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听到余晚还活着的消息,卫影原本很激动,可这后面一句话却像是给她泼了一盆凉水。

如果余晚不去夺那个位子,那这些年齐莞做的事不就是无用功了么?

一切好像成了笑话一样。

“主子不可能说这话!”卫影攥拳反驳。

齐飞依旧面色平淡,此时卫影才算明白这次回来齐飞有什么不一样了,他不再是过去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身上散发着一种看透一切的智者气息。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身上有智者的气息?

听起来有些可笑,可齐飞现在就是这样的气质。

齐飞并没有对卫影的反驳有过多想要解释的意思,只是淡淡说道:“姐姐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只是告诉你母亲的想法。”

齐莞定定看着香炉里飘出的烟,然后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问道:“她为什么不回来?”

从齐盛冕把余晚的墓掘开,里面是空的开始,齐莞就相信自己母亲一定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齐莞相信母亲的能力。

她曾亲眼看到母亲盘腿练功,身体浮在半空,那一幕太神奇,神奇到幼年的齐莞一直认为母亲是仙女。

包括她与父亲进宫接母亲,她也相信母亲不过是诈死罢了。

这些年,她一直都这么认为,而且她接手了母亲留下的暗月殿,更加确定母亲是个奇女子。

这样出色的女子,再加上当年余晚没有纠正错了的姻缘,更加让齐莞相信母亲是对那个位子有意的。

可现在……

齐飞说母亲不希望她去争那个位子?

这怎么可能呢?

“姐姐,其实母亲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办法现身。”

齐飞看到姐姐有些失神,安慰道:“母亲说,她希望我们快快乐乐就好,不希望你陷入危险。”

齐莞突然转头,看着自己弟弟,问道:“那你呢?你想要那个位子吗?”

“我也不知道。那个位子至高无上,可母亲说高处不胜寒。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齐飞紧抿着唇角,没有了刚才的云淡风轻,似乎也是很纠结。

姐弟二人就这样没有再说这话题。

卫影看着坐在棋盘两侧的这对姐弟,心中有些同情,明明就是七八岁的孩子,别人家的孩子都还在尽情玩耍,他们却要面临重重选择……

而且,这样的选择一步错那就是万劫不复。

此时,卫影突然有些埋怨余晚了,既然她还活着,为什么不站出来呢?

选择是否争夺那个位子,对于两个孩子来说是不是有些沉重了呢?

卫影暗自伤神,却不知道其实余晚就在她的身边。

余晚也想要现身,但是系统的任务是让她在这个空间隐匿十年,否则会判定任务失败。

一旦任务失败,她也是灰飞烟灭,所有数据都会被抹杀掉。

所以,她现在也是无能为力,给齐飞治病也是她疯狂试探系统之后才小心为之。

只能说,他们娘三都太难了。

齐飞和胡家现在在江城的郊县住着,这边虽然不如京城和阳城繁华,可是空气很好,民风也是很淳朴,最重要的是这郊县清静,而且离江城也近,买什么东西也是方便。

屋内安静了片刻,齐莞瞧了眼外面的日头,问道:“这也到晌午了,去问问爹回来了没。”

来了江城后,齐盛飞还是闲不住,虽然他没有再说回去,可还是闲不住。

他已经着手在江城把明心学堂开起来,这两天忙得是教不着地。

没一会儿家中小厮就来回报:“老爷说他在学堂那边随便吃一口就好了,让小姐您和少爷自己吃饭。”

卫影一听叹了一口气:“老爷也是,那修建学堂交给工人就好,他盯着做什么呢?”

一家三口几年都没有好好吃顿饭,好不容易来了江城,怎么还是不在一起呢?

齐莞沉吟了下,转头问道:“齐飞,咱们去给爹送饭可好?”

“好呀!”齐飞立刻拍手答应。

虽然齐飞被余晚治好,心智突飞猛进,但是他到底是个孩子,身上的稚气依旧。

一听说要出门,自然是开心的很。

“这县城不大,就不坐马车了,我们走过去就是。”

齐飞也不想坐马车,自从来了江城,太姥姥和舅舅一直不让他出门,好不容易姐姐回来可以带他出去,他也想要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卫影也没有拦着,默默跟在二人身后,反正有她在,两位主子不会有什么危险。

只不过,这县里的街道上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

甚至连个卖糖葫芦和糖人的都看不到,更不要说别的了。

“姐,这里怎么人这么少啊!你瞧瞧,连酒楼都不开!”齐飞有些不高兴地坐在了路边卖包子的小摊上。

倒不是齐飞矫情,而是他本想着让姐姐请她吃好吃的呢,可不是随便吃口包子。

“你们是那个大宅里新搬来的那户吧?”卖包子的老头问道。

齐飞憋着嘴吧没说话,他开了心智知道不能随便回答别人的问题。

齐莞露出小孩子的天真微笑,点头:“是呀!今天和弟弟出来玩,可是这里怎么都看不到人的呢?”

一条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路边的商铺也是关了的。

老头叹了一口气:“现在县城这附近村子赋税那么高,谁能生活下去?家里有些本事的都走了!”

自从新帝登基后,这税收一年高过一年,现在种田几乎大部分都要交税去了,连一家老小吃的粮食都不够,谁还能住下去?

不少佃户都离开了这里,至于大户人家也都往京城去了。

“怪不得舅舅很轻易就买到了宅院呢!”齐莞喃喃说道。

“哎,看你们家里条件不错。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啊,这里最近闹贼,那些贼胆子可大的很,你们还是小心些的好。”

齐飞一听这话,眼中流露出了恐惧神色。

齐莞则是谢了老人,没有什么太大反应。

姐弟二人吃了点东西,又把老头摊上的小菜包子全部买了,一起去找齐盛飞了。

在县城的一座破庙旁边,姐弟二人看到了父亲。

“爹——”齐飞已经欢喜地跑了过去。

齐莞则是落了一步,问道:“这里闹贼?咱们宅子里可安全?”

喜欢快穿炮灰女配又要逆袭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