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5-1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楚云闻言,微微沉默了片刻。

随即抬眸,望向总统阁下:“听您这话的意思,只要我能够帮助到您。只要您能够保住自己的位置,我将得到您极大的好处?甚至在帝国,也拥有无法想象的影响力和权势?”

“可以这么理解。”总统阁下微微点头。

“但我有一个疑惑。”楚云话锋一转,问道。“据我所知,您之所以有今天,其实也是靠柴克尔家族的支持。是吗?”

“柴克尔家族,的确给了我极大的财力支持。”总统阁下微微点头。“但要成为帝国的统治者,光靠财力,是远远不够的。我多年的从政经验,我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对民众的需求,才是我胜任的关键。”

“说到底。也就是说您除了财力之外,还有足够强大的能力。是吗?”楚云问道。

“是的。”总统阁下没有否决。

他对自己的能力,是很有认知的。

也是充满自信的。

能成为帝国的统治者,岂会是臭鱼烂虾之辈?

“那我另外一个疑惑就出现了。”楚云微微一笑,问道。“一旦您退位,势必将会出现崭新的统治者。是不是?”

“是的。”总统阁下点头说道。“而且很快,就会现身。”

“此人的能力,也绝对不会在你之下。其背后的财力支持,也是极其恐怖的。对吗?”楚云问道。

“你这么理解。也不无道理。”总统阁下点头。

但他的表情,却微微发生了变化。

眼神,也略微有些顾虑。

“那么问题来了。”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为什么不去和这个即将诞生的崭新统治者打好关系?”

“这对我来说,应该更简单。也不必和我父亲起冲突。”楚云耸肩问道。“总统阁下,您觉得呢?”

总统阁下闻言,陷入了沉默。

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有仿佛,被楚云给难倒了。

但很快,他点了一支烟,目光平静的说道:“楚先生,华夏有一句老话,锦上添花不算什么,雪中送炭,才弥足珍贵。”

楚云微笑道:“看来总统阁下对我们华夏的文化,的确有着很深的造诣。”

“略懂。”总统阁下微微点头。

“正如总统阁下所说。”楚云微笑道。“雪中送炭,的确更加的弥足珍贵。但雪中送炭的代价,也会更大。甚至会激怒我的父亲。”

“这的确是楚先生应该考虑的问题。”总统阁下缓缓说道。“但我有一个提议,是楚先生应该去考虑的。”

“什么提议?”楚云好奇问道。

“至少我本身,对华夏是有好感的。所有的敌对,仅仅只是战略层面的,也是国策。”总统阁下说道。“但未来,如果我退下来了。新上来的统治者。对华夏必将是全面施压的,也是没有任何好感的。这一点,不是我故意鼓吹什么。而是事实。”

楚云挑眉说道:“也就是说,一旦总统阁下退位,新上位的统治者,必将对华夏进行高强度的攻势,甚至是围剿?”

“是的。”总统阁下点头。“这就是事实。不可更改的现实。除非——我能够继续延续自己的任期。”

“明白了。”楚云微笑点头。“看来,我的确有着不得不帮您的动机?”

“对您而言,只是去见一见您的父亲,去谈一谈有关我的事儿。”总统阁下缓缓说道。“但对您而言,对华夏来说,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局面了。”

楚云重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我似乎没有拒绝您的理由。”

“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儿。至少对您而言,是如此。”总统阁下说道。

“总统阁下,您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楚云耸肩说道。“我在我父亲哪儿,并没有什么话语权。甚至,连说话的资格,都未必有。”

“楚殇终究是您的父亲。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总统阁下说道。

楚云笑了笑。没有否决。

不论是因为柴克尔家族,还是因为总统。

他见父亲似乎成了大势所趋。

而且,见父亲应该是越快越好了。

因为他这一次来到帝国,本就是父亲的意思。

不去见父亲,他来帝国干什么?

楚云在与总统阁下又交涉了一番之后。这才起身离开。

再一次坐上车。

楚云拿出手机,致电父亲楚殇。

“我现在能见您吗?”楚云抿唇问道。

“可以。”电话那头,传来楚殇淡然的嗓音。

他和父亲见面的次数不多。

甚至可以用稀缺来形容。

但至少在楚云面前,他并不是一个残忍的,让人感到恐怖的。

不像他在东京城,在帝国制造的恐慌,以及流血事件。

楚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会是一个轻易便让无数人

开车含着它一直到家在线全文

下地狱的刽子手。

尽管父亲有着绝对的理由去收拾他们。

“在哪儿见?”楚云问道。

“你挑。”楚殇淡淡说道。“挑好了告诉我。”

咔嚓。

电话关了。

没有任何敷衍的应酬。

说挂就挂。

楚云怔了怔,随即摇摇头,收起了手机。

见父亲并不是一件太过慎重的事儿。

不论符合,他们都是父子。

儿子要见老子,还需要特别注意什么吗?

楚云扫了一眼窗外。

很随意地选了一家中餐厅。

在确定今晚就在这家中餐厅吃饭之后。

楚云发消息通知了父亲。

尽管消息石沉大海。但他知道,父亲一定会赴约。

而在此期间,他也告诉了凯蒂小姐。

不过他必须先与父亲交涉。不可能一上来,就是三人对峙。

那会影响谈判,也会让气氛变得僵硬。

凯蒂小姐在电话中回应说道:“我知道。我会晚一些再来。”

“嗯。”楚云微微点头,唏嘘道:“成败,今晚就有答案了。”

凯蒂小姐闻言,内心猛然一紧。说不出的压力。

他知道楚云说的是大实话。

今晚,如果楚云无法说服楚殇。

那么不论是柴克尔家族还是总统阁下,都将面临难以想象的困境。

甚至整个帝国的格局,都将大变样!

喜欢近身狂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