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破屋

辽国,中京留守府。

大公鼎头上抱着厚帕子,一脸憔悴。

他是真的累了。

大公鼎本身是渤海王族后裔,同为渤海人的叛贼古欲至今尚被女直包庇,很多时候他行事也有顾忌。

如今王经一门心思搞钱,铁厂已经开始产出,三百五十万贯债券开始兑换,虽然离最终兑换期限还有四年,现在还属于有买有卖阶段,但是已经开始卖的比买的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在线全文

多了。

主要是还有利息需要支付,第一年利息支出就是三十五万贯,王经现在就是要从大辽的财政岁入之中,将这三十五万贯找寻出来。

舶来钱!

这两年舶来钱和绢钞的兑换率明显提升,加上王经的动作,提升得就更加明显。

虽然王经鼓励大家,兑换的时候绢钞优先,舶来钱时有时无,须得等待,但是老百姓又不是傻子,他们宁愿等待,也要兑换真金白银的舶来钱。

这就更加恶化了舶来钱与绢钞的兑换率。

因此铁厂生产、辽阳农业基地、长春洲农业基地,王经分派给几位能臣来料理。

落到大公鼎的头上,就是接收南京析津府转运过来的粮秣,筹集钱粮、军丁,北上支援上京的陛下,再转运去金山封堵防线。

然而人力有时而穷,大公鼎的麻烦在于,除了人丁,其余的钱帛、粮食、铁器,没一样他能说了算。

否则也不会任由张撒八流窜十州,跑到女直边境才被阿骨打擒获。

看着端坐在床前椅上,一脸刚毅之色的萧托辉,大公鼎心底不由得一声长叹:“萧君,你奏章上这些人,一个都动不得,动不得啊……”

萧托辉手背上的青筋爆了一下:“连使君都要和光同尘了吗?此等国蠹如若不治,大辽还有救?”

大公鼎终于叹息了出来:“如今的大辽,需要的不是廉吏,而是干臣。”

“萧君为宵小所陷,陛下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将你起复,却不是要你和那班贪官污吏玉石俱

小东西我们今天换一种姿势在线全文

焚的……”

“内忧外患,总要与陛下一些时间措手啊。”

萧托辉神色沉重:“陛下连升我数级,如今忝掌三司钱粮盐铁,所见触目惊心。”

“多的话我不想多说了,我以为明公所谓内忧,不过缺粮;所谓外患,不过乏兵。”

“今大辽有与宋贸易之利,钱当足用而日穷蹙;有日产万五千斤的铁厂,铁当足用而兵虚弱;有年产五百万石的辽阳长春,粮当足用而民饥乱。”

“此谁之过?这些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所以你就去查他们?”

“我没有查他们!可是三百五十万贯铁厂债券,就在那里摆着,加上五成利息,整整五百二十五万贯!还有四年就必须全部兑现,用舶来钱兑现!”

“明公,你知道我们的国库里,还有多少银钱吗?”

“有多少?”

“如今只有五十万贯舶来钱,百万贯破旧绢钞,最多的,是一堆的欠条!”

“什么?!怎么会这样?咳咳咳咳……”大公鼎不禁大惊失色,痛苦地咳嗽起来。

萧托辉说道:“南部诸州的官员们,如今最重要的生意,就是到任之始,便想尽千方百计,将府库中的钱财借出,然后送往獐子岛,或购置鹰券,或借贷商贾。”

“听说如今的獐子岛上,甚至有了专门经营我朝府库和官员资产的行当,叫‘官质行’!”

“哪里是刺史知州,分明是一个个唯利是图的商贾!对了,他们本多是捐官出身!”

“此等庸弊,侵蚀国本,设或不治,我大辽,危矣!”

大公鼎说道:“可是王丞相说南部诸州繁华,全靠此等经营之术,五百二十万贯舶来钱,分到五年里,一年一百万贯而已。”

“如今婆娑岭铁厂日产铁万五千斤,授与民间斤铁六百文,一年也能得到三百万贯,偿付得上啊。”

“明公,王丞相的算法是没有问题,可是他还了多少?现在看这架势,百姓不到最后一年,是不会大量兑换的。按国库现在的样子,数年之后,能够一次性拿出五百万贯来吗?”

“债券的本质你我皆清楚,名义上是为举办铁厂筹措资金,其实那铁厂就是宋朝白送的,我朝免了其七年岁币而已。”

“王丞相拿着这个名目,搜刮民财达三百五十万贯之巨,三年经营下来,除了还停留在纸面上的亏空,几乎靡耗殆尽,这就叫寅吃卯粮。”

“但是这般吃法,终归是有个期限的,到时候怎么办?!”

“别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时不治,悔之晚矣!”

大公鼎问道:“我中京也是如此?”

萧托辉说道:“中京的情况要好一些,但是也只是表面。”

“中京叠被民乱,积聚早空,府中档案、欠账,俱被焚毁,想查也无从查起。”

“相当于一张白纸重新开始,加上明公到任后,对官员纠察严格,暂无此弊。”

“可南部沿海州郡,南京道临宋诸州,府库里早就是一堆欠条,陛下组织军民对抗鞑靼,长春辽阳一带百姓屡屡举叛,其实是已经被压榨到了极致。”

“可南部诸州郡,官员们醉生梦死,商贾们为虎作伥,百姓们唯利是图。”

“他们哪里管国家北部民不聊生,哪里管金山白山,我朝四面皆敌,危如累卵!”

“每次征粮索钱,南部州郡谁不是叫苦连天?然而他们根本不是没有,一州三十万贯,全部中饱了官吏商贾们的私囊!”

“就算在南部诸州,繁华也只是表象,肥的都是与官吏们勾结的豪强,吃得都是獐子岛的红利。”

“正经经营的商贾们,他们被宋朝货品冲击,被官吏豪强欺压,苦不堪言,上告无门。就连我们所在的中京,都收到了无数南京、西京的诉状!”

大公鼎耐心劝解道:“这些都是积重难返,想要纠转,只能先令官员们任内清偿亏空,给个期限,慢慢归还。否则必将怨声载道,千夫所指,而且百姓们,还要遭到一场盘剥……”

萧托辉说道:“明公所虑的,是怎么收拾这场烂摊子,然而若不治根源,这摊子就算暂时收拾好又如何?今后还得继续烂,欲壑难填啊!”

“据我查实,所有这些官场借贷,最终的流向,都指向一处。”

“何处?”

“锦州,丰锦钱庄!”

大公鼎并不意外这个答案,但是决不同意萧托辉的做法:“这个……丰锦钱庄,与王丞相渊源极深,年前因筹措钱粮得力,几次平抑舶来钱与绢钞比率,蒙先帝陛下多次奖喻。”

“计相,谁都能动,这丰锦钱庄,动不得……要不还是按我说的法子来,先查清积欠有多严重,再列出比限……”

萧托辉站起身来:“大辽如今便是一幢破屋,根基已伤,如此裱糊来去,最终还是逃不掉房倒屋塌的下场。”

“陛下圣恩,臣子万死难报,既然吾皇将托辉放到这位置上,要是发现问题还不究治,便是本官庸钝失职。”

“既然留守不愿意联署,此事,我一身当之,告辞了!”

“萧君!你等等……再听老夫一言……咳咳咳……”

然而萧托辉已经不管不顾地去了。

大公鼎赶紧叫来家人:“朝中要出大事儿,去,赶紧去通报王丞相、皇太叔,对了……还有兰陵郡王。朝廷现在,乱不得,乱不得……快,快去!”

家人急匆匆地去了,大公鼎在众人手忙脚乱地扶持之下,才重新慢慢倒回靠榻之上,气喘吁吁。

看着床顶的幔帐,大公鼎喃喃地说道:“乱不得……如今可万万乱不得……萧老弟,愚兄这次,只好对不住你了……”

喜欢苏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1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