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三八二章设局

“你要把这些东西送给我?”

“正是,这是阿芙蓉,与黄金等价,别看这一坛子不大,相当于五斤黄金!”

阿尔方索还以为全旭嫌少,他通过舌人翻译,向全旭解释:“伯爵阁下,如果还有,我可以再想办法运来几斤!”

全旭指着阿芙蓉:“你确定要把这个东西给我?”

“是……是……”

阿尔方索并不明白全旭的真正意思,这么简单的事情,需要再三确认吗?

就在这时,全旭摆摆手道:“袁宗第!”

现如今十四周岁的袁宗第顶替了原来的沈良材,沈良材调任辽东水师第二舰队,担任水师参将,当然袁宗第并没有顶替了沈良材,毕竟,沈良材统领近卫旅,而现在的袁宗第,仅仅是侍从团的一名侍从队正。

“全帅!”

“抓两个荷兰人,带过来!”

“遵命!”

随着全旭一声令下,袁宗第转身离开。

阿尔方索刚刚起身,想说着什么,在他身边的全家军近卫士兵们直接拔出刀,用锋利的刀尖顶着他和邓肯的脖子。

邓肯气得脸色涨红,却不敢动弹。

作为荷兰的上校军官,作为荷兰王国的骑士,邓肯非常清楚,只要他稍微一动,肯定第一时间血洒辽东。

阿尔方索一脸疑惑的望着全旭,他不知道全旭为什么会变脸色,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可是现在,居然搞得刀兵相向。

事实上,阿尔方索永远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提起鸦片,估计没有哪个中国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犬清为列强用舰炮敲开国门。

事实上,鸦片烟正是由荷兰人传入中国的,并且最初在台湾形成一种社会风气,在康熙年间,已经遍布福建、广东,雍正二年,一位参与镇压台湾朱一贵起义的官员给雍正上了折子,痛陈鸦片烟之害。

雍正七年,清廷第一次颁布了第一道查禁自己的臣民贩卖鸦片烟的命令,既《兴贩鸦片及开设烟馆之条例》:“兴贩鸦片烟照收买违禁物例,枷号一个月,发边卫充军。若私开鸦片烟馆,引诱良家子弟者,照邪教惑众律拟监候,为从杖一百,流三千里。船户,地保,邻右人等俱杖一百,徒二年。如兵役人等藉端需索,计赃照枉法律治罪。失察之讯口地方文武各官,及不行监察之海关监督,均交部严加议处。”

在康熙、雍正、乾隆时期,鸦片之害愈演愈烈,直到嘉庆时期,已经失控了。

在这个时空,全旭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他确实是需要荷兰人充当搅屎棍,去恶心英国人,但是因为鸦片,他绝对不会妥协。

哪怕辽南开发需要钱,也需要资源,特别是,这次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不仅仅携带了大量的银币,同时,装载着价值一百万枚荷兰银币,相当于四十七万两银子的象牙、香料、上等的硫磺,以及十几辆珍贵的木材,听说大明人非常喜欢黄花梨和紫檀木,他们也运来了足足十五船。

这次交易一旦成功,荷兰人将可以从全旭手中获得大量的钢铁,哪怕是三百两银子一吨这样高昂的价格。

可是,荷兰人有钱,筹集三百万两银子,买上一万吨钢铁不成问题。

原本,荷兰人以为全旭卖给他的是生铁,或者熟铁,经过与辽南商贸官员的接洽,他们已经明白了,全旭卖给他们的并不是什么生铁,也不是熟铁,而是精钢。

在欧洲人的认知中,世界上最好的钢材是大马士革钢,用大马士革钢铸造的阿拉伯弯刀让欧洲人不寒而栗,这玩意太锋利了,据说能一刀将一块从空中飘落的纱巾缭成两片,再加上阿拉伯马高速惯性赋予的强大动能,往往轻轻一划拉就能将迎面对冲过来的欧洲骑兵拦腰断成两截或者身首异处,就算侥幸捡回一条命也会重伤,筋骨血管俱断,不及时治疗的话一样会没命。

而辽南送到他们手中的样品钢铁,品质似乎不在大马士革钢之下,甚至犹有过之,真是不可

小宝贝我要吃你的核桃小说全文

思议!

如果是这样的品质的钢铁,三百万银子每吨,非但不贵,反而相当实惠。荷兰人与西班牙、英国人都必有一战。缺乏冶金技术的荷兰人,拥有着人口和钢铁的先天劣势,一旦爆发战争,他们将会输是非常惨。

这批钢材,对于荷兰人而来,甚至比他们最赚钱的丝绸和瓷器更重要,他们可以不买茶叶,不买罐头,不买水混,但是钢铁却不能不买,为了凑足三百万两银子的银币。

他们已经向台湾和吕宋分别去信,希望可以派出至少七到十艘三级战舰,护卫着这支拥有二十多艘的武装商船离开辽东,返回欧洲。

毕竟一万贵的钢铁实在是太贵重了,他们承担不起一丁点的风险,可问题是,全旭为什么生气了?

别说阿尔方索想不明白,就连沈明泽也想不通,作为辽南的议长,他是最先接触交易细节的人之一,所以,他知道荷兰人带着很多物资,也知道全旭对荷兰人是往死里坑,这次交易的金额,将达到五六百万两银子。

辽南的资金紧张问题,不说可以解决,至少可以大规模缓解。

只不过,全旭生气,他也冷眼旁观,看着全旭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两名荷兰强壮的大汉被全家军士兵押着来到了暖阁,这两名荷兰士兵鼻青脸肿,显得他们不想配合,被揍了一顿。

全旭摆摆手道:“把阿芙蓉喂给他们吃!”

两名荷兰士兵听到舌人的翻译,马上紧张的挣扎起来,只是非常可惜,他们的挣扎是非常徒劳的,一个人按不住他们,全家军就上来两个,两个人按不住,那就四个。

终于,这两名荷兰士兵没有挣扎的力气,他们被捏着鼻子,灌入了大量的鸦片膏,在犬清末年,把鸦片当作自杀的首选,像比如溥仪生母瓜尔佳氏、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定远”管带刘步蟾,都是服用鸦片自尽的。

因为,鸦片直接刺激神经中枢,人会产生一种迷幻感,能够在昏昏欲睡的情况下停止呼吸,比喝毒酒痛苦更小,而且是在极度兴奋中死去。

果然,在众人的见证下,这两名荷兰强壮的士兵,并没有露出痛苦之色,而是一脸迷醉、幸福,时间过了短短两刻钟,他们的脸上浮现一抹酒醉似的潮红……接着,二人的身体抽搐起来,大汗淋漓,接着呕吐,呕吐出黑色的鲜血……缓缓躺在死上,彻底死去。

望着暖阁里两名死去的荷兰人。

沈明泽的脸刷一下白了,他怒视着阿尔方索:“你们……你们这是要刺杀修武伯,可知该当何罪?”

阿尔方索也明白过来,他急忙解释道:“修武伯阁下,这阿芙蓉,并不是吃的,而是吸,拿着特制的烟枪,点燃烟泡,只要深吸一口……”

沈明泽的脸色更加难看:“如此歹毒,用心险恶,其罪当诛,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其罪!”

作为工业党的党魁,而全旭则是工业党的

小宝贝我要吃你的核桃小说全文

教父,荷兰人居然想用毒药害死全旭,这是要断我们工业党的根。

生意很重要,但是永远没有全旭重要。

沈明泽气得上前,朝着阿尔方索就是一阵王八乱拳,打了一通,出了口恶气,他直接下令道:“修武伯,此时属于民政,门下肯请,将这些人交给我们辽南议院!”

“没问题!”

辽南议会中心,就相当于是一个缩小版的议会,当然也不能算是缩小版,至少从版图上来说,辽南比荷兰大多了。

“吴捕头,把这些人逮捕,带回去好好审,他肯定还有同党的,宁可错杀也不能错放!”

吴捕头名叫吴应泰,是辽南总捕头,与大明的官府不同,捕头不再是知县、知府、甚至师爷的仆从。

三班捕头正为正式的公务员,享受俸禄,财政统一拨款的俸禄,与全家军士兵一样,拥有银行账户,到月就可以拨款,从银行取出自己的钱财。

吴应泰应了一声,一挥手,几名如狼似虎的捕快扑上去三两下将阿尔方索绑成个大粽子,接着邓肯也是如法炮制。

阿尔方索高叫着解释,他喊一声那些捕快给赏他一个招式,几个回合下来,整个人都给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修武伯,这些荷兰人是不是误会了?他们带着大量的武装商船,满载着货物来到旅顺口,咱们如此小题大作是不是有点过火?”

闻讯而来副议长朱寻望着全旭道:“全帅还请三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吧!”

在朱寻心中暗想,这是其实是全旭设了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坑荷兰人,可荷兰人可不是阿猫阿狗,弄不好就是国战。

全旭不以为然的笑道:“明泽,你可知道当初他们帮谁运来了五十万石大米?又从辽南买直了一百五十门火炮吗?”

“华阳社?”

“除了他们还有谁?”

全旭冷笑道:“他们巴不得我们与荷兰人开战,我倒是要看看荷兰人是不是真的愿意被人当枪使!”

喜欢我在明末有套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8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