点都没怀疑。

鹿细细也坐在了孙可可的面前。

“小鹿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要经常出差嘛?”

孙可可好奇的问道,然后忽然眼睛一亮:“啊,你这么年轻漂亮,还要经常出差……你是不是空姐啊?我听说空姐都是很漂亮的!”

“呃……算是吧”

鹿细细想了想。

嗯,自己在不列颠倒是有架私人飞机,也雇了一个航空服务团队的。

“诶对了,上次认识的时候,我记得你说你有老公的。你老公怎么不在家?”

“他死了!”鹿细细没好气道。

“…………”孙可可呆住了。

鹿细细叹了口气,摇头笑道:“开玩笑的,我们最近吵架了。嗯,还有,我们其实没结婚,什么老公也是情侣之间喊着玩的。他和我不住一起。”

“那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他么……做水产的。”

“水产?”

“嗯,养鱼的。”

孙可可笑道:“你长这么好看,你老公一定也很帅吧?肯定是个大帅哥。”

“切,狗模狗样的。”

“我可不信。”孙可可摇头。然后女孩忽然笑道:“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分,又居然住对门……

那么,改天,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啊。

叫上你老公,我也叫上我男朋友。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啊。”

“好主意啊。一定约一次!”

鹿细细笑眯眯的点头答应了。

四个人?

哼,陈诺,倒是看看你怎么变出四个人来!

·

阿嚏!

阿嚏阿嚏阿嚏阿嚏!!

陈诺坐在车上,忽然身子一阵发寒,一口气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卧槽……不会感冒了吧?

不能够吧……

汽车一路行驶,正在朝着宋家而去……

今晚,家宴!

嗯,赶紧处理完HK的事情,也该早点回去了。

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呢。

·

【大章,继续求月票~

邦邦邦~~】

·

喜欢稳住别浪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