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

“什么?”

当金锁这有些丰腴的娇躯往王誉的身上不断的贴近,王誉不为所动。

“你什么时候感觉这么好的?”

“嗯?”

金锁表示不懂,她还露出了娇憨的模样来。

说真的,她其实有些害怕。

对于王誉这个人,她是又怕又爱。

在之前那次被打屁股的经历之后……她真的念念不忘。

可越是这样,这个男人就越是吸引她,更别提现在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到了顶级的程度。

他王誉就是当下国内娱乐圈的一哥。

《东京审判》《功夫之王》,还有之前意外蹿红的《疯狂的石头》。

这几部还是近期的作品呢。

王誉太强了,强的金锁时不时想着想着就夹紧双腿。

现在……嗯?

来了。

明显的感受到了,就跟那次电梯里差不多,王誉他……嘿嘿……

“王总~人家不是自我感觉好,而是,人家我……”

金锁觉得这次自己要接近成功了,王誉果然也没有抵挡住她的诱惑。

但下一秒,直击灵魂的痛感从自己的大定上传来,熟悉又脆亮。

啪!

手感比上次还要丰富一些。

“你听好了,我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说完,也不理浑身发颤的金锁,王誉转身离去。

看着王誉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金锁心里大恨。

“你这个混蛋,老娘真是瞎了眼才会对你……”

可也说不下去了。

刚刚那一下,叫她颤抖的十分厉害,整个人好像不受控制一般。

似乎已经深入了骨髓,这一击并非有多狠,却叫金锁回想起了好多好多。

她的颤抖,她的……

月下有晶莹。

过了许久,金锁才恢复过来,施施然的走了。

只不过她并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人看着呢。

……

“圈内有名的玩家,你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

“嘿嘿……让我猜猜,哪个男人才能让你作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不,你都这么大胆了,都跟我这么说了,怎么可能就只是好奇?”

“你会到处乱讲?”

“那当然不会。”

“那就少废话,有那种东西吗?”

“嘿嘿……有。”

……

青女是一个非常单纯的角色,这个角色却让周公子有些犯难。

青女是脱胎于奥菲利亚的,对戏剧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至少也听说过这个角色。

奥菲利亚最著名的就是她的死。

一个角色,因为死而成为经典,这本身就有些奇怪,不是吗?

还有,周公子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单纯的女人。

她是个聪明的女儿。

聪明的女人往往没那么单纯。

所以,奥菲利亚也就是青女,真的有些难。

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装了。

怎么办呢?

不知道,导演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的,那是自己装的太出色了吗?

在经历了那场,雨夜中与王子激烈的……戏之后,周公子越发的觉得自己……甚至有些讨厌这个角色了。

她决定了,得做些什么。

……

路灯在不断的倒退。

徐光头开着一辆大奔,稳稳的行驶在路上。

也许奔驰不是最顶级的豪华汽车,可这个车子也很大。

这么大的车子里,现在除了司机就只有一个乘客。

乘客,坐在后排,穿着旗袍,短发,是个美人,她的手上拿着几张相片。

相片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给人的感觉是年龄不大,可是,难以掩盖肚子大了的事实。

乘客点燃了一根香烟。

“我小时候就听别人给我讲,你要坚强。”

“我听话,我坚强,我十五岁就来到这个城市。”

“一开始去做服务员,老板看我勤快,就认我做干女儿,后来……老板欠了一屁股债跑了,债主找我要钱,说我是他女儿。”

“后来去做洗头妹,老板看我人还行,就对别人说我是他妹妹……平时就对我动手动脚,有人看见了,就说是兄妹之间闹着玩。”

“我受不了了,去工地干活,虽然苦一些,累一些,可挣的多,而且,没有那么多的恶心事,可没想到……老板提拔我,后来,工程烂尾了……”

“现在,这个贱女人把我的老公给抢跑了,还卷走了我的钱!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这一番话,简直是……美,强,惨。

光头司机能说什么呢?

“干掉她!连孩子一起干掉!”

光头还挺狠。

美强惨的旗袍乘客笑了,接着,她就用手上的烟卷往那相片上点。

眼看着那美人一张俏脸从扭曲到一团乌黑,一张接着一张。

车窗落下,相片飞洒在夜空中。

如此。。。

“卡!可以了,杀青!”

没错,这就是《人潮汹涌》的最后一个镜头。

……

“yeah!祝我们电影大卖!”

“那是必须的!”

“来来!别多废话了,干杯!”

“啊哈……”

电影杀青了,当然要好好吃一顿。

杀青宴,这在衡店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只不过这次《人潮汹涌》有些变化。

按照以前的习惯,王誉很喜欢去那家老宋烧烤,可这次,有人提出了一个不错的点子。

咱们这部戏不是要留下个澡堂子吗?

对了,叫洗浴中心。

现在拍戏差不多了,洗浴中心这个工程,虽然没有完全搞完,但还是能用的。

总体来说,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不能说建的块,装修嘛,肯定还有些味道,却也不必太在乎这些细节。

那么,既然这样,还去别的地方?

王誉可是把先进的东北洗浴经验给引进到南方的,不光是泡澡,搓泥,还有自助餐什么的。

所以,干脆吧,就在咱们这个洗浴中心,搞个杀青宴。

这么搞,还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咱们这部电影不就是因为这个澡堂子里面的事情发展开来嘛,现在大家……

对喽,人人都换上浴袍,都憋装了,拿出最真的自我来。

于是乎,这不光是高兴啊,这个气氛,这热烈的……

章紫衣,曾莉,丫丫,这可都是美女,再加上其他的工作人员。

好嘛,但见一双双大白腿,让人目不暇接。

黄勃这样的还有些腼腆,徐光头就干脆了。

直接吹口哨!

至于华仔则是来点个卯,理由也简单。

“我这就得去下个组了,等首映的时候大家再会!到时候吃喝都算我的。”

杀手先把话给放下了,自然也引发了好一阵的粉丝行为。

合影啊,签名啊……简直没法看了。

那么,王誉呢?

“咱们先吃,吃完了就去泡澡啊。”

这吃了饭还能泡澡?

不管了,反正今天就疯起来,大家好好的飒一下。

正热闹着呢,有人来了。

“哎呀,你们这气氛也太好了吧。”周公子。

“咱们中国人的卫生习惯就是好,一边吃一边洗了都。”葛大爷。

“那个……我们加入的话,会不会打扰了呢?”虹姐。

没错,《夜宴》这边也来了好多位。

冯晓钢没来,他带着人去蜀南竹林拍那部分了。

简单来说,《夜宴》现在还没有拍完,这边还有一些戏,只不过不太重要了。

而本来《夜宴》就是大制作,就程序以及其他方面,都比《人潮汹涌》复杂的多。

所以,他们还没有杀青呢。

这来凑热闹,不是挺好的吗?

“赶紧去换衣服!”

没等王誉说话呢,徐光头这货就先答应了。

王誉还能怎么办?

笑着点头了呗,不就是加几双筷子嘛。。

可没多久……霍啊!

哪里是加了几双筷子那么简单,还有大白腿呢。

王誉本来也是不想多看,但,这个浴袍……让王誉无法不联想到在日本的时候。

虹姐的那双白腿……

不看不看,不想不想。

王誉收拢的目光,也落在了虹姐的眼中,她自己倒是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倒是更喜欢泡澡啊,等一下我定要试试这家的水准。”

说话间,还拿眼神儿往王誉哪里飘。

王誉竟然在躲闪!

仿佛回到了初哥时期呀,这还是咱们老王吗?

不过,虹姐倒是觉得有趣,掩口而笑。

其他人自然也都跟着开玩笑。

这杀青宴气氛更好了。

可让人意外的是……

“王总,我敬你一杯。”

周公子穿着浴袍,满面笑容的拿着两杯酒过来。

酒色如琥珀,是上好的花雕。

如此……

“喝!”

“这必须得喝!”

“哎呦我去!王总你艳福不浅啊!”

起哄嗷嗷叫。

既然是两杯酒,那么王誉就自然从周公子这里拿了一杯过来。

老王也是爽利,两个杯子一碰,便一饮而尽。

花雕酒,有人喝不惯,有一股药味儿。

有人就很喜欢,似乎这药味儿会给人一种错觉。

酒伤身嘛,可这酒里都带药了,那不就是中和了吗?

就好像,加了冰块的可乐,不就把热量给中和了嘛。

一个道理。

“好!”

“痛快!”

“再喝一个!”

大家起哄的势头不减,王誉跟周公子只好笑笑。

“还喝?”周公子问了一句。

“那……”王誉莫名的觉得,喝了这酒后,胸中似乎多了一股热气。

他以前很少喝这种酒的,恐怕就是特色吧。

却不想周公子很干脆,她又拿来了两杯。

显然,她今天就打算跟王誉死磕了。

就在这个时候,更加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不如,我也来喝一个吧。”

虹姐竟然从周公子那里拿过一杯,然后对着王誉。

“好,我陪虹姐一杯。”王誉也自然拿了一杯过来。

接着,二人简单一碰,又是一饮而尽。

“厉害!”

“哦哦哦!太棒了!”

起哄之声还是此起彼伏,只是如此气氛之下,大家并没有注意到,周公子脸色的细微变化。

……

哗啦!

从水里猛然探出头来。

王誉觉得身上有一股莫名的燥热。

没错,他说了吃完了就过来泡澡,他就在很干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杀青宴已经结束,该走的都走了,就算是泡澡的,也就剩下他王誉一个了。

就连比较能忍的黄勃,他也是觉得困了,先回去休息。

王誉呢?

他不困,他不光不困,还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燥热,可以说只是一部分,而更多的是……兴奋!

确实如此,就是这种兴奋的感觉,让他根本没有什么睡意。

好像跟喝了十几杯咖啡的感觉差不多。

怎么会这样?

王誉实在是想不明白。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池边。

“就你一个人啊,会不会有些太寂寞了?”

裹着浴巾的周公子。。。

喜欢从武侠剧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