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2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一章很快就好啦,我发现同一个标题适合用在两个不同章上,真是太好了,适合我偷懒

“……那个人被杀了!”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林三酒压下去了自己的惊讶,尽量平静地朝身后的R区看了一眼,见无人出来,这才迅速轻声问道:“……你能探测到尸体在哪里么?奇怪了……是谁,又有什么理由要杀了他呢?”

沃德自然也不知道答案——他的能力只能够探测到一定范围内活着的生命体,以及该生命体的体积大小而已。

“我想会不会是被凶手塞进货舱了……?”青年的目光在两排货舱上下来回扫了两遍,但并没有看到他期望中的血迹。想了想,沃德建议道:“我猜可能是私仇。”

“如果真是这个原因就好了,”林三酒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意识力扫描,但遗憾的是,她也没有什么发现。“……报完了仇,那人也该停手了。”

“是啊,哪怕是为了利益原因也是好的……”沃德附和了一句,在他们走回R区的时候,二人面上都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了。

再次站在角落里后,林三酒忍不住重新将每一个人都打量了一次,仿佛这是她第一次见似的。那个不知名男人的失踪,似乎对这些乘客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不管是一直挠痒的胖男人,还是经常站起来活动关节的AYU,或者是对着天花板默默发呆的棕发女人,这儿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和之前没有不同。

九个生命体……这五个字从林三酒脑海里浮起来的时候,忽然一个靠近她身边的阴影打断了她的思绪。

“……他多大岁数啦?”——一听见这个似乎总是在释放热量的声音,林三酒心里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来人偏偏是最让她不知道怎么应对好的那一个:一张圆脸旁边披散着细细的小卷发,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岁数要大好几岁;即使经过了两个末日世界,她那一件绿裙子依然被肉滚滚的身子挤得满满的。“你好像比他高一点儿?好像也比他大吧?”

一边说,绿裙子一边朝沃德看了好几眼,虽然什么也没明说,但那意味丰富的笑容已经足够让林三酒感到头疼了。

她低下头,冷冷地瞥了绿裙子一眼——这两天的经验已经告诉她,这是对付绿裙子最好的办法了:“……你有事?”

当林三酒面无表情的时候,她那双琥珀色的浅瞳孔,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只正在打量猎物的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完整版全文阅读

白虎。

但这个猎物却似乎有点迟钝。

绿裙子忙摆了摆手,手背上的肉窝晃成了一条线。“咳,我就是问问,坐在这儿多无聊呢,咱们都是女人,有话说嘛。”

十个乘客里只有三个女人,可林三酒从没见过绿裙子主动找过AYU说话。

不过她可不会把疑问问出来——只要她多问一个字,绿裙子就能叽叽呱呱地说上老半天,最终却仍然能叫人得不到半点答案。

“我不爱说话。”她声调冷硬地回答道。

“哎哟,你跟大姐还害羞呢。”对方越挫越勇,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冷屁|股。“刚才你跟那小哥,叫沃什么来着?不是还轻声细语地说了好久吗……诶,我可没有听见你们说什么啊,我可不是那样人……”

尽管她这样虚虚实实地打探隐私实在很烦人,但或许是她的直觉吧,林三酒并不觉得绿裙子跟那个无名男人的死有什么关系——或许是因为她经历的新世界还不多,所以身上还残留着好嚼舌头、爱八卦的特质;很讨人厌,但并不是什么大罪过。

“我们讨论的事,”她刚开了一个头,就见不远处走过来了那个高大男人,立刻顿住了话头。高大男人经过她身边时,照例给了她一个微笑——他在女性身边时总是满脸笑容——等他走出了R区以后,林三酒这才继续道:“……跟你没有关系。”

从这两天的相处来看,绿裙子本心应该不坏,所以当她再度开口的时候,林三酒是带了几分真心实意的。

“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生存下来的,不过在以后的新世界里,你最好还是管住你自己。”林三酒有意把话说得很直白,果然见到绿裙子的面色泛起了潮红。“……在我遇见过的人当中,你知道有多少人会只是因为嫌你烦,就一刀解决你吗?比你想的多得多。你该庆幸,对我来说杀人和杀猪还是不一样的……但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已经没有了这种区别。”

原本凑得很近的绿裙子,讷讷地挪开了一些。过了一会儿,林三酒也不知道她嘴里嘟哝了些什么,不过她最终还是起身走开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R区里一直维持着一片安静。据胖男人说,此时早就已经入夜了,所以大家都闭着眼,试图睡上一会儿——虽然对他们来说,R区的白天和黑夜并没有什么分别。

见其余人好久都没有动静,似乎都已经睡着了,沃德这才轻轻地走到林三酒身边。二人其实是一样的身高,但女人总是显得纤长一些的——沃德神色略有点儿不自然,低低地抱怨了一句:“……她可真烦人。”

刚才绿裙子的声音并不算小。

昏暗中,林三酒微微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人不坏。再说,她这么一来,对我们也有好处。”

“……怎么说?”暗金色的头发随着沃德一转头,而轻轻闪了闪,让她想起了斯巴安那太阳一般耀眼的金发。

“一对情侣,”她捂住了嘴巴,只容许一点点声气从指缝间漏出来:“……总比两个仅仅聊过几句天的人,关系要牢固一些……不管’那位朋友’目的是什么,或许他会忌讳一点,不来打扰我们。”

沃德噗嗤笑了一声:“……也对。不过先说好,我是不同意有肢体亲密接触的。”

林三酒立刻给了他一个“你想的倒是挺多”的眼神。

在这样安静的时候,二人站在一起轻声聊天,其实已经又一次给绿裙子的理论添加了佐证——当他们同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不禁又都一笑。

笑容还没完全消退,二人就已经听见了走道上响起的细微脚步声。

沃德立刻皱起鼻子,好像已经闻见了什么气味似的:“——他终于回来了!提醒我,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不要让我去厕所……”

那个高大男人一去去了这么长时间,要不是再没有第二个人出去过,林三酒差点以为他也要被人杀害了。

她正想说点什么,忽然目光一扫,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东西让她觉得烦躁。再抬起眼的时候,沃德脸上那一瞬间苍白的惊讶,立刻叫林三酒“唰”地转过了头。

刚才她觉得不对的地方,是走廊上投过来的影子——

影子的主人,只到林三酒的肩膀;相比那个应该回来而没有回来的男人来说,他的身材也太瘦小了。

不知名的男人,在失踪了近八个小时以后,忽然再一次若无其事地从密封的船舱里出现了。在几乎是呆呆地看着他走进R区、走过了二人身边,自顾自找了一个空位睡下以后,林三酒犹疑地开口了,声音极低。

“是不是他有什么能力……或者特殊物品,能够提供另一个空间……”

所以你的能力才探测不到他?这后半句话林三酒还没来得及说,只见沃德忽然一头冲进了走道;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得紧跟其后也出来了。

走道尽头洗手间的门半开着,投下的阴影随着飞船而微微地晃动着。两边的货舱仍然封锁得紧紧的。

“你不用过去看了,”沃德伸手拉住了林三酒的胳膊,“……洗手间里没有人。”

刚听到这句话时,她甚至觉得自己没听明白。“……没有人?”

“这个船舱里,仍然只有九个生命体——”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完整版全文阅读

那么——那个高大男人呢?林三酒狐疑地歪了歪头,正想问沃德他的探测结果有没有可能出错了的时候,只见他猛然面色一松,长长呼了一口气:“啊——没事了没事了,就在刚才第十个生命体迹象出现了。”

“可能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那个男人大概有什么隐藏空间之类的东西吧,”沃德抹了一把脸,手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如释重负的笑容了。“咱们自己把自己弄得紧张了半天!”

松了口气之余,林三酒不禁啼笑皆非,也觉得他们俩有点太过草木皆兵了——“行了,没事就好,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下回就算有人开个洞跳出去,我也不管了……”

然而在走到R区门口的时候,她顿住了脚——因为身后并没有跟上来的脚步声。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以为沃德也不见了;然而在她转过头的时候,沃德仍然在原地好好地站着。

他的面色发白,似乎沉浸在了震惊和无措中,嘴唇一张一合——林三酒走近了两步,才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这是万米高空之上,一个密闭的船舱。

喜欢末日乐园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2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