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虚空灵魅,堕落神树和迪格斯,相继进入“虚天鉴”打开的通道。

随后,裴羽翎也隐没其中,和“虚天鉴”一道消逝。

恢复年轻的迪格斯,临走前,冲着他和布里赛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其余人,则没什么特别举动。

在这个过程中,立于那青翠奇树上方的女皇陛下,始终沉默地看着,并没有出手去阻止,似乎知道木已成舟,再难有什么变化。

暗灵族的当代族长,只是轻声叹息,仿佛也认命了。

虞渊于是知道,“源界之神”针对于此方碎裂星河的谋划,即便没大获全胜,应该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结果。

一连串青绿神光释放,那棵翠色喜人的奇树,重新化作暗灵族的“天木权杖”。

布里赛特苦涩一笑,站在那缠满枯藤的权杖之上,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想不到,历经数千年时光,衍变为著名天外战场的碎裂星河,竟蕴藏着那么充沛的异能,当真令它彻底成长了起来。”

堕落神树真正展现奇异后,诸多磅礴异能,从爆裂的陨石中,从一些祭台内,从幽暗星河中,突然一一涌现出来。

他终于意识到,数千年来,死在邃林星域的强者,异兽,大妖,皆有力量遗留。

遗留的力量,大部分没有离开此天外战场,或融入陨石,或散落于星河,成了有害血肉生灵的污秽异能。

这也导致,看似碎灭的邃林星域,其实藏着远超众人认知的浩荡能量!

而那棵堕落神树,只是在前期依赖血肉生灵的灌溉,譬如朱焕,深海巨翼蜥,还有别的各族的落入族人。

等到后期,恢复部分天赋神妙的堕落神树,直接从星空中,汲取所有暗藏之力!

从而势不可挡地迅速壮大,然后枝叶茂密,再开花结果。

呼!

虞渊御动着脚下的碎石,向陈青凰和布里赛特飞去,心中满是困惑,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棵遭受污秽,堕落的神树,借助邃林星域的巨量异能成长起来。”

“迪格斯吞下了果实,获得了永恒生命,且会在不久后,晋升到十级血脉。”

布里赛特叹道。

虞渊脚下的碎石,缓缓停了下来,他凝望着因奇树变为“天木权杖”,凌空漂浮着的陈青凰,关切道:“你没事吧?”

不知为何,他感觉女皇陛下的状态,也不是特别好。

似乎,又有要进入沉睡的迹象……

他被降临迪格斯的“源界之神”意志,拉入那奇异天地时,陈青凰面对的是虚空灵魅和堕落神树的联手,兴许还有其它。

他和斩龙台一并消失,斩龙台对虚空灵魅和堕落神树的天然制衡,也就失效了。

盈灵界的崩溃自然也随之止住。

还没恢复巅峰战力的不死鸟,在别人布置好的地界,力抗两个同样古老的生命存在绝非易事。

“受了点伤,死不了。”

陈青凰一贯的脸色淡漠,瞥了老态龙钟的布里赛特一眼,道:“你还活着,天木权杖也还在你手中,至少不是一败涂地。”

她又看向虞渊,“我们都没死,已经是能够接受的结果了,有什么好自怨自怜?”

布里赛特苦着脸不再叹息。

从令人尊敬的暗灵族族长,星河排名第七的至高血脉强者,一下子跌落到八级血脉,即将失去现有的一切,确实令他难以接受。

落差也实在太大。

尤其是,想到不久以后的迪格斯,以十级的至高血脉再现星河,去收拢原来的班底和扈从……

迪格斯的背后,站着成熟后的堕落神树,还有“源界”撑腰,暗灵族谁能抵挡?

“别的人,没事吗?”虞渊再问。

“退往了邃林星域的边沿之地,大部分都活着。”陈青凰面无表情地,说道:“仅凭千万年以来,遗落在此方碎裂星河的力量,已经足够让它成熟。它也不必多费心思,将枝干穿透到星域的边界,吃力不讨好。”

虞渊顿时稍稍放心。

然后,他说道:“我被忽然间,扯入了一个陌生的天地,一片荒寂和虚无,如现在一般。迪格斯站立在如彩色涟漪的海面,像是不可移动的世界之心,涟漪下面,透出无尽黑暗深渊的气息,有庞大的生灵存在……”

虞渊巨细无漏地,无比详细地,将他之前的那番经历描述出来。

陈青凰认真倾听。

连布里赛特也彻底地噤声,用非常专注的神情,听着他的新奇遭遇,唯恐漏过一个字,错过丁点细节。

他知道,这可能是“源界之神”的意志,第一次在此方星空放开手脚地施法。

他需要弄清楚所有,为将来抗衡“源界之神”,还有堕落神树和迪格斯做准备。

“你能通过这些联想起什么吗?”

终于说清楚以后,虞渊深深看向陈青凰,虚心请教。

女皇陛下摇了摇头,“待我,完全抵达昔日的力量层面,现在和过去的记忆整合完毕,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印象和记忆。”

稍作停顿,她又淡然地,以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道:“不知来历的‘源界之神’,现在即将有三个超凡存在拥护,那只神蝶,那棵堕落老树,和快要突破的迪格斯。”

“它造成的麻烦事,轮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无删减全文阅读

不到我们去解决。应该让贝尔坦斯,神魂宗,还有浩漭的五大至高势力头疼。”

陈青凰说这句话时,居然有点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

虞渊愕然。

“邃林星域沦为死寂,堕落神树成长,源界之神的渗透,与我何干?”

她撇了撇嘴,冷眼看了一下布里赛特,“我只是恰逢其会,伸手拉你一把,保住你们族内的圣器不碎,让你能活下来。”

旋即,她话里终于稍稍透出一点遗憾,“可惜的是,没有将那颗果实,从迪格斯手中抢下来……给你。”

她最后看向虞渊。

虞渊一怔,“迪格斯吞下的果实,于我有益?”

陈青凰点头,“以溟沌鲲的精珀,格雷克的血色晶块,淬炼出的阳神之体,蕴含着生命本源的力量。不过那种生命本源,全部是关于血肉生命,而那棵树上结出的果实,则蕴含另外一种草木生命的神妙。”

“算了,以后看机缘再说吧。”

她语气很随意,“邃林星域之后,那堕落神树还会再次冒头,应该还会继续缔造果实出来。下一次,抓住机会就可以了。”

虞渊讶然失色。

邃林星域化作虚无死寂,堕落神树成长,迪格斯将晋升十级至高血脉,“源界之神”的意志明显增强了,后续定有更多动作。

可陈青凰流露出的神情,眼前发生的所有一切,仿佛不算什么。

勾不起她太多兴致……

她也完全没有因这次的失利,有什么颓丧感。

她表现出来的冷漠和不在意,反而让虞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无删减全文阅读

渊心情好受一点,不会觉得邃林星域的这场巨变,能影响自己坚定向上的道心。

突有啼鸣从远方传来。

虞渊眉梢一动,就知道是那只灰雁,于是暗暗放心。

灰雁没事,那头寒域雪熊应该也活着,严奇灵等人大概率也没死。

不多时,体型巨大的灰雁,蓦地出现于众人视野。

在灰雁修长的脖颈之上,此刻站着三位翼族的老者,两男一女。

三位有明显翼族特征的老人,狂热地望着陈青凰,隔老远,他们便颤颤巍巍地,在灰雁的脖颈上跪了下来,用一种如梦呓般模糊不清的声音述说着什么。

三位翼族老者,个个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高傲站在虚空中的陈青凰,冰冷的眼眸,显出几分柔和,她缓缓点了点头,那三位翼族老者才抬头起身。

布里赛特心神受到震撼,三位翼族的老者中,他认得其中一位!

那一位,在布里赛特的记忆中,比迪格斯的年龄都要大,据说早已死去,没想到如今再次现世。

“卢西亚长老,是……您吗?”

布里赛特的两手,不自禁地抓着“天木权杖”上的枯藤,看着灰雁脖颈上,那位女性的翼族老人,语气充满了不敢置信。

一头灰白色乱糟糟头发,垂落在灰雁的脖颈,和其绒毛似乎融为一体的老妪,轻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道:“小布里赛特,听说你不久前,对我们翼族的守护者,颇为的不敬啊。”

她说话时,揉了揉灰雁的脖颈,所指是谁不言而喻。

“竟然真的是你!”

布里赛特惊喜交加,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叫卢西亚的翼族老人,是令上一任暗灵族族长都极为尊敬的人物。

根据上一任族长的说法,卢西亚拥有着不死之身,永远不会死去。

可在布里赛特执掌“天木权杖”,成了暗灵族族长不久后,就听翼族那边传来讯息,说卢西亚死了……

他没想到,传言已经死去的卢西亚,还带着两个同样老态龙钟的翼族老人,一起乘着灰雁再现。

分明是不远千万里地,过来朝见陈青凰,特意迎接她的回归。

“不必再送了,我也该回去了。”

布里赛特震惊不已时,陈青凰飘然而去,她一霎后,就到了灰雁的头顶,对虞渊说了这么一句话。

三个翼族的老人,在灰雁脖颈,而她却在鸟首,傲然地踩着灰雁。

地位显然不同。

“回……翼族的领地?”虞渊神色复杂道。

“回我自己的领地。”

陈青凰纠正了一下,然后又看向布里赛特,用不容置疑地态度,说道:“它已堕落,从今起,暗灵族和翼族一样,全部听命于我。”

布里赛特一脸的不知所措。

“小布里赛特,你还执迷不悟吗?”卢西亚沉喝。

如醍醐灌顶般,暗灵族的当代族长,轰然醒来,于是低下头,朝着远处的陈青凰行礼,道:“遵循您的指引。”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