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为公辟路

耶律延禧手里的兵力又少了五万,因为他不得不命耶律大悲努带着留镇中京,四处剿灭反叛。

丙寅,吉达寇兔耳山。

大宋当年抵御西夏有多么痛苦,辽国现在抵御鞑靼,就一样有多么痛苦。

金山南麓,山脉结束的地方,有几个断断续续的山头。

从北而南,依次是金山、馒头山、兔耳山、永安山。

山头与山头之间的山谷,往往会有小河流贯通,成为鞑靼人入寇的天然通道。

相应的,那些地方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金山和馒头山之间有纳水,辽人在东面水口处,设置了静州、兴国州。

馒头山和兔儿山之间是浑河,下游有乐康军、泰州、长春洲。

兔儿山和永安山之间,是大福河、狼河。

两河之间,就是此次吉达大军攻击的目标——宁州。

而永安山以南,狼河与湟河交汇处,宁州的南面,就是辽国的首都——临潢府,上京。

上京周围,有饶、丰、永、福、广义、长宁、龙化诸军州拱卫,光从这些名字就能看出,当年契丹的国主们,曾经对这个国家寄托了多重的希望。

鞑靼此次入寇,大军在漠轧石分作两路,北路由吉达率领,北进到大盐泺,再折向东边,攻击宁州。

南路由李夔率领,沿着大漠边缘南下,抵达大水泊修养之后,向东南方向攻击中京。

李夔的意图,是刻意绕过上京防区,在上京南北分别寻找辽人的薄弱点,快进快出,以劫掠破坏为主。

南路攻略实施得非常的完美,同时也将耶律延禧的部分注意力吸引到了上京以南,而现在,却又被吉达在上京以北,来了个声东击西!

……

大名府,四路都经略司。

苏油看着李夔的奏报,不禁一拍大腿:“漂亮!这完全是先败敌于帷幄之中,后决胜于沙场之上,太漂亮了!”

李夔的这次作战,成功预判了南京、中京、上京三方的心理,利用了他们之间的矛盾,才能偷鸡得如此成功。

不说别的,当时耶律淳离李夔最近的时候,相距不过四十里,如果当时他奋力咬上李夔,迟滞其退军速度的话,完全能够给耶律大悲努创造出包夹李夔归路,合力围歼其于中京城下的机会。

然而李夔把握到了两人的心理,灵活得如同一条游鱼。

这就如同两只手,在外围慢慢向游鱼靠近,还在犹豫不决,没来得及作何动作的时候,游鱼已经电闪而出。

这两只手还不属于同一个人,毫无默契。

章惇问道:“设若是明润在辽,如何应付李夔这种打法?”

“我吗?钢丝夹子这玩意儿,子厚知道不?”

“又是理工的古怪玩意儿?”

“就是个抓老鼠的装置,布下诱饵,待老鼠前来,然后触发机关,啪!”

不过说完自己都在摇头:“那种日子我可是不愿意再想了,当年守渭州不就是这样的情形?如果当时谅祚不上当,不来渭州而改攻它路,我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要是耶律延禧,便将北安州、泽州交给皇太叔,自己的势力守到归化、劝农、和众一线。”

“甚至可以平分中京道,以大定府为界,皇太叔守南面,自己守北面。”

“之后择机出击,逐敌金山之西。”

“这不就是耶律洪基的思路?”章惇问道。

“差不多,不过得在兵强马壮,将士得练之后……应该,没他那么疏忽倒霉吧?”

“最起码也不能如这次一般,出现防线上这么大的漏洞。”

章惇说道:“可如此一来,皇太叔方面的势力,就又凭空大了四成。”

苏油笑道:“那有什么办法,四成也得给,要人做事,不给够好处怎么行?”

“现在的问题,是耶律延禧兵力明明已经

换妻网站在线全文

不足,却还要意气用事,霸占着那么大的地盘。”

“而南边那么多的兵力,却几乎不能得用,光我宋辽边境线上,能抽调出多少来?”

章惇呵呵冷笑:“你倒是会打算盘,料定我大宋不会出兵?”

苏油摆手:“都是事后诸葛罢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庆幸的,是李学士不是咱们的敌人,估计耶律延禧已经在后悔自己的意气用事了。”

“此次子厚入朝,居于蔡京之下,却不可如耶律延禧那般,意气用事啊。”

章惇一脸的惭愧:“子由的无妄之祸,却成了愚兄的进身之阶,实在惭愧。”

说起来,大宋的臣子们,依旧还是有些狗改不了吃屎。

说好的参补《神宗实录》,大家应该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但是两派又开始玩起了大家来找茬。

张商英弹劾吕希纯,说他于元祐中尝缴驳词头不当,且附会吕大防、苏辙。

安焘上奏:“闻范祖禹、丰稷、文及甫并有章疏,陈古今祸福以动圣听,希纯等又缴奏争之,何乃尔也!此辈必为人所使。”

这是在暗示赵煦宰执们在培养自己的势力,架空皇帝,居心不正。

台谏宰执沆瀣一气,相权没了制衡,政治后果会非常可怕。

赵煦回答:“去冬以宫中缺人使令,因召旧人十数辈,此何系外廷利害?!”以此搪塞。

不过中书舍人林希,很快又挑出吕希纯一个真实的错处,以其尝草宣仁皇后族人迁官诰,里边有一句“昔我祖妣,正位宸极”,其言失当,予以弹劾。

要换到其它朝代,吕希纯这是将高滔滔临制写成了武则天上台,跑不了杀头之祸。

不过赵煦却没有过分处置,只落吕希纯职,知亳州。

吕希纯是吕公著次子,其入朝的举荐人是苏辙,因此苏辙也被连累。

这个错误是回避解释不了的,必须承担连带责任,否则就是皇帝包佑偏袒。

那样的臣子叫佞臣,苏辙当然不会干。

于是上书坚请出外。

朝廷初拟苏辙知岳州,赵煦看过拟命之后,摇头说听闻学士在常州有田,还是改知常州吧。

常州和扬州就隔了一条长江,两地相距才两百里,大苏在扬州,小苏在常州,两兄弟倒是可以经常乘坐着小火轮见面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赵煦对苏家人的照顾。

辛卯,三省以监察御史周秩所上二章《实录》进呈。

漏勺奉读,当读到“向者有御批,欲增隆皇太妃仪物,又如治平中议濮事。吕大防所以求去”一句,赵煦说道:“吕大防当时何尝有言?今周秩越次及之,是迎合也。”

等到又读至“邪说甚行,使天子不得尊其母”的时候,赵煦叹气道:“此言是希图激怒君主,借力逞私。周秩这般趋操张狂,若置之言职,朝廷还能有安静之理吗?”

“他又是谁举荐的?”

却是陆佃推荐的,于是朝廷罢周秩知广德军,陆佃落龙图阁待制,知凤翔。

很快,有人又检举陆佃在《神宗实录》对苏利涉加以诋毁,坐不实,追贬知河阳军。

还是平衡之术,去了一个宰执,也揍了台谏屁股一顿。

这些都是朝中各派争斗搞出来的小动作,总之最后苏辙的离去,正好让圆满完成宋辽合议的章惇捡了彩头,赵顼召他入朝,出任右相。

章惇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右相是怎么来的,真是苏明润一口一口奶出来的,在合议一事上什么都安排好了,只在领功的时候着意推辞,还对赵煦暗示得那么明显,这才有了他老章的好事儿。

不过到底是顶了苏辙的位置,老章还有些不好意思。

苏油说道:“蔡京搞经济算是一把好手,但是短板在军事上。你看最近辽国的大变,简直是江河日下。这个时候必须得有一个能够给陛下参详军机的宰执,方便决断。子厚你本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不然。”章惇说道:“此人不该是明润才对?”

苏油怼他:“你留河北?你懂海军?何况有你在朝,我这边也能施展得开。”

章惇问道:“明润还有什么交代愚兄的?以你之情智圆融,听你一言,必有所获。”

苏油笑了:“少来,就跟我说子瞻一样,说了也是白说,你会听吗?”

章惇脸红了一下:“如明润你建议我注意对宣仁皇后态度一事,愚兄还是听了的嘛……”

苏油笑道:“那我

换妻网站在线全文

就再说一件事吧,两个言官,一个能用,一个不能用。”

“能用的,上官均;不能用的,杨畏。”

章惇脸上顿时变色。

上官均是超级大清官,大保守派,当年科举就名动天下。

吕大临、苏轼欲以为第一,吕惠卿以其诋毁变法,降为第二。

到现在的上官均已经混成了宰执杀手,王安石、吕惠卿、蔡确、到现在的吕大防、苏辙,都被他猛烈抨击过。

他与章惇的政治立场本就不一样,章惇上台,可以想见上官均会怎么让他不痛快。

而杨畏,却又是另一个极端。

杨畏被赵煦和漏勺安排后,想要复用,于是决定攀附章惇。

章惇有个妻侄叫张扩,杨畏想办法结交上他,请张扩给章惇转达自己的意思。

大致是说自己当年度事势轻重,一心想要让新党上台。因而先利用吕大防、苏辙以逐刘挚、梁焘辈;而后又欲并逐大防及辙,使章学士和曾布成为宰执。

可惜自己的意图被吕苏觉察,二人遽罢了自己言职。

在信中,杨畏称自己“迹在元祐,心在熙丰”,乃“首为公辟路者也。”

喜欢苏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4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