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实则,池映寒现在还没有沈潋那种巧舌如簧甚至诡辩的本事,但他心里却是清楚得很——这件事,绝不能由着她来!

消息,他是要探的。

但这寝宫,他不会踏入半步。

倒是阿依慕,在听闻此话后,半信半疑的道:“你这番话,本宫怎么听着有几分不实呢?本宫瞧着你挺乐意过这种被人管束的生活的啊!”

池映寒低声回道:“可是,娘娘又是如何笃定自己知道下官心底是怎么想的呢?”

池映寒心道:既已编到这儿了,那么不论如何他都得坚定的将慌扯下去!

只听阿依慕继续问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池映寒坚定的回道:“不想。”

阿依慕瞧着他此刻的眸光,竟是没有丝毫的欲念和渴求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小说完整全文

甚至,连讨价还价的想法都没有。

阿依慕反倒觉得有意思了。

“但本宫可是想告诉你呢!”

他不主动,那只能她主动一分了。

阿依慕遂不再拿他打趣,毕竟她也知道了他的态度——他是坚决不会踏入寝宫半步的,无论她用什么方法蛊惑他。

但阿依慕却是想告诉他一些实情,遂来到池映寒的身旁,郑重的同池映寒道:“现在,本宫过来了,你愿意听吗?”

池映寒心里不禁有些警惕。

她到底要干什么?!

但现下,池映寒能做的便是不再回复,只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四周无人。

甚至连个声响都没有。

夜幕中,他只能隐约的看到阿依慕朝他靠近。

突然,池映寒感觉到有一只小手,停驻在他胸膛上。

池映寒当即被吓了一跳,心脏跳动得越发剧烈。

只听耳畔传来一道空洞的声音:“你有些紧张啊。”

池映寒:“……”

“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本宫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那道声音越发的近了,也越发的清晰了。

池映寒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感觉耳边好似喷洒着热气,惹得他的耳朵迅速蹿红。

突然,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穴。

“老实告诉你吧,洋术不是那么好玩的,稍有不慎便会被反噬得骨灰都剩不下。”

池映寒:“……”

“她现在还能苟且偷生,是因为有一步她走得很正确——那便是十三卫从未翻到过医书的原版,甚至连个影子都未能找见,现在那本医书就刻在她脑子里,一旦她人没了,这本医书的下场就是像她捡到这本书之前的状态一样,谁也不知道还能在哪年哪月才能将它找到,或许,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未知数。”

“但是,本宫还是劝她收手,即便本宫不对她动手,她现在的状态也未必能持续很久。洋术不是你们大庆的人玩得动的,甚至现在大庆有些得意忘形了,以为他们可以尝试引进更多的洋术,殊不知他们对洋术并不了解,洋人现在知道大庆已经扒到他们的诊术了,你以为他们会明着和大庆撕破脸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小说完整全文

吗?当然不会!他们有比这更绝的方式——那就是投入更多有害的洋术,一旦大庆子民被洋术所伤,失去了对洋术的信任,这西洋诊术还有可能在大庆兴起吗?如果西洋诊术无法在大庆兴起,那被反噬得最严重的又会是谁?这些事,你有没有替她想过呢?”

池映寒怔了怔。

而就在此刻,他的耳垂轻轻被啃了一口!

池映寒:“!!!”

他赶忙回过神来,而在他回过神的瞬间,阿依慕已经退回宫殿内了。

他都不知道她是什么退回去的,只知道自己的耳根在迅速发热。

只见不远处的阿依慕笑道:“不得不说,你这样的傻子还真不多见。本宫倒是觉得,你本应是自由的。”

落下这话后,阿依慕轻笑了一声。

又是那样的笑容……

纯稚又青涩。

但今夜云妃的这番话,却让池映寒倍感惶恐。

大庆、北魏、洋国。

这三方究竟各自怀揣着怎样的心思?

池映寒不得而知。

只知道,大庆欲推行洋术,洋人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反应?

池映寒不知阿依慕为何要告诉他这些,但这却也是很有价值的情报了。

池映寒遂回到谏院,将这情报如实告知了曹清。

曹清听闻这消息后,反复确认阿依慕是在何种情境下告知池映寒此事的。

但池映寒给出的回应确实——

“她一直想拉我进入她的寝殿……”

“你进去了吗?”

池映寒摇了摇头:“倘若没有特殊原因的话,外男是不能进入嫔妃寝宫的吧?”

“一旦踏入,便是死罪。谁都保不了你。”

池映寒抿了抿嘴。

当夜,他的话术虽然拙劣,但他心里还是明镜的——这是皇宫,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地方,不是他头脑一热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曹清抬眸,看了眼眼前的池映寒,遂道:“你倒是个有长进的,不是旁人给你挖个坑你便会往里跳的主儿。”

“可是曹大人,云妃娘娘说的这件事……”

“放心,本官会通禀太子,暗中侦察此事,毕竟那北魏自是不愿大庆得到并推广西洋诊术的,在这点上,他们的目的确是一致的。”

再多的话,曹清便未透露了。

毕竟池映寒该传的情报,他已经传完了,后续鉴别的工作,便不是他分内的事儿了。

在离开大堂后,池映寒做的最多的事儿便是去后院的水缸前,仔细的清洗耳朵。

昨夜被她啃过后,耳朵一直都处于红肿的状态。

池映寒一次又一次的清洗,也未能将灼热洗去。

好在近来天气炎热,掩饰住了池映寒不断用冷水浸脸的动机。

……

下午的时候,池映寒再度出宫办差了。

曹清交代的一些琐事,他还是要处理的。

只是经历了这么几桩事儿后,心里莫名的堵得慌。

有时候坐在茶馆,会不知觉的想起沈潋,听说沈潋最初的时候是想过逃离的,只有真正被卷进去后,才知道这是怎样的地狱。

他竟也开始想叛逃了。

但他深知,他只能想想罢了,叛逃的代价,他承担不起。

而这两日,太子果真暗中检查了港口的贸易情况。

喜欢嫁恶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29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