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基于以上论点,何飞最终分析出任务信息所刻意提及的‘无特殊能力’是个什么意思,他隐隐感觉到视频里的追击螝不具备螝物常规能力,就算以上论点仍算猜测,可至少有一点他确定了,即,对方绝对不具备灵异感知能力!

如果那只追击螝想要杀人,很大可能就只能像人类那样用一双眼睛去找,这或许算个好消息,只不过,从刚刚视频来看,螝物的视觉能力却有些不同寻常。

“看来这场普通级任务应该不会如想象中那样简单啊……”

待眉头紧锁发出一声感慨后,何飞下意识回头,目光扫向后排几人,而率先迎向青年目光的赵平与程樱则默默无语双双摇头,其实有些事稍一分析大伙儿就能想明白从而理解其深层含义,何飞明白、赵平明白、程樱一样明白,至于一侧彭虎与钱学玲想必也差不多,与此同时,就在前排资深者纷纷陷入思考时,后方,刚刚还尴尬闭嘴的陈逍遥则也在沉默片刻后在度趋于活跃,先是回头扫了眼后排新人,略一迟疑,最后才用一副试探性口吻对身边空灵询问道:“喂,小妮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说吗?告诉我你此刻看到了什么?”

陈逍遥话一出口,不同于早先3车厢,这次少女倒搭理回应了对方,不过略显奇怪的是……

聆听着青年好奇询问,空灵叹了口气,继而侧头回答出一句这样的话:

“没必要说,因为这次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安全。”

………

我,有种感觉,感觉到了紧张,察觉到了危险,一种明明还身在列车可仍旧如未卜先知般的直觉体验。

虽说每次任务开始前我总会或多或少有此感觉,但这次不太一样,如果说以往危险感大多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那么这次我所感觉到的却赫然是明显至极的杀戮气息!

………

轰隆,轰隆。

如以往那样,自任务信息发布完毕起,地狱列车开始逐步减速,直到10分钟后完全停止。

呲啦!

列车停止,车门开启,继而显露出门外黑暗,而伴随着此刻来临,不管执行者愿意与否他们都必须尽快下车,否则等待众人的只有诅咒那毫无怜悯的无情抹杀。

在何飞带领下,众人怀着各自不同心情纷纷走下车门隐入黑暗……

时间一秒秒流逝,心境一点点扭转,由最初坎坷不安强行转变为镇定自若,新人是否如此不清楚,但至少资深者个个如此,毋庸置疑,这是一种心态调节,一种只有经历过多番生死者方可掌握的自我心态调节,是的,你可以在任务发布前心惊胆寒,可以在置身列车时惶恐不安,然而一旦进入任务,无论如何你都要驱散恐惧同时以镇定状态面对后面的种种一切。

待度过那长达一分钟的完整黑暗后,视线恢复清晰,结果不出所料,视野刚一清晰,首先映入眼帘的为一座市区广场,时间刚好正午,当然,也正是由于恰逢午餐时间之故,放眼望去,广场中行人寥寥,游玩闲逛者不算太多。

天空阳光明媚,微风不时吹过。

抛开因首次经历场景更改从而惊愕不已的新人不谈,自打视野恢复,资深者皆清一色屏气凝神认真观察起四周,浏览起环境,尽可能收集线索,直到再无可看之处,停止观察的众人才纷纷将目光集中于何飞身上。

显而易见,人类为社会型动物,大到国家小到团体,或者说任何团体组织都必须有领导者,否则必然会跌落成一个既无凝聚力又无战斗力的散沙组织,何飞是团队所有人公认队长,而这种时候大伙儿接下来该如何行动亦自然要靠何飞拿主意,相对的,作为队长,那么队长也肯定要承担相较于队员更大更多的责任,至少对于一个执行团队来说保证人员安全便是队长应担职责。

见多数人纷纷看向自己,何飞暂时不语,非是他不愿多说,而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他需要冷静思考理智面对,他不可能随性而为鲁莽决定,于是乎,大学生继续观察深入思考,注视着周围空荡广场,目睹着前方喧闹公路,经过一番思考,最终,一个与以往有所不同的决定从何飞嘴里吐露而出:

“我看,这次咱们还是不要住宾馆酒店了。”

何飞此言一出,众人反应各不相同,有不解,有惊讶,有恍然大悟,扫视现场,正当大学生打算出言解释时,一旁程樱却已抢先出口,当先用试探性口吻对其说道:“莫非你的意思是,因本场任务时限较短,所以……”

“嗯,你猜对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所谓接触良久互相了解,对于女生的过人理解能力,何飞丝毫不觉惊讶,点了点头确认对方猜测,继而转身朝众人解释道:“想必除4名新人外大伙儿都知道,以往我们在任务世界住酒店旅馆其实很多时候往往迫于无奈,先不谈部分强制型任务,至少大多数灵异任务皆因时限较长从而逼得我们不得不选择住宿,住宿固然没错,可惜每一次住宿我们却总会在所住区域内遭遇袭击,而狭小有限的空间亦往往为灵体提供了绝佳袭击条件,毕竟相对于空旷外界,入住宾馆哪怕在大也依旧算狭小空间,在这种地方的危险系数则也往往高于外界。”

说到这里,何飞先是一顿,直到见多数人露出认可表情,青年才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这一次不同,这次任务虽说仍旧以都市为背景,但任务时限却仅有两天,加之目前季节应为初夏,温度不算冷,户外过夜也并非难以接受,我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找一处清净空旷且发生危险时又便于快速逃跑的地方过夜,至于既空旷又便于逃跑的地方……”

声音戛然而止,后面的话何飞没有继续说,原因在于众人毕竟刚刚到此,刚刚来到这座名为明泽市的陌生城市,在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不论区域路段还是环境建筑,执行者皆不熟悉,仓促间何飞一时也想不到哪个地方合适,结果可以预料,既然暂时不熟,接下来无疑是讨论,针对过夜地点展开商议,然而就在此时,何飞话音方落,未等众人展开讨论,位于人群最边缘的李天恒却在挠了挠脑袋后下意识接话道:“额,要不,咱们找一处公园待着吧?”

咦?

“嘿嘿,小偷提的这个建议不错啊?”

“可恶啊,李天恒你这货居然抢我台词?这话原本是我想说的啊……额,不过公园倒着实符合要求,整体而言还真算是一处既空旷安静又便于逃跑的地方。”

如上所言,毛刺青年所提建议仅仅只是随口而谈,就连他自己都不认为一定能获得旁人支持,个人感觉貌似如此,岂料结果却恰恰相反,随着建议出口,空灵和陈逍遥当先表示赞同,不单这二人赞同,其他人则也在沉思片刻后纷纷点头予以肯定,其实不难理解,如果说单纯找一处既不引人注意又空旷安静的地方,除公园外,众人目前所在广场同样符合条件,但问题是这里人实在太多了,属于市区人流量最多地段,通过视频预览,众人已获知这次的螝物貌似不会引起剧情人物骚乱,相反人多反而会遮蔽视线影响观察,不利于提防警戒,对于着重躲避螝物的执行者而言人多人少意义不大,更何况大晚上一群人在市区广场过夜不引来巡逻警查才怪,万一被警方扣留从而失去人身自由,届时可就危险了,以上逻辑无需解释,大伙儿统统明白。

结果可想而知,待刨除掉广场选项后,作为白天人流一般而夜晚则干脆无人涉足的公园就这么自然而然成为了最佳地点。

见众人纷纷支持李天恒建议,有类似想法的何飞同样不会拒绝,随着主意已定,大学生有所动作,先是用欣赏目光看了李天恒一眼,接着朝位于其左右两侧的彭虎程樱点了点头。

目睹青年点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完整版全文阅读

头,二人会意,旋即脱离大部队,就这么各自找广场行人打探开来。

两分钟后。

几乎同时返回的彭虎与程樱纷纷将各自所探消息告知何飞,经过一番叙述,众人得知原来在明泽市有两处公园,一处在明泽市市郊边缘,另一处则和众人所在广场距离非常之近,相隔街区仅有三条,由于距离着实很近,甚至不用打车,单靠步行即可抵达。

既然一个较远一个几近,目前正位于市区中心的执行会选哪座公园答案不言而喻。

“走!”

按照路人指引,在何飞的带领下,一行人就此离开广场穿梭街区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完整版全文阅读

,径直朝公园方向徒步赶去。

只不过……

步行在人来人往都市大街,因周围行人较多环境喧闹,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很难引人注意的微末小事……

行走过程中,某名一直尾随于队伍末尾的执行者私下离开,在途径一处人流较多的学校门口时偷偷脱离了队伍。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2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