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5-2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压迫过程中,不知为何,‘蒋继河’手臂冷不丁突兀一抖,而随着手臂抖动,彭虎感觉到了温度,感受到了温度攀升,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全身皮肤竟也在此刻快速变热急速变烫!!!

彭虎完了。

即将彻底完蛋,即将在夜色遮蔽下被悄无声息解决杀死。

只是……

“啊嚏!”

同一时间,正当‘蒋继河’即将展开吸收从而杀死彭虎的那一刻,一阵凉风吹过,由于目前属于深夜加之环境本就露天,凉亭内,早先还斜靠柱旁低头打盹的空灵果然在凉风吹拂下身体一抖,旋即在打了个冷颤后当场打起喷嚏,喷嚏过后,少女下意识睁开眼睛,岂料刚一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却赫然是一幕怪异场景,一幕足以让任何人始料未及的惊骇场景。

借助高空月光,她看到,视线前方约七八米外,草地中,那名叫蒋继河的新人正半跪于彭虎身侧,一边置身半跪一边挥手按下,右手死按对方面门,至于被蒋继河所按住的彭虎如今亦奋力挣扎通体颤抖!

突见此景,刹那间,除遭受惊吓身体一抖外,少女双目圆睁,当即在潜意识促使下动用能力,不知不觉动用眼睛,一时间,血泪涌现,两行血泪沿眼眶缓缓流出,内中双瞳则也由黑转白,直至转变为纯白。

而同样的,也正因恐慌中空灵不自觉使用了天眼,接下来,一幕比刚刚更为可怕更加骇人的画面出现了:

伴随着血泪流淌瞳孔变白,正前方,只见将彭虎死按地面的哪里是蒋继河?分明是一只怪物,一只通体乌黑的人形怪物!!!

“啊,啊……”

“救命,救命啊!光头叔叔有危险!”

………

电光石火之间,空灵反应了过来,在亲眼目睹到恐怖场景后发出惊叫,释放呼救,而那骤然迸发的惊恐尖叫亦当场打破寂静,回荡于公园草坪,将所有人瞬间惊醒!

是的,不论是凉亭内还是草坪上,一众执行者皆在少女惊叫下纷纷一跃而起,惊醒之际,最先察觉到彭虎异状的恰恰是陈逍遥,上一秒刚刚起身,下一秒便发现了蒋继河古怪异状,目睹了彭虎性命垂危,眼见如此,青年顿时大骇,整张脸转为狰狞,狰狞之余双手本能动作,闪电做起道门手势的同时牙齿咬破舌尖,其后用难以企及的速度念出一段茅山术语:

“苍穹七星,煞血破阵,急急如律令!”

“噗!”

下一瞬间,伴随着咒语结束,搭配刺耳怒喝,一口赤红鲜血喷出嘴巴,当场喷向蒋继河身体!

恍!

鲜血正中目标,伴随着一声古怪响动搭配一道转瞬白光,蒋继河飞了出去,在接触到血液刹那间当场身躯巨抖凌空倒飞,宛如被一辆货车撞到般被迫翻腾,而受此一击,原本被其死按下方的光头男亦至挣脱掌控重获自由。

破封咒!

不错,陈逍遥刚刚使用的正是乾坤破封咒,一种能快速解开灵异封禁的茅山术法,此类术法青年也仅在‘陨命直播’任务中使用过一次,所谓破封咒为茅山派专为应对螝物禁锢而研发准备的特殊咒法,发动方式很简单,只需咬破舌尖配合咒语即可,看似流程简单,实则无人敢用,原因是代价巨大,使用代价非常之大,一旦使用不论成功与否皆会损耗使用者大量体能精力,基本为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鸡肋技能,由于损耗太大,寻

好大会把人家弄坏的小说全文

常情况下茅山道士无人敢用,旁人如此,陈逍遥同样如此,当初唯一一次使用还是在上吊女螝的逼迫下无奈为之,而陈逍遥本人也正是凭借此类术法勉强摆脱女螝禁锢,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疑惑,疑惑于青年为何不管不顾直接使用,为何不用其他道术而非要使用那损耗极大的破封咒?

答案?

答案很简单,之所以毫无犹豫果断使用,那是因为他察觉到了危险,察觉到彭虎命不久矣,从光头男那剧烈抽搐的身体中一眼看出对方危在旦夕,甚至下一秒就有可能被杀死亡,时间太过仓促,已容不得过多琢磨,为了尽快救下彭虎,为了尽可能一击助其摆脱绝境,那一刻,青年道士什么都没想,就这么果断出手释放道术,在禁用驱魔道具的情况下立即使用了其最具威力的乾坤破封咒。

幸运的是陈逍遥成功了!

在破封咒无可匹敌的强大威力下,疑似螝物的‘蒋继河’被一击打飞,堪堪抢在光头男行将毙命时将其救下,不过,由于刚刚一击倾注了太多精力,术法刚一用罢,陈逍遥则也在第二秒来临之际顿感眩晕,大脑一阵天旋地转,旋即两眼一翻直挺挺仰面而倒。

然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陈逍遥即将倒地之际,手臂伸来,本就因睡于身侧从而距离较近的李天恒却眼疾手快将其一把扶住。

诚然描述颇多,实则种种一切转瞬即至,整个过程时间短暂,如果说陈逍遥因相距最近才反应最快,那么身处凉亭目睹现场的程樱可就是实打实反应惊人速度惊人,事实上陈逍遥刚一击飞目标,职业杀手便一个箭步蹿出凉亭飞奔草地,奔至彭虎前俯身弯腰展开检查,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程樱面色大变,入目所及,就见光头男身受重伤,其裸露在外的身体皮肤现已消失三

好大会把人家弄坏的小说全文

分之一,部分失去皮肤的肌体组织就这样赤裸裸暴露于空气之中,整个人像极了一名刚从火海钻出的烧伤患者般模样凄惨,凄惨归凄惨,然而令程樱吃惊的是……

“呜,他马勒戈壁的,疼死我了。”

待失去钳制重获自由后,纵使深受重伤,彭虎并未昏迷,不单未曾昏迷反而在程樱抵达身边时发出嘶吼展开咒骂,其后更进一步咬牙切齿翻身爬起,在寻常人难以承受的伤势下离地起身!

毫无疑问,按照医学方面来讲,人体一旦遭受如此程度烧伤,几乎都会陷入昏迷,道理虽是如此,岂料光头男却打破常规改写历史,除神志清醒外,本人亦凭借强悍身体素质硬生生维持着基本行动力。

然后……

是大吼,是警告,刚一起身,彭虎便已和置身凉亭的空灵一起异口同声发出大吼,朝现场所有人给予警告:

“小心!蒋继河是螝物伪装!”

果不其然,伴随着亲眼目睹,聆听着队友警告,凉亭内刚刚起身的何飞顷刻间身体一抖神情骤变,惊骇之余,目光下意识看向对面,看向数秒前被陈逍遥全力击飞的蒋继河,结果,他看到一幕场景,一幕俨然超出生物法则的诡异场景。

视野中,蒋继河正侧躺地面身体蠕动,待蠕动了几下了,对方有所动作,脑袋360度回转,回转看向后方,看向众人,其后就这样在双手未曾接触地面的情况直挺挺离地起身瞬间站起!!!

见此情景,何飞瞬间明白了,在心脏猛然高悬刹那间基本想通了前因后果,本人则也和置身左右两侧的钱学玲连同空灵一起个个头冒冷汗先后身躯颤抖,当然,颤抖归颤抖,害怕归害怕,以上状态仅为本能反应,事实上恐惧并未击倒何飞,待确认过形势已万分危急后,下一刻,何飞便毫不迟疑张口大喊,朝在场所有人放声大吼:

“快逃!大家分散逃离!”

眼见何飞发出指令,又见螝物恢复如初,不出所料,基于对青年的无条件信任,吼声刚落,执行者纷纷行动,纷纷逃跑,无一例外按何飞要求转身就跑,朝公园四面八方狂奔逃去。

四散而逃,真真正正四散而逃,一时间除了那刚刚起身面容狰狞‘蒋继河’外,剩余所有执行者统统分潵撤离玩命狂奔,由于事发突然,仓促间,何飞也只来得及抓住距离最近的钱学玲与空灵,而后拽着两女夺路狂奔,至于同处凉亭的陈艳,因事发时身处凉亭角落且距离何飞较远,直至三人奔至几十米外,女人才如梦初醒恍然回神,旋即一边尖叫一边朝何飞三人大步追去。

前方,何飞几人仓惶奔逃之际,程樱则更加动作利落干脆直接,当即伸手搀扶展开移动,架着身旁仍勉强能动的彭虎朝相反方向火速急奔,见现场已有两组人先后撤离,新人里反应最快的依旧是李天恒,或者说当他被空灵尖叫惊醒从而发现蒋继河举止异常起,一股突兀袭来的浓郁恐惧感便已刹那间席卷全身,导致其一时愣住不知所措,好在何飞警告及时,用一声大吼将这名自打扶住陈逍遥起便呆滞不动的毛刺青年惊醒,果然,回过神来,又见蒋继河离地起身,青年动了,受本能促使一把推开昏迷陈逍遥,打算拔腿就逃,可……

向前跑了没几步,青年又停住了,在猛然前冲的过程中突兀止步,止步期间面露犹豫神情复杂,最终,他,做了件事,一件对自身而言极为不利的举动,一件极有可能因此番行为而命丧黄泉的意外举动。

回身折返,将虚脱倒地昏迷不醒的陈逍遥一把背起。

直至做完这一切,李天恒才堪堪撤离,在身背一人影响速度的情况咬牙切齿奋力狂奔,朝某一方向大步奔驰。.

不否认李天恒反应迅速抢先逃跑,可也正是因他那先是折返随后又身背一人之故,受此耽搁,原本比他反应稍慢的黄天祥亦自然而然将其超过,在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性准则下不管不顾一心逃命,很快,这名香港人便在超过李天恒后径直隐入远方黑暗。

以上种种虽为后话,但总的何飞的提醒还是无比正确相对及时,由于人群撤退实在太快,待蒋继河彻底恢复离地起身时,月光下,现场早已空旷,四周空无一人。

仅仅片刻间,除了依旧置身于草地正中的蒋继河外,余者尽数不见,逃了个一干二净。

凉风呼啸,夜色幽深。

没有追击,没有动作,此刻,这名外形与常人无异的中年男子就这样站立原地无声无息,看似沉寂,实则沉寂中观察不止,一双满含阴毒的眼睛不停扫视,扫视着众执行者四散方向。

如上所言,蒋继河没有动作,没有如预料中那样追那执行者,反倒在一段时间里静立原地驻足观察,夜色将公园包尽数裹尽数笼罩,介于环境黑暗,按理说常人在此类环境下视野毕将受限,不过,如转移视角,如果将观察视野切换为蒋继河个人称视角的话,那么则会发现……

此时此刻,蒋继河视野早已演变为赤红,眼帘尽数充斥着诡异红色,不仅如此,视野被红色覆盖的同时周遭环境则也如白天般清晰可见!

没有人知道中年人为何拥有此类视野,同样没有人明白真正蒋继河去了哪里,问题堪称疑惑,事件可谓惊悚,但对于目前正朝不同方向仓惶奔逃的一众执行者来说种种一切皆已不在重要,不属重点,而在经历完刚刚那番遭遇后,众人亦无一例外清楚了一件事,即,月光下,这名拥有蒋继河外貌的家伙百分之百不是人,至于具体身份?答案非是其他,正是那只曾在视频预览中屠戮活人的恐怖追杀螝!

一只特殊螝物。

一只全然不同于以往灵体的古怪异类。

一只既办不到飞天遁地又不具备灵异感知的特殊螝物,然而,就算如此,其对执行者所造威胁却丝毫不输于寻常灵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画面重新切换至第三视角,公园草坪内,待用红色视野观察完一圈四周后,蒋继河笑了,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不经意间涌现出一丝狰狞笑意,微笑之余,右手微动,摸了摸右侧衣兜。

待做完这一切后,中年人开始移动,迈动双腿朝某一方向大步走去,不消片刻,蒋继河身影就这么逐渐隐没入远方夜色之中。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