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2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龙放的这突然而起,真就打乱了在场所有人的算计,这其中最感到措手不及的,自然当数龙家主宗那三父子了,龙天尧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

本来前些日子里二宗和四宗的那番行动就足够让他感到头疼担心,都想着出手反制了,结果他却被自己老爹给叫了去,阻止了他的行动。

龙四海这么做当然不是真大公无私到可以让儿子放弃族长之位,事实上,就连他这回主动退位,也是为了让自己儿子更好地接任这族长之位,使主宗能一直牢牢把持住这个黔州龙王的地位。

年过八旬的他虽然精力和经验还够,但自己身子自己知,龙四海已明显觉察到自己是撑不了几年了。而要是自己真一倒下,其他各宗对族长之位必然虎视眈眈,到时龙天尧真就未必能镇得住他们。所以还不如早些以退为进,凭借自身的威信和算计来为儿子铺平上位的道路!

说实在的,龙四海这时是真有些羡慕中原王朝那等父死子继的接任方式了,奈何他们这一族却并没有习惯这样的方式,只能靠公选,由着各宗各头人来进行推选。虽然勋阳这边是他们主宗的地盘,但为防真就出现乱子,他们也不能真用上什么非常手段。

那就只能用权谋应对了,而今日这一场会议,便是龙四海用以压制其他各宗的一个突破口,先是压住二、四两宗,接下来则是把三宗彻底踢出局,再然后分化拉打,他有着信心让各宗就范,从而使自己龙天尧顺利成为唯一的人选。

可不料这计划才走到第二步,就随着龙放的突然跳出而发生了变数,而这个年轻人更是大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居然就在一干长辈面前侃侃而谈,竟连龙四海一时都不好制止他了。

龙放此刻是真有些兴奋了,以往的他只知道吃喝玩乐,还真没试过如此在那些远高过自己的族人面前大出风

哭着承受他的掠夺全文完整版

头呢,看着他们一个个神色变化,却又无力反驳的样子,那滋味儿比睡到任何一个美人都舒坦啊。

好在他还没有因为兴奋而彻底乱了心智,至少还能听着李凌的指点发话:“今日族长既然说到要选新族长,我以为实力什么的还可先放一边,当以人选的能力,还有为我们龙家立下的功劳大小为主要条件。”

这话自然是不错的,就是龙天德一时都不好反对,不过他还是怪声道:“照你这么说来,你是认为龙天豪功劳很大了?”

这话明显带着嘲讽之意,在座众人谁不知道三宗被安排在偏远之地,几乎没立功的机会,哪来的功劳和其他几宗相比呢?

可龙放却当即点头:“正是如此了,我阿爸的功劳要强过你们各宗,无论主宗,还是你们二宗,四宗!”

“简直一派胡言!你们三宗这些年来都做过什么事,难道你觉着守在黎平一地就算是功劳了吗?”龙天德当即驳斥道。

这回就连龙天彪也点头跟进了:“要是这样算起来,我四宗的地盘州府可比你们三宗大多了,人口也多,**劳是不是要大过你们?”

这话再度引得其他众人一阵哄笑,他们自然是不会认可这等**方式的。就是龙天豪都皱起了眉头来,这个常复是打算胡搅蛮缠吗,如此可是难有说服力的,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他甚至都生出叫停儿子继续乱说的想法了,可就在他刚欲出口的同时,龙放又大声回话了:

“你们守着的地盘又算得了什么,能与我们三宗所在相比?族长,我只问一句,我们龙家眼下最大的隐患是什么?”

这话让龙四海微微一愣,其他人也跟着略作思忖,有人想到了滇南的那些同样出身的西南世家,也有人想到了那些到今日都未能听从管教的生蛮部族,可他却在转念间想到了真正的答案:“你是指中原朝廷?”

“族长英明!”龙放在李凌的指点下先夸赞了一声,才又正色道,“中原朝廷自几十年前灭了大理国后,就一直想着进一步吞并我西南各地,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只看滇南的局势就可知道。而我黔州呢,可是紧挨着中原的,倘若道路通畅,他们大可举数十万大军横扫我黔州全境,你们觉着我们能抵抗得了吗?”

众人沉默,即便自大如龙天德,也是不敢说出以龙家之兵力可抗中原朝廷大军的大话来的。真要能做到这一点,他们就不可能承认臣子身份,偏安一隅了。

龙放有些生硬的呵呵一笑,这才又道:“所以说到底我们黔州龙家能一直掌权,就是因为断绝了与中原的往来,破坏了那些官道,并守住了各处出入口。而这一切,都是我三宗在做,是我三宗放弃了自身发展,成为我龙家各宗中最弱的一支,才有了今日我龙家独霸黔州全境的结果。

“与我们的功劳相比,你们二宗那点银子,四宗那点帮人的作为,真就不值一提了。而要是你们真觉着我们的作用不大,大可以与换上一换。还有,你们若是想依靠如今的势力对我们用强,我想黔州各地的头人也不会答应,而且今后也不可能再有人如我三宗一般一心一意守着黎平,而不去和中原王朝勾结,引官军入黔了!”

本来有些恼怒的龙天德几人在他最后几句话一说间,又顿住了自己的动作,他们已经听出了话中所藏的深深的威胁之意——三宗会不会早就已经和中原朝廷勾结在了一起,一旦他们真出手,那边就会直接打开门户,放官军入黔?

龙四海呆住了,他没想到三宗居然会亮出这么个杀手锏来。而且对方说的也在理啊,三宗的牺牲不提时大家还不觉着,可一说出来,那就足以让许多人动容了。若是自己不能把水端平了,寒了下面人心,即便这次能把位置交给儿子,下面众人也不会心服,更不会再有人愿意牺牲了来保证黔州对中原的独立性了。

就是龙天豪,此刻也呆住了。以往的他一直都觉着自己真是冤啊,被主宗如此排挤,守在这么个偏僻的所在,还要时刻担心中原官军的威胁。直到现在,听了这话,才猛然反应过来,原来这竟是自己最大的筹码,足以扭转这次纷争成败的最大筹码。

这让他也迅速兴奋起来,对那“常复”是越发看重了。真不愧是常昊之子,果然眼睛够毒,行事够狠。至于龙放,他也看出了这个儿子的一个长处,那就是胆子确实够大!

话说到这儿,龙放终于停嘴,只是直直看向龙四海,似乎是在等着他给出一个说法。不过在稍微冷静下来后,他也只觉心跳一阵加速,却是有些不安

哭着承受他的掠夺全文完整版

了,生怕那些人一个恼怒,真拿自己开刀。

结果龙四海面上却瞧不出半点恼怒的意思来,反而在沉默后,又呵呵笑了起来:“你是天豪的儿子?倒是有些见识啊,这方面就是老夫都忽略了,这些年来对你们三宗的确多有不公啊。天豪,老夫多有疏忽,让你受了委屈,在此跟你赔罪了。”

老人说着,居然郑重起身,稳稳地冲龙天豪行下一礼。这顿时让龙天豪猛一阵的惶恐,赶紧起身回礼,连声不敢:“我三宗既然是龙家一份子,自当以全族大局为重,不敢道什么委屈。”

“天豪果然没让我失望啊,如此看来,你的功劳确实都不在其他各宗之下了,至于能力,那也是有目共睹,比之天尧,当也不会查太多,确是这族长之位的有力争夺者。老夫倒真要好生考虑一番,才好有个定论了。”龙四海笑呵呵说着,又突然打了个哈欠,随即苦笑道:“这人一上了年岁,精神就比不了以前了,今日天晚,事情就先商量到这儿,等来日我们再仔细讨论出个结果来。”

说着,他不等别人有什么反应,就已起身,拄着拐杖,在两个儿子的小心搀扶下,步履蹒跚地往外走去。

其他众人都被这一下晃得一怔,一时都没能做出最合适的反应,最后只能目送老人离开。

李凌看着他们父子三人走出厅堂,嘴角又是一翘,很显然这是对方的缓兵之计了,在眼看局势已不在自己掌控之后,龙四海果断借口离开,以求在背后想出合适的应对策略来。这一手也只有他这样声威足够的老人才能使出。

而随着他这正主一走,其他人也纷纷起身散去。龙天德在走前,更是深深望了眼龙放,以及其背后的李凌,在场众人又不是瞎子聋子,如何不知龙放的说辞都是他在背后支招呢?

不过其实大家都一样,谁背后不是有人相助,自然不好指摘什么了。倒是龙放,被这么多人如此重视,更是一阵激动,恨不能再说些什么长长脸,奈何李凌此刻却不再提点,他草包一个,如何又能真说出什么话来呢?

一场突兀的变化打破了龙四海原来的计划,但任谁都没有想到,真正的突变还在后面呢……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