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奸臣

看着面前这对兄弟,萧兀纳面色沉重。

等萧奉先将萧嗣先的锦袍抽得稀烂,萧兀纳才说道:“两位郎君,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总要拿出一个章程来。”

其实此次兵败,对萧兀纳不是没有好处。

多年来,他受萧奉先的欺压逼迫,讲手段,他是真玩不过这后生辈。

不过现在,萧兀纳心底里充满了冷笑。

你不是喜欢抢前头充大个吗?这回好了,天塌下来,先有大个的顶着!

之前萧兀纳兵败,萧奉先也没有上章请求耶律延禧追究,不是萧奉先仁慈,而是还没来得及。

萧奉先知道阿骨打厉害,想让萧兀纳先去触霉头,然后自己上奏说萧兀纳丢失州城,给养尽数被女直所获,导致女直势大,非重兵不能征剿。

这样就能轻轻松松将自己之前的“失察”之罪给抹平,顺便还能将锅扣到萧兀纳头上,坑政敌一把。

然而变化超过了计划,鬼知道自家这倒霉弟弟拼了命地抢得了这份差遣!

现在有些棘手,自家弟弟这般损兵折将,还是萧兀纳救回来的,萧兀纳同样拿住了自己的把柄。

萧奉先只好将鞭子丢掉,对萧兀纳拱手:“还请太尉示下。”

萧兀纳沉吟片刻:“女直勇猛,阿骨打亡命,此战其实,也怨不得二郎君。”

萧奉先明白了,二郎君都怨不得,那就更加怨不得兵力微弱,只有东征军五分之一的东北路招讨使了。

咬了咬牙:“的确也是,不足四千女直夜袭,便能溃我五万大军,何况之前,招讨使面对两万强梁。”

“女直不满万,满万……未可敌啊……”

萧兀纳点头:“不过此战之败,终须有人出来承担责任的……陛下那里,若是知道我五万大军被不足四千女直击溃,怕是要行军法。”

萧嗣先见兄长冷冷地看着他,终于吓到了:“大哥,大哥你要救我!我,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在线全文

我……我阵前效力,编入选锋,我将功折罪!”

说完一指萧兀纳:“他!他之前也损兵折将,还丢了州城,不也没事儿……”

“你赶紧给我闭嘴!”萧奉先一脚将这蠢货踢翻在地:“时至今日,你还敢攀扯太尉?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推出帐外斩首示众?!”

萧兀纳举手制止了萧奉先:“老夫丢失州城,固然是大罪,但是我孙儿拿命抵了。”

“陛下就算再偏心,处置两位郎君之前,也没有轮到老夫的道理。”

“是是是……”萧奉先心中恨不得拔刀就将面前这老贼砍翻,但是面上不得不堆笑:“太尉你看这军报……合该如何上奏?陛下真要是斩了二郎,那也是他罪有应得,不过……皇后和元妃娘娘那里,终究不好看不是?”

“我们也都是太尉看顾着长大的,与那耶律余绪不是一路,本就应当同心协力,当好陛下爪牙,看护好陛下子嗣才是。”

萧兀纳看着地面,好半晌才道:“秦王,也是陛下子嗣。”

萧奉先无法,只得说道:“太尉你看这样行不行,之前失城,那是女直兵势太甚,不是太尉作战不力之故。”

“相反,我会奏报陛下,太尉以五千孤弱,为两万女直围攻,孙儿殉国,太尉带两千兵马突出重围,已经算是尽力了。”

“我辽朝乃骑射之国,本不在乎小小一个边州木寨的得失,太尉察女直之反意敌情,屡次上章,这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对就是有功!太尉你看如何?”

萧兀纳不接这茬:“那二郎君呢?如何处置?”

萧奉先说道:“我会奏请陛下,就说阿骨打闻天兵二十万义讨,仓皇无极,跳踉一搏,倾举族之兵,夜袭我部。”

“我部前锋在出河店受了小挫,因为是夜袭,故而失了指挥,全靠太尉血战不退,才不至于大溃。”

“现在我率兵前来接应,已与太尉合军,算是稳定下了大势。”

“不过东征溃败前军,带罪逃亡,不敢归队,所到之处,四处抢劫。”

“如果不赦免他们,恐怕会结伙为盗,或者投靠女直,助纣为虐,更成祸患。”

“想请陛下赦免前期败逃军将,许戴罪立功,由太尉召回,整军择机再战,如何?”

萧兀纳问道:“那二郎君呢?”

萧奉先说道:“二郎大意疏忽,未听太尉建议,先前未立营寨,后又夜失指挥,这个罪过怎么都免不了,暂时怕是不能领军了。”

“让他先去宫中寻皇后和娘娘说情,之后在宫中等候陛下处罚判罪,太尉你觉得……这般处置如何?”

萧兀纳说道:“过得宁江州,就是黄龙府、长春洲根本之地,女直那里……”

萧奉先说道:“女直那里我还有几分面子,我派人去找阿骨打商议,就说陛下听闻女直附宋,因此才发怒兴兵,只要他们继续老实恭顺,辽朝将不为己甚,不计较他们附宋的罪过。”

萧兀纳终于抬起头来:“你能说动陛下?”

萧奉先说道:“这道理本就明摆着的,其实女直附宋又如何,两者间隔着茫茫大海,却不仅仅是一个名目?”

“女直就是贪图与宋人贸易之利,想要分杯羹而已,若我当时在陛下身侧,这仗就打不起来。”

“只要阿骨打答应恭顺,我们就罢兵,朝廷甚至可以和大宋一样,授予其节度使之职。”

“之前朝中不是有授官劾者,挑拨他们的声音吗?现在劾者代表女直使宋,这官本已经授不成了,不如给阿里骨拉倒。”

萧兀纳不禁皱眉:“如此一来,阿骨打在诸部当中,不是声望更盛?”

“哎哟我的太尉也!”萧奉先感觉自己被降智了:“如今火烧眉毛了还顾得上这些?我们自己先脱身要紧!”

“再说了,就算阿骨打声望更盛,我们也争取到了喘息之机啊!”

“打铁还要自己硬,接下来收纳逃军,顺便把铁骊部渤海人和系辽籍的曷苏馆女直、黄龙女直也充入队伍,恢复军队人数,习练操演,下一仗赢回来就好,别让朝中那帮子知晓就是了啊!”

萧兀纳终于意动,此事如果能成,至少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

心底里对萧奉先这些奸巧的心思,翻云覆雨的本事儿也生出一丝佩服。

奸佞固然可恨,但是如果这奸佞站在自己一边的时候,能够得到的好处却也是不少。

至少自己就绝对想不到这样蒙混过关的办法。

打定主意之后,萧兀纳站起身来:“那就依大郎君所言,我去招纳离散,再整旗鼓,归于大郎君帐下指挥!”

萧奉先赶紧拱手:“太尉久于行伍,奉先正要倚仗,今后军事方面,就交给太尉了。”

萧兀纳不再说话,掀开幕帘出帐去了。

萧奉先一下子瘫坐在虎皮椅子上:“这老东西,幸好没多提要求。”

一身叫花子模样的萧嗣先看着他:“哥……”

萧奉先一跺脚:“你呀你,之前一日三封信告诉你这差事接不得,你就是不听!”

“事已至此,你赶紧给我奔赴上京,趁陛下出巡金山,入宫找两位娘娘哭陈罪状,这条命可算是保住了!”

萧嗣先有些怕:“刚刚兄长说陛下会行军法……”

“没事儿,那是说给那老东西听的。他心里怨气颇深,又拿住了咱们的软肋,不说得惨点,不好过关。”

将萧嗣先拉了起来:“兄弟啊,当哥的出头,这是被陛下硬支出来跟老东西们打擂台,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跟着来凑什么热闹?”

“说得不好听点,不定哪一天哥哥这脑袋就被陛下一刀剁了,到时候咱家的血脉,可不就指望你传下去?”

“你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哥怎么能害你?

宝贝 别拒绝我 给我在线全文

下次一定要听哥的话了,行不?”

萧嗣先泪流满面,跪下给兄长叩了个头:“哥我错了,我这就回京。”

说完起身出帐。

萧奉先想起一事儿,又跳起来奔到帐门口,撩起帐帘喊道:“就这一身去,到了别换衣服别洗澡直接进宫见娘娘!让娘娘知道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明白不?!”

喜欢苏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