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5-2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取鼓槌来!朕亲自擂鼓!”

长安西方,一座高高的点将台拔地而起,台下是巍然肃立的十万大军。

倒不是李世民不想给他更多,在翁婿彻底和解之后,他就是把整个大唐都调动起来,李世民也不会有意见,但这十万人已经是大唐目前国力能够拼凑出来的极限了,再多就要动摇国本了。

“稚奴竖子,险些误我大计啊!”

想起曾经的数百万雄师,云昊在心里大骂,自己十年经略,差点就在这个昏庸的家伙手中灰飞烟灭。

偏偏他面上还要作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仿佛这十万人所到之处,万邦诸国都要尽皆臣服,但到底是不是,他心里其实已经也没底,毕竟人的野心是无尽的,他以前能够镇得住,但现在那些家伙头上失去了镇压那么久,还会不会服从自己,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必须先找那些最听话的势力下手,待我麾下兵力如滚雪球一般越卷越大,才有兵不血刃就包卷天下的可能。”云昊从不惮以最坏的可能猜测人心,也不认为自己真能让那些历史上的枭雄人物心服口服,所以他宁可慢一点,也要求稳,以免一子落错,导致满盘皆输。

“请问云昊陛下,我们现在兵发何处?”点将台下,对云昊最为忠心的薛仁贵扮演着托的角色,大声问道。

云昊早有腹稿,闻言不假思索道:“西域百国乃大唐固有属国,如今百国凋敝在外,朕心甚不忍,欲发兵救之!”

这话一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脸红,没有大唐这个祖宗压在头上,西域百国的君主这两年不知道多快乐呢,哪里会需要他去救?而且他是大云的皇帝,又不是大唐的皇帝,这话说出来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只能在心里勉强安慰自己,老子是去解救西域百国的万民于水火,又不是要救他们的君主,这些家伙若是顺从便罢了,若是不从,少不得要修理他们一顿!

“谨遵天策上将号令!”

不过台下的大唐将士们才不会管这些事,狂热地呼喊了起来。

在他们心中,云昊是大云皇帝,但大云国远在天边,哪里及得上一个大唐的天策上将来得近在咫尺!

现在这一批大唐将士,大部分都是经历过昔日云昊征战四方的辉煌盛世的,就算没有,一些年轻人,也是听着云昊的传说长大,当年的辉煌,对比李治统治下大唐的颓势,这些热血青年早就积了一肚子火,只是无处发泄而已,现在云昊一回来,就要带着他们找回曾经的威严,他们哪儿还有不乐意的道理?

“很好,尔等不愧是我大唐的大好儿郎,没有让我失望!”

云昊满意地点点头,随即骤然拔高了声音,大喝道,“那么,目标于阗……大军开拔!”

从本质上来说,云昊其实是个挺怕死的人,这点从他的战略目标的选择上就能看出来,尽管西域百国已经是大唐周边最弱的国度了,比西南的吐蕃和西北的柔然都要弱上许多,但即便如此,在这诸国之中,云昊还是选择了和大唐关系最好的于阗作为首发。

在他刚刚崛起的时候,于阗就是他的好朋友,当时的国主尉迟屋密还把王子尉迟火密送到了长安来求学,在攻打天竺的时候,云昊的大军也是借道于阗,就算后来黑衣大食反扑,西域沦陷,尉迟屋密被杀,但当唐军光复此地之后,他依然是第一时间就把尉迟火密扶上了国主之位。

“就是不晓得那小子现在还认不认我这个老朋友了啊!”

云昊想起尉迟火密那张脸,有些怅然地想道,“时间是把杀猪刀啊,一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呢……”

只是他却不知道,在他怀念老朋友的时候,远在西域于阗的尉迟火密,也是在念叨着他。

多年过去,曾经的小鲜肉也在西北大漠的风沙侵蚀下,变成了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只有一双眼睛还算年轻,但也充满了疲惫,他坐在于阗国主的宝座上,轻声问道:“那龟兹、疏勒、焉耆的联军,还有多久才能抵达我于阗的城下?”

于阗、龟兹、疏勒、焉耆,本来都是大唐最忠心的藩属国,是安西都护府最直接的辖地,甚至一度统称安西四镇,但随着李治掌权,大唐收缩实力,整个西域都被让了出来,形成一片势力真空,曾经被大唐按在地上摩擦的各路野心家,也是粉墨登场,几乎是一夜之间,西域彻底大乱,除了于阗依然心向大唐之外,其他三镇皆反,并且还结成联盟,疯狂攻击于阗,现在于阗在野外决战已经失败,如果城邦再陷落,就真的亡国了。

“启禀国主,三国共计合兵一万五千人,已经逼近到离于阗城不足五十里的地界,随时可能攻城!”于阗的将领大声回答着尉迟火密的问题,声音里却带着悲愤,虽然身为臣子,不该多言,但这时他还是忍不住对尉迟火密道,“国主,我们和他们拼了!”

尉迟火密却是仿佛没听见一般,只是脸上掠过一丝悲凉,叹道:“一万五千人啊!看来他们还真是不灭我于阗誓不罢休了啊!”

和大唐这种沃野千里的国度不同,西域百国都位于大漠之中,只能依托绿洲建城,往往一城就是一国,数万人就是子民,龟兹等三国能拼凑出一万五千大军,也可以说得上是倾尽全力了。

“哎,要是大唐还在就好了……”尉迟火密叹道。

有些事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无删减全文阅读

,真的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比如金钱,比如爱情,也比如曾经一直压在百国头顶的统治者。

昔日唐人在的时候,没人在意他们,反而觉得大唐的安西都护很是碍眼,但当唐人真的撤走,他们才发现,大唐,才是维持西域安定和谐的定海神针,没了大唐的钳制,现在的西域你杀我我杀你,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哼,国主,若非大唐背信弃义,我国又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昔日那些供奉,只当是喂了狗了!”不少于阗的将领,纷纷义愤填膺地指责起大唐来,“我们为他们镇守国门,抵御西来的大食人,牺牲了多少同胞,想不到他们竟然过河拆桥,说不管就不管了!”

“哎,你们不明白,只有那个人在的大唐,才是真正的大唐啊……”

尉迟火密又叹息一声,脑海中回想起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面容,但随即,他就摇了摇头,“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那个人已经离开,不会再回来了,现在,诸位爱卿,随我一起去会会龟兹等国的大军吧,好歹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于阗不是任人拿捏的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无删减全文阅读

软柿子,而是一块硬骨头,想吃掉我们,他们也要做好被崩掉几颗牙的准备!”

喜欢大唐第一权臣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