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翠云阁,施韵在屈家的居所。

说是翠云阁,听着有楼有阁,仿佛是个很雅致的院落。

事实上呢,就是一个只有三间屋的小院子。

倒不是梅夫人故意苛待施韵这个便宜外甥女儿,实在是屈家条件有限。

屈家名义上是理国公,但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圣人会封赏这个爵位,主要还是为了给自己弄一块好听的遮羞布。

圣人是前朝的外戚,还曾经做过戾帝的伴读,两人是表兄弟。

但,前朝暴政,民不聊生,十几路义军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圣人就是诸多势力中的一支。

虽然他一直没有称王,还打着为朝廷平叛、为戾帝报仇的旗号,但这也改变不了他谋夺前朝天下的事实。

为了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为了安抚读书人和前朝旧臣,圣人便想到了他和戾帝共同的老师,前任理国公。

可惜,前任理国公为了维护正统与公义,朝堂之上痛斥戾帝为昏君,直接被戾帝判了个阖族流放三千里。

理国公直接死在了流放的路上,他的直系子孙也都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几年战乱,待到新朝建立,偌大一个屈氏家族,嫡支竟全部死绝。

圣人无可奈何,便在屈家的几个旁支里挑选了一个老实本分的,过继给了老理国公,继承了理国公的爵位。

虽然是一品国公爷,但屈老爷一没有实职,二没有封地,顶多就是每个月一千多两银子的俸禄。

屈老爷受封理国公,自然也是屈氏一族的族长。

作为族长,屈老爷有责任和义务照拂族人。

偏偏刚刚经历了战乱,屈家又因着老国公的事儿,备受排挤、欺凌……待到圣人给屈家正名的时候,屈家阖族真是穷得除了祖坟,啥都没有了。

圣人倒是归还了屈家的祭田,以及一些房舍。

但曾经享受过富贵生活的屈氏族人,如何愿意窝在乡下当个田舍奴?

众人携家带口的都来投奔新鲜出炉的理国公屈老爷。

屈老爷心里苦哇。

他本来是个木讷、平庸的人,文不成武不就,年少的时候,正好赶上屈家阖族被流放。

朝不保夕、食不果腹,幸亏家里提前给娶了妻子,虽然出身不高,可好歹是小吏家的嫡女。

在边陲之地过了几年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熬到了新朝建立。

哐当一下!

一个又大又圆的馅饼砸在了他的头上。

屈老爷得知自己被过继给老理国公,第一个反应不是高兴,而是害怕。

他可是亲眼看到老理国公白发苍苍却还被压着沉重的枷锁,拖着瘦成一把骨头的老迈之躯,晃晃悠悠的死在了流放路上。

还是妻子梅氏,不停的劝慰,扶着屈老爷一起回到了京城。

见到英明仁慈的新朝君主,不但得了爵位,还有御赐的五进大宅院,屈老爷才总算慢慢体会到:老子真的转运了,不是被人当成挡箭牌、出气筒!

但,幸运是真幸运,麻烦也是真麻烦。

自从屈老爷成了理国公,他就要负责全族一百多

乖宝贝睁开眼看看镜子全文在线阅读

口人的吃喝拉撒。

圣人赏赐的宅子如果只是他们一家人居住,倒也宽敞。

可,硬是挤进来了一百多个族人,再加上奴婢、小厮等等,少说也有二三百人。

满满当当、拥拥挤挤,屈老爷和梅氏觉得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们还不能拒绝。

因为屈老爷本身就是过继的,他底气不足啊。

如果不是圣人恩赐,他估计就跟那些赖在国公府不走的族人一样,死皮赖脸、卑躬屈膝,如此才能过上好一点儿的日子。

更不用说这些族人里,还有屈老爷的亲生父母、嫡亲兄弟等。

唉,能有什么办法啊,全都养着呗。

幸好梅夫人是个精明的,以退为进、联吴抗曹、草船借箭、声东击西等等一通计策使下来,竟将一半的族人“劝”回老家去种地。

即便如此,理国公府那套五进五出的宅院里,也塞满了人。

而剩下的这些人,要么辈分高,要么血缘近,绝对不是好招惹的主儿。

就是能干如梅夫人,也吃了不少亏。

国公府这般复杂的局势,这般紧张的条件,梅夫人还能给投奔而来的外甥女弄一个独立的小院,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施韵才觉得这位姨母值得亲近,然后在姨母的慈爱笑容中,慢慢放松了戒心。

“……表小姐,您回来了?夫人请您过去,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儿?“

施韵回到翠云阁,还没有坐下来喘口气儿,便有个十七八岁的大丫鬟迎了上来。

她笑语盈盈,态度也算恭敬,但脸上依然带着莫名的优越感。

“嗯,后日是我母亲的生祭,姨母要带我去青云观为母亲做法事!”

施韵淡淡的回了一句,已经通过梦境预知了后续的剧情,施韵当然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忠心耿耿、温柔贤良的白芷,其实是姨母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施韵会那般信任梅夫人,在屈家变得小心翼翼、敏感多思,也都拜这位忠仆所赐。

“表小姐,夫人对您真是太好了!”

大丫鬟白芷满眼感动,摆出大姐姐的姿态,语重心长的跟施韵说:“不过,表小姐也要注意分寸。咱们夫人作为国公夫人,真是太难了!”

“不但要伺候国公爷、照看世子和几位少爷小姐,还要掌管一大家子的事儿。”

“屈家的那些族人,您平时也看到了,啧啧,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就在刚刚,西边的屈五姑娘还跑来找您借首饰,说是过些日子要去舅舅家吃喜酒,还缺一套镶红玛瑙的赤金头面——”

白芷嘴里说着嫌弃,但其实还是在劝施韵“破财消灾”。

“唉,奴婢也是觉得屈家的那些姑娘不像话,可就算是为了夫人,咱们也要多多忍让!”

“对了,小厨房的刘嫂子来回禀,说是燕窝和银耳都用完了,还需要再采购些。”

“还有二少奶奶,听说身子不太爽利,需要上好的灵芝——”

不等白芷说完,施韵就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这些事以后就不要跟我说了。你之前不是经常说,说我身份特殊,寄居在国公府本来就该谨言慎行。”

“我今天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以后啊,屈家的事,我万不敢沾手。”

什么借首饰,什么负责厨房采购,还有什么给人送名贵药材,这些统统都别找她。

“我也是为了屈家好。屈家乃举世闻名的清贵门庭,而我施家的银子沾着同臭味儿,我可不能用自家的银钱玷污了人家!”

施韵平静的说着自黑的话,直接把白芷满肚子的劝说噎了回去!

喜欢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09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