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曲莫影和齐香玉没有等很久,今科的头几名就过来了,一共四个人,三鼎甲加上二榜的第一名,看着年纪都不大,算得上是年少有为,特别是那位探花郎,果然称得起探花的名头,长相英俊不说,身形也挺拔。

惹得一众的姑娘、小媳妇们给纷扔下香囊,这一路过去香囊、帕子扔了满地。

曲明诚和肖含元也订了一个包间,两个人一起一边喝酒,一边看热闹。

下面簪花游街的几位走过的时候,两个人就随意的看了几眼,原本就是见过的,只是如今再见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

肖含元虽然入了榜,但是在榜单的后面,将来如何还真不好说,还得依托了曲府才能更好的走仕途,比起以往才到京城的时候,肖含元看着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一段时间住在曲府外面,听到的,见到的,以及众人议论的多了,他也变了许多。

再不是当初那个肖含元了。

“表哥,你的事情,我已经跟父亲说了,父亲的意思,也是你先取一个小吏,给你挑了几个地方,都是就近的地方,虽然只是小吏,但地方还算近,有什么好的调动,也能及时的反应、变动。”曲明诚拿起酒杯,笑着一饮而尽,向着肖含元一饮而尽。

肖含元的名次这一次还不如曲明辉,虽然能入仕,但怎么看也不会是好的,听曲明诚这么一说,头低了下来。

“表哥是不喜欢?”曲明诚笑问道。

“家里的意思,如果能留在京中最好能留下,到时候还可以把家里的人一起接过来。”肖含元叹了一口气,苦恼的道。

“如果要留在京中……也不是不行。”曲明诚想了想,答道,又替肖含元倒了一杯酒。

“怎么说?”肖含元激动的问道。

“如果表哥真的留在京中,这官职可能会更小一些。”曲明诚一脸正色的道,“以表哥现在的成绩,能留下就不错了,这官职方面还真的要求不了!”

“只要能留下就行!”肖含元大喜,他想留在京中,并不愿意去往地方上成为一方之吏,他觉得留在京中才有更好的前途,也更能反应及时的应变,听闻皇上的身体并不好,谁知道什么时候……若那个时候他在京中,必然可以更好的反应。

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他是不想去的,哪怕是就近,也不会近到哪里去,他之前已经打听过了。

“如果要留下来……东宫那边的属官最近缺人,表哥如果想去的话,我让父亲去问问。”曲明诚思量了一下道。

“东宫?”肖含元一愣,“太子的东宫,又岂是想进就能进的。”

“之前出了点事情,表哥也知道,太子和景王殿下都受了牵连,太子东宫的属官一下子清理了许多人,清查了很大一批人,现在太子那里要重新选人,表哥如果有想法,可以把表哥的名字送上去,至于成不成,就看太子殿下自己的意思了。”

曲明诚含蓄的解释道。

肖含元必竟也是牵扯在内的,立时就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这一次的舞弊案,居然是东宫洗马和景王府的一个官吏所为,太子和景王虽然没动手,但也被斥责了,两个人的手下各自清理一番,查一查,也是理所应当的。

在这期间,当然会淘汰一部分官吏,东宫洗马出了事情,他也不可能是孤家寡人的,必然还有一些人手,太子趁机踢掉一部分人,想换上自己的人手。

可如果进了东宫,就相当是站在了太子这一边,如果以后景王得势呢?肖含元犹豫了,太子殿下的势头虽然正隆,但是景王的前景看着也不错,每每太子和景王对上的时候,两个人谁也讨不了好的局面。

明明太子才是国之储君,皇上应当偏心的是太子。

再深想下去,曲明诚为自己推荐不可能给自己的妹夫的对家找帮手,那这里面的意思就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他能考上,可见也是才智过人的!

“如果表哥不想去,我还可以帮你问问景王府,但这位置可能还不如太子东宫的。”曲明诚见他犹豫又道。

景王府也有属官,但这位置当然是更低一些,而且名不正言不顺,相当于是景王的私人了。

东宫太子的属官是朝堂上认定的,将来就是太子登基的班底,一般也是有正式的官职任位的,和景王府的意思完全不同。

“景王府那边,我还是比较方便一些,三妹现在是景王殿下的人,平时也是颇多宠爱,如果表哥想谋一个职位,还是比较简单的。”曲明诚笑道,从袖口里取出一枚小小的玉印,在肖含元面前晃了一晃,“三妹马上就要成为侧妃了,景王殿下连侧妃的金印都已经做好,就等着这一次我回来。”

这枚金印,就是曲秋燕那日偷偷送入曲明诚袖中的。

是侧妃的金印。

这枚金印其实是景王早早的做下的,还在曲秋燕没有进景王府的时候,景王就给做了,曲秋燕之后以庶妃的位置进的景王府,有一段时间让景王不喜,但之后乖顺了许多之后,这金印就落到了曲秋燕的手中。

她这个庶妃的位置一直不尴不尬,而今曲秋燕帮了景王这么大一个忙,景王也答应她为侧妃,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这枚金印,还是曲明诚私下里偷偷的派人跟曲秋燕说的,曲秋燕那次回府带过来给了他,现在成了凭证。

“侧妃金印?”肖含元眼尖的看到这枚金印。

曲明诚点点头,把玩着手中金印,上面的侧妃名头印的正是曲秋燕的名讳,很明显,这是一枚十打十的给曲秋燕的侧妃金印。

曲秋燕现在只是一个庶妃,却在庶妃的时候早早的打好了这侧妃的金印,可见曲秋燕在景王面前的得宠程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小说完整全文

度。

肖含元的目光落在金印上面,好半响才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表弟把我的名字报到东宫的属官里。”

如果真的最后景王得了势,凭自己跟表弟表妹的关系,必然也是可以另谋高就的,若表弟想行一些方便,自己也可以私下放水的……

之前的犹豫在看到金印的时候一扫而空。

“表哥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只是表哥也别报太大的希望,东宫那边名字,父亲会让人给你报上去,但是成或者不成,也不是父亲能左右的,如果不行,父亲再给你报备一个其他的备选,总是尽量让表哥留在京中才是。”

曲明诚笑道。

“多谢表弟!”肖含元站起来重重的一揖到地。

“表哥客气了,你们虽然是表兄弟,但我身边的兄弟原就不多,早就把肖表哥当成亲哥哥一般看待了。”曲明诚急忙站起来相扶。

两个人相对一笑,把酒言欢……

曲莫影看了个热闹,对于三鼎甲簪花游街,她其实没那么大的兴头,倒是齐香玉看的很热切,待下面走过的时候,也扔了两个香囊,当然不是自己私绣的那种,也就是府里的丫环绣的,里面装了些香花之类的。

“三年前我也看过的,那时候的状元还是你表哥,那一界比现在的这一界更好,不只是探花出色,你表哥这个状元郎更出色。”齐香玉从窗前回来,坐下来称赞道。

探花往往会取的长相相对出色的,状元必然是取才。

“你表哥是不是还没有定亲?”齐香玉凑到曲莫影面前,饶有兴趣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这事曲莫影还真不知道,想了想道。

“怎么不定亲?难不成还找不到合适的不成?听说当时相中你表哥的人不少,江南越氏在京城中虽然没什么根基,但也不是一般的士子可以比的,越氏的文风在江南那里是极盛的,京城的一些文官,都很尊重江南的越氏的。”

齐香玉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可能表哥现在还无心成

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小说完整全文

亲吧!”这话曲莫影无解,只能笑了笑解释了一句。

“哎,真是可惜了,听闻这一科的状元是成了亲的,倒是你表哥这个状元到现在还没有成亲。”齐香玉感叹了一句,眼眸转了转,又道,“四小姐,我祖父说想给你表哥做个媒,你看如何?”

要给越文寒做媒,问自己如何?这与理不通。

“这得问表哥的意思。”曲莫影推托了一句。

“我知道,这事总得跟越大人说一声才是,但也想让你参考参考,问问你觉得什么样,如果可以,祖父才会做这个媒。”

齐香玉笑道。

曲莫影沉默了一下,自打上次的事情之后,她没再去过齐国公府,齐国公府仿佛也忘记了她似的,唯有齐香玉时不时的过来,才会说起齐国公府的一些事情。

曲莫影就算是不想关注,看在齐香玉的份上,也不得不关注了几分。

“是哪一家的千金?”曲莫影的长睫扑闪了两下,抬起后,眸色清澈的看向齐香玉,这话既然这么一说,应当也是老齐国公的意思了,她不明白这件事情跟自己说了有什么用?原本这事就不是自己能管的事情。

但下一刻,却不能的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瞬间被齐香玉的话吸引住了,手指处的帕子紧紧握住,然后缓缓的放开。

“香容郡主,你觉得怎么样?”

她不觉得怎么样!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8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