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别管我了,跑啊,去报警...不,去请林年!”路明非感觉自己是昏了头了,把找林年都叫成了请林年,脑袋过不去西天去请林来佛祖这个梗了...

苏晓樯打着白伞向前走了两步,远处的男人也没动只是盯着她,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了巷中间地上路明非的身边,然后弯下了腰伸手握住

从身后抵了过来在线全文

了他的手把他拖了起来。

此刻就连路明非都有些懵逼这个女孩的镇定...这女孩是吃豹子胆长大的吗?这种情况都不带怕的?

“苏...苏晓樯?”路明非下意识又叫了一遍女孩的名字,发现对方也有反应地低头看向自己,才清楚这的确是他认识的小天女不是别人。

不...现在是什么情况?

路明非看着苏晓樯依旧漂亮的脸蛋,发现这个女孩冷静得可怕,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面对这种危险的境遇手都没有丝毫颤抖,比他路某人不知道稳到哪里去了!路明非再立马联想到了苏晓樯那个名叫“庇护”的特殊技能以及她跟林年特殊的关系,莫不然苏晓樯她其实...

“等一下,拿着。”苏晓樯在路明非还准备说什么之前打断了他,把伞递给了对方。

路明非没敢说话,老老实实地接过了伞,看着身旁的漂亮女孩轻轻弯腰,伸手脱掉了脚上穿着的黑色矮高跟,赤着白净脚丫踩在湿漉漉的地上,单手拎着两只高跟鞋平视着远处的男人说,“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

雨衣男人沉默了一下,视线也放在了苏晓樯的高跟鞋上没有搭腔,但暗金色瞳眸里的微动也昭示着对方此刻也针对这个出现的神秘女孩在进行疯狂的大脑活动。

也不等雨衣男人反应过来,苏晓樯就把高跟鞋丢向了男人,而男人如临大敌一般下意识就后退了几步,等那高跟鞋落在了他的面前,同时还伸手挡住了脸颊避免这玩意儿是隐藏的爆炸物什么的...但接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高跟鞋落在了水泊了翻倒捡起了几朵水花落在了雨衣男人的身上。

路明非傻眼了,场面僵硬了数十秒小巷里只能听见下雨的声音,直到最后他才忍不住压低声音问,“你...你这是什么路数啊?这就是你的特殊技能?”

“什么特殊技能...GianmarcoLorenzi你不认识这个牌子?”苏晓樯也愣了

从身后抵了过来在线全文

一下下意识反问。

“gian...gian什么来着?那是什么东西?”路明非还是懵逼的。

“奇安马可·罗伦兹啊,意大利的仙履级高跟鞋品牌,三千多美元一双呢。”苏晓樯在路明非的傻眼中解释道,说罢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看了远处男人一眼小声问,“这不是求财的吗?总不会是求色的吧...(说到这里苏晓樯打量了一下路明非又摇了摇头)还是说他不识货,才愣住了没捡?”

路明非在听完苏晓樯的话后差些脑淤血上来了,明白了这个女孩明显是误会了什么严重的东西,他在抬头跟对面那个沉默了许久的男人对视一眼后,好像两人互相都传递了无语和想要吐血的情绪——并且他们分别在同一时刻都做出了行动。

“什么劫财劫色,这家伙是要命的啊,跑啊!”路明非扯住苏晓樯的手腕就往回疯了似的跑去。

这是他唯一逃出生天的机会了!不管怎么样,苏晓樯的忽然出现和并不怎么美丽的误会都给他创造了逃生的机会!而一条好狗也绝对不会放过通往外界草坪、阳光以及大树根下撒尿土地的任何一个机会的!

男人也在同一时间冲刺而出速度快得像是箭一样,路明非和苏晓樯刚好在巷子的拐角转个弯就没了身影,因为高跟鞋的恐吓退到巷尾的男人立刻狂奔而去,三倍于常人的敏捷让他快到如烟一样,几乎瞬间就冲到了拐角处!

他转过弯一眼就看见路明非和苏晓樯跑到离出口一半的位置...然而这两人居然没急着冲出巷道跑到外面的街上去,而是跑到一半后站在了原地。

男人藏着三棱刺目光如刀,危险的气息弥漫四周,他已经做好准备在追上两人的同时瞬间了解他们的性命了,可就在近一步跟进的时候他突然放慢了脚步直到最后离两人数米远的时候再度停下了。

路明非和苏晓樯站在最后一截巷道的中间,身后是追来的雨衣男人,面前不远处就是外面的街道,但他们却跟背后的男人一样刹住了脚步,没有奔向逃出生天的出口。

因为在巷道的出口处不知何时被人堵住了,而站在出口处的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雨衣,整张脸藏在了阴影之中,帽檐上无数水滴缓缓淌下,只让人看得清祂那白净圆尖的下颚。

前后包夹。

路明非站在苏晓樯身边冷汗止不住地流,苏晓樯或许现在还好,但能看到更多事物的他却感觉到绝望这种东西正在一寸一寸地淹没他。

“攻击:700

防御:530

敏捷:800

特殊能力:言灵·重水”

“我靠...”路明非看着这惊世骇俗的数据有些无力地低声说。

要不要这样啊...每次要看到希望的时候又蹦出更大的绝望,700的攻击力这是闹哪样啊?数值怪物?这新出现的堵路的家伙快当得上7个杨露禅了吧?而敏捷甚至还比攻击多高出100,这是跑车马达转世还是什么的?

“坏了,你确定他们不求财吗?”苏晓樯看向路明非。

“嗯...”

“那不求财一定就是求色咯?”这女孩终于开始露出了一些紧张的情绪出来了。

看着还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苏晓樯,路明非无奈地点了点头...他也只能点头了,现在他真是无能为力了,如果真是求财的他今天丢点面子脱光衣服光屁股回去就行了,如果是求色的他路某人牺牲一下保全小天女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可惜这群人是要命来着的啊,陈雯雯和程怀周就是例子!

“有没有刀子?”苏晓樯问。

“没有...你要那东西干嘛,最后拼命吗?”路明非只觉得苏晓樯幸运看不到这两人的数值,如果看到了大概就不会像他一样绝望了。

“不,如果是求色的话,她脱我衣服我就先走一步了。”苏晓樯轻声说,在她的对面巷口处堵住的雨衣人已经开始慢步走过来了。

“......”听见这句话路明非心头某个地方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忍不住咬了咬牙齿,心里有些凄悲怆和缓缓涌起的发狠...他盯向走过来的雨衣人心想如果对方真要动手他今天怎么说用命都要让苏晓樯离开,总不能真让他成为了害人精,遇见谁就拖谁下水弄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等到雨衣人走到他面前时,路明非突然凄厉地大吼了一声扑了过去,但还没抱住对方的大腿,脚下就被轻轻一扫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地上,对方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向了苏晓樯,直到站在了女孩的面前。

高出女孩半个头的雨衣人低头俯视着苏晓樯,然后轻轻地揭开了自己的帽子,苏晓樯看着面前的人原本的紧张忽然消失了,反倒是有些愣神...因为对方模样的愣神。

地上的路明非扭头也看见了雨衣人兜帽下的脸,然后也愣住了...那居然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女人,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在兜帽取下后如瀑般顺着垂在背后,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巷中无时无刻淋落下的雨水完全没有沾湿她的黑发分毫。

“你...”苏晓樯才开口想说什么,对方就打断了她。

“伊丽莎白小姐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发生。”女人低头看着苏晓樯开口说话了,声音清洌带着一股冷意...这种冷淡并非是特有针对的冷淡,而是对小巷中所有事物的默然,公事公办的冷漠。

“你是谁?伊丽莎白小姐...那是谁?”苏晓樯意识到了来者好像不是想象中那么的不善。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出现了,你就不会有事了...你不应该涉入这件事的,这件事会以其他的方式结束,而并非是我的介入。”女人看着苏晓樯淡淡地说,“无论是洛朗家族,还是洛朗家族合作的林年都不会愿意看见你在这种小事情中受到损失...你是双方的重要财产,希望你能自重,不要牵扯上莫名其妙的人和事。”

苏晓樯这次当真只是莫名其妙看见路明非走进巷子发现对方好像在挨打时站了出来,谁也没想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苏晓樯自己、路明非、雨衣男人以及一直在暗中观望的女人本身。

从路明非捡到那斑斓注射器开始,事情已经沿着不可控的边缘发展了,这下潜伏在暗中的人们也一个二个地开始被迫现身了,程怀周算是被钓出的小鱼,而女人则是水池中潜伏较深的真正大家伙...而大家伙现身往往一个翻身都是会惊起惊涛骇浪的。

远处的雨衣男人在这个女人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没有动了,而是如临大敌一般微微蹲下了,暗金色的瞳孔锁成了针眼,雨衣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蠕动——那是蓄势待发的肌肉,他整个人似乎察觉到了迫到眼前的危险一般蛇一样蜷缩了起来,只为了一会儿后爆发的撕咬。

似有所感的女人抬头看向了远处的男人,她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而是沉默了片刻后选择了交涉谈判,“现在你转身离开,我可以当没有见过你。”

男人的回答是沉默,雨一样的沉默,站在原地像是墓碑,暗金色瞳孔目不转睛地盯住了这个全身裹着雨衣的女人背后地上的路明非。

“他我也一起保了,不然她事后闹起来雇主那边我很难交代,我在网站里一项都是以高好评率出名的,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女人指了指路明非又指了指苏晓樯冷淡地说。

网站?什么网站?路明非有些听不懂。

可男人听懂了瞬间明白了女人的身份,眼里的危险和忌惮又多了两分,他低下头似乎陷入了思索和抉择,当他视线重新挪移到了女人身上时一切都有了定数。

“好。”裹着雨衣的女人看了男人数秒,然后点头淡淡地说,“那么你就去死吧。”

话音落下,整个小巷寂静了下来。

并非是错觉,而是真的陷入了一片死寂,那喧嚣纷扰的大雨声在这一瞬间停滞住了。

小巷中路明非看向了四周缓缓打了个寒噤,千万滴雨水漂浮在了空气中,像是失去了重力的束缚凝滞住了,每一粒不规则雨滴都倒影着同一个事物——女人那金如辉日的双眸。

言灵·重水。

一言不合,战事一触即发。

喜欢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