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年轻人回到了一兆公司,他不是别人,正是前面所提及的杜跃凡。自从敬春祥那件事后他被他姨夫送到了体育学校进行武术进修,为的是让他多掌握一点技能,能在人生的长河中得以应用。而杜跃凡却不以为然,偏偏不喜欢武术的必杀技,而私下里去研习花样创新的武术操。这次进修并没有让他的功夫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相反多了几分娇娆的姿势。

杜跃凡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这张脸能不能在花丛中寻觅到馨香的蝴蝶。有失阳刚之气的杜跃凡一心奔赴在采蜜寻香之中,他的武功没有进展,武艺倒是多了几套。

一兆公司里多了几个女保安,在杜跃凡的眼里她们既能坚守岗位,又能寓教于乐。

办公室里,杜跃凡背靠在椅子上显得十分疲惫,他的双目中没有一丝灵性的陷入一潭死水。漂亮的女秘书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趣,他一门心思的想到该如何来完成他姨夫交给他的任务。

怎么办呢?杜跃凡郁丝千缕的看着天花板,想从白色的墙幔上找到他想要的答案,可这答案是随便都可以找到的吗?杜跃凡头脑里一片空白。

邓高翔一个电话把他从椅子上惊醒过来:“喂,姨夫是我。”

“你办的事怎么样啦?”

“还在办。”

“什么叫还在办?”

“就是,就是,没办成。”

“没办成就没办成,别糊弄我。说说为什么没办成?”

“凯旋公司的刘凯根本就不在。”

“不在?哪在什么地方?”

“汶川!”

“汶川?谁告诉你的?”

“李鸿飞。”

“谁是李鸿飞?”

“他们都叫他大飞哥。”

“大飞?他怎么会在那里?”

“他好像在负责凯旋公司的一切业务。”

“哪刘凯呢?”

“消失了,说不定就埋在了汶川。”

“屁话,他要是埋在了汶川,老子的钱就泡汤了。”

“姨夫,我想问一句,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无删减全文阅读

这钱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问了心里才有底呀。”

“有底?要账的还管真假,你怎么做的行业?”

“姨夫,我真不想做这个业务了,上次的事我还没缓过来呢。”

“上次,不就结了吗?”

“可被人用枪指着的感觉只有我才知道啊。”

“我不是放了你半年的假嘛,你到体校学习,学的功夫呢?不是可以防身健体吗?”

“这不靠谱的武功,能有枪快?”杜跃凡打死也不会相信这武功比枪厉害。

“虽然没有枪快,但还不至于被人一枪击毙。”

“这,这个我可不敢再去试。”杜跃凡心有余悸的蜷缩着身子,看样子杜鹏飞玩枪把他的胆给玩破啦。

“我也没叫你去试枪呀。”

“谁知道那个李鸿飞有不有枪。”他此时成了被蛇咬过的人,说什么也不敢去放任。

“他?他一定不会有枪的,这个人我太清楚了,他自持武功高强,决然不会用枪的。”

“要是他万一有枪呢?”

“没有万一。”

“没枪我也整不赢他。”

“这倒不假,我都打不过他,更不消是你。十几年前就连你舅舅都不是他的对手。”

“啊?”

“他很强,强得让人目瞪口呆。”

“这个我已经领略了。”

“好好摸一下底,看看他到底在凯旋公司干嘛。”

一听叫他去摸底而不是去拼命,他立刻缓过神来,脸上露出欣悦的笑容,连忙说道:“好的,姨夫。”

“好好干,干完这一票,我给你再放一个月的假。”

“又去学习?”

“不,去泰国旅游。”

“看人妖?这感情好。”

“行啦,就这样。”

得到新的指示,杜跃凡来了精神,先去摸摸底再说。

于是,驾着他的那辆太子很拉风的在街道上一阵狂飙。

“吱嘎”一声停靠在凯旋公司的门口,杜跃凡俨然一副老子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觉。

“咦,这不是刚才跳广场舞的小白脸吗?”不远处,有几个讨茶喝的江湖人士认出了这张不太陌生的脸。

“对呀,舞跳得不错,就是武功弱点。”

“嗯。功夫不咋的,人倒是人五人六的。”

几个人的对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放在以前他肯定会失去灭了他们,可现在他的心性脾气似乎改了不少,或许是武术操跳多了,把脾气给跳没啦。杜跃凡只是过眼一笑,根本就没当回事,他记得他的目的,他就是来探听凯旋公司的情报的。

杜跃凡直接走进了大厅,以华尔兹的舞步优雅的上了二楼。李鸿飞和那群江湖朋友还在喝茶,杜跃凡站在门边,没好意思进去。这时,被路过的兰倩茜看见了,兰倩茜故意来了声咋呼:“你不是刚才聚众跳广场舞的那个小头目吗?”

“谁挑广场舞?我那是武术操!不懂就别乱说。”杜跃凡双眼一翻,不高兴的将嘴巴撅得很高。

“行呀,我就不说了,你躲在这干嘛呢?”兰倩茜问道。

“我什么躲?我不光明正大的站在这吗?”杜跃凡振振有词的说道。

“呵呵,正大光明的要找谁呢?”兰倩茜乐啦。

“你们公司现在谁在负责呢?”

“李鸿飞,李执行董事。”

“他是执行董事?难怪他会说那句话,以后千万别来找他。”杜跃凡总算是闹明白了这里的逻辑思维能力:目前凯旋公司就归李鸿飞管理。自己要想要钱,还得去找他才行!

“要不要我去通报一声?”兰倩茜成心调侃他。

“算了,我自己去。你先忙吧。”杜跃凡面上有些挂不住,他早就听出兰倩

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无删减全文阅读

茜的话中之意。只不过在别人的棚顶之下,只能选择隐忍不发,在他看来,即便是发,也只能是自己跟自己发。

“你请。”兰倩茜懒得跟他多说,她手上还有一些重要的业务需要快速的处理,所以她选择了离去。

杜跃凡一直挂着微笑,就等兰倩茜离去的瞬间,他恢复了原有的木讷。办公室里,几个人还没有散去的意思,这杜跃凡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他只有耗在门口不让进出。

李鸿飞早已看到了他,只不过这个连工具都不带的蛮荒人,还幻想着有朝一日繁华似景。李鸿飞觉得这个梦比较久远,也比较现实。

杜跃凡迟迟不见有人出来,心里像打鼓一般七上八下,他思虑着如何开口,如何让李鸿飞把钱还上。这是一个难题,一个不可思议的难题。

人渐渐地离开了李鸿飞的办公室,室内残余着茉莉花茶的清香。

“李总,你好,请问你有空吗?我找你有点事。”杜跃凡十分客气的表现出特别谦卑的态度,用他现在的话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时候就是该低头的时候,杜跃凡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的目的就是要钱,怎样把钱要到手就成功啦。在他的词典里,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王道。

“你不是不想找我吗?”李鸿飞一句话激的杜跃凡哑口无言。

“我,我那是不懂事,我不知道你老人家就是现在的执行董事啊。”杜跃凡半晌才缓过神来。

“行,说说什么事?”李鸿飞故意问道。

“李总,我来呢就是与你商量一下,贵公司刘凯欠高翔公司的钱的事。”杜跃凡的身高又降了半拍。

“欠条呢?文书呢?你总不可能嘴巴一张就是钱吧?”李鸿飞动动眉,将身体往后一靠,直眼看着他。

“这,这,我这没有,不过高翔公司肯定会有的。”

“那就拿齐东西再过来吧。我也不为难你们这些年轻人,做事得有依据,空口无凭,谁也不可能把兜里的钱无故的给一个没有手续的人。”

“我知道,李总,这你放心,我只是催债公司,只负责带话的。别的我也不知道,当然,我更不可能去参与逼债的事。”几句话,杜跃凡把自己给撇清了,法律上的黑恶势力他还不想沾边,他得保住自己的脑袋,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去展示自己的武艺。

喜欢瓷界无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