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龙门道祖庭。

掌教明静坐在大殿主位上,几大山头支脉的主事人外加几位长老列坐左右。

他们在商议着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守静、平阳、复阳,一位长老两位真传,以及十几位真修弟子,这是龙门道绝对不能放弃的一股力量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完整版全文阅读

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位的要价也太高了。

而且与这高昂的叫人呲牙咧嘴的要价相比,明静道人更看重的是这一要价背后所隐藏的意思。

——这代表着那位存在根本就不怕他们龙门道啊。

嘴角明静想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

区区一个刚上位的神祗,哪怕他现在已经成功的炼化水君神敕,成为龙门道所知的第一位金敕真神,那敢无视龙门道,这也太不知所谓了吧?

明静觉得一个走到了现如今地步的人,一个这么快就陡然崛起的大气运者,不会如此不智的!

当然,无往而不利了三十多年的龙门道内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明静如此想法。

在那些人的眼中,陈玄策就是一个幸运儿,或许有大气运,但也不过如此。

再大的气运也违背不了龙门道强他弱的局面。

所以这些人态度强硬,主张按陈玄策的要求给予‘赔偿’,等到把守静等人换回来后,再以雷霆手段,把之一举拔除掉。

这自然不能叫明静认同。

因为他潜意识里就觉得事情有古怪。

没有继承水君神敕之前的陈玄策只是一赤敕神祗,算上青桐山神和鳄神,那实力也不是守静一行人的对手。甚至守静一人就能扫平他们。

怎么最后的结果却是守静等人被一网成擒了呢?

这中间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龙门道这里争论不下,陈玄策这边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怎么说呢。

在擒下龙门道诸人的过程中他真的半点没有发觉水府内还有其他动静,然而等到他赶到水府深处镇压水眼的镇水碑处时,却明显发现了不对。

镇水碑依旧是无主状态,神敕符诏也还是在水眼深处,但是一旁几个被破开了禁制的空空如野的案几却无不证明此地已经有人来过。

但是那人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干脆的把镇水碑炼化,拿到水眼深处的神敕符诏呢?

只取了几样宝物却放过的神敕符诏,这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还是说那人来不及这般做?就不得不速速离开了?

陈玄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趁着自己与龙门道耽搁的那一小会儿功夫,就捷足先登了?

然后见势不妙,就又速速离开?

如果真是如此,这人手中必然握着一件穿梭虚空的重宝,就如此前的天地神鉴一样。

他已经使人去查了。

看看当日是否还有修士之流的出现在青阳湖。

结果一个多月过去了,半点消息也没查到。

而对于龙门道的反应,他却是半点不急的,甚至陈玄策也乐意看到双方扯皮。最好能一直扯到秋收。

等到陈官庄的土豆红薯收获的时候,那时候龙门道还没能谈下来,就太棒了。

因为土豆红薯一旦收获,那巨大的产量必将震动所有人。

到时候陈玄策还怕没有人心没有声望吗?

要知道,这个道法显圣的世界,人心纵然不是天心,但也能代表着人道。届时他这个受人道亲睐的神道中人,哪怕神道已经大衰,他也只会更加的如鱼得水。

何况到时候朝廷也不得不表示一二。

而得到朝廷龙气的承认,陈玄策可就高枕无忧了。至少在大齐这一朝里,他是绝对的安全了。

因为随着此前一家独大的神道崩坏,仙道陡然崛起,但再是崛起,比之当初的神道来,现如今的释道两脉也还是个弟中弟。

这种情况下,人道的存在反而被凸显了出来

女主从小被np男主做过完整版全文阅读

无论是眼下的大齐,还是那乱糟糟的大越,你都能从中看出人道的存在。

如果人道对妖魔鬼怪真的无有半点克制,黑山老妖不说,那兰若寺的树姥姥呢?在燕赤霞隐居兰若寺之前,她何不直接杀去郭北县,多少精血阳气没有啊?

还有那普渡慈航,也不用再当什么牢子的国师了,直接飞到大越京师内把满朝文武吃个干净,再抽干朝廷气运不就行了么?

何必在去‘苦心经营’?

不管是大齐还是大越的这些事儿,都更能反衬出人道的重要,尤其是人道龙气的重要!

一个多月的时间,陈玄策的根基又厚重了一分,尤其他坐上了青阳水君的神位之后,便一边寻找各处山神水神的神敕所在,另一边则出动人手大肆的扫荡各地孤魂野鬼和精怪。

不服从我的一律打死。

这样的做法当然很霸道了,但从各地大大增长的香火来看,却能明白百姓对此的支持。

孤魂野鬼当中,如李老鬼那样的存在当然有了,但沾染了人命,孽力业力深重者更比比皆是。在当地皆是一大害。

扫荡了他们,再以神术托梦周遭乡民,那效果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可惜这神道似乎真的不得天佑了,陈玄策百般寻找,也只是寻到了寥寥几枚神敕。

不过另一个效果倒是显露的分明。

随着万宁县各地土地庙香火复盛,那灵池神识之中,万宁县的轮廓是越发凝实,诸多的香火涌入过来,阴土之中弥漫的黑雾彻底消散了。

在万宁县轮廓彻底凝实的瞬间,整个城隍神域就像雨后天晴一样,洗去了所有的灰尘。

这种感觉真太妙了。

但修复神域却还是一个挺任重道远的工程,不管是毁坏的城墙还是毁坏的房屋等,都需要海量的香火愿力来填补。

更不要说陈玄策手下还有大量的空缺,包括他手下的阴兵鬼差。那可不是随随便便拉个死人就能顶上去的。

这比这方天地阳世的军兵差役可严多了,更像是某个遥远时代的公务员,那也是要讲根脚的。

城隍把鬼身转化阴兵鬼差,后者最好是有福报或是有功德在身,不然那要花费的就不止是城隍的神力还有城隍的功德了。

没有能叫城隍动心的‘代价’,凭什么城隍要舍己为你个小小阴兵鬼卒啊?

喜欢从红楼打卡签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3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